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拈花一笑醉流景 >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55节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55节

作者:雪月天使 发表时间:2018-12-22 23:53:56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1:16
跟着灵界的御厨学了很久才学到了这手绝活,专为对付某人挑剔的口感。珍珠般的莲子颗粒分明,粘而不腻,炖的火候恰到好处,总算不枉我在紫砂罐旁蹲得腿酸脚麻。

虽然很累,可眼下却是最开心的时候。

冰焰抬头看了我一眼,我这才意识到自己满脸傻笑,赶紧掩饰性的摸摸鼻子。正想问他味道如何,不料他蹦出两个字来:“咸的?”

我的笑容一僵,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怎么可能?”劈手夺过他手中的碗,灌下一大口,含糊不清道:“这么甜还说……”

难以置信的眨眨眼,看向冰焰:“你骗我?”

冰焰没说话,常常的睫毛扑闪两下,半遮住眼睛,唇角慢慢扬起,笑得极为惬意。

我面红耳赤的吞下嘴里的莲子,转身朝门外走去:“我再让厨房做一份,你先吃点别的。”

“不用了,”冰焰叫住我:“把剩下的给我。”

门外几名侍从瞬间睁大眼,我犹豫着要不要装作没听到,他已起身走到我身边:“我现在就想吃。”

我是无所谓,可你能不能先让他们不要用眼神在我身上打洞?

“那……我再去拿双碗筷……”

冰焰点点头,扬手抛出一道白光,桌上立刻多了一套崭新的餐具。与此同时,一只勺子伸进我手中的碗里。我半张着嘴,顺着勺子划过的弧线看去,他咂咂嘴:“味道是还不错。”

终于留意到我,又一道白光闪过,他大方的指指身边的椅子:“一起来吧。”

“主上不应该这么随意的挥霍灵力,毕竟还有待恢复。”

“我知道,所以是有意的。不然你不就找着借口溜了?”

我为什么要溜,看见好吃的当然也会饿。而且,真的很久没有过这么熟悉的感觉,好像我们,从来都没有分开。

“主上盛情难却,我就不客气了。”

埋头苦吃了一阵,填饱了肚子,脑袋开始运转:“主上曾去人界游历过,那里与神灵两界有很大不同吗?”

“好像也没什么让我印象特别深刻的,只是哪里都很热闹罢了。你想去玩吗?”

“有点好奇,常听到关于人界的种种传说。主上难道没带回一些稀罕玩意吗?”

“凡人眼里的稀罕玩意无非是些珠玉宝石,这在神灵两界都是很寻常的东西,绿水晴川不就有很多吗?”

“除了这些……想必书籍画卷的也会别具风格啊。”

“你真感兴趣的话,”冰焰放下筷子:“我让人陪你去一次吧。”

“算了,”我有些失望的往嘴里扔了一颗花生米,转而笑道:“我可没忘我的身份。”

冰焰摇摇头,掩饰不住的笑意:“你倒是比冰煜要接受得快。有机会的话,我陪你去吧。”

“好啊!”

话一出口,两人都愣了愣。对视的短短几秒,空气的流动似乎都缓慢了下来。

冰焰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彩,门外却骤然响起极煞风景的脚步声,他很快恢复了常态,从容不迫的拿起锦帕擦手。

我恼火的转头看去,一名侍童小跑过来,气喘吁吁的跪下:“主上……”

“他还没离开?”

小童点头如捣蒜,仍是上气不接下气。

我莫名其妙的看向冰焰。紫眸幽幽,他唇边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我忘了告诉你,冰煜说他一直在祈年殿等你。”

呆怔了片刻,我猛地起身,衣袖带翻了面前的杯碟,清脆的瓷器相撞声被我远远的甩在身后。

心中五味杂陈,分不清戏里戏外,情假情真。

神灵两界,但凡提起冰焰的名字,没有人不是敬畏有加。张狂如螭梵,在他面前也会不自觉的敛起三分傲气。而我,一直都觉得最容易看透最好接近的人就是他。现在才发现,那是因为他曾经喜欢我。

精美的檐角下,几盏灯笼悠悠摇曳,映出夜空中细细的雨丝。

想起冰煜那个傻孩子,鼻根渐渐发酸。他小时候就和婉儿一样,粉雕玉琢的小脸上,成天挂着天真无邪的笑,骗得人掏心窝子的疼爱。我至今都还清晰的记得他展开细嫩的小胳膊搂住我的脖子,用绵软的声音唤我姐姐。

我加快步伐,终于耐不住性子腾空而起。树叶在脚下沙沙作响,我跃过高高的台阶,直接冲进祈年殿。

王座上夜明珠的光芒缓缓流转,站在西窗前的人回过头来。

清风飘衣,水蓝疏雨,发梢软软的垂落肩头。

玛瑙一般的眼极美,柔似水,亦同水一般无所依傍,流离失所。

他看着我一步步走近,脸上慢慢绽开笑容。

“你呆在这里干什么?”明明是质问,偏就凶不起来,声音听起来很奇怪,于是放小音量:“没等到人你就走啊!”

“我怎么知道会等这么久!”冰煜叹了口气,抱着双臂重新靠回窗台:“总想着再等等,说不定我一走,你就会来。”

“找我有事么?”

“没事就不能找你?”

“那好吧,我来过了,你也可以走了。”

我正欲转身,他按住我的肩膀:“你有没有良心?”

“没有。”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他有些困惑的皱皱眉:“我怎么觉得你越来越不像我认识的浣玉了?”

“有时候人的眼睛并不可信,自以为是的认识,有可能和事实相差很远。”我轻轻拂开他的手:“你最好相信我,不然会后悔。”

“你别在我面前装老成,绕来绕去的又要说你有心上人。可他现在哪里,为什么丢下你一个人在流景宫,有本事就让给我看看。”

“你……”我气结:“你讲不讲道理。”

“我正在给你讲道理。”他得意洋洋的拍拍我的脑袋:“听大哥的,没错!”

我半天说不出话来,他拉过我的手,一串圆润的珠子滑到我的掌心。

剔透的冰紫,散发着朦胧的浅晕。

“那天在绿水晴川,除了吃的,你就对它稍稍多留意了两眼。”冰煜的神情变得有些腼腆,指指水晶链:“这个……送给你。”

“我不……”

“不要拒绝我。最起码,我现在只有这一个请求。”

微湿的碎发丝丝缕缕的盖住玫瑰色泽的眸子,却掩不住眼神中的倔强与企盼,他的手心冰凉。

一个于心不忍,只觉手腕一松,面前的人转眼没了影。

殿门外响起一个欢快的声音:“丫头,明天见。”

紫宸宫。霁月初现。

卿婉拽起一颗紫水晶就往嘴里塞。

我无精打采的拨开她的手:“宝贝,你这一口下去,白疼一个月不说,还得麻烦小梵给你找牙……”

话没说完,一块毛巾从天而降,将我的脑袋罩了个严实。

我没好气的扯下毛巾:“谢谢!不过,能不能温柔点?”

“我的温柔有限,不能随便浪费。你别把婉儿身上弄湿了,敢情她生病不要你伺候着。”

“你少乌鸦嘴。”

“乌鸦?你不说我还真忘了。梨落,你好歹也是灵界的主神,上次居然招了只麻雀来传话?”

“麻雀怎么了?”我底气不足的死撑:“那是神族的麻雀,而且……”

“得了吧。”螭梵嗤之以鼻:“你座下的一百……哦,不对,现在是十部,掌管三界的万种生灵,你还好意思找借口。明摆着就是笨。”

“我笨你就很有面子么?”

螭梵的笑声卡住,小心的看看我,抱过卿婉:“宝贝,你知道她为什么心情不好么……哎,你怎么能把这个给她玩?”后一句话自然是对我说的。

“我还没你想象的那么笨,一直在旁边盯着呢。”我懒洋洋的伏在胳膊上,小声嘟哝。

“进展不错嘛,这么③üww.сōm快就送定情信物了?你还有不满意的?”

“小梵,你每次是怎么拒绝别人……”

“我是来者不拒的。”螭梵答得干脆,笑得淫荡。

我眯起眼:“蝶依……”

“你能不能换根小辫子揪着?”

笑话,换一换的能有这么好的效果么?我冲他挥挥手:“一失足成千古恨,千年后再和我讨论这事。先帮我想个办法,先声明,我不要挨耳光的。”

“那就是说……”螭梵晃晃手链:“这是冰煜替他哥送的?”

“把替字去掉。”

“真想听我的意见?”螭梵将婉儿放到软塌上,一本正经的凑过来。

我捕捉到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戏谑,还没来得及出言警告,他低声道:“那就从了他吧。”

……

“你给我出来,”我咬牙切齿:“我不打你。”

“你为什么要打我?我说错了吗?走这么长时间了,冰焰要是会喜欢你早就喜欢了,别跟我提霓裳,我从来都不认为他是那种能委曲求全的人。你要骗自己到什么时候?”

银光渐渐消散,我无力的垂下手。有好几次我都觉得离他近了一点点,难道都是在骗自己吗?走到软塌前抱起卿婉,淡淡的说:“他是因为我才变成这样。至少,我要把他等我的那一千年还给他。”

“用一千年来寻找火神秘籍?等你找到,恐怕婉儿已经不止有一两个弟弟妹妹了。”

“你存心气我是不是?”

“你明白我在说什么,”螭梵从床柱后走了出来:“冰煜可以帮你。”

七十六 归晚

好不容易哄睡了婉儿,我走到正在悠然品茶的螭梵身前,揉揉他的脑袋:“流景宫的护卫都看见我出来了,今晚必须回去,只好委屈你在这里将就了。”

“主上亲自下令能不执行么?你自己小心点。”

过了一会,螭梵再次抬起头:“你怎么还没走?”

我一言不发的看着他,他很配合的仰起脸,“是不是终于发现我好看了?”

“还凑合。”我拿下他手中的杯盏,朝里瞥了一眼,果然是浓茶。直接给倒掉,轻声道:“婉儿晚上很少醒,你没必要用这个提神,抓紧时间休息……”

“如果我休息,”螭梵坏坏一笑:“灵界大批美人的芳心就会碎上一地。你来打扫?”

如果是往常,这类的话肯定会让我喷笑。而现在,对着这张明显消瘦下来的脸,他的话起到了反作用。

“小梵,不要再熬夜批阅卷宗和文书。十部初定,剩下的事我已交给蝶依和凝彤,两位长老自会从旁提点。你就去拯救一下那些美人吧。”

螭梵怔了怔,随即笑道:“谢主上好意。我现在想的是,梨落哪次才能带点好消息回来?”

穿过长长的云廊,凉凉的夜风掠过裙畔。前方最大的楼宇,窗灯烛影,寂寂寥寥。

流云浮动,月下的流景宫一如记忆中的样子。

站了一会,我走向自己的房间,手刚挨上门页,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身后轻轻响起:“你回来了。”

这一天受的刺激够多了,乍听此话,只当是自己的幻觉,却也不敢回头。就算是在骗自己又怎样,至少比失望的感觉要好。

推开门的一瞬间,一团白光在眼前迸开,我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人已经坐在了屋顶的琉璃瓦上,身边紧跟着坐下一人。

几点疏星下,紫眸如醉,冰焰单手支着脸侧,好整以暇的看着我。

“今晚有些失眠,想着你也有大半夜出来晃荡的毛病,正好找个人聊聊天。”

紊乱的心跳渐渐平复,我忙别开目光,“主上想聊什么?”

“你找话题。”他理直气壮的吩咐,仿佛说睡不着的人是我。

人在屋檐上,却也不得不低头。

正想着,他又开口说话了,“冰煜今晚找你干嘛?”

“殿下从绿水晴川替我捎了件小首饰,定要当面银货两清。”

“是吗?”他看了我一眼:“带回的什么东西,我瞧瞧。”

我随手往腰间一探,顿时想起手链还在婉儿的小胳膊上挂着。神情一僵,极不自然的干笑两声:“那个……怎么不见了……好像在路上弄丢了……”

“是掉了,还是舍不得拿出来给旁人看?”

“有些话,我不说第二遍。主上愿意怎么想都成,我无所谓。”

我的倔脾气一上来,天王老子照样踩三脚,他要是再这么明探暗示下去,我一定爆炸。正当我蓄势待发时,冰焰却笑了起来,还大有一笑不止的趋势。如此一来,我反倒不知该换副什么表情了,傻傻的看他笑了半天,很没骨气的问道:“主上为何而笑啊……啊?”

“你尊称我为主上,却用这等恶劣语气同我说话,不好笑吗?”

我默然片刻,开始转移话题:“主上经常会失眠吗?”

“偶尔,想问题想久了,会越来越清醒。”

“如今神族上下国泰民安,四系领袖出类拔萃,主上还有那么多问题要想吗?”

“有。”冰焰漫不经心的答道:“我在想一个人。”

见我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他微微一笑:“梨落。你听说过她吗?”

第一次发觉,这两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是那么好听,好听得让我的泪水立刻模糊了眼眶。

冰焰懒懒的抱着双膝,枕着自己的臂膀。

“你不知道也很正常,她是灵界的主神。”

我仰起头,两鬓渐渐濡湿。记忆深处有人在轻柔的呢喃,你首先是我的梨落,然后才是灵界的主神……

牙关咬得酸疼,才止住汹涌的泪意。那个人的声音仍在耳边,平淡如水,给一个陌生的女子,讲述一个与己无关的故事。

“……她为了中止神灵大战,释放出极限灵力而至香消玉殒。千年后却又奇迹般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拈花一笑醉流景】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