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拈花一笑醉流景 >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54节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54节

作者:雪月天使 发表时间:2018-12-22 23:53:53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1:16
眼神就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

“浣玉,主上在哪儿?”

“不是应该在寝宫午睡吗,你跑到书房来干什么?”

“他不在寝宫,霓裳殿下在前厅等了多时,脸色已经很不好看了。”

切,那就让她多不好看一会。

我撇撇嘴,慢吞吞的继续走:“我去帮忙找找看。”

原本打算直接去睡大头觉,经过冰焰的寝宫时还是忍不住拐进去看了看。

转了一圈,我有点纳闷,他睡前脱下的外衫都还叠放得整整齐齐,人就凭空消失了?想了想,绕过雕龙浮凤的大床,(炫*书*网-整*理*提*供)推开一扇隐秘的小门。

香罗铺地,红幔低垂,玉石阶层递而上,尽头是一方温汤浴池。

不出所料的看见泡在水中的冰焰,他懒懒的靠着池壁,双目半睁半闭,悠然自得。

我犹豫了一下,正准备退出来,却听他问道:“你怎么会找来这里?”

一时不知怎么作答。

当年不知是谁常常死乞白赖着要我留宿,某次在被我以浴室太远梳洗不便为由拒绝后,这座完全照搬紫宸宫的套内浴池便横空出世。那人一脸坏笑着说,梨落,你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如果你不习惯流景宫的侍女,我可以替代她们。要不,鸳鸯浴也行……

浴池最终成为摆设,只是从那以后,我偶尔会被他骗上床,然后衣不解带的在他怀中睡到天亮。

“浣玉?”

我回过神来,忙敷衍道:“我无意中看到了这扇门,一时好奇,所以……对了,”顿了顿,还是无法把“霓裳”两个字挤出来,只得说道:“那我不打扰你了。”

“既然来了,就帮我擦擦背。”

他轻描淡写的丢出一句话,在水中转过身,伏在池沿上。

水面渐静,花瓣轻浅起伏。雾气升腾,在空中流转。

透明的,带着奶白的,染了玫瑰香的……薰得人迷离若失。

我浑身僵硬的走过去,拿起一条毛巾,在宽大的台阶旁蹲下。

迷雾中,他的面庞清莹,五官精致,水晶般的眼眸清明虚澈,裸露在外的肩臂上不断的有水珠滚落。我……我该从哪儿下手?

“不会吗?”

我立刻摇摇头,牵起裙摆打了个结,跪在他身边,开始给他擦背。慢慢的,越来越多的汗珠从额头滑至颈间,长发湿漉漉的搭在脸侧,我的目光牢牢盯在自己手上,都快变成斗鸡眼。他腰部以下都笼在水雾中,我的脸还是热得发涨。

恍神中,颈项被一条全湿的手臂勾住。

我猝不及防,“扑通”一声巨响,水花四溅,整个人倒栽葱似的跌进水池,咕噜噜的猛灌几口热汤。

七十四 背影

咳喘连连的被人提起,轻薄的绢纱紧贴于身。冰焰将我推靠到浴池边缘,双手撑在我身侧,歪着头看我:“你知道自己很美吗?”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机械的点头。隔近了,才闻到他身上有一股馥郁的酒香。他明明笑得狂狷,眉宇间却透出淡淡的忧伤,让人忍不住想去熨平那一小块褶皱。我伸出手,却被他握住。

“尤其是你的眼睛,好像会说话。每次都看得我这里很痛,”他拽着我的手,按上自己的胸膛:“你能告诉我是为什么吗?”

没有丝毫阻隔,光滑的肌肤紧贴着我的手掌。掌心下有力起伏的,是在他怀中倾听过无数次的心跳。我竭力控制着快要夺眶而出的眼泪,说不出话来,只能摇头。

他抬手抚上我的唇,眼底熏染着丝丝醉意,声音低迷得几乎失真:“我想要你,可以吗?”

气息灼灼交融,滚烫的身躯贴合得紧密无缝,鹅黄色的肚兜在湿透的薄纱下若隐若现,他的手指滑向我的颈后,拨弄着细细的绳扣。

“可以吗?”他的声音越来越沙哑,没等我回答,箍在我腰间的手略一施力,借着水的浮动将我上托了些,随即欺身分开我的双腿。

身下的水波徐徐流动,我的理智一点点沦陷。魅惑的紫眸,诱人的表情,亲昵的话语,暧昧的碰触,渐渐燃起了火。我根本想不出理由来抗拒,我想要的一直都是他。

直觉的就要点头,内心深处仅剩垂死挣扎。我要的是一生一世,不是一朝一夕。

他等得有些不耐,低头在我的锁骨上轻轻舔弄,一阵酥麻泛遍全身。我拼命压下逸至唇边的喘息,颤抖着手抵上他的肩:“你平日里也是这么对霓裳的吗?”

话音刚落,就听见一个骄矜中带着疑惑的声音:“这里什么时候多了一间浴室?”

一盆凉水兜头泼下、我进来后忘了关好门,不用想也知道是霓裳找了过来。当机立断的推开冰焰,从他身上跳下,“咚”的一声坠入水底。

浴池底是一个缓坡,我不识水性,一个重心不稳,双手便脱离了岸边,脚尖很快连池底都够不着。慌乱的扑腾几下,半点作用也没有,身体越来越沉,原本舒适怡人的温水变成了狰狞的怪物,伸出魔掌将我紧紧裹住。我紧闭双眼,承受着窒息的痛苦,一串小水泡从唇边飘过,意识越来越弱,黑暗吞没一切……

下沉的身子忽然被托起,我睁大眼,冰焰近在咫尺的脸被蓝色的水影映衬出梦幻般的轮廓,墨黑发丝与月白华衣浸在水中,如海草般上下浮游。

顷刻间,那双薄唇轻轻覆了上来。本能的张开嘴,池水混着熟悉的味道,一起侵占了我的口腔。他一只手抱住我的腰,另一只手与我的手交叉相握。温暖的气息渡入我的口中,我下意识搂住他的脖子,贪婪的吸吮,最后,温柔的缠绵……

模模糊糊的,我看见了冰焰的眼,弯如新月。

“哗啦”一声,冰焰带着我浮出水面。被冷空气一激,我立刻清醒过来。松开他的脖子,尴尬得不知手该往哪放。他不声不响的抱着我走向岸边,将我放在铺满羽绒的软塌上,拉过一件干燥的浴泡替我穿上。

我受宠若惊的看着他摆弄着浴袍的腰带。衣来伸手的后果就如眼下,修长的十指在柔滑的丝缎间显得十分笨拙,系了半天,打了个死结。

“我自己来吧。”见他又试图去解,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扬起脸,雪肤花貌,柔波为眼,一动不动的看着我。

我强迫自己移开目光,夸张的四处张望:“霓裳殿下不是来过么?”

光线一暗,似有似无的亲吻掠过眉间,他在我耳边留下一句话,转身匆匆离去。

发梢滴落的水珠开始变凉,门外隐隐传来霓裳的笑语,似乎过了很久,终于安静下来。

我闭上眼,仍然看见他在水底的那个笑,想起第一次,在紫宸宫,他吻我的时候,笑容里,也是满满的幸福。

不要说对不起,我不是浣玉。

才回房不久,头发还未干透,就有人来传话,让我将主上放在书桌上的一叠文书送去祈年殿。

即刻照办。

美人在抱还不忘国事,实乃我辈望尘莫及。

祈年殿。

琉璃重檐,白玉雕栏。楼入苍穹,壮丽压蓬莱。

转过回廊的拐角,一个银灰色的身影跃入眼帘。我缓下脚步,正欲行礼,却发现羽城并未留意有人到来,犹自神情专注的看着前方某处。

我好奇的顺着他的目光瞧去。

葱笼古柏的斑驳光影下,一对相依细语的小鸳鸯。身着淡紫色纱衣的丽影,举手投足间,无尽的娇媚。丰神俊朗的白衣男子,姿态慵懒,笑容里带着丝丝宠溺。其时阳光正盛,树叶缝隙间漏下的点点碎金,仿佛无数金色的蝴蝶,停栖在紫裙白衫上。

心被狠狠的重击了一下,我以前都没注意到,他俩站在一起会这么般配。转过头,羽城已经收回了目光,神情自若的对我笑笑。而我,却连礼节性的回应都做不到。从他平静无波的眼中,我读懂了与我一样的疲惫与忧伤。

从祈年殿出来,看见冰煜和锦风正举步迈上台阶,此刻实在是不想多话,绕行至廊柱的另一侧等他们先进去。

脚步声越来越近,两人的交谈声渐渐入耳,忽然听见梨落两字,不觉有些讶异。

“……灵界的一百零二族全被撤封,重建十部,归属五老。我哥居然还笑言梨落有点脑子,也不知他是怎么想的。”

“集兵权,平内乱,拢人心。的确是一举数得,”锦风思忖道:“但灵界各种族战士的幻法术能互长也能互消,她算是兵行险招,若非倚仗螭梵,我看她未必有这胆量。如今外面可都在盛传一个定国将军抵得上四系领袖,我还真想见识一番。”

“百年之后再看有没有机会。现在总算能明白梨落为何主动提出与我们立下誓约,原来是攘外必先安内。我想见识的倒是这位转世重生的主神。”

“应该是个不错的美人,灵界的小妞都是一个赛一个水灵……”

“得了,送给我都不要。你三句话不离老本行,清妍说不定就在后面呢。”

“我回忆一下光辉岁月也不行么?嘿嘿,比较以后才知道,我最喜欢泼辣的,够味。”

“我没意见,只要你不再顶着包子脸出现在祈年殿破坏气氛。”

“打情骂俏你懂吗?等哪天浣玉也给你这么一巴掌,你就该偷着乐了。”

“你小声点!”冰煜的声音有些闷闷的:“别提这事了,人家早有了心上人。我琢磨着还是得让她知道我的意思,多个选择也不是坏事,结果,居然把她给吓昏了。我就不明白了,你说她看上去像是那么胆小的么?”

“没准她是乐晕的。我告诉你,谎称有心上人是女人惯用的伎俩,抢手的才是好货么,别放心上……”

除了苦笑,我已不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我在来之前曾想过要付出代价,但是没想到,付出代价的人不止我一人。

连绵的群岚如同淡墨在纸上铺陈出的氤氲,梨花在空中破碎。

每个人看到的都是背影。

每个人都宁愿相信结局会如自己所愿。

发了一会呆,漫不经心的转出来,下了几级台阶,忽听冰煜在身后唤我。

他快步走到我跟前,惊讶道:“我正想看我哥怎么还没来,你……一直在这里?”

“主上嘱我先送几本文书过来,”我看看冰煜略显紧张的神色,笑了笑:“我一贯丢三落四的,走到这里才想起来漏掉了一本,现在赶回去拿。”

“那我陪你去,迟到了也是我的事,省得人说你的不是。”

“不用……”

“快走吧。”

冰煜不容分说的拉着我就往下冲。正跑着起劲,迎面奔来一个人,好在他反应迅速,闪到一边的同时还将我护在身后,这才没撞成一团。

淡紫色的裙裾在空气中掠过轻盈的浅影,霓裳泪眼汪汪的狂奔而过,她看都没看我们一眼。

“哎,你又怎么了?”冰煜伸手去拉她,扑了个空。说话的当口,霓裳都跃过了十几层台阶。

冰煜皱皱眉,忙对我说道:“你先等会,我马上就来。”紧跑几步又大声叮嘱道:“千万别走了。”

我点点头,他这才放心的追去了。

乖乖的趴在栏杆边上等冰煜。我也很奇怪,刚才还好好的,才多大一会儿就成了这样。

约莫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仍没看见冰煜的影子。

百无聊赖的往下跳了两步,发现台阶最底端站着一个人。

美目玉泽,幽若寒潭。轻风舞白纱,云海沉浮。他静静的看着我。

“主上。”我迟疑着向后指指:“那个……已经上去了。”

他略一颔首,不疾不徐的拾级而上,陶瓷般莹白的脸上看不出喜乐。

我矗在原地,进退两难,只得垂首,眼观鼻,鼻观心。他经过我身边时,淡淡的发话:“你先回去吧,冰煜一时半会的走不了。”

我依言而行,走了不多远,忍不住说道:“两个人在一起总会有磕磕绊绊的时候,主上对殿下多包容些便是,何必老跟自己过不去。”

身后的脚步停了停,他的声音带了几分讥诮:“你也在为她不平?我对她已经够好了,再多一些的,我给不了。”

我不是为了霓裳,而是不想看到你不开心的样子。

只是这样的话,说出来没有任何意义。

回过头去,看着那个熟悉的背影。其实相隔也不算远,不过是几层石阶,我却不知道,怎么才能上前拥抱。

“哥,”冰煜终于出现,一阵风似的卷了过来:“你为什么不让霓裳随意进出流景宫?”

“我说的好像不止是她吧。”冰焰的语气十分平淡:“所有人,也包括你!”

“我?”冰煜被噎住,憋着一口气道:“我现在不和你多说,你自己去收拾烂摊子吧。”

“等她习惯就好了。”冰焰伸手拉住冰煜:“你上哪去?”

“清妍还没来,我就在外面等她。”

“不用等,有什么事锦风自然会转告。”冰焰拽着他径直走向祈年殿:“你别忘了你的另一个身份,如果我没记错,这次例会需要处理的问题大都来自<炫>-<书>-<网>炎系。”

“哎,等等……”

冰煜话音未落,冰焰再次停了下来,转头看看我:“一个时辰后我回来吃晚饭。”

七十五 定情

“水晶虾仁、白灼凤爪、芸豆黄……”我揭开碗盘上的银盖:“都是按照主上的口味来准备的。”

“你怎会这么清楚?”冰焰兴味盎然的瞧瞧我。

我笑而不语,将一碗冰糖莲子羹放在他面前:“先尝尝这个。”

眼珠不错的盯着他持勺的手,半是紧张半是期待。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拈花一笑醉流景】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