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拈花一笑醉流景 >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66节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66节

作者:雪月天使 发表时间:2018-12-22 23:54:35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1:17
,我们还是可以像以前那样……”

“以前是什么样子?”我控制不住心底的痛楚,扬起唇角,嘲弄道:“是表面上温存有加,暗地里利用我布局?还是一半山盟海誓一半静观其变?我的演技不如你,却也不至于傻到被人一骗再骗?”

冰焰挑了挑眉:“我骗你?你在我身边是为了什么还需要我挑明吗?我不止一次的暗示过你,只是没想到你的来历还远在我预料之外。你犹豫不决,你不要我的孩子……这些我都忍了,我以为总有一天可以打动你为我留下……说到演技,有谁比你更会逢场作戏?”

“孩子?”我下意识的重复这两个字,隐隐觉得有哪儿不对劲,却又说不出来。

“你是在装傻吗?”冰焰冷笑道:“你从一开始就算计好了一切。若非你先背叛,我决不至于借你的手假传情报。就算弃了辽州从头再来,我一样能赢得光明磊落。”

“那不是背叛……”

“对你而言的确不是,”冰焰连连点头:“你只忠于自己忠于灵界。相比起你质问过我的那些话,真是天大的讽刺!”

幽深的紫潭不再平静如恒,他的眼神让我联想起在暗夜森林负伤奔跑的小兽,遮掩着伤痕,不顾一切的防备,鲜血淋漓了一路,却不知怎样才能将痛处缝合。

再次不争气的心软。

“冰焰,你先听我说,抛开我的身份不谈,你还是想留下我的,对不对?”

冰焰愣了愣,盯了我半晌,忽然笑了起来,笑得我毛骨悚然,不出所料,他的下一句话将我彻底打进地狱。

“螭梵已带来十万铁骑压阵,你觉得我会让他如愿吗?”

我震惊得无法言语,十万……身负重伤还想发动大规模强攻,他是疯了吗?

“可以为对方去死,却不能只为对方而活。”冰焰轻蔑的笑道:“你话里的意思原是这般,也真难为你们了,他眼睁睁的看着心爱的女人对别人投怀送抱,你甘愿抛夫弃子孤身涉险。”

抛夫弃子?我倏然回过神来,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他冷冷的注视着我:“怎么?我说错了吗?对你的子民都掩藏得密不透风的消息被我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打探到,是该惊讶。不过,”他的唇角牵起一丝嘲讽的笑:“你这身子还真不像有过生育……”

“够了!”我忍无可忍的叫道。

“你这就觉得羞辱了?”他眼中浮起了凛冽如同千年冰封的雪山寒气,伸手紧紧的钳制住我的下巴,冰凉的指尖嵌入我的皮肤:“可你带给我的还远远不止于此。我对你说的每句话都是真的,如今看来才是天大的笑柄。”

“不是,不是这样的,”我慌乱的摇头,泪水成串的滑下:“我真的想和你在一起……”

“和我在一起吗?”冰焰的唇角挑起戏谑的弧度:“让我助你修习炎系法术,让我告诉你下一步打算如何出兵,还是让我陪你……”

我不顾一切的打断他:“我是怎么出现在你眼前的,你为什么不想想,你在流景宫亲自设下的禁术防护,连四系领袖都无法破解,外族又怎能来去自如?我是灵界主神,又怎会具备炎系属性,还能那么快就练至究级法术?”

“这些都用不着你来提醒,我自然会查清楚。”

我已泣不成声:“梨落才是你爱过千年的人,你忘掉的不是霓裳,是我!”

冰焰全身一震,定定的直视着我。

慢慢的,他的唇抿成一条直线,眸中浮现些许玩味。

他松开手。

他忽然笑了。

“落儿,”他轻声唤我:“把隐月取下来,我就相信那是真的。”

隐月散发出淡淡的白光,历经浮世千变,想说而不能说的忧伤。

我有些累了。很早就有的感觉,只是不愿承认。

看见的,不一定是真实。得到的,不一定是幸福。

就算从头再来,也总会有这么一天。

生生世世,不离不弃。原来还有另一种诠释——

站成两岸的遥望,千年如此,万年如斯。

泪痕未干,我笑了起来,疼到极致反而释然。冰焰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我。

没等他说话,我踮起脚,双手环过他的颈项,将自己的唇靠了上去。

他的脊背一僵,却没有抗拒,任由我贴近他的唇。

古老的塔楼里,响起绵长而遥远的钟声。一声,一生。

整整二十四下。是开始,也是结束。

他的手扶上我的腰,一点点圈紧。

我稍稍离开了些,指尖滑过他的脸。

紫眸微张的一刹那,我暗聚掌心的灵力骤然迸发出耀眼的银光。

“落儿……”惊慌失措的低唤在我耳边转瞬即逝。

下一刻,战鼓震天。

苍原。沙场。

我移形至苍原上空,俯瞰人山人海。

战旗飘飘,风吹浓雾,黑沙满天。杀戮的前夕,连空气都变得腥秽。

灵界这边,训练有素的战马骑兵井然成列,白袍的幻术师布下防御结界,黑袍的法术师持杖严阵以待。

我的目光停在军队前端那个最显眼的人身上。银甲长戟,紫金色战袍,修长身段,黑色短发在风中飘舞,依依如青云。螭梵提转马缰,高举令旗,大声道:“今日若不能攻下神族的三重主城,结果必定功亏一篑。所以这一战只能赢不能输!都明白吗?”

众人齐声应答。

远远传来羽城与清妍的号令,双方士气{炫}高{书}涨{网},喊杀声惊涛骇浪,响彻云表。

螭梵的唇角浮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指端划出白光,一纸契约出现在他手中。

“以王之名……”

“你想顶着我的名号胡作非为?”

话音刚落,我已跳上螭梵的马背,劈手抢过纸卷。趁他还没反应过来,我毫不犹豫的念咒,掌心升腾起火焰,将契约付之一炬。

百年灵力瞬间从体内抽离,沁骨的凉意让我头昏目眩,仰面滑下马去。

螭梵手疾眼快的拎起我,火大的吼道:“梨落,你到底在干什么?”

“一人做事一人当。小梵,结束了……帮我都结束吧……说好的,我任主帅,你当小卒。”

螭梵一言不发,将我拥进怀中,紧紧的抱住。

漫天的风沙中,我虚弱的微笑。

还好,我终究比你早了一步。五倍于此的痛苦,我怎么舍得让你为她承受?

晨曦的大地上,渐渐浮出霞光。

时隔多年,这场战争都不曾被人们遗忘,它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惨烈被载进了两界史册,长达数百页的行文结尾,会出现一幅画,画中的女子云鬓秀眉,丹唇皓齿,裙袂翩飞生姿,犹如流风回雪,翦水双瞳静静的看着早已无关于己的众生百态。

有一天,卿婉指着那名女子,奶声奶气的问:“小梵,她是谁?”

螭梵探头看了看,答道:“美人!”

卿婉扬手一巴掌拍上螭梵的脸:“比我还美吗?”

没骨气的螭梵立马改口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蜕变只在一夜之间,当第一滴鲜血溅上我的手时,我已经忘了很多事情。

小梵老在我耳边念叨,梨落你嫌盔甲笨重改用灵力维持护壁我没意见,但你可不可以不要老像只鸟一样在人头顶上飞来飞去,你这不是给人立靶子么?

我老笑他逻辑混乱,既然有护壁,当一只刀枪不入的靶子多有成就感。而且我不呆在半空,怎么大范围的使用玉露还精?

灵界的法术攻击力远不如神族厉害,可是有一点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也是没有见识过的——灵界主神在隐月的帮助下,可以无限制的为他人补充灵力。所以,当神族的士兵一次次看到被他们击败的灵界战士眨眼间又精神抖擞的冲过来时,大部分人都开始濒临崩溃。

小梵转而叮嘱我不要过于消耗灵力,说那样迟早会被累坏。

其实,我不用每时每刻都呆在战场上,但我不愿休息。我希望每天都能精疲力尽的爬上床,然后一夜无梦的睡到天亮。这样,我就什么也不用想。

九十 葬心(下)

三天后,我们不仅夺回了辽州,还一鼓作气的直攻到神界的第四重城门下,仅隔两座城池,神族的国都已然在望。

螭梵精密的作战部署与主神的随战亲征,都极大鼓舞了士气。攻下第四重主城的当晚,十部诸将的请战书就堆满了主帅的营帐,螭梵却在此时下令停战休整。

“梨落,我不需要疗伤了,你真当你的灵力是用不完的吗?”

“别担心,我自己有分寸的。”我拽住螭梵的袍角:“过来,我让你过来听见没有?”

螭梵的脸孔微红,压低了嗓门:“你小声点,想让营外的守卫都听见吗?”

“这样啊……”我故作天真的眨眨眼,音调一转,肉麻兮兮的假笑:“那你不要动,我过去好了……不要动哦,我这就来了……”

成功的把螭梵按在床上,拉开他的上衣。我将灵力聚集在掌心,推出白色光球停在半空,耐心的等待光晕一点点散开,融进他的身体,大大小小的伤疤在蒸腾的热气中淡化。

“等哪天我抓住那个死女人……”螭梵的额角渗出汗珠,小声嘀咕着。

“你在说什么?”我敲敲他的脑袋。

螭梵咬着枕头,露出尖尖的小虎牙,甚为可爱。

紧接着,他很不可爱的翻了个白眼:“我在说,你每天借此机会把我都看光了,我在你面前一点神秘感都没有,以后怎么办?”

我强忍着把他捶扁的冲动,嫣然一笑:“我也让你看回去可算公平?”

以毒攻毒的效果好得不行,螭梵立马不吭声了。

我走到桌边,拿起他白天比划了半宿的地图看了看。

“明天可以出兵了吗?”

“再等等看吧……”螭梵思忖道:“你不觉得前面四座主城攻陷得太过容易吗?”

“你怕他们在城中设伏?”

“说对了一半。还有一半,他们有可能故意牵制住我们,然后绕道潜入灵界。”

“所以?”

“你回去。”

“我们在天都已布下重防,你是不是多虑了。虽然……我是有点想婉儿了……”

“你回紫宸宫休息几天吧,等拿下了第六重主城,你再过来也不晚。”螭梵看了我一眼:“留点时间给自己想想,你确定要走到最后吗?”

我没再说话,我不知道什么才叫最后。我只知道,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想把一切都结束,统统结束……

后来,螭梵给卿婉的解释只用了一句话。

用毁灭一切的战火,祭奠你我死水般无望的爱情。

天都已被戒严,紫宸宫里三层外三层的卫兵。

我从云渠长老手中抱过卿婉,衾被中熟睡的小脸泛着红晕,半干的泪痕清晰可见,细细的柳叶眉不胜烦扰似的皱成一团。

我叹息着,轻轻揉开她的眉心。这孩子太敏感,除了我和螭梵,就没人能把她好好的哄上一天,看样子又是哭累了睡去的。抱紧怀中的小人儿,我心里弥漫着难以言喻的内疚。都说孩子是父母前世欠下的债,可从孕育她的那天起,一直是她在给我安慰。我是爱着她的,当她还在我身体里,我或痛苦或快乐,总是想着冰焰的。但此时,我已不敢再凝神看向她的脸。从毁约的那一刻起,每走一步,身后的道路就会消失一步,没有回头的可能。分明知道再这样下去会更加痛苦,还是得告诉自己,走下去。

我替下云渠长老,让她去了军营。然后,抱着卿婉,在高高的云阶上坐到天亮。

螭梵没了后顾之忧,英雄本色发挥得淋漓尽致,不出半月,神族重兵防守的最后两座主城尽扫麾下。当我收到用幻术印在水晶石上的密报时,仿佛也能看见人来人往的绿水晴川和那些小贩热情洋溢的笑脸。

冰焰分外沉得住气,战火燃到了脚下,除了大门紧闭,仍没有丝毫动静。

婉儿很早以前就不再满足于发出单字音节,长期鹦鹉学舌的成果体现了螭梵幼儿教育的失败,从她嘴里最先蹦出的两字并非爹娘,而是梨落。

“不许叫梨落,我是你娘,听懂了么?叫……娘……”

“呵呵……”婉儿伏在我的膝盖上,起劲的瞪着小腿,笑够了,咂咂嘴:“落……落……”

“你……”

我正哭笑不得,门外蓝光一闪,身披战袍的女子走上前来。

细长的银链下方,澄碧的蝶形耳坠盈盈楚楚,蝶依微笑着行礼:“主上急召有何差遣?”

我敛了笑意,正色道:“今日起你留守后方,令牌在此,天都三万精兵任你差遣。”

“是决战吗?”见我未置可否,蝶依忽然单膝下跪:“属下愿代螭梵将军伴主上左右,将军重伤未愈……”

“蝶依,”我扶起她:“如果螭梵愿意回来,我怎会将你匆匆调离阵前?你放心……”我笑了笑:“我会照顾好他的。灵界可以没有我,但不能没有他。”

蝶依神色一凛:“灵界不可无主。属下誓保天都平安,以待主上凯旋。”

我点点头,握住她的手,再放开时,两枚相同的银印出现在各自掌心:“若情势有异,你用传唤咒语,我立刻就会感应到。”

亲手将令牌交给蝶依,我俯身亲了亲婉儿:“宝贝,等我回来。”

我还没站直,婉儿小嘴一扁,扑了上来。我顺势提着她的腋下,将她放进蝶依怀中。

婉儿的哭声惊天动地,我第一次发现自己竟是铁石心肠,愣是连头都没回一下。

突袭,只算以牙还牙。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拈花一笑醉流景】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