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拈花一笑醉流景 >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68节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68节

作者:雪月天使 发表时间:2018-12-22 23:54:42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1:17
花圃中的月季妩媚而嫣润地开放着。午夜梦回时,能看见满庭淡淡的月光。

独自一人随心所欲的生活,每天最重要的事情莫过于等待婉儿的来访。有时候我也会跟螭梵去紫宸宫,在那里见见两位长老,他们待我向来如同己出,褪去君臣之礼,反而更为亲近。

只有螭梵,他总是说我变了,却又道不出所以然来。

我表面上不以为然,心中却明白,自始至终,他是唯一无愧于知己两字的人。

婉儿叽叽喳喳的像只小麻雀,玩闹了一阵,伏在我膝头犯起了春困。

我爱怜的抱起她走进卧室,将她放在床上,仔细掖好每一处被角。

深深凝望着那张甜美的睡颜,总觉得她还是可以蜷在我怀中打滚撒娇的婴孩。

我在她的生命中缺席了整整七年,唯一让我觉得欣慰的,许是那份血浓于水的天性使然,七年后的再见至今,她对我,没有半分疏远与隔阂。

螭梵从来没在她面前唤过我的名字,我让她叫我姑姑,她却叫我落落,问她原因,她只说她喜欢这个字。

那是个精灵般的孩子,冰雪聪明。我无意纠缠她的称呼,只感激命运能将她留在我身边,尽管能宠她的时间并不多,我仍想竭尽所能的弥补对她的亏欠。

指尖不自觉的抚过孩子长卷的睫毛,挺秀的鼻梁,薄而小巧的唇……我情不自禁的微笑,不久的将来又是一代倾城色。她是我生命的延续,她能带走我所有的缺憾。若干年后,会有一个男子甘愿为她倾注全部的爱恋,她会一直幸福下去。那个时候,不管我在哪里,都一样能感觉到,不是吗?

我轻手轻脚的起身出门,路过妆台时无意朝里瞥了一眼,停住了脚步。

美丽与绝色的区别,原是如此。

花开初绽的美,花落迟暮的美。唯有怒放时,堪称绝色。

最先苍老的是心,由里而外的过程就像慢慢溺水而亡。

脆弱,却又不想让人发现。

拉上镜子前的幕帘,回过头,螭梵倚在门边看着我,若有所思。

“你打住,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是看到灰尘有点多了。”

“梨落……”

“我警告你,你再多说一句我一定打你,绝对打脸!”

“我说完你再打,左右随你。”螭梵不躲不闪的站在那里。

“那我先说。小梵,你不要老觉得对不起我。现在这样,对谁都好。灵界需要主神,而你是最适合的人选。蝶依为婉儿香消玉殒,亲恩再生,婉儿敬她为母也是应当。至于婉儿对我的称呼,拜你所赐,她学会的第一个字就不是娘,唤我的第一声也不是娘,我还计较个什么。事实上,谁都看得出来她粘的人依然是我。你耿耿于怀的无非就是这些,对了,还有我的模样和寿命。我已经接受并且正在努力习惯,老被人看成十七八岁也没多大意思,相比从前,我更懂得珍惜一些东西,比如现在能和你这样说话,比如我还庆幸只过去了十年,我没有一觉醒来就变成云渠长老的样子……”我深吸一口气:“就算是那样,你和婉儿也不会嫌弃我。我的每一天或许相当于你的每一年,却因此而比你过得充实。所以,我会笑着走完这段路。”

一口气说完,云淡风清。

正如他言,强求不来的,不如退后一步,海阔天空下,才能寻得该有的幸福。

等到明白的时候,我的幸福已与他无关。

番外 浮生一梦

凉夜,于宿醉中醒转,一时间分不清身在何处。

朦胧中仍见佳人如玉,浅笑盈盈。

不敢睁眼,近日里,她连走进我梦里的次数都少了。

醉生梦死的十年,一晃而过。

只有眼下这般时候,我才能感觉到自己是活着的。

攥紧手中的同心结,我带着满足的笑意翻身。

落儿,不要离开我……

接踵而至的却是汹涌如潮的梦魇,清晰如昨的场景一千一万遍的上演,殊途同归。我站在一处,冷冷的旁观自己。

硝烟,嘶吼,血腥味弥漫。

黑发与白纱在空中碧浪般翻卷,她微闭着眼,银光从脚下泛起,飞沙扬砾。轻云叠雪衣,她神态自若,她美如谪仙,却再也不是那朵巧笑嫣然的解语花。

那时的她说,她想要的只是我。

真的只是我吗?

我并不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她。六城之战,我每次都去了。狼烟滚滚,烽火燎原。她的美、她的傲、她绝艳的笑,都生了根似的无法从眼中拔除。几次三番提醒自己她的欺骗与背叛,却仍然只想将她抓过来狠狠吻住。

于是,神族节节败退,我不战而逃。

我没有回流景宫。

失魂落魄的游荡在外,想起她曾满头大汗的寻找我,她说,有你的地方才是家。

我夜夜在她的营帐外,听她和另一个男人欢声笑语。

她和他的确很般配,千军万马前的一个眼神一抹笑,彼此都能心领神会。

我远远的看着。然后,默默走开。

开始想念她在我身边的日子,虚伪也好,谎言也罢,只要她对我一个人笑。

有时候,她会独自早早睡下。我就守在她的床边,和以前很多个夜晚一样,一次次拉起被她踢开的被子。

也许白天太累了,她睡得很沉。唇边间或浅浅的笑,盛开如花尖的露珠。

是美梦吗?你的梦中有没有我?

萧瑟的蝶儿舞尽灿烂,而她的眉间滑落无尽的悲伤。

抚向她脸庞的手停在半空,我狼狈的逃离。

我不是青涩的少年,再这样下去,定将万劫不复。

这一天迟早会来的。

我漠然注视着黑压压涌入的军队。

他们带着嗜杀的兴奋,勇猛前行,匆匆奔向葬身之地。

身为战士,必定听过暗黑军团的传说。军团成员在三界未分之前诞生于混沌的虚无,拥有颠覆乾坤的终极力量。但他们没有自己的灵魂,只能寄身在别人的躯壳里,随时可以化作玉石俱焚的武器。

这是个有头无尾的传说。因为他们最终选择了主人,选择了神族。他们的躯壳换过无数,三十六位元老一代代更替。

我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结局终将由我来掌控,包括你。

拉弓搭箭,对准她的左肩,莫名的颤抖由指尖传遍全身。

不,我绝不能失手。如果等到暗黑军团上阵,她或许不会有疼痛,因为在任何感觉出现之前,她会和他们一起彻底消失。

我宁愿她活着恨我。

三界若注定天命归一,唯一的主人,只能是我。

我屏住呼吸,不知从哪传来一声婴儿啼哭,她转头的一瞬间,箭离弦。

她身侧同样正在张望的男子惊觉的回头,极快的身手,一掌推开她。

晚了一步的,是他,还是我?

电光石火的错乱,箭矢没入她的身体,深深的,贯穿。

我看见她在微笑。

艳丽的大红色,一寸寸染遍她的全身,如陌上花开,如初嫁新妆,却似要在眨眼间凋零幻灭。

胸腔里有什么东西狠狠撕裂开来。

我不由自主的站起身,却在突如其来的眩晕中跌坐回去。

生生世世,不离不弃。

梨落,我已经等你很久,很久了……

四处嗡鸣一片,谁在说话,怎么会是我的声音?

握着箭弓的手渐渐收紧。“砰”的一声,弦断,血从指缝中流出,聚拢涣散的心神。

按捺着立刻上前替她查看伤势的冲动,我正要发号施令,冰煜狂奔而至。

他竟抱着一名婴儿跑得上气不接下气。那孩子涕泪糊了满脸,在襁褓中不安的扭动。

我不解的皱眉,手中的权杖高高举起。

身后的暗黑军团已脱离躯体,整齐待命。

一只小手扯住了我的衣袖,我再次怔住。

熟悉的淡香萦绕在鼻端,正是我常常从她身上闻到的味道,清雅雪香混着甜甜奶香。冰煜怀中的小人儿蹬足挣扎,哭得嗓子暗哑,呜咽着朝我伸出手。我迟疑片刻,本能的抱过她,她抬起头,雾蒙蒙的泪眼与我相对。

澄净的紫色。

我的意识霎时空白,呆呆的看着她。

她停了不多时,吸吸鼻子,爆发出新一轮的大哭,间杂着含糊不清的低唤。她唤着她的名字,梨落。

冰煜总算缓过气来:“哥,天都已破,守城主将在碧瑶树下拼死护着这个孩子,她叫婉儿,她有神族的血统,她的眼睛……”

孩子侧着身子,徒劳的挥舞着双臂,哀哀的哭喊,娘……

冰煜的话音中断,他猛地转过头,身形一震。

我忽然希望我看到的都是幻觉,可我手上温软的一团又是什么?

“梨落才是你爱过千年的人,你忘掉的不是霓裳,是我!”

她临走前的那句话如平地轰雷般的在我耳边炸响。

我茫然的拍哄着臂弯里的孩子,她伏在我肩头,哭叫得似乎更尖利了些。

我马上意识到了原因,转身面对幢幢鬼影:“你们可以离开了。”

慑人的沉默。

三十六具骷髅,黑洞洞的眼眶瞪视着我。

使命未尽的结果是什么,谁也无法提前知晓。

而我现在已陷入魔怔,除了她,什么都不想要。

我不动声色的看着他们,手中权杖发出炫目的金光。

没有底牌的对峙,我毕竟为主,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终于,黑雾散开,玄铁盔甲沉重的敲打着地面,骨节甩动的劈啪声和着森森寒气逐渐远去。

孩子的哭声渐缓,她没了力气,小小的身子剧烈的抽噎。

我不知所措的轻抚她的背,突然间,分外心疼。

我喃喃自语:“你叫婉儿是吗?”

孩子睁大眼看我,那神态,与她如出一辙的娇憨。

她扬起脸微笑:“我会告诉你一个秘密,但不是现在。”

晶莹的泪珠挂在孩子粉嫩的小脸上,精雕细琢的五官,赫然就是我的翻版。

空荡荡的胸腔里,空荡荡的疼痛。

冰煜缓缓回过头,他的眸中似乎要滴出血来,他一字一句,哥,你可会后悔?

我如梦初醒的回过神,来不及整理混乱的思绪,冲下王座。

只一眼,世界便已坍塌。我重重的跪在她身边。

浓密的睫毛遮住漆黑灵动的双眸,她疲惫至极的躺在那里,脸色苍白。婉儿从我怀里滑下,爬向她,见她毫无反应,急得嘤嘤轻啼。

我这才注意到,她的手一直都紧紧捂着自己的小腹。一股暗红的血流顺着她洁白的小腿蜿蜒而下,触目惊心。

一瞬间什么都明白过来,悔恨疯了般的蔓延,我的鼻根绞疼。

让我更为惊恐的是,她的灵力正在飞快外泄,我施展的治愈系法术根本进不了她体内,

拼命忍住几乎夺眶而出的泪,忍到全身发抖,我艰涩的出声:“落儿……”

她的眼帘掀开一丝缝,她看了我一眼,没有惊讶,没有憎恨,没有哀伤,只是静静的,形同陌路。

璀璨的银印似要燃尽最后的光华。

她摸索着拽住螭梵的袍角,轻轻说,带我回去。

“不,落儿,我……我能替你疗伤……”我慌乱的语无伦次,下意识的搂紧她:“你不要走,求你……”

她的胸口不再急剧起伏,痛楚的神情渐渐淡去,唇角甚至弯弯上翘,看上去像是在酣睡,她可能没听见我说话。

我颤抖着亲吻她的额头:“落儿,只睡一会好吗?”

无人应答。

螭梵默默的从我怀中抱起她。

她的手无力的垂下。

染血的绢帕连同心碎的承诺如落叶般被风卷起,再也噙不住的泪从我眼角悄然滑落,随之狂涌的哀痛将理智全部吞没,只剩绝望。

手中权杖化为锋利的宝剑,我用最大的力气刺向自己的胸膛……

残月凝辉冷画屏,幽香缕缕。

我汗涔涔的翻身而起,睡意全无,习惯性的拎起一坛梨花陈酿走到窗边坐下。

独酌过半,我微醺的侧过脸笑:“落儿,今晚天气这么好,怎么不出来看星星?”

窗下一套紫檀桌椅,左边的椅子蒙着厚厚的灰尘。我不许人打扫,因为上面留有她的气息。她在流景宫的最后一晚,就坐在那里乖乖的一口口喝下我喂给她的流熙。现在想起都忍不住笑,记忆中,她是第一次那么安静的任我摆布。

屋里的陈设都没变过。

她的晨衣还搭在短塌上,妆台上半开的胭脂水粉盒在护壁里维持新鲜的原样。她懒得繁琐的梳妆,平日里要么用丝带系起耳后的碎发,要么就用一根简单的玉钗松松挽起长发,最多再戴上一对透明的水晶耳坠。我爱极了她在阳光下对我灿然一笑的样子,摇晃的水晶折射出七彩光晕,清水出芙蓉的绝色。她喜欢将新妍的胭脂调着花蜜抹在唇上,笑言闻起来不会饿,却不知那嫣润的甜美常常引得我也想分一杯羹……

空气中飘浮着被岁月忽略的尘土,木棂窗叶在风中呜咽。

满园梨花静静的停在枝头,仿佛和我一样,舍不得淡淡的月光,耐心等待着还没有回来的人。

是的,她还没回来,她一向都贪玩,这次一定又是玩忘了时间。说不准哪天她就会风尘仆仆的出现在我面前,撒娇的抱怨外面还是不如家里好。

我不生气,虽然等久了有点累。不过没关系,只要她能回来,就算让我等到生命的尽头,我也愿意。

我扔掉空坛,苦恼的发觉自己似乎越来越清醒。

明天又该找霓裳了。

那场战争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拈花一笑醉流景】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