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重活记 > 重活记_第3节

重活记_第3节

作者:唐观水 发表时间:2018-10-26 10:11:37 更新时间:2022-04-10 04:19:03
窝头就咸菜啊?真是的,今天早上一起来你就古古怪怪。说,你是不是在学校犯错误了?哼,昨天不说,还在外面疯玩了一天,怎么,现在要上学了,心里打怵了吧?是不是还要我们签字什么的?”

“慧琴,别吓着孩子。”唐振国笑了笑,接着对唐欢轻声道,“欢欢,怎么了,是不是真在学校犯错了?没事,跟爸爸妈妈说,就算你犯了错,爸妈也不会真怪你的,放心,有我在这里,你妈保证不打你。”

“啊,没,没有,没有事情。”唐欢立刻摇摇头。

“真没事?”唐振国皱了皱眉,“欢欢,你可是少先队员,少先队员说话要诚实啊。”

“真的,真没事。”唐欢看了看唐振国,又看看老妈王慧琴,终于微微一笑,“我只是忽然觉得,自己很幸福。”

听到唐欢这么说,唐振国跟王慧琴一愣,彼此面面相觑一番。

“这孩子今天犯哪门子神经?”王慧琴最先疑惑道。

“呵呵,吃饭,吃饭。”唐欢再也不说别的,继续笑了笑,接着拿起筷子就开始吃起饭来。

第三章、上学要戴红领巾

 当唐欢快吃完饭的时候,院子大门忽然被推开了,透过窗户外面那层防蚊虫的蓝色纱窗,就看到从外面走进一个军绿裤子白衬衫,肩上斜背着着绿色布书包的小胖子,年龄大概在十一二岁左右。

“叔叔阿姨好。”小胖子跑进来先向唐振国夫妇问好。

“嗯嗯。”王慧琴点点头,“志坚啊,吃了么?”

“嗯,吃了。”小胖子点点头,又吸溜了一下鼻子,接着对一边的唐欢道,“唐欢,你还在吃呢?快点,今天周一升国旗,得早去啊。”

“哦,就好,就好。”三两口喝光牛奶,又把半口窝头吃掉,抹了把嘴,这才顺手拿起放在一边的书包,“妈,爸爸,我上学了。”

唐振国笑了笑没说话,王慧琴则一边吃饭一边挥了挥手:“去吧去吧。”

……

走在熟悉而又陌生的上学路上,唐欢一边观看周围的景色,一边心里不断的感怀:是啊,这就是我小时候生活玩闹的地方,这就是我童年挥洒过的地方!

刚走出广播局大院门口的时候,唐欢忽然发现一棵很高大的枣子树,树顶已经结满了枣子,但是矮小的地方却光秃秃的,应该是枣子都被人打下来了。

“是啊,就是这棵枣树!”看到这棵大树,唐欢忽然停了下来,仰头看起了这棵树:心中再次思潮翻涌,“这就是那棵树龄超过五十多年,两人都怀抱不过来的老树,小时候自己经常在树下玩耍,枣子也吃了不少。可惜没过多久,自己跟着父亲调动到北海市,就再也看不到这棵树了。等后来自己偶尔回来的时候,却发现这棵树早没有了,原因是广播局当时要把围墙改建成门头房往外出租,嫌这棵树挡着碍事,就把栽在大门口旁边这棵长了几十年的老树锯掉了,然后在为墙这边建设了一栋栋的门头房往外租——真是可惜啊。”

“喂,唐欢,你怎么停下了?”发觉唐欢站在枣树下发愣,当先那个小胖子不满了,“快走啊,走去学校要近半个小时呢,咱们今天得早去,今天升国旗,早读时间短,要不早去的话,作业可咋办?别忘了,咱昨天光玩了,可都一个字没写啊……唉,要是我也跟我哥一样有自行车就好了。”

“噢噢。”唐欢随口答应了一下,接着随手一指那棵大树,“这棵枣树……”

“怎么了?”小胖子看了看大树,接着对唐欢道,“你想吃枣子?低的都打下来了,昨天咱还打过呢,你忘了?至于顶上的,那太高了,吃不到的,就算打下来,也不好吃了。要吃的话,去陆疗那边摘好了,那边的枣子又低又甜,比这好吃多了。我说,别说枣子了,快走吧咱们。”

“是,是。”唐欢点点头,接着又跟那个小胖子走了起来。不过走了没有一会儿,他又歪过头重新看着那个小胖子,迟疑了一下后终于道,“你……张志坚?”

“嗯?干嘛?”小胖子张志坚回过头来,“叫我干嘛?”

“哦,没什么。”唐欢笑了笑,“只是确认一下而已。”

“确认一下?”张志坚摸了摸脑袋,“确认什么?”

“没什么,”唐欢摇摇头,当先跑了出去,“快走,别迟到了!”

“有病……唉,等等我!”张志坚在后面吆喝了一下,接着也跑了起来,“你跑慢点,你知道我跑不过你的!”

……

等大家跑到北城实验小学门口的时候,已经是满头大汗,不过唐欢却感觉说不出的畅快。

“呼呼,你,你……”终于赶了过来,张志坚一边弯腰大喘气,一边指着唐欢,“唐欢,有,有必要这么拼命么?累死我了,跑,跑慢点,咱们也不会迟到的,呼呼……你犯,犯哪门子神经啊?”

“呵呵,没什么。”唐欢也喘了口气,接着双臂张开,来了个杰克在泰坦尼克号船头的经典动作,“我只是突然想跑,特别想跑而已。”

“特别想跑?我操,我看脑子有病你!”听到唐欢这么说,张志坚给了他一个白眼。

又大喘了几次气,感觉气喘的匀和了,张志坚这才慢条斯理的直起腰,又从裤兜里掏出一条红领巾,开始在脖子上系。

“红领巾?”看到那个东西,唐欢又开始长大了嘴巴。

“啊,你又怎么了?”看到唐欢看自己,张志坚也跟着看了看自己,发觉没什么不妥之后,这才不满道,“我说唐欢,从刚才开始你就奇奇怪怪的,动不动一惊一乍的,你干嘛啊你?不是黄鼠狼子上身吧?对了,你红领巾呢,快系上,要不门口的纪律监察员会扣分啊。”

“啊?”唐欢一听,连忙掏裤袋,结果却发现根本没有红领巾。

“这个,我忘带了。”唐欢两手一摊道。

“俺的天老爷啊。”张志坚随口说了一句乡音,接着一拍脑门,做出一副受不了的样子,这才继续用普通话道,“唐欢,今天星期一升国旗,查的比平时都严的,被抓住可不好受啊,得写检查啊。你再找找,是不是放书包了?”

听他这么说,唐欢再次翻了下书包,找了半天,他终于确认了,自己真的真的没带红领巾。

“算了算了,真服了你了,上学要戴红领巾你不知道啊?应该提早预备着才是。”张志坚撅起了嘴,“我课桌里还有一条旧的,你在门口等等我,我去拿给你。”

说完,张志坚就当先进了校门,而唐欢就只好呆在门口等他。

这期间,门口那两个站岗的学生一直用眼睛的余光注意着他,自己一转头过去,他们又迅速恢复原样,这让唐欢感到很好笑。

“喂,我说,你们这么站着多久了?”反正无聊,再加上新鲜,唐欢就主动过去凑近乎,“多久换一班?累不累?”

“去去去。”其中一个子很高,身材很瘦的女监察员严肃的挥了挥手,“有红领巾就进来,没有就报出你的班级跟名字,我们给你记上,别打扰我们执行公务!”

“执,执行公务?”唐欢的脸颊抽搐了一下,脑门噌的一下就出了一层汗,接着就苦笑着摇摇头,“那你们忙,忙,不打扰了。”

乖乖,一个个都是小大人啊。

离开门口之后,觉得站在原地被人看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唐欢就走到一边的小卖部前,开始随意浏览起来。

这里的小卖部五花八门,大都是卖给孩子的东西,什么各种卡通贴纸卡片,玩具枪,铅笔,圆珠笔,钢笔,作业本笔记本橡皮等等等等。哎,还真是怀念,当年自己放了学之后,貌似就爱逛这里……

“要买点什么?”看见唐欢看着自己的铺子发愣,在里面看报纸的老板出来了,是一个很瘦的中年男。

对这个中年男他还有点印象,记得这人好像姓陈,名字就不知道了。

“看中什么就跟我说。”中年男笑了笑,“我给你拿。”

“哦,我只是随便看看。”唐欢摇摇头。

“哦,那你看吧,看好了叫我。”中年男再次笑了笑,就转到后台看报纸了。

就在唐欢正津津有味的看着小卖部里那些东西的时候,张志坚跑了出来:“唐欢,唐欢,我拿来了。”

唐欢拿来他手中的红领巾一看,哟,黑乎乎的,很多地方都破了,还有一股子馊味。

“这个……怎么这个德行?”唐欢指了指黑领巾,又看了看小胖子张志坚鼻子上吸溜吸溜的鼻涕,皱了皱眉,“你不会是用这个来擦鼻涕吧?”

“那个是旧的。”张志坚摇了摇头,“上一次体育课我戴着踢球,我看破了,就随手扔桌子里,好长时间没管,都快忘了,你没带红领巾,这才想起来……什么?你说我用这个擦鼻子?亏你说的出来,这可是烈士的鲜血染成的,我三年级就入了少先队,比你还早一期呢,怎么会做亵渎红领巾这种事情涅?咋地,嫌不好看?觉得不好看别戴,哼!”

“戴,戴,怎么能不戴。”唐欢摇摇头,接着向那几个监察员努了努嘴,“没看他们都盯上我了么。”

也是,他记得这个时候,似乎学校查的很严格,只要是少先队员,上学必须戴红领巾,特别是星期一升国旗的时候,如果不戴,那就要给你扣分,而你扣了分,就是你班级扣分,班级扣分就会影响班主任的奖金,所以班主任都会对这种学生进行罚站,罚作业甚至通知家长等等的惩罚。

至于不是少先队的人么……没看见么刚进大门那个小孩儿么,上学走路都低着头,碰见戴红领巾的好像比人矮半截似的,而且因为是星期一要升国旗,他们路过监察员附近的时候还得说明自己不是少先队员才能进去。哼哼,这要在以后啊,就凭这个,学生便可以告你人格侮辱。

不过这是1983年,学校才不会跟你小破孩讲人权,再说这些不是少先队员的人每天这么做,尴尬啊尴尬的,慢慢也就习惯了。真正还不好意思的人,不用说了,肯定是最近申请入少先队却没通过审查,还有一丝惭愧在心中。

实际上这种入少先队要严格审查的情况,一直到1986年的时候才有了重大改观。到那个时候,所谓审查就是走过场,不过是糊弄,不,错了,是激励一下学习好又懵懂的孩子。

1986年以前,入少先队还是很严格的,不是所有人都能当少先队员,就算同样是少先队员,也有先后入之别。而到了1986年以后,虽然依然有少先队审查,也就是入队仪式,但其实已经没有以前那种严格的意味了。那时候小学生就算一直都没有通过审查,但只要上了四年级又没有特别重大的劣迹,差不多都让你当少先队员,顶多就是比别人晚点入队罢了……哎,还是改革开放好,事实证明,阶级分化要不得啊。

总之,戴上了有味道的破红领巾之后,唐欢这才在监察员严肃的目光中进了学校。

第四章、抄作业与升国旗

 不一会儿,唐欢就跟着张志坚路过一二年级低年龄学生的两排平房,往高年级教学楼走去,路上有两个大概一二年级的孩子往这边看,张志坚发现了,立刻挺胸抬头仰下巴,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走路都有点八字步了。

高年级教学楼在这个时候不过是个三层的灰色小楼,三年级到五年级的学生都在这里上,而唐欢想起来,83年9月的时候,自己应该是上五年级,自然要去高级教学楼了。

果然,张志坚当先一个脚步两阶的大步往上爬楼梯,一直到最顶层的三楼,来到了他们现在所在的教室:五年级二班。

还没进教室,就听见里面一片呜殃呜殃乱哄哄的声音,等进去一看,就见到里面所有同学都是白衬衫红领巾,顶多裤子不一样。这其中,大多数男同学都在课桌上奋笔疾书,大多数女同学则聚在窗户边上有说有笑,至于那些值日生……咳,那是扫地么?我怎么看像在后面打群仗?哦,对了,还真是在打仗,不过不是真打,而是打架游戏。你看,小扫把是补刀,大扫把是大砍刀,而白铁皮则是盾牌。

哼哼哈嘿……快使用大扫把……哼哼哈嘿,簸箕无敌……

“李爱国!”就在唐欢还在门口发愣的时候,张志坚一下子跑到一个正在低头奋笔疾书的戴眼镜的小个子男孩儿旁边,“你数学呢?抄完了么?抄完给我抄下。”

“左边那儿就是。”那戴眼镜的李爱国随口应了一句,手都没停,继续在本子上迅速的写。

“这谁的题?”张志坚迅速拿过他左边的作业本,一边看一边问,“嘿,你不知道,其实昨天我想做数学来着,不过那些应用题太难,我……对了,你抄的是不是林毓婷的?”

“嗯,是。”李爱国一边写一边不耐烦的道,“我说你抄就抄,别废话,我语文还有很多造句没写完,正忙着呢。”

“哦哦。”张志坚点点头,接着他似乎意识到什么,转头向还在门口的唐欢道,“唐欢,你不过来抄?你数学不是也没做么?快来一起,这是林毓婷的,保证没错。”

“啊?哦。”唐欢也走了过去,看看课桌已经坐满人,皱了皱眉,“在哪抄?”

“废话,当然是去你位子!这里离门口太近。”张志坚一撇嘴,抓起本子就向中间的一个位子走去,等走到那里坐下,这才对唐欢道,“你磨蹭什么,等下升国旗,老师来了就没得抄了,快点的。”

看到这个情形,唐欢也只好跟了过去,然后找到自己的数学作业本,略微一迟疑,在张志坚的催促下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重活记】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