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拈花一笑醉流景 >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89节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89节

作者:雪月天使 发表时间:2018-12-22 23:55:55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1:19
萧军瘫坐在地,吓得魂不附体。

“冰焰……”我喃喃出声,那男子并不看我,手腕一抖,剑锋就要狠刺下去。

“瞿牧!”我失声尖叫:“你现在还不能杀他。”

“她说得对,瞿牧,”弄月出言制止道:“你始终是楚王府的人。此人如果就这样死得不明不白,连累的还是星璇。”

“没……没错。你们若是敢杀我,我爹爹一定不会善罢甘休……”萧军犹不知死活的大放厥词。

瞿牧漠然的看了我们一眼,收剑转身。

没等我松口气,他忽然翻转手掌,两片碎瓷借着内力腾空而起,不偏不倚的朝萧军飞去。说时迟那时快,伴随着一声惨叫,瓷片深深刺入他的双眼,血沫四溅。

弄月遮住我的视线,淡淡的说:“也罢,省得今后再干伤天害理之事。”

我阖起眼,在他怀中蜷成一团,满心疲惫。

他的唇轻轻碰了碰我的额头:“累了就先睡一会,有我在。”

我点点头,突然觉得嗓子异常干渴,下腹随之涌起一阵灼热。略一思忖,我立刻明白了缘由,欲挣脱出弄月的怀抱,却骇然发现身子软绵绵的使不出半分力气。

弄月浑然不觉我的异样,他扯下一截纱帐裹住我,小心翼翼的替我调整好睡姿。我脑中跟灌了浆糊似的浑浑噩噩,鼻子却变得异常灵敏,只觉身边男子独有的气息愈发浓烈,几番吐纳,心里渐渐燃起了一团火,明知道不该如此,身体却渴望他再多碰触一些。

“月……”情不自禁逸出的娇声吓了自己一跳,神智略微回来了些,我捂住嘴,惊慌失措的看向弄月。

好在他仍没有察觉,他秀眉微蹙,目光投向窗外。

窗纸上跃动着簇簇火光,外面已是人声嘈杂,萧晖粗哑的叫嚷分外刺耳:“……给我拿下刺客,格杀勿论!军儿……”他语透焦灼却不敢贸然近前:“你怎么样了?”

萧军早昏死过去,弄月抱着我站起身:“老家伙是宁可拼着自己的儿子也要拖星璇下水了。”

瞿牧回头看了看,将破损的门板虚掩回去。

“你们……”我将指甲嵌入手心,试图维持一丝清明:“先不要管我,无论如何,不能让他抓住星璇的把柄。”

副星入主已择日可待,我绝不允许昔日的悲剧以任何方式上演。

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

“醉卧沙场莫言欢。”星璇沉静的声音穿透遥遥夜空:“萧丞相当真不胜酒量,前殿寿宴未散,您老却到我这怡然轩练兵来了。”

“小王爷言重。我儿一路追寻刺客至此,生死未卜,老夫调来援手,何来练兵一说?”

“哦?”星璇的语气透出一种漫不经心的倨傲:“如果我说,他们不是刺客呢?”

“你……”萧晖恼羞成怒又不好发作。

星璇蔑然一笑,朗声道:“瞿牧,把人带出来!”

举着火把的御林军井然成列,弄月脚步极稳,我无力的靠在他肩头,长发垂落如瀑,在夜风中飘扬。纱帐下衣不覆体,周身却似有一股热力找不到出口,闷得难受。

星璇微凉的手指滑过我的额角,琥珀色的大眼中怜惜与震惊交错,最终化成愤怒。

“对不起。”他低声说。

我不敢出声,只能使劲摇头。

他倏然转身,咬着牙一字一句:“天子寿辰,普天同庆,你们是要反了吗?”

眼前的少年已然褪尽青涩,风鼓衣袂,难掩袖卷朝堂的霸气。

御林军静默半晌,不知是谁带的头,“哗啦啦”一片,齐齐跪下,只剩萧晖神情尴尬的站在原处。

星璇目不斜视的发令:“长明山离内城甚远,皇上兴致未减,今晚怕是不回宫了,御前统领暂由李冼接任,任谁也不许前去惊扰圣安。怡然轩的残局暂且留着,谁干的好事我明日定会查得水落石出。”

“属下得令!恭送小王爷回府!”

疾驰的马车在山路上剧烈颠簸,我努力让自己坐得笔直,不和他人碰触。

“瞿牧,慢点。”星璇疑惑的问:“梨落,你是不是不舒服?”

“没……没有。”我此刻已是通体如烧,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在宫中对逍遥散和迷情丸略有耳闻,不过是后妃争宠时用来取悦楚天佑的公开秘密,并无毒性,也不存在解药。说出来只会徒添尴尬,只好强行忍着,勉强一笑。

弄月关切的看了看我:“她受了点惊,好在没事。近段时间出入赏心殿的人多眼杂,瞿牧稍稍离远了半步,后来又被他们派来的人缠上。多亏小蕊机灵,知道去将军府找人。不然的话……”

星璇一拳砸在车壁上:“都怪我掉以轻心,让他们捉住了弱点。但我绝没想到他们会做出这等禽兽之事,我……”

“星璇,”我轻声打断他:“你不要意气用事,保护好自己才最重要。我反正也……”

“你要走了是不是?”星璇的笑容有些苦涩:“我早该想到,只是……罢了,这样总胜过真的见你病老宫阙……至少,我还能知道你会过得很好。”

“星璇……”

“不要忘了我们的约定。”

星璇的脸颊在风灯下泛着红润,许是酒后微醺,却让我想起那年坐在屋顶上笑得艳如桃花的少年。

瞿牧的马鞭呼啸着拍打在尘土上,一声紧过一声,直击人心。

沉默悄悄蔓延,我们不告别,所以,也不说再见。

似乎又过了好{炫&书&网}久,我的意识涣散得所剩无几。正在这时,马车忽然一晃,我猝不及防的撞向弄月,他及时伸手扶住我。肌肤相触的瞬间,奇怪的酥麻感觉席卷了四肢,吞没了理智,我再也坚持不住,软绵绵的倒进他怀中。

“月哥哥,我不回去了……带我走吧。”

“落落,你是……怎么了?”

“我很好,就是想和你在一起。”我在他胸前蹭了蹭,很满意的听见他呼吸微滞,手也不自觉的攀上他的颈项。

弄月扶住我肩头,语速略为急促:“落落,我也很想,但……现在还不行。你这么一走,星璇便是有口也说不清了。”

“我是说,就今晚,好么?”

弄月手臂一僵,我猛然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一时间又羞又急,狠狠咬破自己的唇,血腥味顿时溢满口腔。

“弄月,你就带她走吧。”一直看着窗外的星璇忽然开口道:“我总会想办法脱身,没关系的。”

马车缓缓减速,宫门在望。

“我困极了就会胡言乱语。”我顾不上掩饰,支起身子果断的说:“我不走,但我想一个人回宫。”

“不行!”弄月和星璇异口同声的否决。

“那就停车!”我头脑一热,话音未落,人已离座跳了下去,只想着摔昏更好,那样的话就不会太难熬,也不会www.③ü ww.сōm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

出乎意料的,一双有力的臂膀接住了我。

“落儿,我不碰你。绝不碰你便是!”

幽幽淡香唤醒了埋在心底最深的渴望,我忍得全身发抖才没有失态。

“我之前在你房中发现了逍遥散,幸而剂量不大,一时半会的难受很快就过了,我不至于趁人之危。”

冰焰的哑声近乎耳语,却淡疏有礼,与他火热的胸膛极不相配。

“落落!”弄月跟着跳下车来,他抬手覆上我的额头:“到底出了什么事?你身上怎会这么烫?”

“没事,我需要一个人静一静。”我绕开弄月,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向宫门。几名守卫诧异的迎上前来,又匆忙向星璇行礼。我掠过他们,城墙上的灯笼在视线中摇晃成一片昏黄,微弱的知觉指引我一步步摸索过城楼。

宫门在我身后缓缓合上,一曲笛音划破长空。

与此同时,我喉头一甜,粘稠的液体涌至唇边。

“蓉妃娘娘。”

我挥手秉退了守卫,继续蹒跚前行。

天际飘起沙沙小雨,一如那个人的脚步声,不着痕迹。

“你也不要跟着我。”血丝顺着唇角淌下,我若无其事的擦去:“阁下说过……”

天旋地转,下一刻,人已横躺在他怀中。

他一言不发的抱起我,足尖轻点,跃过重重檐角。

宫墙外,笛声悠悠,婉风入梦。

朦胧中又见温润如玉的男子柔美一笑,他手把手教我抚筝,他说,落落,我一直都在的。

我抬眼看去,近在咫尺的却是一双紫水晶般灿烂的星瞳,无数说不出的情感纠葛其中,终化作缱绻万千。

我越来越无法控制恍惚的思绪,颤抖着手抚上他的脸,顺着深刻的轮廓慢慢下移,不知不觉移到了胸膛。他身上带着雨水的气息,潮湿且微微泛冷,熨帖在我脸上,清清凉凉,稍稍缓解了躁热的体温,却让四肢更加酸软。

“落儿……”他停下来,轻轻唤我的名字:“落儿,你可分得清我是谁。”

“唔……”我烦躁的扭动身躯,不由自主的呻吟:“……好热。”

薄纱不经意的从肩头滑落,他蓦然收紧双臂,我靠在他胸前“咯咯”笑着,指尖挑开他濡湿的衣襟,低头浅浅一吻。薄凉的唇印上丝绒般光滑的肌肤,我无比惬意的吸吮,他却倒抽一口气。

“落儿!”

“嗯?”

我恋恋不舍的离开舒适的所在,刚仰起脸,一双炙热的唇就覆了上来,熟悉而遥远的悸动卷走了所有的迷离不安。唇瓣相接的瞬间,理智砰然瓦解,他急切而贪婪的索取,霸道的占据了我的呼吸,薄唇如一团汹涌炽烈的火,似要将万物吞噬。

我从他怀中滑下,他的身体与我紧紧相贴,一路追随。雨中的草地散发着泥土的芬芳,汗水交融,情潮来得又猛又烈,两人疯了般的纠缠。直到我濒临窒息,他才离开我的唇,细细舐弄我的锁骨,湿热的手掌摩挲着向下游移。我在这甜蜜的折磨中战栗不已,甚至伸出手无意识地扣住他的肩膀,将他拉得更近。

“落儿……”他轻咬我的耳垂,慵懒地煽点着情欲之火:“想要吗?”

我混乱的点头,又摇头,已分辨不出自己究竟是要他继续或停止,只能无肋的喘息。

他的呼吸愈发粗重:“到底是要,还是不要?”

“要……”我情不自禁的抬腿勾住他的腰,就连出口的话语也化作婉转娇吟。

“要谁?”

《拈花一笑醉流景》雪月天使 ˇ七 归途(补全)ˇ 

    我哪里还能分辨谁在说话,突然失了聊以纾解的耳鬓厮磨,只觉难耐的灼热又开始升腾,循着本能翻了个身,半裸的肌肤沾上草叶尖凉湿的露水,暂缓了几分躁动。

清越的笛声弥漫在烟雨中,如泣如诉,牵扯着人心酸楚难抑。我弯曲十指插进松软的土壤,蜷着身子呜咽。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只求一人心,白首不相离,而冥冥中,命运的翻云覆雨手却让几世情缘皆成蹉跎,来来去去的,都是辜负。我已经等不到青丝变白发了,我再也找不到那个人了……

冷冷的雨水和着滚烫的泪湿了脸颊,我止不住抽噎。

身侧传来幽幽叹息,他小心翼翼的从背后将我抱起,尽量避免着直接碰触。隔着吸饱了雨水的衣物,他掌心的温度也在渐渐消散。

“落儿,不哭了……是我不好……”他柔声哄着我,稳步前行。我昏昏沉沉的俯在他臂弯中,冷一阵热一阵,不知所终。

水流声断断续续的传到耳边,距离赏心殿应该不远了。

他再次停驻,我未及睁眼,只觉周身一凉,脖子以下的地方都没入水中。沁凉的水纹漫过每寸被灼疼的皮肤,积聚体内的高热像是寻到了依托,竟然不再让我万般难受。我无意识的继续沉溺,腰肢却被挽住,身后的人跟着步入莲花池,将我抱坐在腿上。

蒙蒙细雨,翩翩冉冉,轻烟一般张开了巨网,模糊了视域。

一池红莲开得恬静逸美,似玛瑙玉碗盛满流光。

雨滴溅落在池中,泛起阵阵涟漪。火色花盏上,晶莹露珠次第滚落,星宿天畔,水中芬芳。

他面容沉静,白玉般的脸庞浸润在水雾中,眉宇间散发着淡淡的光。

池面粼光点点,半透明的纱衣浮游似幻。

红黑发丝纠缠,如同斩不断的心结,在水中漂荡。

他握住我的手,更紧的拥我入怀,小声自言自语:“我觉得有点冷,你是不是还好?”

我茫然的看着他,点点头。

他没料到我是醒着的,垂下眼,眸光交错的瞬间明显一愣。

对视片刻,他忽然笑了起来,水珠沾在睫毛上,更显绝美。他吻上我的眼睛,让我枕睡在他肩头。

“等你身上的热度散去,我便送你回房。嘘……”他制止了我的些微挣扎:“别乱动,一觉醒来就都好了。”

明知一觉醒来后只会有更糟的局面等着我,他轻柔的话语仍像风一般拂过心房,敛去无助的神伤。淡月笼烟,海潮初退,这一刻的错觉,被当作永远。

我安静的睡去,半梦半醒中,迷迷糊糊的想起他会冷,便直觉的环抱住他,手心在他的腰背处来回摩娑。

天空飘着冷雨,却有温热的液体沿着额前碎发滴落,静静的滑过脸畔。

“落儿,你说过,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就是看不见他时会想他,想到他时会情不自禁的微笑,总想亲近他,但真正看到他的时候,心又会跳得很厉害……可我现在很平静,我只想这样抱着你,只要你在我身旁,我甚至希望……永远不再有明天。”

水波荡漾,天上地下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拈花一笑醉流景】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