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拈花一笑醉流景 >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69节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69节

作者:雪月天使 发表时间:2018-12-22 23:54:45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1:17
没有赢家,却有最理想的结果。冰煜一掌将我击昏后,与螭梵签订了退兵协议。自此两界边城悉数开放,神灵子民均可自由商贸往来,择地而居,共同繁衍后代,数千年内断然不再轻易言战。

我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召来霓裳,一言不发的看着她,直到她跪下。

我淡淡的命她把选妃当日弹奏的那只曲子重来一遍。她照做了,而我看到的却始终是些断断续续的片段,毫无因果。

她流着泪说不可能唤醒我所有的记忆。万宗皆有法,沧渊与火神九翼同为人界至宝,它们拿去的谁也夺不回。赎魂术以反噬灵力为条件,我想起的越多,失去的灵力就会越多。

我置若罔闻,日复一日的听她弹琴。

一轮日出日落,一枝雨后梨花,一句娇嗔,一次回眸……

若能自此长醉不醒,是我求之不得的奢望。

浮生一梦,千回百转,我终是失了最爱的人。

心自随她去,而宿命的轮转却让我必须走完剩下的路。

神族的法典首页,古老的幻术回旋着十二个字:祥紫之瞳,千年一现,生而为王。

所以,冰煜的理由很简单。

哥,你可以选择。王座上,是你,还是卿婉。

卿婉……

我轻按着额头,情不自禁的笑,那是我们的女儿啊,她为我生下的孩子。

她愿意呆在灵界,必定是有让她留恋的人。

任她随性的成长是我能给她的最好的保护。

落儿,你一定也会这么想,对吗?我们都得不到的,怎舍得让她再失去。

我常在浣玉林陪婉儿玩耍,然后,在她的欢笑中走神。

犹记流年春暮里,也曾有一位女子在树下亭亭玉立,拈花微笑。

残生如斯,流景如梭,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如果有来生,如果来生能重逢……

落儿,我们终有一天会再见的,而我还是宁愿相信你在路的尽头等我。

等我为你挑一盏翡翠明的灯,等我在灯下为你勾粉黛的眉……

风过。

帘卷落花如雪,烟月。

九十二 新生

“小梵,我晚上不回去了,就睡落落这里。”饭桌上,婉儿咬着筷子,似乎犹豫了很久才做出这个决定。

螭梵应了一声,继续埋头苦干。

我讶异的看看婉儿,这孩子从来没有在外留宿的习惯,至今仍睡在我以前的房间,连床也不许换,今天是怎么了?伸手摘去她脸上的米粒:“婉儿怎么不想回紫宸宫了?如果是小梵欺负你……”

螭梵被呛了一下,捂着嘴,幽怨的斜瞥我。

“你不欢迎我?”婉儿嘴巴一瘪,可怜巴巴的望着我。

这两人配合得也太……

我沉默半晌,拿起丝帕慢吞吞的擦手。

“婉儿先说理由,我再考虑该不该欢迎。”

婉儿眨眨眼,跳下椅子,附在我耳边低声说了句话。

我彻底无语,转头吩咐丫鬟收拾客房,接着拉过婉儿:“你也跟去看看,有什么不满意的就让她们照你的意思来。”

“我就和你一起睡。”婉儿搂住我的脖子蹭蹭。

“那也要添被褥,自己去挑选,乖……”

婉儿不情不愿的出了门,没等我发话,螭梵就推开碗筷,一脸郁闷道:“她刚才是不是说,七七告诉她,距离才会产生美,所以她想离我远点?”

“你怎么知道?”我纳闷的点点头:“七七是谁?”

“你见过,当年新晋的十部首领之一,龙族,主修攻击法术……”螭梵背家谱似的,末了叹口气:“现顶替蝶依的位置。”

我在脑中搜刮了一番,没什么印象,次要问题先放一边,示意他继续。

“那丫头其他方面也没得挑,就是沉稳不足,成天咋咋呼呼。婉儿喜欢和她玩,两个女人,咳……婉儿就算半个吧……凑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悄悄话,我耳尖,听到自己的名字一时好奇,凑过去偷听了几句……就这样。”

螭梵语毕,端起茶盅灌了一口。

我迟疑道:“你的意思是……她俩都喜欢你?”

“噗!”

幸好我反应快,不至于被喷满脸,反手一巴掌拍上他的后脑勺:“就算是我会错了意,你也用得着这么报复吧?”

“不是……”螭梵抹抹脸,一本正经道:“你说七七就算了,婉儿才多大,听到一知半解的话难免身体力行一番,你还当真了?”

“婉儿比你想象的要聪明。”

“我也没你想象的那么迟钝,所以,你的担心很多余。”螭梵笑着起身伸了个懒腰:“你小心别让她着凉……我今晚可以出去转转了。”

“哎……”我老觉得有什么问题,可又理不清关键所在,只得随口道:“那个七七,嗯?”

走到门边的螭梵回过头来:“还是那句老话,兔子不吃窝边草。”

“那窝里的你吃不吃?”

一声娇叱平地而起,我和螭梵同时一惊,淡粉色的星砂落尽,婉儿跳到我跟前,歪着脑袋打量螭梵。

“我只是打比方,我又不是兔子。”螭梵不露痕迹的跳开话题:“我不止说过一遍,你这个年龄还不适用移形术,容易出纰漏。”

婉儿不服气的做个鬼脸:“我已经用得很好了。”

“你只是会用而已,你见过凝彤和七七移形时还带着痕迹么?”

“婉儿,”我顾不上其他,正色道:“小梵说得没错,你以后不能再这么任性,万一哪天出了意外……”

婉儿细声细气的打断我:“爹爹说不会出意外,他说婉儿的灵力足够了。”

我一怔,没说完的话卡在嗓子里,进退不得。

螭梵见状,忙打圆场道:“落落也是在关心你,既然你喜欢,明天我教你几项辅助法术,让她放心就好了。”他看了看我,牵起婉儿的手:“要不你今晚还是跟我回去吧……”

“为什么……”婉儿小心翼翼的问:“落落,你是不是不开心了?”

我晃晃脑袋,本想一笑而过,那两潭清亮的紫韵却在不经意间撞进了我的视线,胸口莫名一紧,直觉的别开脸去。

“落落,”婉儿忙抱住我的胳膊,仰起小脸,声音里带了几分怯意:“你不要生气。我下次不会了……等你说可以的时候,好么?”

我苦笑着摇头,宝贝,我只是在怪自己不能给你一个家,没办法像寻常人家那般,当你调皮时,我可以理直气壮的拎着他的耳朵说,别宠坏了孩子。

月华清明,柔和的照在窗前鲛纱上,如水泻地。

夜很深了,婉儿仍伏在我的肩头絮絮而语,这孩子生性活泼,心思却不乏细腻。她身边发生不过是些平常的小事,诸如紫宸宫后的杏花开了,前些天捉到只受伤的鸟儿喂养,螭梵教她种了一棵小树等等,经她描述起来却绘声绘色,引得我也回想起当年的童趣之事,不时的插上两句,告诉她可以清晨去采集杏花露烹茶,应该在林中给受伤的鸟儿搭窝,那棵树叫守岁树,是会陪着你一块长大的……

婉儿听得兴起,一骨碌的爬了起来,兴奋的看着我:“落落,我们明天去绿水晴川玩吧。那里有好多……”

我起身将手舞足蹈的婉儿塞回被子里:“我去过,我还知道你腕上这串水晶链就来自<炫>-<书>-<网>那里……”原本午后见她睡得香甜便没舍得唤醒,谁想自己竟陪她闹到这时候,我无奈笑道:“行了吧,赶紧睡觉。”

“落落,”婉儿伸出纤细的小胳膊抱着我,头埋进我肩窝:“我最喜欢的人除了爹爹和小梵,就是你。”

“嗯。”我轻轻拍着她,止不住的满心欢喜。

“你不问为什么吗?”婉儿抬起头,认真的瞧着我。

“自然而然的感觉,”我被她的样子逗笑了:“我不问,是因为我也一样啊。”

婉儿满意的点头:“我对爹爹也是这么说的,他说婉儿愿意喜欢谁便喜欢谁,只让我不要叫你落落,他说这个字不能用在别人身上。”

我的手停了停,没说话。

婉儿继续唧唧咕咕:“可爹爹手把手教婉儿学会的第一个字就是落,他也喜欢不是么。我常见他写那个字,然后一个人笑……”

月上中天,满庭风来,我摸摸她的小脑袋:“婉儿一定不想看到爹爹难过是不是?”

婉儿似懂非懂的眨眨眼,点头却是毫不含糊。

我笑了笑:“以后私下里可以叫我落落,在爹爹面前就称我姑姑。记住了吗?”

“嗯。”婉儿往我怀里缩了缩:“爹爹为什么会难过?”

“因为……”

我一时无语,婉儿并不知道那段过往,因为已逝,也因为沉重,谁都不愿轻易提及,就让她这么无忧无虑天真烂漫的长大,才是所有人都想看到的。

“落落,”婉儿不再追问,打了个哈欠,含糊不清的说:“你身上有种婉儿喜欢的感觉……好像……小时候躺在娘的怀里……”

余音消失在均匀绵长的呼吸中,小丫头将我折腾得睡意全无后,终于安静了下来。

披上衣衫,淡紫如烟的裙裾轻拂过长长的石阶。

初春的深夜颇有几分寒意,让人彻骨的清醒。

我走到莲池边坐下,伸手拨拨水,涟漪从手边向外扩散,低头看着水中支离破碎的自己,模糊的笑容。

他一定也和我一样,只是想着对方,就会不由自主的……微笑……

毕竟为一个人心动过,等待过,抱怨过,疯狂过,挣扎过……虽然,往事终成风。

现在的我,已经不想再见他。

曾经真实的拥抱过,深爱过。

有些东西会过去,有些却能成为永恒。

太多的事情,没有勇气、也不需要去面对,最好不过静静回味,偶尔想起他,告诉自己,我们曾经幸福,很幸福。如同传说中的彼岸花,花叶同根却永不相见,只要知道彼此紧紧牵绊过,存在过,就够了。

天刚蒙蒙亮,我正想起身回房,抬眼却见一个人影远远的晃了过来。

隔着莲池,两人同时愣住。那人反应较快,瞬间移形到了我面前,皱着眉头压低声音:“梨落,你又是一夜没睡?”

“你不一样么?”我好笑的看看螭梵眼下的黑晕:“昨晚偷空去见了几位红颜知己?”

“我的身子比你好……哎,”螭梵伸懒腰的胳膊僵在半空:“小声点!你那丫头占有欲超强,就认定我是她的专属跟班,恨不得在我脸上写‘卿婉’两大字……还红颜知己?我看在将她脱手之前能闻闻脂粉香都是不可能了。”

“等真要脱手了,你想挨边都得排队。”

“我不排队,”螭梵笑道:“我给她把关。”

“你这么早过来就为了和我说这个?”

“昨晚不知怎地有些睡不着,四处走走……”螭梵困惑的抓抓脑袋,蓬松的短发显得有些凌乱,他呆了半晌,想起什么似的:“对了,我的确有事找你。”说着掏出样东西。

他递给我的是块灰白色石片,树叶的形状,叶脉刻得十分精致。

我一眼便发觉了问题,碧瑶树不可能落叶,但这分明就是碧瑶树的叶子,只不过失去了银芒,和我手上的隐月一般,看上去就像石雕。

我质询的看向螭梵,他的神情十分凝重:“我今早发现的,应该是个开始。”

“这开始意味着……”我喃喃自语:“结束……”

“不错,”螭梵缓缓的说:“命源一旦枯竭,灵界也就不复存在。”

一句话使两人都陷入沉默,各有所思。

我隐隐觉得这事和我有关,或者说和隐月有关。我们曾翻阅了各类典籍,试过了各种咒语,始终无法让隐月恢复原样,哪怕是在我手中恢复光彩。按说隐月择主,无论我是生是死,它都不至于随之毁灭,更遑论至今还生了根似的无法取下。

螭梵似有顾虑的指指我的手:“那个……”

我索性解开缠在左手上的银链,暗淡无光的隐月安静的附在食指根处,了无生机。我轻轻握拳:“是不是一定要我真的死去,它才会正常?”

“你少胡闹。”螭梵回过神来,有些生气:“我只是在回想以前在古书上看过的一段话,不知是否管用!”

“你直接说就是,干嘛装神弄鬼的吓我?你以为我想死?”

“我不会让你死。”螭梵干净利落的说:“依我看,这些山穷水尽的预兆也是治好你的希望。你多照看婉儿几天,我去趟人界。”

九十三 初见

灵瑞殿的藏书阁后有个很不起眼的暗搂,年代久远的木制地板踩上去吱嘎作响。螭梵捧着一团光,轻车熟路的穿过一排排布满灰尘的书架,走到角落处停下,抽出一本书。

我打量四周,有些好奇:“小梵,你常来这里吗?”

螭梵“嗯”了一声,把书页翻得哗啦啦直响,心不在焉的说:“你是第一次吧?这些都是千百年来藏书阁淘汰下来的古旧术语书,因为文字过于晦涩,基本没人看。我闲时喜欢瞎琢磨。”

“难怪你会战无不胜。”我由衷的赞叹:“原来除了强大的灵力,还有勤奋好学的法宝。”

“难得听你表扬我一次,”螭梵嘴角噙着笑,目光在密密麻麻的字符中扫荡:“继续继续……还有么?”

“嗯,你的脸皮也不是一般的厚,刀枪不入。”

“这个有点名不副实,应该说是金石难摧。啊……我找到了!”

螭梵将光球燃得更亮了些,我凑过去,好不容易才看清枯黄纸页上的一行小字:鸿蒙之初,荣损相随,六圣归一,三界无冕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拈花一笑醉流景】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