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拈花一笑醉流景 >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57节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57节

作者:雪月天使 发表时间:2018-12-22 23:54:03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1:16
我摩梭着精致的图纹,那条蟠龙似乎随时都会呼啸而出,怒睁的双目栩栩如生……很自然的,另一条如此形态的巨龙赫然浮现脑中。

镜湖底,石壁上,龙翔九天,玉镯为眶。

如出一辙的鬼斧神工,它们都来自<炫>-<书>-<网>玄火宫。

我的手心沁满了汗水,不知是兴奋还是忐忑,下意识的攥紧玉佩。

冰煜奇道:“你喜欢的话就留下,只当心别弄丢了,干嘛这副生怕人来抢的样子?”

“我……我有吗?你真的给我?”

“你要什么我都给。”

“我再说一遍……”

“行了。”冰煜大大咧咧的扳过我肩膀,推着我往城楼下走:“你想说的我都可以背出来。玉佩就当作你担任炎系祭司的报酬吧。”

行至城门处,他想了想,直接左转出门:“我哥不让我随意进出流景宫,我就谨遵王命。不过,挑选祭司可是完全属于领袖的权利。”

长天净,绛河清浅。晚云收,皓月千里。

镶金嵌玉的王座置于悬浮在半空的圣坛上,薄雾笼罩,烟水空濛。圣坛下环绕着四个白色祭台,神族子民分系而立,人头攒动。

我百无聊赖的四处张望,暗中踢了踢站得发麻的腿,一不留神踩上自己的腰带,差点没闭过气去,苦笑着打量自己今晚的装扮——黑色的曲裾滚着深红纱的边,自腰间缠身而下,后摆成弧形拖曳于地,前端露出深红的衫裙。宽大的云袖同样深红纱滚边,银红丝线交织的凤雀古纹刺绣。束腰长纱带简单系结,直垂足间。长发斜挽,细细的银链绕过前额,垂下一滴泪形红钻。

冰煜站在高我一级的台阶上,一袭黑袍衬出挺拔的身姿,长长的红色披风怡然飘动,剑眉入鬓,星眸澄澈。他看着我,嘴角上扬,灿烂的笑容仿若冲破云层的朝阳。

锦风和清妍站在风系与水系的祭台上,不时相视一笑,风吹起他们的长袍,翻飞成最唯美的画面。他们所选的祭司是两名纤细而英俊的少年。

左边的羽城只留给我一个安静的侧脸,轮廓如同寒风深深雕刻,尽管有着年轻的面容,却让人感到浓得散不开的沧桑。我的目光掠过他身后的女孩,微微一怔,下意识的看向圣坛。浮云舒卷,清影徘徊。盛装的紫衣女子倚阶而坐,抚筝于膝,缕缕发丝盘散,妩媚天成。

那女孩与霓裳有着神似的一张脸,只是多了几分温婉与羞涩。

亥时一刻,鼓声震天,四方子民整齐跪拜。祭台上的八人齐齐回首,面朝王座,躬身行礼,直至鼓声停息。

金光划破漆空,我仰起头,很吃力才能看到他。

黑缎华服半敞,露出雪白的袖领,衣襟处刺龙绣凤,清风中,几欲飞舞。冰焰神情恬淡的坐在最高处,左手高举权杖,耀眼的光团从右手飞出,直击长空,在夜幕上四射。

四系领袖齐念颂文。

霓裳起身,轻抬双手,一颗明红色的六芒星跃然升起,缓缓旋转至广场上空,沿途洒下细碎的星光,不断幻化出二十八星宿的图案。间或有星芒从银河坠落,填补其中,改变的星轨承载着命运的预言。

颂祷结束,冰焰将右手摊开,权杖在手中一点,随即抛出一道红光。巨大的红莲在夜空中炎炎怒放,流焰为蕊,簪星曳月。整个广场顿时亮如白昼,子民的欢呼此起彼伏。冰焰微微颔首,声潮渐退,礼花添色,钟乐交响。

我的视线自他出现就没挪动过位置,看了个够本。可渐渐的,心有些空落。同样的场景,仿佛回到了千余年前,我的加冕仪式。而这一次,他连看都不曾看向我,如月的清辉,遍泽众生。我从来没有觉得他像今天这么遥远,高高在上的,不是神族的王座,而是世界的另一端——我永远也触及不到的地方。

七十八 风波

“浣……玉……” 冰煜从牙缝中挤出两个音节,用手肘撞撞我。

羽城转头对我笑了笑,我这才发现其他三位祭司手中都捧着一个水晶球,剩下的一个停在我面前,银雾在球心袅袅盘桓,柔光四溢。

微窘之余,忙稳下心神,伸手取过。

指尖刚刚挨上水晶球,一条光阶赫然出现在脚下,绵绵延伸,直达圣坛。

冰煜率先前行,足尖每一次触及阶面,都泛开淡金色的涟漪,一圈圈的在黑暗中荡漾,奇异瑰丽。我试探着踩了踩,随行其后。

虚空的感觉让人有些头晕目眩,我扣紧双手,小心翼翼的迈着步子,只盼望冰煜能走慢点,别让我再出什么差错。行至半程,愈发的不敢往下看,正在如履薄冰时,冰煜好像有所感应似的停了下来,长臂一横,稳稳的捞过我手中的水晶球,紧跟着,披风下伸出一只手牵住我。

“别……”我挣了两下,反倒被他握得更紧,不由急道:“别闹了,你看他们都是一前一后的,你想让别人看笑话吗?”

“我怎么觉得助人为乐应该是佳话?”冰煜冲我调皮的眨眨眼:“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害怕。”

“都是你要我接这档活!你说,我万一失足掉下去了,断胳膊断腿怎么办!”

“所以我不是伸出援手了么!”冰煜摇摇我的手,笑得有些孩子气:“放心,下面距离太远看不清,上面的都是自己人。快走吧。”

“我能不能不上去,就在这里等你?”

“行啊……把玉佩还我。”

“小气鬼!”

“你再不走我就真小气了……”

三系领袖静立于王座旁,静候冰煜。他丝毫不见脸红,大方的上前行礼。行完礼后,才察觉出水晶球还在自己手里,转身递给我。

锦风闷笑出声,十来道目光齐齐扫了过来,有了然,有好奇,有探究,还有一些我不愿去想也不愿去看的,干脆厚着脸皮不理不睬。

不知过了多久,清雨似的声音从正前方飘出来:“可以开始了。”

四系领袖同时施法,强大的灵力袭面而来,水晶球中的银雾加速流动,火红的莲瓣片片剥落,纷迭飘摇,花蕊如流星般滑翔而下,隐没进剔透的球面。四颗水晶球的颜色开始变化,炎系为红,风系为橙,水系为蓝,土系为绿。

慢慢的,我发觉有些不对,手中这颗水晶球的温度竟然越来越高。之前冰煜并没有提到过这种情况,也就是说,这种情况并不应该存在。看看其他几人,均是神态自若,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适。当下便有些疑虑,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还是因为我的体质并不具备炎系属性?转念间,水晶球烫得几乎快要爆炸。不及多想,我暗暗集聚小股灵力试图降下高温。谁知,指端的清凉转瞬即逝,而灵力却在须臾间无影无踪,突如其来的灼痛险些让我将水晶球脱手甩出。大惊之下,我骤然加大灵力的输出。即便如此,也只能换来断断续续的冷热交替,水晶球着了魔一般,源源不断的吸取我的灵力,却又顽固的与我拉锯,双手疼得钻心,最后麻木。

冰煜现在无暇顾我,求救也是百搭。疼痛都还其次,关键在于眼下,随着灵力的流失,我的眉心处已隐隐发热。再这么下去,一直维持的幻术就会被破解,只要那枚银印显现,谁都会看出我的身份。

也许,真的到了告别的时候。

视线一寸寸上移,莹白的石阶,蜿蜒其上的柔滑丝缎,金色的王座,以及王座上坐姿随意的那个人,发如黑玉,风扬衣摆,无论多少年,他的笑容始终是我最深的眷念。毫不意外的对上那双紫眸,我浅浅一笑,他明显一愣。我的笑意更浓了些,唯愿一笑倾城,如果我们就这样分手,至少你总该记住我的笑,不管是梨落,还是浣玉,你的世界里必须留下我的影子,不许再忘了我。

冰焰一动不动的看着我,眉头渐渐蹙起。

我收回与水晶球对抗的灵力,深深呼吸,必须在丢开水晶球的同时成功移形,晚一步就逃不掉。冰焰的灵力虽然大不如前,但攻击系法术绝非我能抗衡。正在默念咒语,冰焰忽然站起身,他刚走出一步,我手上的烧灼感顿时消失,只听一个娇柔的声音从旁响起:“主上有何吩咐?”

说话的人正是霓裳,她款步走向冰焰,似是不经意的瞥了我一眼。

我不动声色的摩挲着恢复常态的水晶球,心中已明白了七八分。原来问题并不在我,而是她在水晶球上做了手脚,想要试探我到底是不是梨落。如果是,结果不言而喻。如果不是,水晶球一碎,我照样吃不完兜着走。

果然是妙招,只可惜功亏一篑,恐怕她现在的怒火更胜于我。

水晶球完全变成了红色,散发出饱满的光晕。

冰焰顿了顿,转身回到王座,权杖冲红莲一指,莲瓣渐次合拢,消散于繁星之中。

按部就班的做完该做的事,水晶球在炎系祭柱上释放出明红的蕴华,众人虔诚的仰面,接受圣光的洗礼。一个时辰后,水晶球的光泽淡去,仪式接近尾声。广场的另一端,已燃起了篝火,响起了笙乐,成功拉开狂欢的序幕。

我走下四神祭台,漫无目的地穿梭在人群中,不时有面露腼腆笑容的少年上前邀我同游,我婉拒,挂在嘴边反反复复的是很简单的一句话:“对不起,我已经有约。”

年年今日,岁岁今朝,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前方人潮汹涌,(炫)恍(书)然(网)中,仍见年少的你对我回眸一笑,点亮璀璨的星空。

“落儿,你喜欢的话,以后每次大典都过来。”

“每次都会有这么多好吃好玩的吗?”

“当然……你眼里就只有好吃好玩的么?”

“嗯!”

“来,拿好钱袋,我要回去休息了。”

“不……我要你陪我。”

“为什么?嗯……不说?我真的走了!”

“因为你喜欢我。”

“还有呢?”

“还有……我也是。唔……不要,旁边很多人……你把我的面具碰歪了……”

“嘘……别吵……落儿,以后的颂神大典,只要你来,我们都像今天这样在一起。”

“那好,一言为定。要不,再拉拉勾?”

“傻瓜,难道我还会跑了不成?你看前面那棵合欢树,那个玩杂耍的老人,他每次都会在树下表演。你来了就在那等我……不管你来不来,仪式完毕后,我都会去那里找你。”

玩杂耍的老人换作了他的儿孙,历尽风霜的合欢树繁茂不再。在围观的人圈里站了许久,视线所及的每张脸上都洋溢着快乐,我也为自己找到了笑的理由。

千年之约,我如期而至,你这个傻瓜跑去了哪里?

“梨落!”

乍然听见自己的名字,我下意识的回头,回到一半猛然醒悟过来,已经来不及。索性转身,走了出去,故作惊讶的看着唤我的那个人。

“殿下怎么没和主上双宿双飞,反而一个人闲逛?”

“你说这话时,心里难受得紧吧?”

“我为什么要难受?”

“你以为你骗得了我?”霓裳出其不意的抓起我的手,冷笑道:“你若非梨落,怎能坚持那么久?这才几个水泡,真是便宜你了。”

“确实如此,相比几个水泡,丢掉水晶球付出的代价会更大。哪怕废了这双手,我也不敢弄砸了颂神大典。不过,有了这次教训,我今后会更加小心。”我微微一笑:“梨落又是何许人?能让殿下这样风度尽失,倒也少见。恕我直言,有什么事是主上不能替殿下解决的呢?”

霓裳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狠狠甩开我的手:“你到底是哪跑出来的野丫头?”

“与殿下一样,爹生娘养。”

我戏谑的看着她气急败坏的样子,居然有种报复的快感。女人生气的样子都很难看,尤其是漂亮的女人,生起气来,与平日里的媚态大相径庭。

“浣玉,我可算找到你了!你们在聊什么?”

冰煜艰难拨开人堆挤了过来,嘴里仍在抱怨:“平时看不大出来,你腿不长,跑得还挺快!”

霓裳没有回头,却露出一丝莫名的笑容:“我是不会放手的。你比我更清楚,没人会相信你。如果这句话你听不懂,那就更好。作为补偿,我将送给你一份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礼物。”

不出所料的见她抬起手来,我早有防备,指尖带过一道银光,正准备拆招,她却优雅的旋身,对走到身旁的冰煜做了一个撒花的动作。

我一时没弄明白霓裳在干什么,那个动作似曾相识,而冰煜只是略停了片刻,并没有任何异样。顾不上多想,我忙迎上前去,关切的问道:“你有没有……”

话音未落,一张唇重重的压了下来,堵住我的嘴。耳边顿时嗡鸣一片,我这才意识到冰煜中了唯有神族占星师能够操纵的赎魂术,它可以控制人们潜藏最深的情感。霓裳在人界也对我用过,与弄月的一世纠缠,剪不断理还乱,从那以后,只剩亏欠。

长长的披风将两人紧裹在一起,我的双手被冰煜反剪在身后,拼命的挣扎,却引来更加激烈的索吻,青涩而粗暴。终究狠不下心去咬他,急怒之下,泪水成串的滑落,舌尖很快泛起咸湿的味道。三三两两路过的人们纷纷投来善意的微笑,狂欢节上,随处可见甜蜜相拥的小情人,在他们眼里,我们是其中再寻常不过的一对。

良久,冰煜的动作柔缓下来,他若即若离的碰着我的唇,星眸微张,眼神渐复清明,随即掺杂进些许困惑。

“小煜,”我无力的低喃:“放开我。”

他愣愣的看了我一会,从我的唇上离开,一点点吻去我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拈花一笑醉流景】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