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拈花一笑醉流景 >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62节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62节

作者:雪月天使 发表时间:2018-12-22 23:54:20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1:17
去。”冰焰的手臂骤然收紧,抑不住的激动,勒得我有些呼吸不过来。模模糊糊的,我想起那个在镜湖底的拥抱,灵魂深处抽丝剥茧的痛。

犹记自己的誓言,不管你今后还要不要我,我都只会是你的。

也许,真的是我贪心了,要得越多,失去的也就越多。

也许,千年的孤单聊胜于无望的痴缠。

怔忪间,冰焰用唇轻触着我湿热的脸颊:“不要再用他来试探我的心,我也会疼,疼得快要疯掉。我守在你身边,却还敌不过那人的影子,你让我……情何以堪。”他喃喃自语:“你还有他,而我只有你。”

泪痕风干在了两腮,我下意识的回抱住他,他的脊背一僵,有些不敢相信的低唤:“落儿……”

“不要说话,让我抱抱你。”我踮起脚,把脸埋进他的肩窝,疲倦的闭上眼:“抱抱就好……”

不管多少年,离不开的只是这样一个拥抱。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在你怀中,笑看风起花落,直到天荒地老。

所剩不多的时间,还被我拿来争吵,真是傻得可以。

“冰焰……”

“嗯?”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要老实回答。”

“嗯。”

“你到底饿不饿?”

“有点。”

“那一点是多大?”

“……很饿。”

“这一勺是我的……不够,还要多点……”

“落儿,你真的没事吗?”

“什么事?”

“刚才,我确实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我哭闹过了,又没地方上吊,再加上也有理亏的地方,所以现在化悲痛为食欲……你如果内疚,就都给我好了。”

我搬过紫砂罐,冰焰手心里的白光消失,莲子羹冒着汩汩热气,入口的温度适宜。我含着几颗莲子哼哼唧唧:“谁要是娶了我可算有福,出得厅堂入得厨房。”

冰焰笑了起来:“会做莲子羹就美成了这样,平日里没少跟人炫耀吧?”

“我只做给心爱的人吃,而且,就做过两次。”

“此言当真?”

“假的,其实是我自己馋了。”

话音刚落,捧在手中的紫砂罐就被冰焰夺了去:“那你还是看着我吃吧。”

我伏在自己的膝盖上,歪着脑袋看冰焰一勺勺的吃完罐中的莲子羹,末了还意犹未尽的咂咂嘴:“下次可以多加点糖么?”

“够多了,你也不嫌腻。我现在都满嘴的甜味。”

“真的?”

“我骗你做什么?”

冰焰冲我戏谑的眨眨眼,我没来得及疑惑,脖子就被他修长的手指扣住,身子不由自主的前倾。他低下头,双唇覆上我的,细细的吻,慢慢的舔,忽重忽轻的划过我唇边的曲线,过了很久才停下来,半着迷半享受的睁开眼,眸中闪烁着别样的星光。

“落儿,很甜的。”他想了想,补充道:“很甜的落儿。”

我刚想跳起来,他轻笑着揽住我的腰,再次压了过来,舌尖挑开唇瓣,深深卷入,清甜软滑的感觉一阵阵漾开,撩拨着最纤细的神经。转眼间,口腔的每个角落都被扫荡了个遍,冰焰的呼吸变得沉重,微一用力,将我拉进怀中,吻得更加攻城掠池。

“不,”良久,我倏然惊醒,低喘着抓住滑至腰下的手:“不要在这里。”

“那在哪里?”

冰焰的气息同样极不均匀,眼中烟波散漫。没等我答话,他脱下自己的外袍裹紧我,起身将我抱坐在栏杆上,不安分的手摸索进袍内,熟练的游走,丝滑的纱衣层层散开。

微弱的抗议被他霸道的封入唇中,灼热的掌心按住我光裸的脊背,两人贴合得没有丝毫缝隙,汗水细碎的交融。意乱情迷的闭上眼,喘息相闻,伴着甜美的折磨,我忘却了羞涩,任由他牵引着,在他的抵入、进入、探入、深入中,步步沉沦。

“落儿,放松……”他低魅的嗓音哄着我,轻抬起我的腿环于腰际,额头顶在我的额头上,嘴唇时轻时重地与我相触。

身体与身体再无隔阂,拥抱着,亲吻着,摇碎了灵魂,摇破了满天星斗。

云天交接处,亮起一抹浅色光晕。

天地为证,日月为鉴,相依千年的孤寂,只为有你。

“落儿,别再骗我了!”冰焰在我滚烫的耳边轻语:“既然说好了,就都不要变。我不管你是谁,从今以后,只是我的妻。”

浅光渐宽,下一刻,万道光芒扩散,照亮了茫茫无际的云海,照亮了大片苍翠的原野,照亮了深邃的紫眸。

他的表情异常凝重。

我微笑。

“让我想想,好不好?”

这么多天来,第一次看到日出。

清晨的风凉爽怡人,太阳渐入高空,金光洒满大地。天气微寒,依偎着的两人全无察觉。

宫殿的城墙在数十丈之下,护城河绕着它缓缓流转。

护城河另一头,及至视线的尽头,都是神族漫无边际的领土。

我倚在冰焰肩头,长长的袍角顺着脚踝逶迤到汉白玉的地面上。

“如果有一天,你成为一统三界的霸主,那时,你该做什么?”

“我不知道。”冰焰看着地平线处刺眼的光芒,微虚着眼睛,“从出生起,我就知道自己与寻常人不同,却无法,也不敢去寻根究底。只知道一直往前走。越走人越少,越走越寒冷。生命对我而言,成了一种等待,也不知哪一天,才能看到尽头。有很多事情,好似活着就要去做,没有理由,做完了才能出现下一件。不过,这一次,”他转头看看我,唇角勾起:“有些意外,在既定的日程中,出现了另一样……我更想得到的。”

看着那双明澈的眸子,我心中五味杂陈,说不清是喜是忧:“所以,你可以有自己的选择啊。为什么一定要发动战争?我在你身边,陪你看每个日出日落,不好吗?”

“那是我的选择。”冰焰简单的答道:“如果不这样,就会反转过来,我的子民将成为外族的奴隶,我又怎么给你想要的生活。”

“你怎知道对方的想法和你一样?三界不是已经安然共存了千万年吗?”

“我不知道对方的想法,但神族的占星师没有勘不破的预言,霓裳的父亲曾说灵界的第三代主神具有一统三界的力量,她将是我最有力的敌手。而且,我还有点好奇,”冰焰话锋一转,出其不意的问道:“你似乎不愿意见我出兵灵界……你到底来自<炫>-<书>-<网>哪儿?”

“……”我正在出神,被他乍然一问,反倒不知该卖哪只葫芦的药,只得故作镇定:“你在说什么?”

“听不懂就当我多问了。”冰焰的目光淡淡扫过我的脸,笑了笑:“其实告诉你也无妨,之前我以为你是灵界派出的密探,因为连锦风对你的来历都说不大清楚,而你平日里也有些行迹不定,况且以你的灵力,学一两项炎系的初级法术并不难。直到后来见你连高级法术都能掌控,我才消除了这个念头,如果不是具有炎系属性,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你一直都在暗防我?”

“暗防?”冰焰挑了挑眉:“你就想到了这两字?那我还真是失败。”

“如果我真是灵界的密探,你会怎样?就地正法?还是为我……放弃战争?”

不知是寒冷还是其他缘故,我的话音里带着一丝颤抖。

冰焰仍然看着远方,对这个问题似乎并不意外,也不打算深究,他平静的说:“我会全力以赴攻下灵界,用最快的速度。”

我吃了一惊:“为什么?”

“我不能留给你一点犹豫的时间。”

八十五 镜花(上)

犹豫并非坏事,如果能够犹豫,至少说明还有选择,遗憾的是,我没有。

“还好……我只是在假设。”

“我也是在假设下的推想。”冰焰看上去有些开心,随即若有所思道:“但速战速决还是必须争取的。灵界的军队胜在数量,法术攻击却因原有种族的五花八门而缺乏契合,战斗力偏弱,短期修整虽比较困难,若论长期……”

他不再说下去,显然已经开始神游。

我止不住轻叹出声,敢情神族设在灵界的密探也不少,而我却不想在这种时候去思考其他,咬咬唇跳开话题:“选妃定在哪一日?”

“下月初六,”冰焰侧过脸,白皙的肤色染上了一层淡淡金辉,双眸在晨曦中显得格外明亮:“丫头,我在等你的答案。”

“哦……”我应了一声,半晌才迟疑道:“你会后悔吗?”

冰焰投来疑问的目光,伸手替我拉好被风吹得半敞的衣领。

“你真的什么都忘了吗?”我的呼吸有些紧涩,声音细若蚊蝇:“忘了……爱过千年的那个人……我想知道,若是你先放手,她该怎么办?”

片刻的沉默后,冰焰淡淡的说:“我承认是我耽误了她,既然给不了的,就该早点决断。我以为我的人生会一成不变的走下去,走到后来,无所谓爱与不爱,太多的感情反而是一种负担。那时,我并不知道还会遇见你。”

“我不是在怪你,我没有怪你……只想知道,你希望她怎么做?”

“强求不来的,不如退后一步,海阔天空下,才能寻得该有的幸福。”

我默默点头,默默摆弄着他的手指,最后,紧紧交握。

云蒸霞蔚,旭日新生。

这一次,换作我来对你说,你跟我走。

应急状态下的潜能是可以被无限激发的,我在很短的时间内学会了星沉地动。冰焰在教我炎帝之术时格外谨慎,生怕我失手酿成大祸。原本我对其中的精深奥妙有些发怵,但想到还有他用,也只得硬着头皮练下去,进展还算顺利。

时间像手中的细沙,越是不舍的握紧,便越是流逝如飞,眨眼功夫,所剩无几。

冰焰渐渐忙了起来,前往祈年殿的次数逐日增多,经常是刚回流景宫,就有侍卫匆匆来请,他只得无奈的再三许诺以后对我加以补偿。我总是微笑着目送他离开,我能理解周全的备战需要耗费多少心力,因为我也一样在经历这种煎熬。尽管每次在紫宸宫停留的时间都很有限,精神却如一根越绷越紧的弦。

更多剩余的时间,我每天都用来做着相同的事,同天底下所有为人妻的女子一般,叠被铺床浣衣,洗手做羹汤,从不让他人代劳。我喜欢他的衣物上带有我的味道,喜欢坐在他坐过的位置上,用他喝过水的杯子喝水,然后,在夕阳中堆砌着花冢,翘首以盼那个人的归来。

谁都知道花开必有败,然而,谁都只留恋它盛开时的容颜。

冰焰有时很晚才回,我也不多问,两人一如既往的吃饭,说笑,谁都没意识到缺少了点什么,聪慧如斯也总有堪不破的一时。

一季梨花垂暮,我再怎么拖拉,也知道有些事必须要做了。

冰焰一大早就出了门,临走前悄悄在我唇上印下一吻。听着他的脚步声走远,我才睁开眼,冷静了半宿的心神顷刻间再次溃不成军。

缓缓将隐月推进指端,摊开手掌,凝神看了半晌,光滑的内壁上依然什么都没有。我曾无数次幻想那个银紫色的“落”字能突然出现在眼前,哪怕让我用千年的灵力来换。可惜,这一次,仍是失望。早该知道,梨落被浣玉所替代,那两个字在他如今的心中,与情爱无关。可笑的是,我老在跟自己较劲。

行至无人处,我召唤来一只黄鹂,附上四系的最后确定下的布兵图,压低嗓音,言简意骇。

“现命蝶依、凝彤速选八百精兵,三天后在蜀山设伏,一概人等只可活捉。两位长老率三部将士留守紫宸宫外,听我号令。余下七部由你统领分驻苍原各处,行事尽量隐蔽。还有,烦你去趟人界,将蟠龙玉佩交给轩辕真人,就说梨落改日来访,先请他参详一二。”

半炷香后,我收到螭梵的回音,两个字:“速归。”

我放飞鸟儿,转身往回走,心中万念皆空,唯付淡然一笑。

小梵,让我任性最后一次,我要与天赌,赌我能赢回他。

一脚迈进寝宫的大门,我愣了片刻,呆问道:“你……怎么这么早就回了?”

“你不希望我早点回吗?”冰焰立在窗边,脸色有些古怪,看向我的眼神闪烁不定。

“当然希望,”我走近他,迟疑道:“可你……好像有什么事不顺心。”

冰焰一言不发的盯着我,好半天才转过脸去:“没有。”

“那你……咦?”我心虚的探头往窗外看看,确定视线不及我刚才呆过的地方,刚松了口气,一阵奇香就扑鼻而来,这才发现手边的茶几炫#書*網收集整理上多了只精致的彩陶小罐,碰触之下还有些温热,那香味只闻着就叫人垂涎欲滴,我眼巴巴的拉拉冰焰的衣袖:“是给我吃的吗?”

冰焰的脸色稍缓了些,想说什么又止住,点头道:“刚去绿水晴川买来的流熙。”

“流熙?”我好奇的重复一遍新名词。

“对。百花露的一种,在绿水晴川堪称一绝,不论是酿造还是泉水只那一处可以做出这样的味道。”

“你干嘛不让侍卫去买,非得自己跑一趟。”

“那里有很多作坊,以我从前吃过的一家味道最为上乘,可我又记不清具体位置,只能自己去找。”

“那你叫上我一起么。”我乐滋滋的掀开盖子,深吸一口气,醇香怡人。

“等你起床再去就没了。”

“那第一口就算慰劳你了。”我大方的将小罐递到他嘴边,谁知他却皱着眉头避开,我诧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拈花一笑醉流景】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