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重活记 > 重活记_第7节

重活记_第7节

作者:唐观水 发表时间:2018-10-26 10:11:53 更新时间:2022-04-10 04:19:03
到这里,略微停顿了下,接着提高声音,“能不能做好?”

“报告老师!”王学勤挺胸收腹,当先打了一个少先队礼,放下后才铿锵有声的道,“保证监督好,一定不让任何人违规作弊!”

“嗯嗯,好好。”秦老师点点头,满脸微笑的对王学勤道,“你做事,我放心。”

听到秦老师这么说,唐欢的脸颊抽搐了一下,深呼吸了几口气才静了下来。

“唐欢,跟我走。”秦老师说完,就当先向班级门口走去,而唐欢耸了耸肩之后,也开始慢慢跟在后面。

在走到讲台边的时候,王学勤已经拿着自己的试卷走到讲台上坐好,正神色威严的扫视着台下的同学。

看到他这个样子,唐欢的眼角抽动了一下,就在自己嘴巴一鼓的时候,迅速用手捂住嘴巴,好悬没让自己笑出来。

不过秦老师没看到唐欢这个样子,他只是对王学勤满意的点点头:“不错不错,你放心,我一会儿就过来,不会耽误你多少时间做题的。再说,这个测验对你来说根本不成问题,那点时间也不会耽误你取得好成绩的。”

“嗯!”听到秦老师这么说,王学勤又把胸膛挺了挺,“老师你放心吧,这次我也一定会考好的,您放心去忙吧,这里交给我。”

“好,好,果然不愧是大队长,年级的三好学生。”秦老师再次笑着点点头,接着就对后面捂嘴的唐欢道,“唐欢,在后面挤眉弄眼的干嘛?跟上来!”

……………………………………………………

今日是光棍节,希望所有的光棍男女们,都能尽早找到自己的另一半。不要急,不要恼,缘分这个东西啊,是你的,早晚会是你的。呵呵,这样吧,推荐一首歌《NewSoul》,心情郁闷的,自己搜一下,然后听一听吧。

第九章、无语的求婚(1)

 唐欢跟着秦老师刚走到办公室门口,就听到里面一片笑声,等进去之后,才发现几个老师正聚在一起聊天聊的正欢。

“说什么呢,这么高兴?”看到他们这么乐,秦老师也被感染的笑了起来,接着对一个戴着大圆边黑框眼镜,身穿灰色中山服,身材已经发福的中年男老师道,“老赵,给我说说,让我也高兴高兴。”

“还不是小高,上次处了个对象,认识还没三天,人家就跑来向她求婚了,呵呵。”被称为老赵的中年男走了过来,找到自己的位子坐下后又对秦老师笑了笑,“对了秦老师,这节课是你的吧,好像是测验,怎么这么③üww.сōm快回来了?”

“还不是为了他。”秦老师拿眼看了一下唐欢。

“哦?小同学犯错误了?”那个发福的老赵继续笑了笑,接着向唐欢故意严肃道,“是不是考试作弊了?”

唐欢摸了摸鼻子,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哟,脾气还不小呢。”中年老师丝毫不以为意,反而笑了笑,“作了弊都这么理直气壮,呵呵,胆子不小。”

“倒不是作弊。”秦老师接了话头,“而是,算了,一时间也说不清。小高呢,对了,老赵,你们刚才说什么,小高要结婚了?”

“不是小高要结婚了。”那个叫老赵的中年老师再次笑了笑,“不过也差不多吧,其实是小高被人求婚,正在外面上演罗曼蒂克呢。”

“哦?”秦老师略微一愣,显然还没进入状态。

“你到窗户那边看看。”老赵端起茶水向窗户边一比量,那边正有几个老师站在一边交头接耳,等发现秦老师看过去,他才接着叹了口气摇摇头,“哎,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感想敢做啊。”

“是么,我看看。”这一下子,秦老师也来兴趣了,连忙走过去看热闹。

对他们这种行为,唐欢严重的鄙视了一下。

哎,中国人怎么就这么爱看热闹呢?连为人师表的也这样。俗,太俗了,我……咳,我也去瞅瞅。

这么想之后,唐欢的眼睛左右看了看,发现办公室里暂时没有理会他的,于是他也静静的跟在秦老师的后面,一直来到了窗户边。

好在,教师办公室的窗户很大,好在,窗户被喜欢上进的学生擦的很亮,好在,教师都没怎么在意身材矮小的唐欢,所以,唐欢得以顺利来到窗边,看到了窗外的景色。

透过窗外,只见在一片红叶铺就的红砖地板上(学校地板那时候还是红砖铺地),一个上身米黄色毛衣,下身蓝色牛仔裤,留着一头披肩长发的年轻MM,正站在一棵学校的大枫树底下,低着头,默默不语,留给这里一个安静的背影……好一张流年岁月的怀旧图画。

可惜,这么美好的图画,还是被破坏了,而破坏的对象,就是MM对面站着的那个青年。

要说这青年的扮相啊,离得远了,看不清具体长相,不过能看到他头发挺长,理了个三七分的发式,好像还打了发蜡,锃明瓦亮的还反光;全身灰色西装红领带,嗯,领带也就罢了,不过这西服的肩领看起来软趴趴的,一点也不坚挺,整体感觉有点像马褂,而且,而且这家伙的袖口上还绣着一个醒目的黄色商标!最滑稽的是,他脚下穿的不是皮鞋,而是一双黑色布鞋!

唉,失败,失败,彻底失败,这身打扮啊,还真……唐欢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勉强要说一个词的话,就只能是不伦不类。

哦,对了对了,忘了还有他最出彩的地方,那就是他双手还捧着一束花——**花。

太那啥了,你说你送花也罢了,起码送点玫瑰,没有玫瑰的话,月季也凑合了,没看学校那边不少月季开的正欢么。搞什么?求婚送菊花?拜托,那可是给死人拜祭送的东西。

此刻,那个手持**花的红脸男青年正对着黄毛衣大声吼叫,似乎生怕别人听不到似的。

唐欢到来的时候,正好听到他在高声道:“高虹,俺爱你,真的真的很爱你!自从那天第一次见到你,俺就爱上你了!噢,答应俺,嫁给俺吧,俺一定会真的真的对你好……俺是真心稀罕你的。”

噗……一口茶叶喷了出去。

唐欢很冷静的抹了抹脸,又轻轻的把自己肩膀上的茶叶用手指弹走,接着就转头向他左边一个穿着大红色毛衣,理着一条大麻花辫的年轻女老师郑重的道:“老师,虽然你很漂亮,但也请不要随地吐茶叶,那是很不对,很不礼貌的。而且,就算要吐,吐之前最好看看前面,乱吐吐到花花草草的也就罢了,可以当肥料,但吐到小朋友身上就不好了,就比如我。”

“啊?啊?”那个穿红色毛衣的麻花辫被唐欢说的愣了一愣,接着就咯咯咯前俯后仰的大笑了起来,而伴随着她的笑,整个办公室也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

似乎是教室里笑声太大,窗外那个只露着背影的黄毛衣以为是笑话她,于是顿了顿脚,然后捂着脸哒哒哒的跑开了,而后面那个灰西装青年却还在高声叫:“高虹,别走!别走,高虹!你放心,俺对你是一条心!俺等你,俺一直一直都会等你!就像牛郎等织女,就如吴刚等嫦娥!如果你是太阳,俺就是地球,如果你就是地球,俺就是卫星!”

大汗……唐欢只觉得,自己的整个脸皮都已经开始不由自主的在抽筋了。

第十章、无语的求婚(2)

 “啊哈哈哈哈……”又是一阵高分贝的爆笑声,唐欢一转头,只见大多数人都已经不再爆笑,而是在那矜持的微笑,只有刚才吐自己一脸茶水的那个麻花辫还趴在秦老师的肩膀上大笑不止:“哎哟哟,不行了不行了,哈哈哈,肚子疼,笑的我肚子疼,哎哟哟,疼死我了,啊哈哈哈,笑死人,笑死人了。”

“你啊你。”秦老师也一脸微笑的看着唐欢,“吃错药了,怎么今天那么能捣鬼。”

“啊?”唐欢这才一愣,指了指自己,“你们是在笑我?”

“那可不!”那个麻花辫好不容易停下来了,接着就见她从怀里掏出一条黄手帕,蹲下身给唐欢的脸上来回的擦拭。

由于彼此的脸庞距离很近,唐欢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美丽的大眼睛里,还留着泪水。

别误会,那是笑的泪水。

“刚才,”唐欢指了指外面那个正拿着菊花往回走的灰西装,“刚才他说的你们听见了么?你们不是在笑话他?”

“听什么?不就是求婚呗,是肉麻了点,嘻嘻。不过现在改革开放了,都讲求自由恋爱么,这也没什么,有什么可笑话的。”麻花辫撇撇嘴,继续拿着手绢给唐欢擦脸。

听到麻花辫这么说,唐欢终于想明白,为啥自己觉得那男人十分好笑,甚至感到很无语,而他们却觉得一般。

因为自己受了后现代互联网,特别是张艺谋那个《有话好好说》里那个“安红,俺想你”的喜剧场景的影响,对这种事情感觉很幽默,但实际上张艺谋那个片也是植根与生活的,是通过写实来表现一种土味的喜剧效果。

在90年代以前,大家都不富裕,文化生活贫乏,年轻人最早开始学谈恋爱还是通过一部栗原小卷演的日本电影《生死恋》。所以,很多人这时候的求爱啊、浪漫啊大多在模仿阶段。再加上这里是北城县,此时普通话没有完全普及,很多本地人的乡音都很重,说话自然带着浓重的乡音,而用乡音说这些浪漫话,自然就有点别扭。

实际上中国地方太大,方言也太多,同样一句话,你用不同语言说出来,味道都不一样。就比如同样一句我爱你,你用普通话说可能觉得一般,用方言说,比如“俺爱恁”,“饿爱泥”味道就绝对的变了。所以说,以后人眼光看这些或许觉得很搞笑,但当时的人可能只是觉得新鲜而已,甚至心底里还羡慕,想模仿也说不定呢。

就在唐欢还在神游外物的时候,麻花辫已经把唐欢的脸擦干了,擦干后又禁不住捏了捏他的小脸蛋:“想什么呢,这么出神?对了,我还没说呢,这大人的事情,你跑来看什么?你说,你干嘛跑过来,还让我吐了你一脸?而且,你还让我笑的肚子疼,该罚啊你。”

说到该罚的时候,她已经两手都在捏唐欢的脸蛋了。

好疼,好疼……脸蛋变形的唐欢奋力后退半步以逃出麻花辫的蹂躏,接着双手揉了揉脸庞,又咧了咧嘴巴:好家伙,这小妞真会倒打一耙,厉害厉害,幸好她不是我的授课老师。

想到这里,唐欢又悄然后退半步,躲开麻花辫对自己两边脸蛋的蹂躏,接着拉下脸,郑重的说了一句:“喂!你……”

“哎呀,你坏死了!”就在唐欢打算给麻花辫来个正告的时候,那个黄毛衣却跑回来了,一进门就奔向麻花辫,到她身边后就开始拧她,“赵芳,在外面就听到你那大声,要死了,让你笑,让你笑!”

“哎呀呀,我们的小高同志恼羞成怒了。”麻花辫立刻躲闪,“别,别,痒痒,哎呀,救命啊,小高要杀人灭口了。”

“好了好了,你们也是为人师表,这成什么样子。”秦老师微笑着摇摇头,当先表态了,只见她略微一抬手,“我说你们也都静一静,幸亏老刘没在这,否则又要批评你们了。”

听到秦老师这么说,黄毛衣停止了对麻花辫的进攻,哼了一下,就跑到自己的座位上,接着似乎想到了什么,忽然双手捂住脸,又低头把脸埋在了桌子上。

很明显,她害羞了。

看到这里,唐欢暗自摇了摇头:哎,说什么好呢,这时代的女孩儿啊,就是脸嫩,多大点事儿啊,就红成这样,要以后啊,女人钓凯子甩男友都跟吃饭喝水一样了。

看到麻花辫又笑嘻嘻的要说什么,秦老师摇了摇手:“小赵,别闹了,我找小高还有事呢。”

听秦老师这么讲了,麻花辫笑着点点头,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继续批改作业去了,而穿黄毛衣的小高老师则抬起了头,脸红红的对秦老师道,“哦,秦老师,您找我有事?”

“对,有事,其实……”秦老师笑着对小高老师点点头,接着对一边正两手插兜,扁嘴吧斜眼正郁闷的唐欢道,“唐欢,过来,别整那个怪样,少先队员要有仪态,你这什么样子?而且你看你那红领巾脏的,也不知道洗洗,劳动课不是教了,少先队员要……算了,快过来。”

“哦。”唐欢答应了一声,然后慢慢的走了过去。

“秦老师。”此时黄毛衣小高已经站了起来。

“不要紧张,也没什么大事。”秦老师笑着拿出唐欢的作业本,接着递给小高老师,“小高,这是唐欢在我测验课上写的,他说是他创作的歌曲。嗯,这五线谱我不懂,不过歌词确实写的还不错,你给看看。”

“啊?”小高疑惑的接过作业本,还没看两眼,秦老师已经把唐欢领了过来,继续对小高老师道,“小高,如果这孩子确实有这个天赋,你又不忙,你就先教导教导他。嗯,我先回教室了,那边还在测验呢,有什么事情,我回来咱们再商量。”

说完,秦老师就摇了摇头,慢慢的走远了。

秦老师走后,小高很快就站着看起了唐欢的创作,不,是剽窃。

与不通音律的秦老师不同,小高老师不止是看歌词,她对五线谱也精通的很,所以很快便就着上面的五线谱哼出了旋律,而这么一哼,立刻就让她满脸的惊讶:“这,这都是你写的?”

“咳咳……”唐欢摸了摸鼻子,“不是我……”

“嗯?”小高继续诧异,“那……”

“还会是谁呢?”唐欢接着笑了起来。

“呃……”小高老师一噎,很快就拍了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重活记】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