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重活记 > 重活记_第8节

重活记_第8节

作者:唐观水 发表时间:2018-10-26 10:11:58 更新时间:2022-04-10 04:19:03
唐欢的脑袋一下,“好啊你,哪学的这么多捣鬼。”

“就是!”接话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凑过来的红毛衣麻花辫,“他啊,太能闹了,你不知道,刚才你……”

“你还说!”小高以为在说她,对麻花辫扁了扁嘴,“小心我撕了你的嘴,哼。”

“哟哟,你以为我说你啊,美的你不轻。”麻花辫先白了她一眼,接着指了指唐欢,“我是说他,我说他就是能作怪,他刚才……算了,不说了。嘿,这小家伙,长的挺俊,就是不学好,还特会装老成,也不知道跟谁学的。哼哼,长此以往,那可怎么得了。”

“行了赵芳,别这么说他了,他毕竟是个孩子,别把他弄哭了。”小高老师笑了笑,接着摸了摸唐欢的头,“再说我这还有秦老师交代的事儿呢。”

“好吧好吧,高虹,你们忙,我去忙我的那一摊子事儿。”麻花辫赵芳微微一笑,转身离去了。

等赵老师回去她的座位之后,高老师又看了看手中唐欢的黄皮作业本,沉吟了一下,接着转身拉开她办公桌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串钥匙。

“走。”小高老师站了起来,顺势拉上唐欢的小手,“咱去音乐教室,先试试音。”

第十一章、试唱引来校长

 北城第一实验小学的所谓音乐教室,这个时候其实就是一间空的教室,跟其他教室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唯一的不同,就是音乐室里多了一架黄色的踏板风琴。

进门之后,小高老师立刻直奔风琴,熟练的打开盖子,把唐欢的作业本放在风琴摆放乐谱的位置,接着坐好,双腿开始来回踩踏踏板,给风琴鼓风。

等风差不多了,小高老师就开始就着乐谱弹奏了起来。

很快,唐欢熟悉的旋律从那架旧风琴里流了出来,虽然还不算太圆润,但的确是那首歌在这个世界的第一次演绎。

把歌弹了一遍之后,小高老师忽然停下来了,接着,她转头向已经自己找了个凳子坐下来的唐欢道:“真不错,清新自然,旋律十分的优美,还带着一丝丝的忧伤……唐欢,歌词你应该还记得吧,不如我弹琴,你唱一唱如何?咱们来个合作。”

“这个么。”唐欢有点犹豫,他毕竟是个成年人。

“这个什么啊。”小高老师有些迫不及待,“我先弹,等音到了,你就跟着唱,好,这就开始!”

说完,小高老师立刻重新开始演奏起来,不过这次的演奏就圆润了许多,没有明显的破绽。

“我……”唐欢还想找点理由解释一下,也就是说他不想唱。

“快唱!”一边弹琴的小高老师忽然高声大喝。

“呃……”唐欢被她一喝,立刻就开始唱了起来:

轻轻敲醒沉睡的心灵,慢慢张开你的眼睛

看看忙碌的世界是否依然,孤独的转个不停

春风不解风情,吹动少年的心

让昨日脸上的泪痕,随记忆风干了

抬头寻找天空的翅膀,侯鸟出现它的印记

带来远处的饥荒,无情的战火,依然存在的消息……

天山白雪飘零,燃烧少年的心(注1)

使真情溶化成音符

倾诉遥远的祝福

……

唱出你的热情,伸出你双手,让我拥抱着你的梦

让我拥有你真心的面孔

让我们的笑容充满着青春的骄傲

让我们期待明天会更好

……

并不算太清脆的风琴声以及唐欢的童音被这首歌曲美妙的结合了起来,一股悲天悯人而又昂扬奋进的情绪布满了教室,似乎整个教室也变得更加明亮了起来。

终于,一曲终了,整个教室安静了下来。

良久,唐欢跟小高老师同时叹了口气。

此刻的唐欢,再也没有先前那种不乐意以及嫌丢人的感觉了,他刚才似乎真的融入了歌曲,感受到了歌曲中的那种祝愿跟期盼。

就在唐欢跟小高老师还沉浸在各自感情世界中没有出来的时候,一阵啪啪啪的拍掌声从门口传了过来。

唐欢转头一看,原来是一个头发花白,身穿灰色中山装,鼻梁上戴着黑框大四方眼镜,双手正背到后面的干巴瘦老头儿。

嗯,这个老头儿怎么看起来这么熟悉?似乎,好像,大概是……

“陈校长!”小高老师忽然从凳子上站了起来,连忙过去把正向里走的校长迎了过来,“您,您怎么过来了?”

“还不是你们的歌声把我引来了。”陈校长笑了笑,“刚才我在巡视各个班级的教课情况,正好听到你们在这里唱歌,就顺道过来了。”

“校长,我,对不起。”小高老师连忙低下头,“我不该随便动用音乐教室,更不该在上午大家上课的时候……”

“不用不用。”陈校长摆了摆手,“那些都不要紧……我问你,刚才那首歌,是什么名?以前没听过,台湾还是香港传过来的新歌?”

“都不是。”小高老师摇摇头,笑着一指唐欢,“是他,这首歌是他写的,歌词还有曲谱,都是他。”

“什么?”听到小高老师这么说,陈校长微微张大了嘴巴,低头看向满脸微笑的唐欢,但还是有些不太相信,于是就低头和蔼的对唐欢道,“小同学,高老师刚才说,那首歌是你写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少先队员可要说真话哦。”

“嗯。”唐欢点点头,“自然是我写的。”

说到这里,唐欢又眨了眨眼:“难道你还听到别人唱过这首歌么?”

“这倒没有。”陈校长皱了下眉头,还是有些不太相信。

“校长,您看。”此时,小高老师及时的把唐欢的作业本递过去,“这位同学就是在这个作业本上写的这首歌,哦,对了,他是五年级二班的,秦老师的学生。”

“是么?”半信半疑的陈校长接过作业本,仔细看了看,接着就不断的点头,“嗯,不错,不错,相当不错,曲子很好听,歌词也相当的感人,很好嘛。”

说到这里,他合上本子,站在原地闭着眼沉思了一下,接着睁开眼睛继续问唐欢:“小……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唐欢。”唐欢微微一笑,“唐朝的唐,欢乐的欢。”

“嗯,好名字,好名字。”陈校长笑着点点头,“唐欢同学,你真的是自己写的这首歌?真的不是抄来的或者从哪里听来的?少先队员要……”

“又是这句!拜托,我都说多少遍了。”唐欢暗自一撇嘴,接着抬头对陈校长道:“这的确是我写的,你要是现在能找到第二个写出这个的人来,我跟你姓!”

说到这里的时候,唐欢心里还想:废话,这首歌要1985年出来,我提前搞出来,有才怪呢。哎呀,阿弥陀佛上帝保佑,南无观世音真主安拉,对不起了罗大叔,不好意思,谁让我是穿越者呢?俺又没有太大的才华,想出个小名弄点钱花,不抄不行啊!反正你们那些真正有才华的音乐人,也不在乎这么一两首歌,这首没了,再另外写一首更好的就是,嘿嘿。

“哦。”陈校长点点头,“这么说,真是你写的?”

“没错。”唐欢点点头,表情很严肃。

“嗯,很好,很好。”陈校长抬起头来,又连续的点点头,终于对一边恭敬的小高老师道,“嗯,高老师啊,这个孩子不错,似乎很有音乐天赋,可以重点培养一下。虽然正规的学习很重要,但也不能放松孩子在其他精神文化方面的追求,要提高综合素质嘛。嗯,小高,你先跟这个唐,唐……”

“唐欢,校长。”高老师立刻接口,“他名叫唐欢。”

“对,唐欢。”校长笑着点点头,“嗯,你呢,有空就多跟唐欢同学多相处相处,多教给他一些基础的音乐知识。嗯嗯,对了,很快就要国庆节了,省里要组织大型文艺活动,其中有个少年儿童才艺大赛,各县市区的中小学都要出节目,我们学校也要组织文艺演出去参赛……嗯,我看这首歌不错,可以搞一搞,可以在我们的大合唱节目之外再加上个童声独唱,嗯,不错,是这样。”

听陈校长这么说,唐欢微微一笑,看来这个校长说话的时候,很喜欢这个那个嗯嗯啊啊什么的,口头语忒多了点。

半是对高老师下命令半是自言自语的说完之后,陈校长开始一边点头一边往回走,走到门口的时候,他才忽然想起什么来,突然转头对高老师道:“对了,高老师,这个音乐教室么,如果没有课,你就带他过来,多练习练习,让他多感受下音乐也是好的。这音乐教室你可以随便用,只要不耽误正常教课就行。”

“是。”小高老师连忙点头答应,“我一定遵从校长的指示,不会让您失望的。”

…………………………………………………………

注:原歌曲是玉山白雪飘零,现在主角剽窃,自然要修改,不会原版照抄,因此改成天山,以后很多歌曲也会照此办理。

第十二章、五线谱的借口(1)

 “你,你要干什么?”看着高老师那好像饿狼盯着肥羊一样的目光,绕是唐欢是个成年人的思维,也不禁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

“嘿嘿。”高老师搓了搓手,终于露出了狼外婆,不,是和蔼的微笑,“小……唐欢是吧,你今年多大了?”

“……11岁。”唐欢回答。

“平时跟谁学的音乐啊?”高老师又问。

“那……可不是你么。”唐欢眨眨眼,“我们是三年级开始学乐谱的,而我在三年级以后,貌似教我们的音乐老师就你一个了,你忘了,教我们乐谱知识的,就是你啊。”

“哦?也是。”高老师点点头,“说起来,好像我刚来学校的时候还有个陈老师,可没有半年他就走了,而他走之后,在这三年里,学校的确只有我一个音乐老师。哎,校长也真是,也不增加个人手,让我忙的连……不对!”

说到这里,高老师皱了皱眉,继续盯着唐欢道:“如果是我教的你,你怎么会五线谱?我教你们的,似乎只是简谱而已,没教过你们五线谱。”

“啊啊?”唐欢眨了眨眼,心想坏了,忘了这一茬。

没错,自己小学中学的时候学的都是简谱,五线谱是他在大学的时候才开始真正学习,不过那时候他最开始学的是吉他的六线谱。

说起那段学音乐的经历,也算是一段唏嘘吧。

想当年唐欢在高三受了多种刺激,奋战一年,终于勉强考上了上海外国语大学。之后呢,大学期间没有高中那么紧张,有充足的空余时间,而那段时间他又正好遇到父母离异、初恋告吹等多方面原因,反正心情比较郁闷就是,加上不满十八岁,依然处在反叛期,所以对音乐开始狂热的喜欢了起来。后来,他跟学校几个一样喜欢玩音乐的同学凑到了一起,还兴致勃勃的组建了一个“狂人乐队”,他当吉他手跟贝司手,大家很是疯玩过一段日子,五线谱,也是在那期间顺便学会了的。

要不说,人的梦想总随着时间环境以及阅历在不断改变呢。

唐欢还记得小时候,他的梦想跟其他小朋友一样,是当科学家,当工程师,后来高中的时候文科比理科好,老师夸他对语言有那么点小天赋,就又想当外交官,可结果上了大学喜欢上音乐之后,他却忽然想当一个歌手,希望自己的乐队能够让世人所知。

不过,在当时,像他们这样的乐队铺天盖地有的是,真正成功的毕竟是少数。果然,后来大家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还是宣布解散了。

乐队解散之后,他自己又在社会混了一段时间,做过许许多多的工作,可最后,他还是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北海市,在父亲的安排下,凭着一个本科学历到了一所中学当上了英语老师。

那之后,老娘安排了次相亲,看着女方长的还行,然后跟对方认识没有一个月就先上车后结婚。

再之后么,有了孩子,他也就一直在努力做一个好老公好老爹,再没怎么碰过音乐,只有后来自己的女儿大了点,要学钢琴的时候,他才陪着孩子一起练习,但音乐人的梦,却早已经破碎了。

……

“喂,回答我的话,发什么呆呢。”发现唐欢目光呆滞中,高老师拿手在他眼前一晃,“干什么呢?快说,你跟谁学的五线谱?”

“啊?什么?哦,这个五线谱,五线谱……”唐欢终于反应过来,然后他的眼珠就转啊转,脑子里也在飞快的想啊想,正在想怎么应付这一关。

终于,急切中,让他想起一个人来,那就是他老爸的同事,广播局技术科的欧红旗,欧叔叔。

记忆里,这个欧叔叔是个玩无线电,玩画面剪接的高手,是个后期制作人才,主要负责广播局演播室里的后期制作。

先前他的确是属于广播局,不过后来成立了县电视台,他就到了电视台工作。再后来,他也调到北海市电视台,然后就在北海市电视台一直干到退休。

当然,他的这些经历对唐欢来说暂时也没什么用,他虽然技术过硬,但跟音乐不怎么搭边,跟音乐有关系的,其实是他老婆李玉琴。

他老婆李玉琴是个朝鲜族,原来在东北某部队的文工团工作,在某生产兵团演出的时候认识了下乡的知青欧红旗,之后,她倒追欧红旗,没多久就被她得手,然后俩人就在东北结了婚。后来欧红旗考上大学,她就在东北等着欧红旗,而欧红旗大学毕业后分配回家乡的北城县广播站,她也通过部队转业的办法跟着调过来,并且很快就在县文化宫当了个副主任。她要说长相么,除了个子高点,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重活记】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