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拈花一笑醉流景 >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70节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70节

作者:雪月天使 发表时间:2018-12-22 23:54:49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1:17
,歃血祭天。

“按前后文来推测,六件圣灵之物与天地同体而生,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六圣……”我慢慢的说:“人间的沧渊与火神之翼,灵界的碧瑶树与隐月,神族的玉麒麟与占星杖。”

螭梵点点头:“隐月出了差错,剩下几样估计都难逃牵连,会带来怎样的灾难不得而知。三界君主必须交出权征之物,以血相祭,才有可能避过一劫。”

“你确定?”

“我猜的。”螭梵坦然答道:“我没有在其他地方看过这样的记载,但古书上的文字也不会是空穴来风。除此之外,我们现在还有其他办法吗?”

“我觉得这个办法比没有办法好不到哪儿去,神族暂且不谈,人间谁会相信这一说法?而且,沧渊被锁在镜湖底,千百年未见天日。火神秘籍在时空轮转中下落不明,从哪儿找起?”

“穷途末路才会柳暗花明。你大概忘了十年前从冰煜那里得来的一块龙玉,”螭梵平静的说:“我照你的意思给了轩辕真人,说你几天后会亲自到访……谁想一耽误就是这么多年,但愿那老人现在还存活于世。”

我默默凝神,良久,轻声道:“你送我去人界。沧渊与火神秘籍就交给我吧,你倒是想想,有什么方法能让当朝天子心甘情愿的交出传国玉玺。”

回到住处的时候天已大亮,婉儿睡眼惺忪的抱着被子坐在床沿边,见我进来,露出慵懒的笑容:“落落,早啊!”

“早啊。”我捏捏她的小脸,:“怎么不多睡会?”

“我是还没睡够啊,可爹爹叫我起床啦!”婉儿调皮的晃晃脑袋,将手腕举至我眼前,紫色水晶链散发着淡淡的银光。

我低下头,开始给她穿衣服,问道:“现在就要去吗?”

“我什么时候动身爹爹会知道的,”婉儿的眼睛弯成新月:“我想先吃落落做的早饭。”

“行啊,我们等小梵一起。来,坐下穿鞋。”

婉儿乖巧的任我摆弄,等我最后将打着璎珞的香囊系好,再抬头时,小家伙搂住我的脖子,香软的唇贴上我的脸,清脆的回响后,没等我直起身,银铃般的笑声早就一溜烟飘远。

“小梵怎么还不来?”婉儿趴在桌上,无精打采的嘟哝。

我看看空无一人的大门口,估计螭梵在灵瑞殿被什么事情给绊住了,只得安慰她:“你再吃几口,我找别人送你,回头再让小梵去接你好不好?”

婉儿扁扁嘴:“他一点都不想我。今晚我还是回你这里。”

“婉儿,”我犹豫了一下:“我要外出一段时间,最近可能都见不到你了。”

婉儿睁大眼看我:“为什么?一段时间是多久?”

“为了以后能有更多时间陪你。”我笑着舀起一勺粥送到她嘴里:“所以,婉儿不要太想我。否则,我就没办法安心去做其他事,说不定那一段时间就会变得很长。”

“我不想你的话,你就会早点回来吗?”

“嗯。”我柔声应道:“婉儿就和没遇到落落之前一样生活,爹爹和小梵都很疼你。你会学到更多新鲜好玩的法术,也会交到更多朋友。”

“那婉儿的悄悄话和谁说去?”

小丫头的眼眶有些发红,倔强的看着我,泪珠儿在边缘滚来滚去。

我努力忽略鼻根的酸疼:“婉儿可以写下来,托小梵带给落落……一定会有回信的。”再也忍不住的伸手将她揽进怀中,故作轻松的调侃:“婉儿的金豆豆这么一掉,落落可就没心情去办正事了。”

“不要……”婉儿的声音有些发闷,过了好一会,她才仰起脸,一双紫眸明净如洗。她羞涩一笑:“落落记得早去早回,以后就有更多时间陪婉儿。”

婉儿离开了很久,我还坐在窗前,看着她走过的那条林荫小径,情不自禁的微笑。有时候,真的觉得生命没什么遗憾。他给我的这个孩子,抵得过一切得不到和已失去的。

“婉儿呢?”螭梵的声音骤然响起:“梨落……你在想什么?”

我懒洋洋的瞪他一眼:“拜托以后从门外走进来,当心哪天把我吓死。”

“今天急了点……议事会前夕,杂事也多了。那个……”螭梵探身往里间张望:“婉儿还没起床?”

“早起床出门了,”我笑了笑:“现在一定正玩得开心呢。”

螭梵一副了然的表情,从怀里掏出一面小镜子:“看看就知道了。”

风露灵镜在他手中逐渐变大直至恢复原样,云雾散开,浮现出一大一下两个人影。

宽敞的石桥上人来人往,叫卖声此起彼伏,岁月似乎从不曾在绿水晴川留下痕迹。婉儿欢快的雀跃奔跑,红扑扑的小脸娇艳胜花,引得行人纷纷驻足回视。

“梨落,”螭梵目不转睛的看着,轻笑道:“你发现没,这孩子越长大,神韵反倒和你越像了,就连五官也……”

我无暇接话,只瞥了一眼,视线中便再也装不下其他。

他也从未变过,眉目如画,轻裘缓带,唇边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淡定如月,深沉如海。

他走在人群中,浮世的熙攘仿佛都与己无关,只有在看向婉儿时,暖暖的笑容才会浸润开来,紫眸中毫无掩饰的……似曾相识的宠爱……

他给婉儿买来糖葫芦和甜糕。

他抱着婉儿踏上一叶小舟,在波光粼粼的河面上放桨逐流。

婉儿倚在他怀中,兴奋的指给他看跳出水面的小鱼。

他微笑着同婉儿说话,不时抬手拂去她脸上的糖屑。

春风融融,杨花飞舞。

我并没有置身其中,却一样痴了。

“梨落,其实你也可以……”螭梵有些艰难的措辞:“你知道,那个预言已破,你也不再是灵界的主神。”

我可以怎样?最多数十年的幸福,留给他们的又会是千百年的伤痛。现在这样已经再好不过,除了欣慰,别无他想。

我从风露灵镜上收回目光,装作没听到他的话:“我们现在可以走了,趁婉儿还没有回来!”

螭梵看看我,欲言又止。

清晨的蜀山令人心旷神怡,清风拂面,幽静的林间鸟鸣声声,错落的庭院掩映在葱笼的古木中。

只可惜,观门紧闭。

螭梵扣扣门环:“有人在吗?”

“你们找谁?”

清亮的声音来自<炫>-<书>-<网>身后,毫无预兆的,触动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我转头看向说话的人,唇角渐渐扬起。

琥珀色的眸子温润如玉,白衣少年浅笑如水。

恍恍惚惚,一切如昨。我们站在这里,从未离开。

星璇,好{炫&书&网}久不见了。

螭梵走到我身边:“小兄弟,轩辕真人去了哪里?”

“他老人家云游在外已大半年了,”星璇想了想:“现在应该在淮北一带。”

螭梵奇道:“你从何得知?”

“瘟疫。难道你一点都不知晓吗?”见螭梵茫然点头,星璇反问道:“两耳不闻窗外事都到了这种地步,读书又为了什么?”

螭梵的表情瞬间僵硬,极不自在的挪挪肩头捆着书篓的藤条。我咬着唇,好不容易才控制住爆笑的冲动。出门之前换装,螭梵折回暗楼将一些他觉得有用的古书搬了出来,想借机与轩辕真人探讨一二。我见他抱着碍手碍脚,便心血来潮的拖着他去山脚的集市上买了个竹制书篓背着,骗他说人界有学问的人都流行这个。他自己也觉得有趣,还摇扇笑称风流才子。

这个……书生造型果然成功。看来螭梵不愧是文武双全。

“那请问我们怎样才能找到轩辕真人呢?”

“你们不妨先告诉我为何而来?”

“为赴约。”我从容而答:“虽然晚了十年,承诺总是不变的。方便的话,还望告知尊师的具体去处。”

星璇略显惊讶,思忖片刻后忽然问道:“阁下可是梨落?”

“在下正是,”我笑了起来:“鄙姓李,单名洛。”

九十四 轮转

“原来你竟是男子……”星璇的眼神有些困惑:“我听师父提到过你。十年前你来蜀山,曾赠予他一样东西。”

我微微一笑:“不算赠予。只是借尊师之手,将七星剑物归原主。”

“原主?”

星璇与螭梵同时投来疑问的目光。螭梵将我拽到一旁,低声道:“梨落,你认识这小子?”

一时不知该作何解释,不经意间,与那双张望过来的琥珀色眸子相对。

我不禁莞尔,轻轻颔首。

一世情缘错落,却因年少,终成落花飘零的美丽,风也轻柔,雪也轻盈,余香滑过手掌,留下洁白痕迹。

螭梵见状,(炫)恍(书)然(网)明了,旋即皱皱眉:“沧渊借火神九翼逆转时空,少了你就会是另一番天地吗?”

我有些不解:“什么意思?”

“李公子,”星璇不满的瞅瞅螭梵,转向我的目光柔和了些:“你可是急寻我师父?”

“当然。”我使眼色制止了螭梵的濒临爆发,冲星璇笑了笑:“再错过就不知又要等到何年何月了。”

“如此说来……”星璇斟酌片刻道:“实不相瞒,我半年前就已离开蜀山,只是因故来访。此行既然巧遇两位,不如同行。我对师父的行迹肯定比你们要熟悉得多。”

“能结伴再好不过。小梵……”我伸手拍了拍螭梵的肩膀:“婉儿,嗯?”

不管螭梵愿不愿承认,这招对他就是有效。他纵有满腹的揣测与牢骚,也不再多话。

反倒是星璇,他对螭梵莫名的告辞离开略显不安,几天后才不无愧疚的告诉我,他当时把我和螭梵当成了上山求卦卜前程的功利之徒,言语不免有些冲撞。每年科举在即,轩辕真人都饱受这类人的搅扰,或闭关潜修或外出云游,但凡生人一概避而不见。眼下正逢淮北瘟疫横行,老道长必定不会坐视不管,没准还会把早年得承医道的师兄抓出来一并悬壶济世。

话至此处,星璇很八卦的补充一句:“半年前就听说那位仁兄正不务正业的使出浑身解数……”他停了停,似乎搜刮不出合适的词语来表达。

“泡妞。”我看看他有些泛红的小脸,顿时明白了七八分,心中一乐:“你是指冷清扬?”

“你怎么都知道?”星璇忍住笑意,有些意外的神情:“师父只说他姓冷。”

“我在你还没来蜀山前就认识轩辕真人,听闻些轶事也不足为奇。”

“那七星剑呢?剑柄上那朵小花是你刻上去的么?”星璇继续追问,晶亮的眼眸写满探究。

我淡淡一笑,目光别向车窗外。

风声呼呼响在耳边,眼前景物纷纷往后倒去,暮色将垂,远处已有星星点点的灯火亮起,并且越来越密集。

从蜀山到淮北大约七八天行程,现已过半。翻过这座山头,就能看见长安的城楼。

繁华的故都,重复着一年又一年的歌舞升平,而我最为怀念的,却只是街角的一处馄饨面摊。岁月长河中的一夜平凡得如同海岸线彼端的沙砾,却因他的话而铭记于心。两个人曾在昏黄的风灯下抢吃一碗馄饨。他说,我们永远都不要分开了。他说,我从不骗你。那时的我也很奇怪,明知道有些事情不可能实现,还是心甘情愿的感动得一塌糊涂,然后死心塌地的相信……如今想来,有些创伤原是早就埋下伏笔的……

思绪不觉有些飘远。

马车开始下坡,在坑洼的山路上颠簸。

行了不多久,车轮似乎硌上了块大石头,车身猛烈抖动后歪向一旁。

“啊!”

我猝不及防,整个人立刻失去平衡,一头朝对面车壁撞去。

一只有力的手扳住我的肩膀,星璇拉起我,没等我坐好,就拽着我箭步冲出车厢。

与此同时,数十把明晃晃的大刀砍向马车,木屑横飞。

我站在路边凸起的一块巨石上,呆若木鸡的看着乱石杂草中忽然冒出的几十条人影,不由苦笑。我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重回江湖的头件大事就是遭遇山贼。

来者皆手持兵器,身着黑衣,黑巾蒙面,只露出几十双眼睛,带着各种麻木、冷漠、兴奋、残酷之色,紧紧盯着我们。

星璇双眼一眯,低声问我:“李兄,会功夫么?”

“轻功……会一点。”

话音刚落,一道银光就如毒蛇般朝我们袭来!

“身手不错嘛!”

锐气逼至眼前,星璇居然还来得及蹦出一句话,紧跟着手腕一动,七星剑尚未出鞘,只挡开刀锋,“铮”的一声,大刀扎进我身侧的树干。

“留命不留财,留财不留命,自选一样。”

为首的山贼一双眸子阴冷发亮,透着股邪气。

我和星璇同步抢答。

“留命!”

“留财!”

……还是这么没默契。

我习惯性瞪他一眼,他嘻嘻一笑。

那头目估计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愣了愣,吼道:“你们到底要什么!”

“很简单。他要命,我要财。”星璇一本正经的转头与我商量:“这样吧,你有多少钱财就都留给我好了,你的命我先替你保下。”

我看着他煞有介事的模样,哭笑不得。虽知他武功超群,但强龙不压地头蛇,对方这么多人,还不知有没有后援,一人一招也得打到天亮。

不过,那帮山贼也没耐心等我们磨叽。下一刻,四周响起几声轻喝,无数道银光如有约定般同时掠起,交织成一片银色大网,向我们劈头盖脸的撒下。

蓝光一闪,我本能的闭上眼睛,剑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拈花一笑醉流景】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