好书呀读书网 > 拈花一笑醉流景 >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48节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48节

作者:雪月天使 发表时间:2018-12-22 23:53:32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1:15
烧一般灼得眼生痛的想要掉泪,却又流不出来。

很庆幸,我已经是你的妻子。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取代。

虽然你已经忘得干干净净,但我仍想试着去找回属于我的东西。如果真的找不回,就亲眼看着你幸福,这样,才能死心的放弃。

螭梵不以为然:“以前你能自如出入神族的结界,凭着的是准王妃的身份。而现在,你一旦被发现是灵界的主神,会有多危 3ǔωω.cōm险?”

“小梵,我想和他在一起,付出再大的代价也情愿。你没有经历过的,自然不能体会。等你真正爱上一个人的时候,才会知道,只有他能让你笑得最真,记得最深。”

螭梵笑得找抽:“你这么一说,我都有点动心了,没准回头也找个人试试。既然你这么坚决,我只好陪你去。”

“不行!”

“保护你是我的责任,龙潭虎穴也得跟着。”螭梵摆出一副“来吧,向我开炮”的架势:“云婆婆好不容易才让步,若她提出的要求你都不答应,下次别怪我不帮你。”

我愣了愣,重重叹口气:“那卿婉要怎么办?除了我,她就认你。”

满意的看着他在原地踌躇,我趁热打铁的拍拍他的肩膀:“小梵,灵界和婉儿,都拜托你了。你必须替我善后,尤其是云婆婆,替我向她道声歉。”

“可是……”

“没有可是,小梵,我会操纵神族的绝大部分法术,不会露馅。而且,我会随时和你保持联系。唯一值得担心的是……”

“是什么?”螭梵严肃的盯着我:“有问题就赶紧说。”

我笑起来:“不许你趁我不在的时候偷亲婉儿!”

“不会,你不在的时候,我要光明正大的亲。”

……

其实,我一点都不暴力,而是真的很喜欢听见光球碰撞脑袋时发出的那种清绵的、让人回味无穷的动听声响。

用幻术隐去了额间的银印,虽然一直这么维持会极耗灵力,总比出师未捷身先死来得划算。算算时间,千年一过,神族也没几个真正见过我的人了。就霓裳的灵力,还远不能打破我的幻术。这个样子应该没问题。

换上神族侍女的衣衫,站起身,忽然有些兴奋。

俯身亲亲睡得香甜的婉儿,宝贝,祝我成功。在你没出生之前,我们承诺过要给你一个幸福美满的家。

转动隐月,指尖在身前划出一个银色的半圆,我轻声念道:“流景宫。”

神殿外的防护是你所设,你说,神族的大门永远为我敞开。

只是好{炫&书&网}久没试过的移形术,不知道能不能一次成功。

实践证明,学而怠用之,必有大漏。

我的确瞬间离开了紫宸宫,脚刚挨地,一股巨大的冲力就推得我趔趄几步,重重的撞上一个不明物体。紧接着,我们一起跌向冷硬的地面,伴随着一阵哐哐啷啷的巨响。

我从满地乱滚的杯碟中爬起来,正忙着去搀扶那个倒霉的被我撞翻的侍童,就听到一个懒懒的声音:“我好像跟你说过,要换几个手脚麻利点的内侍。看看这样,真是受够了。”

我的动作被定格,胸口猛的紧抽,心脏就要跳出喉咙。

轻柔低沉的声音离我越来越近,慵懒中还带着好奇:“咦,原来已经是新来的了?”

抬起头,那张俊秀无双的面孔就在我的面前,饶有兴趣的打量我,眉峰挑得老高,紫瞳闪闪发亮。

我紧张得语无伦次:“你,你,你……”

六十六 错爱

“你到底想说什么?”晶亮的紫眸微弯,带着调侃。

我什么也不想说,只是贪婪的看着他,生怕一个错眼,又会从梦中醒来。

依然是精致如画的五官,依然是澄澄明媚的眼神,两鬓的长发挽至脑后,一张脸看上去瘦削了很多。午后的阳光给陶瓷般的皮肤染上浅红,仍掩不住几近透明的苍白脸色。

我微微皱眉,直觉的伸过手去。

“主上在问你话呢!”一旁的侍童早已跪得齐整,好心的压低声音提醒我。

一只手僵在半空,进退不得。

这时,从冰焰身后走出一名红衣男子,惊讶的看看我,也许是觉得我的姿势比较滑稽,他居然牵动嘴角笑了笑,动作不大,却很友善,接下来的话迅速帮我解围。

“这丫头大概是锦风送来的,听说他这阵子尽忙着搜罗美人。”

“我怎么不记得我有过这般吩咐?你让他别胡闹。”

“哪用我提醒,那小子成天都在被霓裳追杀。”红衣男子笑道:“没准,他要的就是这刺激。”

冰焰没理他,目光仍然在我脸上转啊转,最后停下来,提出一个让我很无语的问题:“第一次见我的女人,不外乎惊艳,痴迷、羞怯几种表情,我怎么觉得你哪种都不像?”

而我的回答让所有人无语。

“奴婢不知道主上希望看到哪种表情,所以不敢自作主张。”

红衣男子错愕的眨眨眼,闷笑出声,随后忙装作咳嗽。

冰焰愣了愣,隐约的笑意一闪而过。

再盯着他看下去,一定会出事,忍不住冲过去强抱强吻都有可能。

我硬生生的收回目光,低下头,双膝着地:“奴婢莽撞过失,请主上宽恕。”

“你这么急冲冲是要干什么?”

我被问懵了。

原本这类突发情况都不在我的想象中,按照我的计划,眼下是准备悄悄摸进宫,先用偷看的方式暂解相思之苦,然后出去寻个住处安顿下来,再作长期打算。早知道应该耐着性子多练几遍移形术,省得出这么大的丑,还直接被他定义成了侍女……

愤懑中,我一眼瞥见地上的果碟,忙指指洒落的蜜饯:“主上一直都偏好七分熟的腌制酸梅,他今天错端了一盘熟酿甜梅,奴婢赶来通知他去厨房调换。”

心虚的瞄瞄百口莫辩的侍童。

原谅过河拆桥的人吧,我已经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别的借口了。怎么说,都不可能有人去捡地上的梅子品尝酸甜。

“你怎么知道我的偏好?”

“主上的饮食起居都是奴婢们应该关心的。”

“好伶俐的丫头,”红衣男子笑够了,插进话来:“看来锦风也没瞎忙活。你叫什么名字?”

“浣玉。”我轻轻的答道。

冰焰略一点头,看向红衣男子:“刚才的事情说到了哪儿了?随我去书房谈吧。”

我松了口气,刚想擦擦额角的汗,他淡淡的留下一句话:“从明天起,你就来我身边随侍吧。”

本来憋得挺闷的,可是看到他离去的背影,我又开始兴奋。

不管以前如何,不管今后如何。从明天开始,我可以经常看到他。只是想想,都觉得非常激动。

就这么激动了一晚上,第二天一觉醒来时,骄阳正午。躺在床上继续做白日梦,猛然想起冰焰临走前的那句话,惊出一身冷汗,跳起来直奔他的寝宫。

很自然的,没人。床上已被人收拾过。

随手抄了快抹布,有一搭没一搭的算是在打扫卫生。

蹭到床边,忍不住摸摸枕头,慢慢的,躺了上去。鼻间满是熟悉的味道,就像……躺在某个人的怀里。

久违了的幸福。

来回打了两个滚,听见门外有人在说话,忙弹起来整好被褥。

刚直起身,冰焰就走了进来,我忙迎出去跪下:“主上。”

他看看我,一声不吭的从我身边经过。我只好低下头,盯着地面。

过了许久,他忽然问道:“你懂不懂随侍两字是什么意思?”

我乖乖的应声:“懂。”

他的声音听不出喜怒:“说来听听。”

“跟在主上身边,随叫随到。”我颇为敬业的想了想,补充道:“不叫的话,也要见机行事。”

“早上的暂且不论,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我抬起头,见他摊开手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见我满腹狐疑的打量他,他不耐的皱眉,提高音量:“来人!”

两名与我同样衣着的女子应声而至,匆匆上前,熟练的替他解开披风,松开袖扣……前前后后忙碌个不停。

我的嘴越张越大。在灵界,我也有随侍,但更衣这种事还真是极少让人代劳。我还从来不知道,他会懒成这样。自己的身体么,就那么喜欢让别人碰触?尤其是……异性?

我撇撇嘴,呲着牙挪挪酸疼的膝盖。

这个暴君,居然还不让我起来。

好不容易等他更衣完毕,满以为他会上床午睡。

结果,他不知从哪摸出本书,歪在床头看起来。

似乎忘了我的存在。

应该说,他的世界里,已经没有了梨落的存在。

我半坐在小腿上,努力的想着其他快乐的事情,比如,婉儿的笑。

才第一天,这些不算什么。

“哥……”

人未到声先至,红色衣角在我跟前停了停:“哥,昨天我把手卷忘在你的书房里了。

“你直接去拿不就好了,绕这么大的弯就为了来吵我?”

“我当然另外有事,帮人传话的,嘿嘿……”

屏风后两人的对话都压低了声音,我听不清,也没心思听,耳边回响着那声轻软的“哥”!?

难怪红衣男子的脸有些面熟。

仿佛只是转眼,曾经拽着我们的衣角撒娇欢笑的孩童已经长成了这般俊美的男子。

冰焰唯一的弟弟,冰煜。

神灵大战时,他还未过百岁,按照人界的年龄来算,不足十岁。

百年相对于千年,短暂得可以忽略不计。

正如那段甜蜜得让人心碎的回忆。

不大一会,红色衣角又停在我面前,冰煜在头顶上说话:“浣玉,你去帮我把手卷拿来吧,就在书房的桌上,炎系的封褶,别弄错了。”

我点点头,按住麻木不堪的膝盖,刚想使力,一双大手将我扶了起来。

漆黑中泛着红色的眸子,让人联想起暗夜里绽放的玫瑰。

无比感激的冲他笑笑,一瘸一拐的出门。

没走多远,他赶了上来:“我没要紧事,还是和你一块去吧。”

“谢谢殿下。”我退后半步。这孩子的神态,和那个暴君如出一辙。

走了一段,总感觉冰煜在看我,又不好说什么,只得装作不知道。

终于,他开口道:“我怎么觉得好像在哪见过你。”

“尊贵如殿下,哪有可能见过奴婢?”

“以后没人的地方,你别口口声声奴婢了,说个话都好像拒人于千里之外似的。”

他的语气竟像是在抱怨,话一出口,连他自己都一愣。

“我哪敢拒绝你?”我忍不住笑起来。

他也跟着笑了,过了一会,认真的说道:“你身上有种不寻常的气质,我一时也说不上来,反正就不像是平民。不知我哥有没有发现。”

“你想多了,如果不是平民,我干嘛还要这么辛苦?尤其像今天这样,如果换个千金大小姐,哪怕是落难贵族,能受得了么?”

他咂咂嘴:“我正要跟你说这个,刚才的事,你千万别往心里去。其实他平日里待人都还不错。今天不过是碰巧有人惹了他。”

“谁会惹他?”

“以后你就知道了,”他摇头笑道:“除了霓裳,的确没人能让他气成这样。真是的,我都看不下去了,花了千余年,还搞不定一个女人。”

我一时没会过他的意思,呆怔的看着他。

他解释道:“看你的年龄也不大,那些子陈年旧事估计根本就没听说过。再遇上今天这样的情况,躲得远点就是对的。”

“霓裳……殿下是主上的……”

“爱人。”冰煜没留意到我的表情,兀自笑着:“从我记事起,我哥就老伙同一个女人逗弄我,除了霓裳不作他人想。后来两人还躲去人界卿卿我我了一阵子,打着寻宝的幌子。别看我哥在外人面前对霓裳老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其实爱到心坎去了。你说作为一个女人,能不气么?好在他们从人界回来后,我哥的态度就有了些转变,对霓裳不那么冷冰冰的。但小两口赌气的时候还是常有的,想来也是人前拌嘴人后和的那种,以后你就习以为常了……”

“主上去一趟人界怎么就会弄得灵力大失?”我打断冰煜滔滔不绝的话,顾不上追溯久远,捡重点的问。

“他们在取沧渊时遇上了意外,据说是那把宝剑突然爆发出难以控制的神力,我哥为了保护霓裳而受重伤。所以我才说他爱那女人爱到了心坎里。”

我努力抑制住激动的情绪:“这些都是霓裳殿下告诉你们的吗?”

冰煜的神色一黯:“我哥这次真的是九死一生,你都没有看见他刚回来时的样子,我甚至以为……幸而现在已经慢慢好转,只是他把在人界的经历全给忘了,如果不是霓裳,谁都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也多亏了霓裳,她用占星杖把自己的一半灵力都传给了我哥。”

我慢慢点头,慢慢蹲下,慢慢的把头埋进臂弯。

“小煜,书房就在前面。我实在走不动了……”

空旷的天空下,看得见的是流云,看不见的是清风。一群大雁由南向北迁移,飞来飞去还是人字形,几声哀鸣偶尔划过天际,跌落心头。

现在才知道,你忘了爱过我并不是最糟糕的事情。

如果,你以为你一直爱着的人是霓裳,那,梨落又是谁?

最好不要是我。

刚回寝宫,就与一名疾步走来的女子不期而遇。

红发软软的系在身后,黑色裙裾上缀满蓝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拈花一笑醉流景】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