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拈花一笑醉流景 >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52节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52节

作者:雪月天使 发表时间:2018-12-22 23:53:46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1:16
小梵在做什么?”

一旁的螭梵闻言,马上精神抖擞的继续表演,双手挥开,紫金色的星砂徐徐落下,一只巴掌大的小灰兔伏在桌上。

第一口药总算是成功喂下去了。

如此反复的捱过半个时辰,艰巨的任务终于告一段落,我舀起最后一勺蜜露喂给卿婉。冷不防螭梵忽然问道:“梨落,你现在进展如何?”

动作略微迟疑了一下,声音低得像蚊子哼:“算是表白过一次,被拒了。”

卿婉抓住我的手,自己将剩下的蜜露喝完。

“那……”螭梵同情的看我一眼:“你一定很难受吧?”

“没感觉。”我抱起卿婉,整整衣服,顺势亲亲她嫩呼呼的脸蛋。

我装得满不在乎,一副越挫越勇的德行。事实上,毫不夸张的说,当冰焰丢完那句冷冰冰的话拂袖而去时,我真连死的心都有了。

幸好螭梵没有追问下去,出乎我的意料,他一本正经的点头:“看得出来。”

见我满腹狐疑,他笑得十分讨打:“你不是还有心情调戏冰煜么?”

我立刻明白过来,二话不说,甩手一个光球砸了过去。螭梵这次早有防备,轻松挡开:“又不是我想看的。云婆婆自你离开以后,到哪都带着风露灵镜。碰巧前日你出了流景宫……啧啧,我都不知道云婆婆还能有那么丰富的表情,璞墨长老居然说你是被我带坏了,真是天地良心。”

我轻拍着睡眼朦胧的卿婉,决定无视眼前压低了声音却依旧喋喋不休的人。

“你知道神族的绿水晴川又名什么吗?情人桥!就算不提大名鼎鼎的‘一线牵’,你也看到了,那地方追起女孩来可谓是得天独厚……”

“我就看到很多吃的了。”我打断螭梵。

“所以说冰煜很失败。”螭梵干脆的下结论:“锦风教给他那么多,他一条都没用上,还愣是在吃晚饭的点儿把你带去那里……”

“你到底想说什么?”

“他和冰焰很相似,梨落,你何必那么认真?”

“滚!”玉腿横扫,巴不得把他踢飞:“以后我的事都不用你管。”

“动作轻点,你知道她有几天没睡安稳了吗?”螭梵上前轻手轻脚的抱过卿婉,叹道:“小家伙的爆发力是无穷大的。”说着,下巴朝里间扬扬:“你,铺床!”

看着螭梵娴熟的给卿婉摆正睡姿裹好被子,心中满满的全是感动。

千余年前,在灵界所有的第三代主神候选人里,拥护螭梵的呼声一直最高。而后无论我在位不在位的漫长岁月里,他为灵界所做的一切,足以使他对灵瑞殿最高处的宝座受之无愧。如果没有我,他会成为与冰焰一样年少有为的君王。可是,他似乎从没有过遗憾和抱怨。从我记事起,他就像今天照顾婉儿这样的对我无微不至,手把手的教会我成长的点点滴滴,包容甚至纵容我的恣意任性,除了那两位教护长老,他是我最亲近的人。

忍不住小声说道:“小梵,谢谢你。”

螭梵放下绣帷的手停了停,头也不回:“谢就免了,以后不要打我,就算手痒,也不要打脑袋。”

“那打哪里?”

“屁股,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螭梵转身笔直向外走,唇角眼角俱是笑意:“跟我去灵瑞殿谈谈正事。”

我紧跑几步,一个飞扑上蹿:“你有多久没背过我了?”

“你……比以前重了多少倍?”

“不管,快点。”

“手……松开点……会勒死……咳……”

日常性的事务略过,五老会议直奔正题。

灵界的不同种族间常有一些小纷争,局外来看,并没有根本的利益矛盾,一般都没有必要去管。但是,累计的次数多了、时间久了,就慢慢牵涉到各首领的颜面和威信,小风都能被扬起大浪,近来便有愈演愈烈之势。螭梵直接镇压过几起小规模的内讧,却未能起到以儆效尤的作用。头疼之余,两位长老提议将五百年一次的首领换届提前。

我粗略的翻阅了一遍记载着参选者资料的卷宗,“现任首领在职了多少年?”

“将近四百年。”凝彤答道。

“再来一场声势浩大的选拔,最多也就换来几百年的太平。”我挪开堆在面前的小山:“灵界这种划地为侯的局面一天不结束,种族纷争就没完。照这种速度选出的首领,只会一代比一代差。”

话音刚落,螭梵就投来一个赞许的眼神,我顿时信心百倍,酝酿了很久的一个想法呼之欲出。

“主上的意思是?”云渠长老有些不解的看着我。

“集权收地。同属灵界的子民,有什么理由分族聚居?百来个种族首领,每年的议事会上,除了把我吵昏,看不出有多大的意义。不如只设十个部族首领,直接对在座的五位负责。他们的管辖范围内听由民众意愿混居,治理权分属十位部族首领,取消种族界限。”

“这样一来就会影响各种族的自身发展,”蝶依迟疑道:“而且,也有可能引发现任首领的叛乱。”

“梵将军……”我奸笑着将蝶依的目光引向螭梵,他面容一僵,马上正襟危坐。

“打乱种族后会更好管理,这是我很早就有的想法。十位首领自然是能者居上,谁有胆子叛乱?”

“只要部署得当,应该不会到那一步。”我接过螭梵的话:“一时动荡或许难免,但结果一定比现状要好,两位长老的意见呢?”

璞墨长老斟酌道:“乍听之下倒是新鲜,但细节有待商榷。容我们推敲后再做答复。”

我点点头:“此举可谓一劳永逸。十位部族首领产生后,必定需要自行组阁。落选首领中的济济人才不但不会被埋没,反倒能凝聚一心。”

不知不觉间,日头已偏西,玉石桌面上氤氲着五团柔和的浅碧光芒,蝶依与璞墨长老仍在讨论如何分部的问题。

“今天就到这里吧,其他各方面的安排再逐一讨论。”螭梵敲敲桌子,神情严肃的说:“现在,我真的很饿了。”

八道凌厉的寒光同时钉到螭梵身上,他无辜的眨眨眼睛,接着,拍拍肚子。

从灵瑞殿出来,我暗自笑抽了几次。直到一脚迈进紫宸宫的大门,抬眼看见正坐在螭梵臂弯里晃着小腿的卿婉,我才猛然开始检讨自己的粗心。

“宝贝,你醒了多久?”

“哈……”卿婉甜笑着向我伸出小手。嗯,心情不错么。我探探她的额头,不再发热。

“醒了倒是没多久,不过你这紫宸宫的侍女就没一个能哄住她半个时辰以上的。”螭梵麻利的伸出手:“我的工钱要怎么算?”

“只要你开价,绝对没问题。”我一口应承:“让我想想,现在管内务的是谁……”

眼见螭梵的脸色渐青,我故作(炫)恍(书)然(网)状:“啊,是蝶依。要不现在就把她叫来,我们……”

“梨落……”螭梵从牙缝里发音,停了停,只挤出两个字:“管饭。”

“小梵,我以茶代酒,敬你第一杯,为兄长。”

饭后给卿婉喂完药,交给侍女抱在一旁玩耍,我端起酒杯,笑吟吟的看着螭梵。

“千年一聚,就一杯淡茶?”螭梵转着手中的酒杯,不买账。

“我沾酒就会醉,等婉儿大些再奉陪到底。”

“人界的酒你喝了当然容易醉。这个不一样,”螭梵递过一小杯冰蓝色的液体:“先试试。”

我半信半疑的浅啜一口,只觉醇香而不辛辣,当下举杯饮尽:“这么好的东西怎么以前就没舍得让我见识?”

“以前?”螭梵放下空杯,笑笑:“以前你还小,在我眼里,就和婉儿一样,是个漂亮可爱的孩子。好像只是一转眼,你就长成了现在的模样。”

“什么话?现在……很丑么?”我不满于他的遗憾语气,横眉以对。

“不丑,但是很让人心疼。”

“省省,你千万别心疼。我觉得自己已经够幸运的了,毕竟没有再也见不到的人。”

“你能这么想就好。那……不去神族了?”

我默然不语。

螭梵摇摇头:“神族的选妃是真是假?”

“形式是真,实质是假。霓裳是唯一能自由进出他寝宫的人。”我竭力压下话语里的酸意,吸吸鼻子:“选不选的结果没有两样。”

“来,衣袖借你。”螭梵大方的伸过手来,我瞥了一眼,毫不客气的抓住他的袖口。

片刻后,某人在无力的呻吟:“梨落,我指的是眼泪,不是鼻涕……”

“有区别吗?下次记得穿件丝绸的衣服,你看……鼻尖都快蹭破皮了。”

我拿起已斟满的酒杯,笑道:“第二杯,敬给灵界英明神武叱咤风云的定国大将军。”

螭梵看看我,忍俊不禁:“为你这句话,自酌三杯。”

再次放下酒杯时,螭梵已然微醺,反倒少了几分平日的插科打诨。

“其实我很佩服冰焰,神族有史以来最强大的王者,这是不争的事实。我曾经很怀疑那个预言的真实性,所以从你懂事起,就尽力将我会的懂的全都教给你。不过,现在看来,你从他身上学到的远胜于我……梨落,你确实长大了。说正经的,隐月没有挑错主人。”

“你不要正经,你一正经我就受不了。”我无缘无故的开始发笑,最后笑趴在他肩头,声音越来越小:“小梵,我觉得很累,一点都不快乐……我只想和他在一起,他却不要我。”

这一次,真的是眼泪。

螭梵没有动,过了很久,揉揉我的脑袋:“我真服了你,自家的酒都能喝醉。才表扬你两句,你就兴奋成这样。”他的动作渐停:“如果我是你,在哪失去的,就去哪儿找回来。你这样守到天荒地老,他也永远看不到。”

“可是你看到了,证明我没有放弃。哪怕真有强求不来的宿命,我也没什么好后悔的。”我慢慢直起身,捞起手边的酒杯,碰碰另一只,随即一饮而尽:“今晚的第三杯酒,只酬知己。”

七十二 缘起

帘卷珠花楼台静,劈劈啪啪相撞,轻纱碧烟。

百花晨露的佳酿,酒不醉人人自醉。

到了最后,碰杯的理由都变成“为了婉儿第六颗牙的美丽”。

卿婉乖巧的依偎在我怀里,玩弄着衣带上的珠花。

螭梵命人撤去了杯盏,单手支着额角,细碎的短发下,盈亮的眸子如同倒映水中的星光。

“梨落,我真要回去了,你早点休息。明天的事留着明天再去想……”

“去,你要赶着约会就直说,找什么破理由。”我举起卿婉的小手挥挥:“我们不送了。”

螭梵微微摇晃到我面前,提着卿婉的腋下抱起来,斜飞一个媚眼:“宝贝,香一个!”

我扑哧一笑,正想让他别闹了,却见卿婉撅起小嘴,毫不犹豫的印上他的脸。

我的笑容滞留在脸上,目瞪口呆的看着笑得乱颤的螭梵,紧接着胳膊一沉,小家伙重新坐回我腿上。

远远的,还能听见螭梵猖狂的大笑在夜空下回荡……

“笨婉儿,不孝女……”我趴在床沿,声泪俱下的控诉:“我历尽艰难的怀胎十月,生你的时候差点没疼死,辛辛苦苦把你养这么大,我容易么。你……你居然就这么把初吻献给了除我以外的人……还笑!你到底有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承认,小梵长得好看,也很疼你,可你也得有点良心啊……”

卿婉靠在枕头上,眉开眼笑的拿着串小铃铛拍着手,对我滔滔不绝的演说给予了热烈支持。

“来吧,赶紧补偿一下。”我凑过脸,她挥舞着铃铛笑得更加灿烂。

“算了,就知道你在装傻。”我泄气的翻上床,拉过被子蒙住头:“你玩累了自己睡,别理我。”

闭目养神,身旁却一直没声响,还是忍不住掀开被子。

卿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俯在了软枕上,转动着滴溜溜的大眼,左看右看,一头雾水。见我起身,她马上知错般的露出羞涩的浅笑,白皙的肤色衬着红扑扑的脸蛋,让人看了只想深深的抱个满怀。

搂过卿婉,在她脸上亲了又亲,还是有些闷闷不乐:“宝贝,看在你的份上,我再给他一个机会,好不好?”

朦胧的烛光下,明亮的紫瞳和她爹一样勾魂,她攀着我的手臂,起劲的蹬着小腿,樱花瓣似的两片唇紧紧贴上我的脸,留下湿答答的口水。

云收雾卷,皎月如珏。

我斜倚在床头,小臂已经酸疼到麻木,还舍不得放下早已熟睡的卿婉。那张精雕细琢的小脸散发着柔和的淡光,甜美得不沾半分俗世尘埃。

痴笑一阵叹息一阵,心绪千回百转,直到天边晨曦初现,才如梦初醒。

小心的将卿婉裹在披风中,走下床,指尖带过一道银光,下一刻,出现在瑜和宫,螭梵的床前。

还好,床上就他一个人,衣冠齐整,睡姿尚佳。

推推他,只换来一个翻身。

再推,接着推……被子散开,螭梵滚到了床脚,兀自酣睡。

我忍住笑,仔细的将卿婉放到床上躺好,给她周围加上一圈护壁。

“宝贝,我晚上再来陪你。”

回到自己房间,径直打开一扇柜门,从中取出一把剑。七颗蔚蓝的宝石握在手心,冰凉而熟悉的触感。拉开剑鞘,银蓝的光芒缓缓铺开,那个秀美的少年仍在其中对我调皮的笑,恍若经年。那日轩辕真人意味深长的话语却清晰如昨:“他日再当缘起时,好生珍惜便是。”

隔世再见,缘起蜀山。

能够自如往来三界的人并不多,尤其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拈花一笑醉流景】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