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拈花一笑醉流景 >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77节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77节

作者:雪月天使 发表时间:2018-12-22 23:55:14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1:18
几分不确定:“落落?”

晚风骤起,如意云纹的锦缎白衣翻卷自如,将临窗而立的男子衬得飘飘若仙,一双潋滟的眼瞳静静看着我。

意外之余,我忙坐了起来:“我不是让你出去,我是说……你怎么来了?”

“我来向你告辞。轩辕真人说你已无大碍,我定要亲眼看看才安心。”

“你要去哪里?”我这才想起昏迷前红凤匆忙寻来的情景,不免替他担心:“是有急事吗?”

弄月将枕头还给我,取出火折子燃亮油灯。

我正要下床,却发现木屐早被踢飞,只得讪讪的缩回腿。

弄月走到床边坐下:“夜露凉,你快躺回去,我说几句话就走。”

“不了,躺久了头疼。”我裹紧被子,老僧入定般端坐在床沿,偏着脑袋看他:“可以说了吧?”

“我家中出了点状况。”弄月轻描淡写道:“潋晨带幻琦去参加穆嫣然的比武招亲,中途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他竟把穆巧眉拐出了将军府。那女孩儿虽待字闺中,却已是后妃人选。穆子云将此事瞒了下来,对外只称长女陈疾复发,招亲暂缓,暗地里已布下天罗地网搜捕潋晨,据说玄火宫外到处都是他的亲信。”

“就算你先找到潋晨,也未必能劝阻他。”

世上最奇妙的莫过于姻缘两字,纵然相隔千山万水,兜兜转转的,总能遇见注定的那个人,天涯海角随君去。大概是因为自己得不到圆满,总希望在别人身上看到幸福。私心里,我是不怎么希望弄月干扰他们的。

弄月看了我一眼,反问道:“我为什么要劝阻他?”

“呃……”我被他问得一愣:“那你的意思是?”

“既然是潋晨要的,双亲也没有不成全的道理,玄火宫自会出面,另挑绝色代嫁。养在深闺的女儿家,再怎么倾国倾城,呈于帝王前的画卷总是千篇一律的姿色,他能有几分印象?就是后宫三千粉黛,他能认清的也不过是正得宠的几个。再者,穆子云与玄火宫为敌也讨不去半点便宜,相反,事情若是闹大了,他女儿别说是封妃,能得三尺黄绫下葬已是恩赐。穆子云若是聪明人,就该知道怎么权衡。我已飞鸽传书家中,明日就启程前往将军府挑明此意。”

跳跃的烛火在弄月白皙的脸庞上投下忽明忽暗的光影,他的面容精致而恬淡,我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只觉眼前一幕分外熟悉。记忆中有很多个夜晚,我们都是这么过来的,秉烛夜聊,我喜欢听他说话,说些什么都不重要,光是那轻轻柔柔的声音就很容易让人沉静,每每依偎在他怀中睡去,醒来时唇畔还带着浅笑。现在想来,他给我的,真的是一段无忧无虑的时光。

等我意识到自己看得过于专注时,弄月的目光已经很自然的转向我,他唇角轻扬,却又问我:“你在笑什么?”

“听你说来,穆子云应该会选择与你们全力配合,这世上又多一对璧人,我自然为他们高兴。”

 

   “愿得一人心,白头不相离。”弄月轻声说:“落落,你也是这么想的吗?”

心弦为之轻轻一颤,好美的句子。

我一直寻寻觅觅的,不过是一个能与我长相守的人。生生世世抵不过一夜白头,我要的原来也不多。然而,这些从一开始就是奢望,爱恋痴缠,唯独我选的那个人交不出一颗完整的心,待要从头反悔又何其可笑?

一灯如豆,微弱飘摇。

弄月淡淡的笑着,眸中流转的柔波如明月清辉般洒向我心间。屋里似乎安静过了头,我连自己的呼吸都能听见,思绪渐如脱缰的野马,前尘旧事乱花迷眼,几欲抽身却是不能。

我迟迟未出声,弄月也不再问,只伸出手来,按了按我的眉心:“它怎么不见了?”

我勉强咧咧嘴,算是笑过:“老把大名顶在脑门上张扬有什么意思,这样不好么?”

“不是不好。只不过我在碧荷园见你第一眼时,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后来我就……”

“你就琢磨着感叹,红颜易逝,绝色易凋。”我忍不住调侃,顿了顿,别有深意道:“你有没有想过,我并不完全是你认识的那个梨落。”

“我只是在想,落落终于长大了。”弄月轻轻捋开我前额的一丝流海,对我温和浅笑:“我早说过,你就算到了白发苍苍的时候,在我眼里还是最美的。从前你也喜欢对我念叨,说你不是原来的落落,怎么现在又来了?”

我强压下心头的悸动,若无其事道:“从前到现在,你都没仔细问过我的来历,万一我是妖魔鬼怪之类的异族怎么办?”

“我倒是想呢,为什么你从来都不诱引我?”

我再也无法维持嬉笑的神情,扁扁嘴,赌气般的扭过头去,为的是不让他见到我发红的眼眶。而他轻轻叹口气,连着被子将我一起拉进怀里:“落落,我就想知道,你受过伤的伤口究竟在哪里,痊愈得好不好。我究竟该怎么做,你才会让我来照顾你?”

他轻抚着我的发丝,尖尖的下巴轻搁在我头上。我无语凝噎,满腹莫名的心酸中,不由自主的伸手环住了他。

他的身体犹自一震,紧紧搂住了我。

《拈花一笑醉流景》雪月天使 ˇ一零三 无猜ˇ 

    “你什么都别说了,我绝不可能答应你!”过了好一会,弄月涨红着脸推开我,半是惊愕半是恼火道:“你就算是要拒绝我,也不必这样,我并没有强求你……”

“弄月,我已经谈不上拒绝两字。”我清清淡淡的笑着:“和你在一起总会让我想起一些细微的过往,方才我好像又回到了傲龙堡……南苑的木格子花窗,午睡时在屋外叫嚷的知了,春日梨花夏初茉莉,雪白一片……都没有变过。了此心愿后,我想去傲龙堡看看,然后在江南雨巷里寻这样一处小院住下,闲时可以在九曲石桥之上学周公享受垂钓之乐,或是在茶馆里听那些说书人讲着天南海北的故事……此生此世,这便是我想象得到的,最好的归宿。你能懂吗?”

弄月出神的看着我,脸上的愠色渐渐褪去,良久,轻柔一笑:“那我也陪着你,比邻而居,泛舟碧波,了此一生。”

我一径笑着,泪水再也不受控制的滚落下来。

大梦谁先醒,平生我自知。

等了好多好多年,放不下的,终归也得不到。

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深藏于心的那个人,爱过了,恨过了,终成云烟。当初有多么渴盼,现在就有多么抗拒。三界若是注定要毁于这场孽缘,我至少还能选择末路……轻握住弄月为我拭泪的手:“做完这最后一件事,无论成功与否,只要我尽心尽力了,就再也没有牵挂。所以,请你送我入宫。”

说服螭梵比说服弄月要艰难得多,那家伙才听到一半就断然否定了我的念头,原因很简单,祈年、灵瑞、金銮三殿同属各界禁地,外族术法很难进入其内,就像七七的护壁对星璇毫无影响一样,如果我在皇宫里遇上危难,他纵然有再高的法力也是鞭长莫及。

这么一来,在螭梵眼里,人人都是居心叵测,处处都成龙潭虎穴,他独独忘了,我曾在这里长大,而且,弄月若无十分把握护我周全,又怎会在我坦白一切后默许助我一臂之力?经不住我的软磨硬泡,螭梵勉强点了头,与此同时,义正词严的附加上前提条件——我必须将他的元丹留在体内直至安然出宫。他似捡了莫大的便宜一般,洋洋得意的说:“从今日起,你我就是栓在一条绳子上的蚱蜢。你活蹦乱跳,我便是好好的。你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没了元丹,我也活不长久。所以……梨落,为我珍重。”我正为末尾一句话心生感动时,他转眼已经将话题扯到昨晚遇到的一个小妞身上,并发誓一定要在明晚将其弄到手云云。

弄月与我在一番彻夜长谈后,第二天便动身进京,前往将军府拜访穆子云。他坚持让我留在竹苑多休养些时日,等他铺好前路再做打算,临行时他竟然说了句与螭梵不谋而合的话,虽然措辞委婉不少,大意也是让我进补养身。他走后,我揽镜自照了半天,终于不得不承认没有哪个男人会喜欢面黄肌瘦的女子,如果这幅样子进宫,就算不会引人怀疑,也会被直接打入冷宫。于是,我开始乖乖调理身子,饭量剧增。

除此之外,螭梵还有一点说得很对,在这件事上,没人勉强我,他本人明确表示希望我往后不再插手其中,而轩辕真人也并没有因为得知了全部真相而对冰煜有所松口。冰煜在竹苑呆了几日,一无所获的离开,七七俨然牛皮糖般的黏了去。

星璇目前对我们的计划还一无所知,我每次一想到要去冒充他的长辈就会自动休克几秒,弄月不提,我也守口如瓶,刻意忽略他才是关键人物的事实。另一边,轩辕真人更是不便对他多说什么,不到最后那一步,纵然紫微新生,也随时有陨落的可能,因天机外泄而导致命盘挪移的风险谁也不敢去冒。我只在无意中听见他嘱咐星璇,将来若是有需要,务必对我多加关照。然后,勤学好问的星璇很认真的请教师父:“我为了给他寻上好的蜂蜜入药,被野蜂蛰得满头包,算不算是关照?”

我和红凤两度因洗澡结缘,当日在雨中高烧得一塌糊涂时,弄月抱我进屋,让她替我更衣,小美人自然又是上下前后的把我看了个遍,在潜意识里默认我是玄火宫的少夫人后,她待我比先前友好得多,偶尔还会抛来一抹心知肚明的甜笑,令我受宠若惊的同时,也令冷清扬几次三番流露出提刀灭口的欲望。自此,我开始郑重考虑要不要继续女扮男装。

星璇此次前来仍是为母寻医,按说静王妃的哮症数年前就已痊愈,近来却又有了反复的征兆。轩辕真人分身乏术,只能先行配置了些药丸,约好春末瘟疫渐缓时再上门亲自问诊。星璇得知我不久也要进京,便将成药封上火漆,交给驿使快马加鞭的送去静王府,自己则留下等我养好身子同行。

闲来无聊,我们常向轩辕真人借阅各类书籍,星璇的选择以史书居多,而我却对占卜类的手卷产生了浓厚兴趣。呆在一处看累了,随意寻个话题便能天南海北的神侃。

星璇年龄尚轻,对于时局政事却常有超越前人之解,甚至不乏登高望远之势,让我意外之余颇为赞赏,两人常为不同见解辩得酣畅淋漓,得胜者兀自抚案大笑,理亏者也若有所觉。可以说,他是除螭梵以外唯个可以和我把酒品天下相谈甚欢的人,而他看我的眼神亦是愈来愈欣喜,对我的日常生活更加关怀备至,大有引为知己之意。

又是一日午后,我坐在竹林边的山石上,按图索骥的摆弄着几只卦签,无奈所学仅限皮毛,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索然无味的放弃。

携着楠竹馨香的风轻抚着脸颊,闲适中生出几分倦意,我连打几个哈欠,回头看看星璇,发现他的书卷摊在膝头,人早就斜靠着石边的毛竹睡着了。

我偷笑不已,故意咳嗽两声……对方没反应。

空中不时掉下几片莹绿的竹叶,打着旋儿飘落他的白衫上,配着檐角远山,形同一副绝佳的静墨山水图。

我不觉有点入神,熟睡中的少年嘴角轻轻一挑,似乎梦到了什么趣事。我的注意力转移到他脸上,两排浓黑的睫毛卷翘成好看的弧度,美中不足的是睫毛前端竟沾着一小团白色柳絮。我忍俊不禁的拂去柳絮,顺手摸了摸他的睫毛,心想这小子生得未免太水灵了些,闭着眼都还能拈花惹草,当真羡煞旁人。

转念一想,红颜天忌,不如由我来替天行道……

我憋住笑,拣起片叶子往他鼻孔捅去,眼看着就要得逞,说时迟那时快——“啊啾!”

星璇的喷嚏响彻云霄。

我吓得手一哆嗦,一屁股跌坐回去,心里纳闷不已,我明明还没挨着他么!

眼见人也醒了,我只好若无其事的干笑:“睡着了都能打喷嚏,真服了你……”

话没说完,星璇懒洋洋的瞥了我一眼:“我只是喜欢闭着眼睛思考问题,这也值得佩服么?”

努力的忽略身体某处与山石相撞引起的疼痛,更努力的忽略星璇眼中促狭的笑意,我按住腰,含泪问道:“你在想什么问题?”

“你这是怎么了?”臭小子故作关切道:“肚子疼么?”

“没……事,中午吃多了,你说你的吧!”

“其实也没什么。”星璇慢吞吞的开口:“刚看到‘惧满溢则思江海下百川’这句话,想我朝正值盛世,皇权一统,表面上各藩受令于中央,边疆敌国也都臣服脚下,实际上,我们的兵权相当分散,说来你可能不信,穆将军手下的精兵强将还不足总数的四分之一,藩王逐年拥兵自重,恐怕早已埋下隐患。不说远的,后宫向来为权力消长之地,眼下萧皇后专宠,其父萧晖乃六藩之首,由此可见一斑。”

“既然如此,还钦点穆巧眉进宫,名为封妃,实则牵制穆子云。那皇上竟然也同意了?”

星璇沉默了片刻,叹了口气:“皇伯伯许是没意识到养虎终成患,还一味的偏袒重用萧晖,历来奸臣近,良臣远,朝堂内外自成门派,明处相安无事,暗里早就水火不容……我若是穆子云,断然不会送女儿入宫。”

不忍见星璇眉宇间浮现的淡淡愁色,我脱口而出:“你不是穆子云,你比他幸运,那些安邦治国的策略总有一天会由你亲力亲为的实现。”

星璇愣了愣,看了我好一阵子,忽然笑了起来。他指指我身侧七零八落的卦签:“你用这个算的?”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拈花一笑醉流景】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