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拈花一笑醉流景 >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91节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91节

作者:雪月天使 发表时间:2018-12-22 23:56:02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1:19
地牢入口。

几乎同时,“嗖”的破空之声响起,一只羽箭将斧柄牢牢钉在了门框上。

紧跟着,外面下起一小阵箭雨,不时飞进几只射进前方墙缝中。

螭梵冷笑道:“我说怎么来得这么容易呢。原来那老头儿早布好了圈套,无非是想让我们有命进,没命出。”

“为什么……哪里出了破绽?”我脑中乱作一团:“我们如果出不去,弄月还会在城门口傻等吗?

“弄月一个人摆平了西城门的守卫,如果我们不及时与他会合,等到黎明交班时,恐怕就不是前功尽弃的问题了。”螭梵说着忽然停了停:“你们有没有闻到什么异味?”

我吸气,疑惑的摇头。看看冰煜,也是一脸不解。

七七慢慢的说:“有,主上,是你最忌的硫磺。”

螭梵脸色突变:“地牢里埋了炸药,已被引燃!”

他话音未落,身后轰然巨响,一股强大的气流将我们全体抛出地牢。

硝烟弥漫中,我重重的摔在螭梵脚边,他自己尚未爬起,便来摸索着迭声问道:“梨落,没事吧?”我难受得说不出话来,只好握住他的手,他大声喊着冰煜的名字:“你先送梨落去西城门,这里有我和七七撑着。”

冰煜的回答言简意赅:“让七七去,她是女人。”

“呯呯嘭嘭”的金属撞击声穿透烟雾,七七哇哇大叫:“让我去也得开条道不是?你们当我还能移形么?实在不行,我只能变身了……”

隐隐绰绰的人影向我们逼来,冰煜和七七身陷乱战无法分身。螭梵二话不说的开打,他夺下一名士兵的长戟,挥转自如,(炫)恍(书)然(网)又回到了金戈铁马的战场,(炫*书*网-整*理*提*供)身手极为矫健。

我刚想起身,胸口一窒,腥甜的血顷刻涌上喉间。

“落落……”弄月急切的呼唤从一片嘈杂声中传来:“落落,你在哪?”

“我在……我在这里!”

强烈的昏眩感让我什么都看不清,却仍摇摇晃晃的站起,惶然四顾。

“落落!”弄月剑花一挽,逼退围攻上来的几名士兵,冲到我面前:“你身上哪来的血?”

“我没事。”我轻轻软软的笑着:“我不会有事的。”

弄月眉头紧蹙,才要说什么,被螭梵打断。

“弄月,西城门还有退路吗?”

“只能杀出一跳血路,我正是发觉情势有异才赶来的。”

“傻瓜,你既然正在城门边上,发觉不对就应该当机立断的先走啊!”七七在冰煜的掩护下退到我身边:“也好争取时间为我们搬救兵!”

弄月闻言愣了愣:“我一想到你们可能出了事,就什么都忘了。”

“哪来的救兵?”我笑了起来:“七七,打个不那么恰当的比喻,如果冰煜心怀不轨的潜进了紫宸宫,你最多也是尽力保他全身而退,定然不会对抗螭梵,对不对?”

七七没吭声,覆着烟灰的脸蛋居然也能看出不寻常的红晕,她急急转身,与匆忙而至的冰煜撞了个满怀。

“我们好像……”冰煜一句话未完,楚天佑的声音骤然响起,似乎隔着很远的距离,但宏亮不减:“你们给朕封死出口,燃毒箭,焚化这群妖孽!”

无数火把仿佛从地底下冒出来一般,刹那间点亮了漆黑的夜空。层层官兵将我们围得水泄不通,密密麻麻的尖矛对准同一个方向,他们身后,是四面高墙,角楼的顶端牵着一张柔韧的大网,网结处缀满明晃晃的利刃。楚天佑站在最高的楼台上俯瞰身置樊笼的我们,那一线明黄犹为刺眼。

“妖孽?”螭梵玩味的挑起唇角,漆黑的眸中却映着两团熊熊火焰:“今天我就让这群蠢到极点的凡夫俗子见识一下妖孽的真面目!”

“小梵!”我慌忙拽住他:“你不要胡来,没有元丹就不能轻易变身!”

“他不能,我能!”七七咬牙切齿的抛出几个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奋力一跃,红光爆开,一条赤鳞巨蟒吞云吐雾的游出,它摆尾挣破悬在空中的大网,直冲楚天佑扑去。

在场的千余人都看傻了眼,形同石雕。

眼见定局已成,一道蔚蓝色的剑影划破天际,星璇清亮的念咒声响彻皇城。

“封神锁妖!”

“不!”就在那道蓝光劈向蟒头时,我歇斯底里的尖叫,拼尽全身力气纵身,刚刚够着巨蟒的尾尖,它轻卷住我的腰,将我拖上脊背。

剑光生生收回,七星坠地。楚天佑身旁,白衣少年重重下跪:“璇儿此生从未求过谁。只这一次,求你相信我,三界自始存亡与共,他们绝非恶意!”

“璇儿,你年幼难免轻信。他们三番两次侵入我的睡梦,索要传国玉玺不成,便想出这般法子来诱我上钩。若非你救人心切说了实话,我还不知穆家藏有此等妖女。如此一网打尽岂不痛快?我朝千秋万代,将永免异族侵犯!”

“皇伯伯!”

“璇儿,你闹够了!”楚天祈呵斥道:“皇上自有明断,你若还要多嘴,就给我退下!”

星璇绝望的抬头看向我,琥珀色的大眼充盈着泪光,歉疚与哀恸混杂其中。

我努力扬起唇角,微微点头,两行泪水难以遏制的滑下。星璇,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如果我还能有最后的要求,请为你自己保重!

我低下头,抱紧巨蟒的脖子:“七七,我们去和他们在一起。”

风从耳边呼啸而过,弄月飞身接住我。回归人形的七七带着几处伤口,脸色惨白。螭梵刚想上前,冰煜一言不发的牵过她的手。

“弓箭手听命!”楚天佑冷冷发令。

城墙上千百只箭矢指向我们,火光连成一片。

弄月默默握着我的手,我拉住螭梵的手,螭梵接过七七的手……背靠背站成一圈,彼此间都能感觉到来自<炫>-<书>-<网>他人的温暖。

“冰煜,我喜欢你,你可能都不记得了,十年前的神灵大战,我们阵前见过。”

“嗯,手下败将,我怎会不记得。只是没想到十年后,会换我栽在你手里。”

“小梵,你后悔吗?”

“后悔,我发誓不再让你受伤……该死的怎么又是箭?”

“弄月,对不起。我也没想到……”

“落落,如果换作他,你会说对不起吗?”

角楼上,令旗高高举起:“放……”

号令未完,一条灼热的火龙飞旋而至,所到之处,烈焰卷走弓箭,吞没血肉。井然成序的士兵顿时乱作一团,“噼里啪啦”的不断有人从城楼上摔下。

“哎!”七七诧异道:“神灵两界,任谁都不可能在这里使出术法!可是……”

“这不是术法,”弄月淡淡的说:“武林至尊,火神九翼。”

轻岚薄袅的夜空,风带着远山的梦,飘开一帘烟雨。

紫禁之巅立着一名黑发黑袍的男子,风鼓起他的衣衫,扬起他的长发。他手臂微抬,指尖在雨丝中划过优美的弧度,一枝笔直射向他面门的羽箭眨眼间调头,火光骤熄,快得让人看不清去处,只闻惊呼一片。循声而望,楚天佑煞白着脸孔,一蓬乱发,半是疑惧半是震怒的呆立在原处,他身侧,原本用来束发的峨冠被羽箭死死钉在楼柱上。

“弓箭手待命!” 楚天佑踉跄着退后几步,星璇拾起了令旗。

“开城门!”冰焰清冷的声音不失威严。

“你……你是何人?朕凭什么听你的?”相形之下,楚天佑明显的底气不足,半个人都缩去了星璇身后。

“开,同生。不开,同死。”

冰焰仍是淡淡的,相隔甚远,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觉字字千钧。

场内鸦雀无声,王者天成的魄力压得楚天佑半晌没能说出话来,围成铜墙铁壁的官兵们犹豫着互换眼神。

冰焰纵身一跃,衣袂下的双手缓缓张开,血色火翼烟花般绽放,无数火苗汇聚成光球,飞快击向紧闭的铜门。近旁的士兵闪避不及,撕心裂肺的惨叫,淹没了楚天佑抖不成声的“开门”两字。铜门应声而开,慌乱的人群推攘着让出一条路。

冰焰走了过来,几缕湿润的青丝拂过玉雕的脸庞,黑衣翻飞如蝶。他在我身边停下,对弄月伸出手:“物归原主。”

白净的掌心躺着载有火神秘籍的蟠龙玉佩,弄月一言不发的取过来。

冰煜低声问道:“哥,你去找了轩辕真人?他有没有告诉你……”

“他说与没说不会有两样结果。”紫眸从弄月脸上缓缓移至他与我交握的手,似有似无的笑意浮上唇畔:“我欠过谁的,今日便都算还尽了。”

“你并没有欠我什么。”弄月微微一笑:“如果再来一次,我的选择还是不会变。”

“那么……很好!”冰焰转身面向螭梵,声音平静无波:“三界存亡原该顺应天意,金銮之主若缺位昆仑,就算血染传国玉玺,祭祀的成功率也微乎其微。你我尽力而为,何必以身试险?请!”

两人一前一后的离去,自始至终,我的视线没有移开他半寸,而他,没有再看我半眼。

雨雾中寂寥的身影渐行渐远,连带着天地万物,都模糊起来。

我本能的想追上前去,双膝却不由自主的一软,意识消散的那瞬间,出口的呼唤化作一句轻咛。

“冰焰……”

“砰”的一声巨响将我惊醒,紧接着“哗啦啦”碎片落地,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重击下分崩离析。我想睁开眼,仍使不上力,挣扎几番只有放弃,静静的听着螭梵咆哮。

“怎么还会这样?五年?为什么是五年!云渠明明说过,她有我的元丹护体就……”他的声音哽住,停了片刻,继续吼:“我带她回去找云渠,虽然她行事古板,却从不撒谎!我才不信你们,梨落她根本就不是凡人!”

“主……主上!”七七插进话来:“你应该小点声,当心吵着病人……”

“谁是主上?躺在床上的才是!你自己看她左手。隐月,那是隐月!”螭梵已经完全失控:“她才多年轻,怎么会……我当然得吵醒她!”

“主上!我是说你!”七七拔高音量:“你吵醒她以后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如果她真的只有五年时间,而你又用这种方式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不认为她会感谢你。”七七冷静道:“主上不妨先听轩辕真人说完。”

“我并没有其他可以说的。”

骤然听见苍老的声音,我才发现轩辕真人原来一直坐在床边。

七七闻言马上解释道:“道长不要介意,主上他是……”

“关心则乱,我能理解。但是,单从脉象来看,我确实无力回天。打个残酷的比方,她现在的身子就像行将就木的枯树,非药石能挽救。”

“道长,”螭梵哑声道:“事出有因,当年她若是没受重创,没失掉那个孩子,凭她的灵力,决不至走到今天这一步。如果……如果那个孩子能回来,是不是,一切都能随之回来?”

房间里一时寂然无声,轩辕真人沉默良久才开口道:“我不能肯定。况且,以她目前的状态,自保尚难,怎能再去孕育新的生命?”

“为什么……”螭梵喃喃自语:“她从来都没有选择?”

我侧脸朝向里躺着,拼命压抑着颤抖,泪水汩汩渗入鬓角。我并不害怕死亡,多活的十年不过是用那个可怜的孩子换来的,我早知道距离尽头不会太远。只是真到了这一刻,还是难以自持。明知生离总好过死别,明知不能再让他伤痛,但在心底盘旋不去的却是他在莲池中对我说过的一句话。

我只想这样抱着你,只要你在我身旁,我甚至希望……永远不再有明天。

我错觉的以为,甚至也自私的希望,那就是我的永远。

《拈花一笑醉流景》雪月天使 ˇ九 落尘ˇ 

    睁开眼的时候人都散了,黄昏临近,倦鸟归巢,斜阳透过窗纸独自芳菲。

我漫无目的走到门边,抬眼看去,微怔。

记忆中的念园,梨树成林,晚霞如醉,一切都还是老样子。

朦胧的笑意浮上脸庞,我呼吸着草木清香,慢慢走下台阶,想不到此生还有机会来念园故地重游。再忆洛阳的才子佳人,101颗梨树的牵手,缘系三生的传说,恍若隔世。

时下暮春已过,梨花不再,我仍兴致盎然的穿过曲折小径,走进梨树林。长长的裙裾拂过露湿的草地,来时的路上,无风无雨。

前方传来冰煜的声音,我停下脚步。

“……这传说倒是妙,可惜看不到梨花满园的盛况了。”

“你想看么?”

“你……啊,我忘了灵界有百花令,赶紧让我见识一下。”

“我试试,别抱太大希望。”七七开始低声念咒:“以王之名,时令往返……”

刹那间,暖风迎春,香飘万里。

我仰起脸,雪白的花瓣滑过眉间。远望梨花千树,似依依浮云。

“好美。”冰煜赞叹道:“七七,你真棒。”

“这不算什么。如果换作梨落,以前的她只用冥想就能成功。”

“你有心事?怎么看上去闷闷不乐的样子?”

“你说,人真的有三生吗?要等多久才会有来生?”

“就在想这个啊?”冰煜松了口气:“他们途径六道轮回,来生其实并不是原来那个人了,谈不上等或不等。我看你是灵力透支过度了,明晚你还要随我参加颂神大典,抓紧时间休息,等忙完这阵子再来人界玩,反正多的是时间。”

冰煜哄了七七一会,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拈花一笑醉流景】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