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重活记 > 重活记_第5节

重活记_第5节

作者:唐观水 发表时间:2018-10-26 10:11:45 更新时间:2022-04-10 04:19:03
思想上开始慢慢解套,但文革刚过去没几年,人们的思想依然还是有些保守,而且这时候国内基本是一穷二白,生活水平很差,要到1985年后才开始迅速改观,大踏步放大改革步伐——至少他所居住的北城县跟北海市都是这样。

可惜啊,可惜自己不是在香港重生,否则就可以剽窃剧本歌曲……嗯,等等,有了,谁说不行?现在可以写信啊,目前大陆跟香港早已经可以互相来往,很多政策都放宽了,要不然这时候的台湾人也不会通过香港来大陆,我是不是可以……

就在唐欢正在考虑今后的生财大计的时候,只觉得额头“啪”的一下,似乎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

“谁他妈打我?”唐欢下意识的一吼,“丫活的不耐烦了?”

静!随着唐欢的一声吼,整个教室瞬间就安静了。

第六章、罚站继续走神中

 自从不自觉吼出那一句话,又看到同学们看自己好像怪物一样的眼光,唐欢心里立刻就咯噔了一下:坏了!

慢慢拿眼看向讲台,果然,周老师的脸好黑。

“唐欢同学。”周老师阴沉着脸,扶了扶鼻子上的四方眼镜,“是我刚才用粉笔打你,怎么,有什么不满么?还有,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我好像没听清。”

“啊?不满,怎么会呢。什么,刚才我说什么了吗?没有啊。”唐欢立刻站了起来,满脸堆笑,“哈哈,周老师,是这样的,我只是,只是看到您上课的气氛比较严肃,想调节一下气氛而已。您知道啊,这没几个月就要期中考试了,大家压力都是不小的,我们可是祖国的花朵,这万一被压力给摧残了我们幼小的心灵,那可不好,所以都需要适当缓解一二啊,压力小了,上课才能更认真,学习才能更专心,将来才能为祖国的四个现代化出更大的力……”

“啪!”只见讲台上的周老师拿黑板擦往讲台一拍,“严肃点,少在这跟我嬉皮笑脸的贫嘴!唐欢同学,现在是上课时间,你这像什么样子?啊?说话怎么跟个二流子似的?啊?谁教的你?啊?还有点纪律性没有?啊?”

听到他一顿啊啊啊的这么说,唐欢眨了眨眼,然后立刻就低下头,做出一副受教认错的样子:“对不起老师,我错了。”

是啊,这是八十年代,学习上课都是非常严肃的,自己刚才那么一通乱说,要二十一世纪么,老师可能还跟你打个哈哈,就比如自己后来给学生上课,学生嘻嘻,自己也跟着哈哈,可现在不成啊。这会儿还流行严肃,什么后现代无厘头那些,流行还早呢。

“哼!”看到唐欢低头认错了,周老师也不为己甚,“算了算了,知道错就好。这样,你把第二段到第四段背一下。”

“啊?”

“啊什么啊?”周老师继续沉着脸,“就从‘人总是要死的’那一段开始。快背!”

“人,人……”唐欢憋了半天,最终还是两手一摊,“不好意思,老师,我不会背。”

说完,他心里还在想:开玩笑,这小学的课文我早忘了,当年咱是英语老师,不是语文老师,再说我教的是高中,就算是语文老师也不会教这个啊。

“什么,不会背?”听到这里,周老师又哼了一下,右手一伸,食指一指:“那好,既然你不会背,又扰乱课堂秩序……去,到走廊上罚站!”

听到他这么说,唐欢也松了口气,心想:您早说啊,我正发愁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了,我三十好几的人了,这么站着被你当众批评,当我容易么。

迅速的离开桌子,出了教室门口到走廊上站好,不过刚刚站好,他又开始感叹起来:是啊,1983年貌似还没有开始实行九年义务教育,老师体罚学生好像也是天公地义,要是老师不罚学生,家长反而会认为老师不称职……

透过门口,转头看到周老师重新讲课,大家又开始齐声朗读,唐欢自嘲的一笑:“算了,都是时代的错。其实现在仔细一想,这周老师在当时貌似也算不错的了,好像是自己的小学老师中体罚学生比较少的一个了,而且也不长篇大论的废话。嘿,哪跟我们那会儿一样,老师都得跟学生好言好语的哄着,真要责罚个学生,他能跟你顶半天牛,还动不动跟你讲权利跟义务,一个个啥都不清楚,却好像什么都懂似的。那时候别说什么让学生罚站,就是骂的稍微重点,他们都要威胁说要找人起诉你人身攻击,甚至说要找律师。那哪是学生啊,那分明都是大爷啊……也是,那时候有互联网啊。”

想到这里,他转过身,重重的靠着墙上一靠,也不罚站,干脆顺着墙坐在地上,然后对着悠悠高远的天空看了起来。

哼哼,咱又不是真的小孩子,哪那么容易被吓住,老师说什么就听什么,傻傻的真去罚站。

嗯,天气很好啊,阳光普照,红叶飘飘,啊,阿嚏……嗯,气温也够低的。

我日,这好像才九月初,怎么就这么冷了?对了,此时全球的温室效应还不算严重,国内汽车空调什么的少到可怜,连冰箱都没多少,所以秋天凉的很,冬天冷的也厉害,好像下雪也特别大。这要是到06年以后啊,冬天偶尔下场小雪就能让人激动大半天,稀罕的很。

依稀记得,在1983年的时候,北城县的工业还很差,依然是个农业为主的小县,所以天空还没有被一个个的工厂过度污染,因此天空看上去不是后来的灰蒙蒙,而是湛蓝湛蓝,到了晚上能看到很多很多亮闪闪的星星。

可惜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好像应该是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开始吧,当地领导过度注重经济发展,一个个超标的工厂火电厂拔地而起气,废水废气也不断排放。虽然到了2000年的时候市政府开始大力治理,但恶果已经种下多年,至少这边九零后的孩子,他们的童年大都是在灰蒙蒙的天空下度过的。

当然了,也不能完全说政府这么做就是故意做错的,毕竟中国是发展中国家么,不能跟发达国家一个指标,而且那时候全国可是讲究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说,没有多少环境保护的意识。再说这改革开放就是摸着石头过河,他们又不知道未来如何,有点错误也是正常。人都没有不犯错的,何况国家。

所以,唐欢最看不得后世那些整天在网上叫嚣这个错误那个不对的家伙,挑错谁不会,事后诸葛亮谁不能?真让这些人去干,说不定会更糟糕。

其实西方国家在原始积累的时候,也走过破坏环境的路,甚至比中国还厉害的多,只不过后来有钱了,就开始反过头来保护环境了。

想想也是,没有钱,饭都吃不好,你拿什么环保啊?再说气候变暖是全球性的,还听说最影响气候的其实不是工厂排放的烟尘,而是汽车尾气以及畜牧业,好像胖子增多也导致了全球变暖,所以鼓励以后少吃肉,回归素食。但中国的畜牧业一直就不怎么样,素食是中国人的主要食谱,至于中国的汽车工业压根就没发展起来,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的污染还算轻的。

真要说这污染环境,美国才是第一大污染源。美国生态学家保罗#艾利西就曾经这么说过:“如果地球上有80亿人都像美国人那样生活的话,这个星球就真的没什么希望了。”这句话的意思是说,美国的生活方式,正在将全球生态系统推向崩溃的边缘。

哎,一下子就想远了,这些跟自己也没多大关系,国家政策不会因为自己而改变,除非咱重生成了国家主席,不过那样咱可能就更玩不动,估计没几天就下台了,不是那块料啊。

嗯,怎么想着想着想到国家主席去了,难道是重生了,思维就特别容易发散?还是我真的老了?已经成了整天胡思乱想的中年怪叔叔?千万不要啊,我还年轻,我还年轻啊!!!

想到这里,唐欢立刻摇了摇头,把那些东西摇出去,低头看了看自己那细嫩幼小的小手,终于微微一笑:对啊,我现在是小孩子么,那不是一般的年轻,是非常年轻,嘿嘿嘿。

放开怀抱之后,他重新仰起了头,继续专心的看起了那难得的蓝天。

据说经常看看蓝色的天空,可以让人心情开朗,使压力得到缓解,嗯,这句话貌似还真不错,看看蓝天,老子的心情还真是爽了不少。

他就那么仰着头对着蓝天看着看着,呆着呆着……忽然,唐欢再次发觉,自己以前的人生,似乎真是无趣的很。

可不是么?每日都是忙忙碌碌,然后浑浑噩噩,没有真的做过多少自己喜欢或者自己有兴趣的事情,有意义的事情更是没有多少。

学习、工作、结婚、生子,然后照顾孩子,孩子再长大,自己变老,再然后孩子又结婚生子,再再照顾外孙……一天一天又一天,每日除了工作,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混的一天是一天。

时间的流逝,只是换来了越来越鼓的小肚子以及越来越不济的精力。那些过去的梦想啊、抱负啊,都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远,顶多只能在互联网或者电影电视以及小说里YY一下了。

身为一个中年男,一个家的顶梁柱,可说是上有老下有小,中间有老婆,每天要操心的事情是一大堆一大堆,似乎总也没个头。

什么房价涨了,油价涨了,粮价涨了,工资不涨了,孩子调皮了,老婆受气找场子,朋友吵嘴来避风……每日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都是从出不穷,什么都得自己这个顶梁柱去解决,没有多少日子是清闲的。就连出去旅游,也都是娘俩在一边惬意地看风景玩海水,自己却忙前忙后伺候着……

偶尔也想学别人出个轨,嫖个妓什么的找点新鲜刺激,也得考虑考虑这样做的后果,考虑好之后,就只能摇摇头,叹叹气,眼睁睁看着别人去潇洒,去风流,自己却继续轻轻的走开,继续为了生活奔波。

有时候他感觉自己就如一只忙碌的工蜂,不断的进进出出,采着自己吃不到的蜜糖。

都说平平淡淡才是真,哎,那不过是小人物的自我安慰罢了,要能每天吃鱼翅,谁还真去啃粉条啊。

有多少日子,没有这么安静的看看天空了?

有多少日子,没有能这样惬意的安静过了?

有多少日子,没有大声对人说“我的理想”了?

又有多少日子,自己没有这样感慨过了。

如今重新来过了,或许,这就是我的机会,我能不能借此拥有一片崭新的天空呢?

“一定能!”想到这里,唐欢微微一笑,双手抱膝,双眼慢慢的闭了起来。

……

短暂的发呆感慨之后,唐欢没有再继续这种偶尔爆发的小资情调,而是坐在地上重新睁开眼睛,回想起被老师打断的思路。

他想了很多很多,不过他觉得自己目前首先要做的,应该还就是剽窃歌曲。

现在是83年的大陆,现在虽然身边也有很多机遇,但由于环境以及自己的年龄因素,很多机遇大多不适合自己现在的情况。

以前看了那么多重生小说,他们设计的赚钱法门五花八门,但思来想去,对于自己目前的情况来说,剽窃歌曲可能是最快也最容易赚钱的方法之一。

当然了,想到目前大陆的环境,貌似也不是流行歌曲的乐园,靠唱歌也赚不了多少钱,要想靠歌曲赚钱,在大陆至少要到九十年代,可那太慢了,自己等不了。所以说,要想靠唱歌赚钱的最好办法就是想法去香港,到香港发展,至于怎么去么,还要好好想想,但总之先把歌曲剽窃出来没错。

想到就做,时不我待。

就在他准备在大脑里挑选出几首现在可以用的歌曲的时候,下课铃响了。

听到铃声,他迅速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装的好像一直在老实接受罚站的样子。

下课了,也就意味着唐欢的罚站结束了。

……………………………………………………

大家有票的,请给个票,没有的,给个收藏也好。虽然不敢保证会大火,但可以保证情节不断精彩,也能保证自己用心去写,呵呵,不管如何,小号入了您的大眼,拜谢下。

第七章、超级记忆

 第二节课,是数学课,也就是班主任秦老师的课。

这节课上来就是测验,让一群学生们开始怨声载道。

等发下试卷之后,唐恩一看之后就叹了口气,他倒不是感叹试卷太难,虽然他是文科出身,可毕竟再怎么说,这种只有四则运算的小学试卷,对他来说也只是小意思。其实他是在感叹这种试卷本身。

这种试卷是油墨印刷的试卷,字体全部都是手写,并且由于技术原因,很多地方印的并不清楚,所以对学生视力的损害很大。不仅如此,学生在做这种试卷的时候,还要很小心的在手下铺垫一张白纸,这是为了防止试卷上的油墨沾到手上或者衣服上。

尽管这样的试卷有种种不足,但这毕竟都是老师的心血,是老师在备课批改作业等事情之外的心血。

那个时候,学校的印刷机都是用油辊子在蜡纸上推的老式印刷机,所谓的印刷部,也只是一个堆满杂物的小房间,印刷机就在里面跟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放在一起。

唐欢记得,在小学的时候,不,哪怕是他在上初中的时候,除了期末考试跟期中考试的试卷是统一的铅字外,其他测验跟摸底的试卷都是这种油墨的手工试卷。

这种试卷都是老师自己出试题,然后又自己抽时间在蜡纸上刻好,之后送去学校的印刷室,在那老旧的印刷机上自己用油辊子一张一张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重活记】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