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拈花一笑醉流景 >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73节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73节

作者:雪月天使 发表时间:2018-12-22 23:54:59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1:18
    


    “就叫星璇吧,这称呼我不习惯。还有你,”星璇冲我促狭的眨眨眼:“昨晚我就想好了,以后叫你小李子。”

我立马血气上涌,咬牙道:“我不是太监,而且我比你年长……”



    “谁说小李子是太监名?那是我家鹦哥的爱称。”星璇一本正经道:“我给取的,挺好听么。”



    “你……”被星璇这么一打岔,我根本不记得自己原本要说什么,只想扑过去捶扁他:“我说不行就不行!”



    “好了,”弄月忍着笑拉开我:“现在不是争论这个的时候。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星璇随我去林子里猎些野物来充当干粮吧。”



    “不用,我早有准备。”星璇摸出一包点心,得意洋洋的打开:“你们看……”

淅淅沥沥的浊水沿着破损的牛皮纸淌下,众默然。

    

弄月临走前将晾着的衣物围成了一个小帐篷,我钻进去换好衣服,坐到火堆前往里添柴。

    暖融融的热流拂面,虽然鼻子不大通气,感觉还是舒服多了。

火焰轻爆的劈啪声不时响起,光源以外的地方都是黑黢黢的,我却并不害怕,有一下没一下的捅着燃得正旺的枯木,不知不觉的微笑。

    

不多时便听见脚步声,他俩逮回几只野兔和一只山鸡,到溪水旁拾掇干净了,抹了些盐巴,串在松枝上烤。

    



    “你怎么知道会用上这些东西?”星璇蹲在弄月的包裹旁,东摸西看,一脸崇拜的自问自答:“真有先见之明。”



    “山路不好行马车,餐风露宿惯了,自然有经验。”弄月笑了笑,递给我一只热气腾腾的碗:“把姜汁喝了。”



    “不要。”我正垂涎篝火上的美味,想也没想的拒绝。



    “加过红糖的,听话。”

此言一出,三人俱是一愣,面面相觑。

    

我忙接过弄月手中的碗,顾不上烫,咕噜噜猛灌一气,浓香的汤汁熏得眼眶湿润。

    

星璇小心翼翼的开口:“你平日就是这么哄你妹子的?”

弄月起身翻转着吱吱冒油的肉串,淡淡的说:“是习惯唐突了。大家都喝一点吧,防着受凉。”



    “剩下的正好一人一碗。”星璇拎下悬挂在篝火边的小罐,想起什么似的转过头:“不知兄台可有妻室?”



    “你还是叫我弄月吧,省得哪天一觉醒来又想出别的好称呼。”弄月笑道:“我尚未娶妻,为何忽然问起此事?”



    “我是见你凡事考虑得细致周到,乱推测的。”星璇也笑了:“既未娶妻,为何不留在京师?将军府比武招亲的日子也近了,你老远赶了来,不是连穆嫣然的面都没见上么?”



    “幻琦见到就行了。”无视星璇的错愕,弄月不紧不慢的补充道:“她吵着要看这位盛名远播的美人,也好奇比武招亲到底能挑出怎样的夫婿。家父家母拗不过她……我和潋晨只是跟班。”



    “这么说,”星璇(炫)恍(书)然(网)大悟后,极为惋惜的说:“你都没打算参加啊……穆将军的损失大了。”

弄月有些不解的看看他:“嗯?”

星璇由衷的感慨:“久闻玄火宫的二公子无论容貌、才学、功夫都堪称翘楚,不曾想还是这般温文尔雅的人物。将来哪位姑娘能嫁与你为妻,可谓三生修来的福分。”



    “那也未必。”

我不由得偷偷看向弄月,他唇角挂着清远的笑,将篝火拨亮了些,跳动的火光给白皙的肤色染上一层温暖的明红,更显眉清目秀。

    

我仰头喝完最后一口姜汤,冷不防星璇蹦出一句:“小李子,你认为呢?”

我的手一抖,差点没把碗扣在自己脸上,没好气的瞪他一眼:“你说的不是废话么?自来闺中女儿梦寐以求的夫君人选,不外是沉稳内敛,温柔体贴……所以,星璇你就预备打一辈子光棍吧。”

星璇不以为然:“光棍怎么了?若寻不到情投意合的,一个人总比两个人好。”

我语塞,弄月接过话去:“我正是此意。世间佳人无数,如你方才所说,娶回家的不论是谁,我总能与她相敬如宾,但对她而言,未必是福。因我只愿与一人携手交心,若求而不得,三宫六院也是枉然。”



    “凭君一席话,我也交定了你这个朋友。”星璇解下马鞍下的水囊,扔给弄月:“如蒙不弃,就当我先敬兄台一杯。”

弄月笑着拔掉木塞,酒香四溢。

    他隔空倒了些进嘴,将水囊扔还给星璇:“今晚可都齐全了,天为盖地为庐,美酒佳肴相佐,还省去了沉醉不知归路的烦忧。”

星璇饮了一口,点头道:“这酒烈了点,本是备来应付春寒料峭,凑合一下也成。你要尝尝么?”



    “她有些伤风,最好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弄月替我接过星璇递来的水囊,取下一串兔肉看了看:“这个应该熟了。”

我专心致志品尝着入口的鲜美,听弄月和星璇在一旁谈笑风生。

    

空气中弥漫着沁人的酒香,流萤飞舞。

不经意想起多年前,三人刚离开傲龙堡,一路上也是这么笑着闹着,露宿野外时,粉红纱帐外也是这般翩跹的流光,让人(炫)恍(书)然(网)分不清梦里梦外。

    每每探出脑袋,看见一左一右守在帐外浅眠的少年,才会安下心来再次睡去……

跋山涉水的轮回,似是而非的原点,宿命中盘旋不舍的,不过是这朦胧中的一缕牵系、一段尘缘。

    



    “不好吃吗?”

忽听弄月说话,我回过神来,没来得及出声,手中一空,星璇拿过肉串闻了闻,不客气的咬下一块:“你没见他直盯着酒碗发呆么,别犹豫了,一起来吧。”



    “明明是你盯着我的肉串犯馋,还敢倒打一耙?”

弄月忍俊不禁的给我斟了一小碗酒:“木架上的肉差不多都熟了,别撑坏就好。”

瓷器清脆的碰撞声响过,辛辣入喉,绵绵不绝的回甘。

    



    “好酒!”我舔舔唇,相比之下,灵界的百花酿稍嫌清淡,千金难买醒时醉,于是又伸出手去:“再来点!”



    “哎,”星璇抓起我的左手:“我老早就想问了,你干嘛要在这里绑条链子?”

月色如洗,腕项连至指根处的银链泛着柔和的光芒,透明的水晶石耀眼发亮。

    

我怔怔的看了一会,木然道:“遮瑕。”

星璇了然的给我倒酒:“你受过伤?”



    “嗯,”我苦笑着喃喃自语:“留过很深的伤疤,深得……看一眼就会疼。”

有些伤永远好不了,哪怕表面上愈合如新生,完整得连自己都能骗过去,实际上,创口一直捂在内里腐烂,深入骨髓而无药可医。

    如果不选择坚强,就会被疼死过去。

我以前从不知道,我会有这般坚强。

    

弄月轻拍我的肩膀,柔声道:“再疼的都会过去,不看就好了。”



    “那是当然,”我故作轻松的笑:“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斜睨星璇一眼:“我今晚的目标是——放倒那个臭小子。”



    “压注压注,”星璇抚掌大笑:“弄月赶紧赚一笔……我赌小李子最先倒下……”

绛河清浅,把酒言欢,犹记年少相约时。

    

虽然晚了太久,姗姗来迟的你我终是赴约。

第二天枕在星璇的肚子上醒来,我心虚的爬起身,他哼哼唧唧的蜷成一团,继续睡。

    

弄月正在不远处整理马鞍,我在小溪边简单梳洗了一番,赶紧过去帮忙。

    



    “头还疼么?”弄月仔细看了看我:“你和星璇昨晚都喝多了,他还好,倒头大睡。你几乎折腾了半宿。”



    “啊?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醉得厉害了,一开始我都没看出来。你只说你高兴,轮番敬酒,放倒星璇后就只灌自己,然后开始胡言乱语。”

我吓了一跳:“我说什么胡话了?”



    “听得也不大清楚。”弄月的动作顿了顿:“不过一个人的名字反复出现了很多次。”

我有些绝望的看着他。

    

他问道:“冰焰是谁?”

《拈花一笑醉流景》雪月天使ˇ九十八追寻ˇ

接下来的几天我心里都像堵着什么似的,任凭星璇怎么找掐,始终提不起精神,马鞭甩得一次比一次急,风从耳畔呼呼刮过,烦乱的思绪依然找不到归宿。

    

弄月的目光有时会让我觉得无处遁形,虽然无法肯定,更无法解释这种感觉的来源,却总在本能的避开那双明澈的眸子。

    

好在目的地已近,浮云聚散,缘亦如此。

淮北境内哀鸿遍野,大片庄园已成鬼域,田间荒烟蔓草,没有半点生气。

    星璇沿路收殓安葬未及入棺的尸首,直到后来力不从心,他也一天比一天沉默。

    

走了十来个村落,都没见着那位仙风道骨的老人。

前方瘴气越来越重,弄月将几块浸过药汤的丝帕分给大家用来遮掩口鼻,一路沉闷的行至郊外,放马饮水。

    

傍晚的夕阳在波光粼粼的水面洒下点点碎金,水源充足的地方植物也丰美得多,饥渴劳顿的马儿欢快的啃着草料,风中夹带的新鲜泥土气息缓解了几分压抑的心情。

    



    “我怎么看都觉得很像……江洋大盗。”星璇在池塘边顾影自怜良久后哀怨的得出结论。

    



    “是有点贼眉鼠眼。”我将他上下打量一番,补充道:“这和各人气质有关,你瞧弄月就挺好的。”

弄月看了看我,眸中浓浓的笑意。

    



    “他还过得去。”星璇出乎意料的未加反驳,话锋一转:“不过小李子,你往他身边这么一站,简直就是……”

星璇故意停下,捡块石子打了个漂亮的水漂。

    我明知道接下来的十有八九不是好话,偏又管不住好奇心:“是什么?”



    “这么说吧,弄月就是蒙着面也是人见人爱一枝花。”

我撇撇嘴:“你就说我是狗尾巴草得了,拐弯抹角的……”

星璇摆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打断我:“谁说你是狗尾巴草我跟谁翻脸,你看看你,面如傅粉桃花目……分明就是采花贼么!”



半空中一只乌鸦

    “哇哇”飞过,近旁的马儿

    “呼哧”喷鼻。

星璇纳闷道:“怎么都不说话,是不是我比喻得太恰当?”

弄月微笑着朝池塘中指指:“金色鲤鱼。”

星璇下意识回头,我立刻纵身扑了过去,他猝不及防的被我撞趴在地上,哇哇大叫:“弄月你居然也会说谎……啊啊啊……君子动口不动手……”



    “我生来就不是君子。”我按住他的双肩,翻身坐到他背上,慢吞吞的说:“何况,我也没有动手呀。”

松软的泥土被两人的重量压陷了进去,星璇努力仰起脸喘气:“你……想把我活埋了么?”



    “照我的话来做就不会活埋。大喊三遍,李兄是我见过的最英俊潇洒最风流倜傥……”



    “你还是趁早埋了我吧。”星璇被我压得动弹不得,却笑得直抖:“你顶多能称得上脸皮最厚的……”他忽然止住:“嘘,别闹了,有人来。”



不远处有一名男子在说话:“这株草叫苏合香,药效极佳……”

半途插进女子的声音:“那牛羊马之类的畜生日日吃药,岂不成了药罐子?”

我忘了自己还在把星璇当软垫,兴奋的转过脸去:“红风!”

同时唤出这两字的还有弄月,他看我一眼,全无惊讶。

    



    “二公子。”

灌木丛中钻出一人,拂柳黛眉芙蓉面,不出所料的让人眼前一亮,只不过她对我的热情笑容回以冷淡一瞥,转向弄月时倒是添了几分喜悦。

    

弄月摘下帕子:“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依照宫主的吩咐,督促本地府衙将玄火宫捐助的银票悉数兑换成药材米面用作赈灾,等事情办完我立刻回宫复命。”



    “不忙,你随我一同回去也行。”弄月对紧随其后的冷清扬欣然抱拳:“冷兄。”

顾不上回礼,冷清扬的目光越过弄月,惊异道:“他们……”



    “小李子……”星璇有气无力的呻吟道:“我的脸都丢没了,尊臀可否略移开些?”

我讪讪的站起身,顺手拉起星璇,小声埋怨道:“明知道有人来,你就该当机立断甩开我,你当我就很有脸么?”



    “你不会功夫,我怎么个甩法?”

见我茫然的瞪着他,星璇叹了口气:“摔疼或是落水,你比较喜欢哪样?提前选好,下次我就知道该怎么办。”

我们跟着冷清扬来到数里之外的桃源镇,虽然只能从沿途大门紧闭的茶轩酒肆中看出小镇昔日的繁华,但相比来路的荒凉,这里至少还看得到行人。

    



    “瘟疫来得又猛又急,医治的速度根本赶不上传染的速度。师父便在镇上开了家医馆,逃亡的人们至此都被截留,有病治病,没病的也可以靠官府接济挨过饥荒。”冷清扬拍拍马背上的药材:“我们正愁成药不多,可巧弄月也精通医理,真是雪中送炭了。”



    “略懂而已,这话说来像是在班门弄斧,况且这些药材倒也没花我半两银子,”弄月笑道:“破费的是他们。”



    “星璇么,”冷清扬也笑了:“算是自家人,师父见了定会很开心,最近还常念叨着呢。”他颇有兴趣的看看我:“敢问阁下大名?”



    “李洛。”

冷清扬条件反应般脱口而出:“梨落?”



    “哎,师兄果然和我想一堆去了。”没等我答话,星璇抢先道:“梨花落尽月又西,多有意境,这两字若用在女孩儿身上,只闻其名都仿若天赐淡雅香……”



    “那你见我第一眼岂不是很失望?”我斜他一眼:“幸好我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拈花一笑醉流景】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