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拈花一笑醉流景 >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71节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71节

作者:雪月天使 发表时间:2018-12-22 23:54:52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1:17
刃相接声层出不穷。忽感腰间一紧,星璇敏捷的带着我腾空而起,后退了十来米,在黑压压的山贼涌上之前,他迅速往我手中塞了块腰牌:“你先下山,把这个交给长安城门前的守卫,命他速带百余精兵前来。”

“不行!”我拖住他的胳膊:“你和我一起走,想将他们绳之于法也不急于一时。”

星璇不及多言,一把大刀已从他背后招呼过来,他飞起一脚将来人踢翻,还没来得及放开我,又是几人围了上来。

刀光剑影中,几枚暗器破空。

“当心!”

我死命撞开星璇,一枚黑镖扑近面门,却陡然停在了眉心前几厘米处,再也没有前进的趋势。

“小梵!”我摸索着看不见的护壁,兴奋的喊出声。

星璇挥剑劈落暗器,将我拉至身后,神色骤冷。

“看来给他们留余地真是失误。”

我强忍着对准他脑袋一巴掌拍下去的冲动,咬牙道:“你都说了要财不要命,还想留什么余地?”

“你站好,千万别再乱动。”星璇瞥我一眼,唇角微微扬起,紧接着一个旋身,杀入了敌阵。

昏暗的林间,七星的蓝芒分外耀眼,在半空中划过明亮的轨迹。星璇不再偏重防守,剑法纵横开阖,比方才凌厉得多,那帮乌合之众顿处劣势。

我疑惑盯着刚刚出现护壁的地方,并没看到螭梵的身影。

斑驳的树影下,红纱拂过枯叶。

我睁大眼,不由自主的迈脚,想上前看个清楚。不料还没走出半步,又被星璇抓了回来。

战局已定,半数山贼蜷在地上闷哼,还有一半张牙舞爪的僵立在原处。

星璇扔掉一把碎石子,擦擦脸上的血渍,拉起我的手就走。

“哎,这就不管了?刚才不是还说要送官府么?”

头顶传来脆生生的笑语。

星璇一愣,刚提剑,说话的人就从天而降,带下几颗松果砸在我们身上。

星璇警惕的挡在我身前:“你是谁?”

一身红衣装束的女子胡乱拨着挂在头发上的松针,嘴里唧唧咕咕:“我还没问你是谁呢……哎呀……我才洗过的头发……早知道就不上树了……”

眼见她三下两下把满头青丝捣鼓成了鸡窝,我忍不住笑了:“阁下可认识螭梵?”

“认识,熟着呢!”她意犹未尽的拍拍手,忽然反应过来:“啊!你是说主上?对了,是他让我来的。”

星璇莫名其妙的看向我:“你不是说螭梵家中有急事,赶着回家照顾妻儿了么?主上这称呼是哪来的?”

“惯称而已,这是他的家仆。”我摇头笑道:“七七,螭梵派你来保护我吗?”

唤她“七七”本是猜测,谁想话一出口,她便猛然抬头。定睛看去,她不过十六七岁年纪。乱蓬蓬的碎发下,一双慧黠的大眼。尽管灰头土脸,却难掩姣丽无双。螭梵的描叙果然不假……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还没自我介绍呢!你是不是姓李?你和主上什么关系?”

“这些如果都还不清楚,你不妨再回去问问你的主上。”

“那算了,”七七泄气的摆摆手:“我现在没力气。”她指指我们身后:“主上只让我保护你,我还额外的帮你们把那群丑八怪打包了!怎么谢我?”

我和星璇齐刷刷回头。

数十道绳结将那群山贼捆成一堆,绳索末端悬在一根粗壮的树枝上,远远看去,像极了黑乎乎的粽子。

九十五 落单

夜半的长安街上空无一人,星璇驾着残破的马车停在碧荷园前。

“掌柜的,三间……”

“三间上房,要朝北向的!”

星璇话没说完,被一女声打断。紧跟着“梆”的一声,一锭银元宝砸在柜台上。

我循声看去,着实一怔。

白衣女子俏立于灯下,雪肤花貌,明眸翦水,婉约散落的发间束了条金丝带,在摇曳的烛影中灿然生光。光影模糊了视线,模糊了时间。

天山凤翎观,那个敢爱敢恨的女子,用血染的笑靥在每个人心底凝成了一道疤。有些人,有些事,想忘而不能忘。

星璇的目光从幻琦脸上扫过,不以为意的笑笑,转过头去敲敲柜台:“这话我就不重复了,赶紧。”

“这……”看美人看呆了的掌柜终于回过神来:“小店只剩两间房……”

“好说,我们挤挤也行。”

“你们?看清楚点,我先付钱的好不好?”幻琦不由分说的冲门外喊道:“哥,这里还有房间!”

我的目光慢慢挪了过去,掠过潋晨,停在另一个人身上。

霁月般的男子,无论走到哪里都堪称翘楚,他给人的感觉永远是淡雅而出脱的。一袭浅蓝色缀水墨锦衣,长长的头发黑缎般倾泻而下,直至腰际,在门厅灯笼的红晕下泛着柔和的光。

许是觉察到了旁人的注目礼,弄月侧过脸来,我躲闪不及,只好回以微笑。弄月竟怔了怔,黑亮的眸子盯着我,良久,唇角轻扬。他冲我友好的颔首。

仿佛很多年前就在等待这样一个结局,真的走到面前,除了释然,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

其实,能够遗忘才是幸福的。看着他们一个个离开,而我,却只能守着寂寞的空城。虽然路是自己选的,也总有不甘,为什么我不能和他们一样?

自嘲一笑,我移开视线,发现七七不知什么时候钻到了星璇身边,将柜台拍得“砰砰”响:“还有没有先来后到啊……还讲不讲理啊……我又饿又困,还让不让人吃饭睡觉啊?”

幻琦被喷了满脸口水,半张着嘴直发愣。星璇强忍笑意拉开愤怒的七七,对掌柜说道:“听不见总该能看见,别装傻了,谁先进的门就给谁钥匙。”

掌柜唯唯诺诺的往腰间摸去,幻琦反应过来,又是“哐”的一声,这次拍上柜台的,是一把剑,剑柄下垂着对红玉吊坠,巧妙的雕琢成熊熊燃烧的烈焰。她一言不发的用剑将银子捅到掌柜眼前。

掌柜开始瑟瑟发抖,别说接银子,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星璇瞅瞅剑,笑起来:“玄火宫?”

“知道你还敢放肆?”

“不敢,我只是投宿而已。”星璇悠闲的靠在柜台边,屈指轻叩台面,叩一下,掌柜就往里缩一点。

“琦儿,”没有了额角的金色蔓藤,少了忍辱负重的童年,潋晨的面部轮廓显得柔婉了许多,华冠玉佩的翩翩公子开口道:“别胡闹,到底怎么回事?”

幻琦毫不犹豫的说:“只剩最后两间房,我先订了。”兰花指点着星璇的鼻尖:“他一个男人,竟为难弱女子!”

“你若是和我一起到的,我让你也无妨。”星璇眼中闪过一丝戏谑:“而且,你不说我还真看不大出来你是女子……这弱字又从何谈起?”

“你……”幻琦“唰”的提剑指向星璇的脖子:“立刻给我滚出去!”

“幻琦,”弄月的声音不大,上前推开幻琦的手,收剑,“我们换一家就是了。”

“不,别人都说碧荷园是长安最好的客栈,临山临水,风景绝妙……”

“那是盛夏。”弄月的眼睛弯了弯:“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哪像现在,什么都没有。傻丫头,眼下桃李初吐蕊,我带你去别处,明早起床保证不会让你失望。”

“你和大哥都来过数次,我才头回出门,慕名前来都不成,还编词造句的糊弄我!”幻琦耍赖,嚣张跋扈后的小女儿憨态尽现:“以后别人问起来,说在长安住了那么些时,竟连碧荷园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我多没面子!”

“不会,我们明天一早就要启程,要不……”我给星璇使了个眼色,偏那小子鼻孔朝天不买账,我只得打消了相让的念头:“要不我们明天等你们过来再退房,省得又被他人抢了先。”

“那就这么说定了。”弄月拉着幻琦向外走,回头看看潋晨:“大哥,我们先到对面的福安客栈歇歇脚吧。”

潋晨淡漠的扫了我一眼,抬脚跟了去。

星璇懒懒的直起身,一言不发的冲掌柜勾勾指头,两串钥匙立刻到手。掌柜抖抖索索的在前引路,行至楼梯口便躬身退至一旁,谦卑的做了个“请”的手势:“小王……”

“谁告诉你我姓王?”星璇瞥了掌柜一眼,接过话来:“这里没你什么事了,回头吩咐小二备好洗澡水送到房间。”

“嘿,小样儿架子倒端得足。”七七好奇的回望沿墙根走远的掌柜,扭头将星璇上下打量了一番:“他那么大把年纪,居然怕个小孩子?”

“我是小孩子?”星璇嗤之以鼻:“那你算什么?”

“好了,”我生怕七七接下去冒出更彪悍的话来,忙说道:“都回房休息吧。七七,洗完澡会有人给你送吃的。”

“我不洗澡,”七七撇撇嘴:“我只吃饭睡觉。”

看着两人一左一右的推门进房,我立在原地,忽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该跟谁走?

正感头大,星璇探出半个身子:“你愣在那干嘛?”

“我这就……回房……”我一时不知怎么办才好,下意识的往反方向挪去。

星璇看着我,沉默半晌,慢条斯理的发话:“李兄……你不和我同房,难道和她?”

“呃,不是!”我收回脚步,尴尬的解释道:“我是担心她一名女子初到陌生地……我是说,万一那房中藏了刺客……”

星璇脸上的促狭之意越来越浓,极配合的点头:“你不用说了,我都明白!”

我反倒有些糊涂:“你明白什么?”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不过,”星璇若有所思道:“刚才在楼下,你似乎也对着玄火宫那丫头发了半天呆。”

见我无言以对,他好心的给我找来台阶:“其实也没什么。李兄,别浪费了你一表人才,人不风流枉年少嘛!对吧?”

我面无表情的绕过他,推门进屋。

冒着腾腾热气的浴桶,松软的毛巾搭在桶沿上。

在山路上颠得浑身酸疼,我忍了又忍,才没戳穿星璇欲盖弥彰的身份。可我实在很想一脚把他踹回静王府,然后舒舒服服的泡个热水澡。

星璇冲我指指浴桶,示意让我先去。

我咬牙道:“还是你先吧,我自己去厨房挑点好吃的。”恋恋不舍的从浴桶旁经过,哀叹——莫非今晚我竟带着一身臭汗睡觉么?虽然,睡觉的地方也还没着落……

“也好,”星璇脱下长衫搭在屏风上:“顺便帮我找小二要套干净衣服……对了,据说他们这儿的荷叶包饭味道还不错,你可以尝尝。”

我幽怨的瞅他一眼,带好门。

来到七七房中,发现她已睡死过去。本想唤醒她说会话,犹豫半晌还是作罢。此行也是难为她了,不同结界的排斥自来就有,神灵两界互为消长,人界则又是一番天地。我曾有的灵力在她之上,去一趟蜀山都会感到力不从心,眼下等她休息好了早点打发回去才是正经。

悄然退至门边,忽闻她一声喊叫:“芝麻糕飞来!”紧跟着“咚”的一下,重物落地。

我吓了一跳,猛地转身。

七七揉着脑袋从地上爬起来,睡眼惺忪的茫然四顾,过了好一会视线才寻到焦距:“怎么是你?”

我憋笑快要憋出内伤:“你以为是芝麻糕么?”

“啊,那个……”七七有些不好意思:“我刚在做梦。你知道的,我们的灵力在人界消耗过快……为什么你一点都不疲倦?”

“我没有灵力,何来消耗一说?”

七七一脸惊讶:“闹了半天,原来你是凡人?”

我不置可否的笑笑:“总之你和我不一样,你不便在人界久留。”

“不行。主上说……”

“你回去转告他,就说是我的意思。他有风露灵镜,随时可以找到我,比如今天的意外,你不是出现得很及时吗?”

“可是……”七七想说什么却又停下,愣愣的瞧着我。

“我有任务在身,你的存在反倒容易引起怀疑。关于我本人,有想不通的地方让螭梵给你解释。”

“等等,”七七狐疑的退后几步,左右打量我:“我怎么觉得你长得很像……梨落?”

“你还没睡醒吧?”

“哎,你那是什么表情?我告诉你,梨落可是灵界的上任主神,当年的神灵大战,她每次现身,敌方大军至少半数心不在焉……”七七陷入无限神往,喃喃自语:“她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子,形容气质都无懈可击,如果不是……”她的神色一黯,随即摇摇头:“得了,我是有点眼花。你只有她的几分神韵而已,若论姿色,还差了十万八千里。好在你是男的,也无所谓啦!”

我默然无语,挣扎了半天,还是迟疑道:“真的……相差那么多吗?”

七七调皮一笑:“平心而论,你也属上乘的美人。只是在我心里,没人能比得上梨落,包括神族那个不可一世的王。所以你也别自卑了。”

我木然的点头:“你赶紧回去吃芝麻糕吧。告诉螭梵我很好,让他把心思花到该花的地方。”

“那好吧,反正随时都可能再见。”七七捧起一团红光,想想又回头问道:“还有件事也挺奇怪,那个叫星璇的小孩为什么能破解我的护壁?”

我笑了起来:“三界各拥其主,他身上带有皇家血统,别说是你,就连螭梵的护壁对他也没有作用。以后别叫他小孩,你叫一次他就会爆发一次。”

九十六 交会

星璇惬意的躺上床打了几个滚:“你确定你不洗澡?”

我百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拈花一笑醉流景】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