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拈花一笑醉流景 >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95节

拈花一笑醉流景_第95节

作者:雪月天使 发表时间:2018-12-22 23:56:15 更新时间:2022-04-10 06:21:20
想起什么似的:“你刚付了多少钱,我还没谈好价呢!”

“十文钱,我就给了十文钱。”男子哄骗着柳眉倒竖的妻子,顺手朝前方指指:“落儿,我们快到一线牵了。”

“一线牵到底是什么?”

“去了就知道,乖……”

“我们去那里干嘛?”

“……”

做丈夫的想要对付喋喋不休的妻子,最好的妙招便是占用她说话的工具——此乃颠扑不破战无不胜的真理。

“你想用什么来交换?”

阳光充足的小木屋里,白胡子老头惬意的摇着蒲扇,笑容可掬。

“千年灵力。”冰焰气定神闲。

我喷出满满一口茶水:“我反对!”

“你们为何不事先商量好?”

“很早就商量好了。”冰焰撒起谎来比说真话还流利。

“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等等,我都还不知道一线牵是什么东西?”

“三生石上一线牵,”白胡子老头乐呵呵的开口道:“千年灵力,足够换取生生世世了。”

“我……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落儿,这是真的。月老专司红尘姻缘,不是谁都遇见。我们,算是求他开个后门。不管何时何地,我都不会再害怕找不到你。何况,我现在只是与月老立下契约,等你不在了,灵力对我也没有了用处。这样想来,岂不两全其美?”

“可是……”

“没有可是。落儿,我的心意你还不了解吗?”

我无力的挣扎:“我懂……可是,万一哪天你厌烦了……”

四目相对,冰焰温柔而坚定的看着我,熟悉的浅笑转瞬已度亿万斯年,再也寻不出拒绝的理由。我何尝敢有这般奢求,而你却云淡风清的给了我最深的承诺。

月老指尖微动,一条细长的金丝光线缠上我和冰焰的左手小指,盈盈绕绕。

金光渐渐退去,纤细的红线留在我们指端。

月老满意的捋着白胡子,红线没入肌肤的纹理,消失不见。

冰焰握住我的手,向他致谢。再抬头时,小木屋连同月老都没了踪影,只剩一块通透的卵形巨石,石壁内嵌着许多小字,在云蒸霞蔚中散发着淡金色的光晕。

我的眼眶渐潮,凑近了去看:“这里面有我们的名字吗?”

“当然。”冰焰拉着我退后几步,轻轻抬手,银砂缓落,龙飞凤舞的两行诗句跃然其上。

落款处,正是两人的名字。

泪水不受控制的汹涌而出,然而,填满心房的,是再真实不过的幸福。

“回家去吧。”我吸吸鼻子:“夜儿在等我们。”

话音未落,温暖的唇覆上我的眼睛,沿着泪痕向下,轻柔的吻上我的唇,缠绵许久,仍是不够。

我细致的回应,这一刻,便是天荒地老。

斜阳如画,夕烟静静笼罩着三生石。

很多很多年后,前来寻找一线牵的人们仍然能够看见石头上银色的字迹,如同不老的姻缘,历久弥新。

不如笑归红尘去,共我飞花携满袖。

—— 下卷完 ——

番外:

《拈花一笑醉流景》雪月天使 ˇ缘来是你ˇ 

    午后去了趟飞花阁,梨落啃青梅啃得不亦乐乎,我瞧着都觉得牙酸,冰焰居然还跟着吃了几颗——他眼里只剩了梨落,哪里有空分辨入嘴的是什么。或者说,他早就有所预感,再酸的梅子也变成了甜的。虽然不是初为人父,但婉儿的孕育与出生他并没有机会参与,遗憾终归是需要弥补的。我找了个借口带着婉儿离开,小丫头以为父亲受了母亲的骗,一路上笑得东倒西歪。

拐角处,我忍不住又回过头。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洒在两人的衣衫上,光影婆娑,幻化作无数金色蝶儿,舞出满世界的幸福芳香。梨落唇边浅浅的笑涡,恍若经年未变。

没来由的,眼眶竟有些潮湿,这……不太符合我的形象。

但是,不管怎样,总算放下心了。

“小梵,落落真觉得梅子好吃吗?”古灵精怪的小丫头笑够了,总算察觉不对:“明明酸得要命,她居然还嫌不够,引得父亲来尝……他也不怕酸呢!”

“呵呵……”想象不出冰焰回过神后会是怎样的表情,只怕未必比我咬下第一口时更好看……不知不觉的,口水又往外涌。我忙转移话题:“婉儿想不想有个弟弟?”

“弟弟和梅子有什么关系?婉儿是落落当年吃梅子吃出来的?”

小丫头满脸好奇,我斟酌半晌,决定回避这类问题。一来怕答得不好被梨落教训,二来也怕小丫头自己的离奇追问。

还记得她前年癸水初至,大半夜的哭到我床前,我弄清原委后请云渠长老送她回房,不忘恭喜她长大成人。没想云渠长老刚走,她又赖回我身边,像小时候一样缩在我怀中睡了一夜。

我原想等她慢慢习惯就好了,谁知第二夜,第三夜……每晚如此。少女身上独有的清香萦绕在鼻端,伴着贴近胸口的心跳,丝丝入扣,我开始觉得夜晚过于漫长。于是,我认为有必要和她谈谈。

“婉儿今后不能再和我挤一张床。这个,毕竟男女有别……”

她似懂非懂的眨眨眼,提出第一个问题:“小梵的床上睡过别的女人吗?”

女人?当然没有。泡妞不是为了上床,而是打发无聊的时间。不过,对小孩子不用讲这些,我简单的摇摇头。

婉儿接着提出第二个问题:“婉儿可以和别的男人睡吗?”我僵硬片刻,说不上来的奇怪感觉,继续摇头,过了好一会才补充道:“洞房花烛夜以后就可以。”

“那么,小梵可以给婉儿洞房花烛夜吗?”

小丫头趴在我腿上,抬起头,紫色的眸子流光溢彩,我一时有些怔忪。

她“咯咯“笑出声,跟着问道:“小梵,你为什么脸红?”

“……”

往事不堪回首,想我纵横芳丛的一世英名险些毁在了这小丫头手中,好在我反应够快,引经据典的从洞房花烛夜侃到神灵两界的民俗及人丁来源,其间一不小心,把梨落给出卖了,赶紧心虚的扯回话题,口干舌燥之际发现小丫头早睡沉过去。从那以后,洞房花烛夜就成了小丫头挂在嘴边的惯用词,常用来比拟令她向往或是欢喜的事情。每逢此时,冰焰似笑非笑的眼神都会让我产生遁地而逃的冲动。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没说错,卿婉比小时候的梨落更容易让人措手不及。

温和的阳光如薄纱般垂下,浣玉林的小径铺满黄灿灿的银杏叶子,片片莹白的花瓣擦身飞过。

婉儿难得文静的走在我身侧,她不时伸手去接扑簌坠落的梨花,仔细注视着掌心中那抹纤薄的晶莹,然后让它们从指尖轻轻滑过。

一切都很美好。

我忽然有点希望蜿蜒的小径没有尽头。

“小梵,”自在拈花的女孩轻声唤我:“我有一个想法……”

我也有一个想法……

我看看那张娇俏红润的小脸,忍住没吭声。

风像顽皮嬉闹的孩童,不停撩动她青锻般的长发,灵动的紫眸映入我眼中。

“小梵,”她甜软的声音分外好听,锦上添花的朦胧笑意让我的思维骤然停滞——还好也只是瞬间,她的下一句话如雷贯耳。

“其实……我更想要个妹妹,你能帮忙转告一下么?”

傍晚时分,婉儿要修习风系法术,我闲着没事,前后晃了一圈,直接移形去了人界。

平湖夕照,一叶乌篷小舟栖在柳荫深处。

那白衣男子正在试酒,秀丽绝伦的眉目,怡然自得。浆声绿影,他稳稳坐着,不问烟波,不惧风雨,不载离恨过江南。

我跳上船头,小舟晃了两晃。

他递给我一杯酒:“轻点,别惊跑了鱼儿。”

我懒洋洋的朝舱里瞅了瞅:“我指望你这儿有西湖醋鱼呢。”

他笑了笑,返回舷边垂钓,雅致的脸孔隐在竹编斗笠下。

“我也刚来不久,再过半个时辰就陪你去烟雨楼小坐。”

湖面的微风令人心旷神怡,我惬意的舒展腰肢:“那个采花大盗还没归案吗?你这么不辞劳苦,星璇可给你公饷?”

“人是他自己抓的。我一路游山玩水,不过是替他把人撵到了近处。”

“我说……他也是要当爹的人,怎么就没见着安分点?”

“也是?”弄月握着钓竿的手紧了紧,往上一扬,一尾红鳍鲤鱼摔在船板上,“啪啪”乱蹦。

“哦,我忘了告诉你,她有了身孕。”我状似无意的提起,眼角余光偷瞄他。

“真的吗?她是不是很开心?”弄月的笑容纯净,不含半点杂质。

“我猜她现在还不知道,不然就不会爬树摘梅子。”

弄月笑着摇头:“她就算知道,也一样会上蹿下跳。”

“没错,她一开心就变成了孩子。”我一点点品着杯中的花雕:“那你呢,你每天这么过着开心吗?”

“自然是开心才会这么过。”

“你为什么不修炼火神九翼?”

我自知这话问得突兀,甚至有点多管闲事,但我曾亲口把梨落托付给了他,而他对梨落的心,并不输给任何人。我总觉亏欠,可是他说,只要她幸福,于己,感同身受。

教人无法不欣赏,这般淡然与超脱,自是情至深处。他甚至从不向我打听梨落,大抵是知道我有空找他闲话家常,就代表万事如意。但我仍不理解,既然决意不再相见,何不……

“我不想忘。”弄月轻描淡写的回答。

不远处,九孔石桥,亭亭画舸,逐一浸润在晚春的濛濛烟雨中。

“可惜啊……”我朝桥堤上张望了一番:“那些美人儿就这么被你辜负了。”

弄月又是一笑:“缘份未到,何来辜负?”

“缘份跑不到你这四不着岸的小船上来。”

我正准备端出资深前辈的架子高谈阔论,忽闻一名女子的声音:“我昨晚就是在这一带看见月华公子的,你们不信就算了!”

由远及近的环佩叮咚,一只黄鹂“嗖”的冲上云霄,柳梢在水面划出阵阵涟漪。深深浅浅的翠影中,走来一群罗裙环髻的姑娘,说话的不过十六七岁,青衣黛眉,腮凝桃花,清丽的面容上微带薄嗔。

弄月压低了斗笠边缘,置若罔闻的享受垂钓之乐。

随行的另一位姑娘笑道:“幺妹儿昨晚淋了场雨,可是糊涂了。月华、七星两位公子素来行迹无踪,天下无人不识君,却也无人www.③ü ww.сōm窥其真貌,若非大奸大恶之徒,最多不过远瞻几分身姿罢了。你又是如何对得上号的?”

“月华剑。我在爹爹收藏的兵器谱上见过那把剑,不会认错。”

“就算是偶遇,他怎会平白拿剑给你看?”

“二姐,我真的……”

不等她分辩,另有人接过话去:“就是啊,说不定是假冒的。青儿,爹爹向来疼你,为你寻的亲事都是姐妹中最好的,你还挑拣什么呢?哎,听说城南新开了间绸缎铺子,趁着天没黑,赶紧过去瞧瞧……”

“不是我想要的,再好也是枉然。”

无力的低喃湮没在叽叽喳喳的说笑中,众人转眼已走远,留下她一人沉默的站在小桥上,神情寂寥。夕烟透过柳枝笼罩着她的脸庞,粼粼水光映入瞳中,宛如秋波流转,鬓边垂发轻轻随风飘起,尤显肤若凝脂。江南女儿乡果然名不虚传,这位更是堪称极品,便是与她那群姐妹相比,也胜了几分出尘的灵气。

我心中暗赞,弄月却依旧不为所动——装没事人?

迫于我审视的目光,弄月终于无奈的放下鱼竿:“她酒醉失足掉进湖里,我恰好路过救了她,又不知她家住何处,只得陪坐在一旁等她清醒……并非你想象的艳遇。天色不早了,我们动身去烟雨楼吧……”

话音未落,一串清越的音符在水雾弥漫的空气中飘散开来,弄月竟然怔住。

我看向石桥,那姑娘不知何时拣了片叶子含在嘴里,吹着一支听起来有点耳熟的曲子。

我绞尽脑汁的思索在哪儿听到过。能引起弄月如此反应,八成和梨落有关,可梨落哪里会吹笛子?

叶笛绵绵,如泣如诉,淡淡的相思,淡淡的忧伤。弄月侧耳聆听,眸中逐渐焕发出异样的神采。我虽不解曲意,却也(炫)恍(书)然(网)了悟。他不愿忘记的,不是梨落,而是那段珍藏于心的过往。只是,为她深种的情根,凭谁来解?

我犹自感叹,弄月从怀中取出一管玉笛,顿了顿,横至唇边,下一刻,天籁般悠扬的乐声缓缓流淌。

桥上的姑娘讶异的循声而望,弄月浑然不觉。风掀掉了他的斗笠,飞舞的青丝中,天人般的容颜。

笛声的契合曼妙无比,交织的视线结成了一张密不透风的网,浓墨淡彩的烟雨画卷渐渐鲜活起来,我的存在似乎变得多余。

临走的时候我才想起,那曲子听梨落弹过一次,她还宣称是自己最拿手的,曲名叫做……婉风。

回流景宫批阅完近日的议事文书,无聊之余有些困乏,我看看天色还早,便斜靠在床头养神。

睡意朦胧之际,房门“吱呀”一声开了,婉儿探进小脑袋东张西望,我的嘴角不由得噙上一丝笑意。

她一反常态的蹑手蹑脚:“小梵,你睡着了?”

我故意不作理会,眯着眼缝等她下一步动作。

她似乎犹豫了一会,然后伸出手,掌心迅速聚起一团银蓝交错的光。我吃惊不小,小丫头这么③üww.сōm快就学会了催眠术,而且刚学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拈花一笑醉流景】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