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重活记 > 重活记_第10节

重活记_第10节

作者:唐观水 发表时间:2018-10-26 10:12:26 更新时间:2022-04-10 04:19:03
啊,别说,还真是够可爱。

总之,看到他的这种炫耀,唐欢非但没有感到不屑或者妒忌,反而感到很好玩,这,可能也是童趣之一吧。

“好厉害……”

“啊,真好玩……”

“咦,你的铅笔呢,对了,一早抄作业的时候就没看到你用铅笔啊。”这时旁边一个小男孩儿又问。

“哈哈哈。”听到男孩儿这么问,田晓奇立刻昂首挺胸两手叉腰,脸上也笑开了花,似乎对方的问题又正好挠到他的痒痒处。

在刻意大笑了几秒钟之后,他才乐滋滋的拿起一只红色铝皮的自动铅笔:“当当当当,看看,知道这是什么吗?”

“钢笔?不对,难道是圆珠笔?”有个孩子出声道。

“不对不对!哼,咱们都是用铅笔,还不到用钢笔圆珠笔的时候呢,那得上初中才行。”田晓奇撇撇嘴吧,“算了,看你们的样子也知道不认识了,我跟你们说吧,这叫自动铅笔,我今天上午用的就是这个。你看,这个在后面按两下,下面就出笔芯,根本不用削铅笔,而且还不用动不动在砂纸上磨笔芯,特干净。哼哼,也是新产品哦,也是我爸从上海带来的,嘿嘿。”

“哦,真厉害,真的是自动的,真的能自己出来啊……”大家又一阵惊讶。

接下来,大家轮流在田晓奇的允许下过去观看那自动铅笔盒以及自动铅笔,眼中尽是羡慕的神色,就连张志坚也不例外,跟其他大多数的同学一样,舔着脸磨蹭着想要拿来看看。

看了看之后,唐欢觉得也没什么意思了,于是摇摇头,重新回到座位上,打算继续剽窃脑海里的歌曲。

就在唐欢正在回忆还有什么歌曲是他现在可以剽窃的时候,他后面忽然响起一阵啪啦的响声,接着就听到田晓奇杀猪一样的高亢叫声:“啊~~你,你赔,你赔我!”

……………………………………………………

注:自动铅笔盒,笔者找不到最早什么时候出现,但是笔者知道1986年,自动铅笔盒就在北方小县城出现了,提前三年,又在上海,应该不算离谱。至于自动铅笔,1981年就已经出现了。

第十五章、铅笔盒引发的危机!

 听到那一声之后,唐欢迅速抬头一看,只见人群中田晓奇正一手抓着一个男孩儿的衣服,一手指着地上已经跌碎了的自动铅笔盒:“你赔我的,你赔我的!”

“哼,又不是我弄坏的,赔什么赔。”被田晓奇抓住的男孩儿撇了撇嘴巴道。

这个被田晓奇抓住的男孩儿外面身穿绿军装外套,体格比较高大,反正比田晓奇是高了一个头。唐欢一看他就知道了,他就是班里有名的差生,成绩倒数前三名的记录保持者:陈大军。

“是你,是你,就是你,这就是你弄坏的!”田晓奇此刻眼睛已经噙满了泪水,“你赔,你赔,你弄坏了,就得赔。”

陈大军看到他这样,又看到周围的同学都在看自己,立刻觉得满脸尴尬,不自觉脸色一红:“放手!”

“我不,你赔我!”田晓奇依然不屈不饶,“你不赔我,我就不放!”

“你不放手?”陈大军脸色更加红了,神色却沉了下来。

看到他这个样子,唐欢立刻就知道要坏,田晓奇再继续下去,这陈大军看来就要因为恼羞成怒动手了。就田晓奇那个体格,长的跟豆芽菜似的,跟人高马大的陈大军打肯定要吃亏。

想到这里,唐欢也不知道为啥,大概是以前做老师的习惯使然,总之为了不让田晓奇吃亏,他迅速几步就走了过去。

“哎呀呀,这是干嘛。”走过去之后,唐欢一只手不动声色的搭在陈大军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搭在田晓奇抓住陈大军衣服的手上,同时用身体阻挡在他们中间,“大家都是同学,有什么不能好好说?老师不总教导我们要相亲相爱么,少先队员总要团结友爱啊。”

“唐欢,他,他摔碎了我的铅笔盒!”田晓奇还没有察觉危 3ǔωω.cōm险,依然把陈大军的衣服抓的紧紧的。

“我知道,我知道。”唐欢满脸微笑,不断的点头,“事情总会解决,就算要赔,你也要先放开手啊。你这样对待陈大军,也不是个问题啊。还是,你要跟他打架?难道不怕老师处罚?”

唐欢这么说,一半是跟田晓奇说,另外一半则是警告陈大军,要他不要随便动手,小心老师。

尽管记忆中的陈大军一向天不怕地不怕,后来貌似还走上抢劫杀人的路子被关了监狱,不过一来那不过是后来唐欢偶尔听到的传闻,真假并不确定,因为那时候他们早就没了来往;二来么,就算他后来抢劫杀人是真的,那也是他长大之后的事情,可不是他小时候。

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时候,就算再野的孩子,至少在小学的时候,也是本能的怕老师。这种怕,可比强盗怕警察更厉害,不,或许那不应该说怕,应该说是尊敬才更恰当。

据唐欢所知,很多穷凶极恶的罪犯,可能父母亲人的话都不听,可当看到自己小学老师的时候,却痛哭流涕,羞愧的了不得。好像唐欢听说,不但在中国,就算在外国,也有很多警察为了突破那些极度凶残的罪犯那冷硬的心理防线,而找到他们的小学老师,结果往往都很不错。

毕竟,在小时候,孩子们普遍都觉得跟自己在一起时间最长,最关心他们的人,就是那些辛勤的老师们,而不是平日工作忙碌而又望子成龙的父母。

那些学生杀老师的事情不是没有,但都是极其特殊的情况,且有也多是中高年级的学生,至于小学生杀老师么,反正唐欢是没听过周围有这样的现实案例,就算有,也绝对是杀老师比例中最少的那种。

那些描写这些情景的影视剧,不过是找了一些特殊例子加加工罢了,是为了突出某些人从小就变态而已。

所以,就总体来说,小学老师,那可是在小学生心目中最高大,最尊敬、最亲切也最威严的存在。

“哼!”似乎听到唐欢刚才隐含的威胁,陈大军紧紧攥紧的拳头松开了,而被唐欢这么一打岔,田晓奇也从冲动中醒悟过来。他这才明白,眼前的陈大军可是打架高手,貌似身后还有很多能打的小伙计,真打起来……

想到这里,田晓奇慢慢松开了抓紧陈大军衣领的手,可嘴上还不服:“可,可他摔坏了我的铅笔盒,那是我爸爸去上海开会给我捎回来的,这里没有的。”

“哦,这个事情,总会解决的,有得买就有得卖。”唐欢点点头,接着转头对脸上通红的陈大军微微一笑,“陈大军,这到底怎么回事?”

“我,我又不是故意的。”陈大军憋了下,终于开始说起刚才的过程。

原来,刚才陈大军过来看他铅笔盒的时候,因为也特别喜欢,就多看了两下,多玩了两下,就在他还在研究的时候,后面的人不乐意了,不知道谁在后面往前挤了一下,然后围观的人群一下子就成了多米诺骨牌,都往前挤,一下就把陈大军挤了一个趔趄,差点就摔倒在地。而他虽然没有摔倒,但他手中的铅笔盒却没拿稳,结果这一下,铅笔盒顺手脱落,从他手中掉到了水泥地面上。

然后?脆弱的塑料制多功能自动铅笔盒跟地面进行了个亲密接触,来了个稀里哗啦,粉身碎骨。

“事情就是这样。”陈大军再次满脸通红,“这不关我的事,是后面的人。”

说到这里,他忽然转头看向后面大吼起来:“是谁,刚才是谁推的我?出来!”

哄……大部分同学都向后退了推,并且同时摇摇头。

开玩笑,这个时候承认是自己推的?不要命了。

七十年代生人,不可否认在童年时代比那些八零九零后的人更加单纯些,可他们也不是傻子。

“出来!”陈大军挥了挥拳头,“让我知道是谁,我……”

“大军啊。”唐欢摇了摇头,又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少安毋躁,你这样,他们敢承认么?再说了,刚才那么混乱,估计就算最先往前挤的那个人,他也不清楚是自己最先还是别人最先,所以,你要问出这个人,估计是问不出来的。”

“那,那怎么办?”陈大军哼哼了两声,“这,这不关我的事,又不是我弄坏的,凭什么我来赔?”

“谁说不关你的事!”田晓奇此刻已经把破碎的铅笔盒拿了起来,听到陈大军这么说,立刻在原地跳了起来,“铅笔盒在你手里掉的,还说不是你?你,你赔我!”

第十六章、这是三八线!(修)

 就在田晓奇重新跳脚,陈大军脸色再次变红,唐欢感到不好的时候,秦老师及时的出现了,没有像那些狗血电影电视剧一样,等事情都解决了,警察才姗姗来迟。

“怎么回事?”秦老师走了过来,看看眼睛通红还带着泪水的田晓奇,又看看脸色同样发红的陈大军,“到底怎么了?你们这是干什么?”

“老师,他,陈大军把我的铅笔盒打坏了。”田晓奇当先告状,举起了自己手中的铅笔盒残骸,“你看,都成这样了,呜呜呜……我爸,我爸从上海,上海给我买的,呜呜呜……”

“不是,老师,这不关我的事情。”看到田晓奇哭了起来,陈大军也立刻辨白,“是后面的人推我,我一个没拿住,这不是我的事情,应该是后面那个推我的人!老师你……”

“行了行了,这件事情我知道了。”秦老师忽然一喝,接着摇摇头,转向周围看热闹的同学,“还围在这里干嘛?马上就要上课了,你们这成什么样?赶快都回各自座位。”

随着她的这一声,大家这才重新坐回座位,而陈大军跟田晓奇则被秦老师叫去了办公室。

看到是这个情况,坐回座位的唐欢慢慢摇了摇头:唉,也是,这样的难题就得老师去解啊。自己看来又犯了职业病,多管闲事要不得啊。

“喂!你过线了!”就在唐欢在那里感慨自己的老师前辈的时候,忽然一阵清脆的女声在唐欢耳边响起,转头一看,原来是上节课刚告了他一状的杨爱玲。

“你说什么?”唐欢有些搞不清状态。

“我说你过线了!”杨爱玲指了指桌子中间那条深深的刻痕,“看到了么,这是三八线!”

看到这里,唐欢才明白过来,原来,自己是刚才考虑事情,无意中胳膊过线了。

呵呵,年少时候的三八线,还真是,也会让人怀念啊。

“喂,你怎么还不把胳膊挪过去?”看到唐欢在那里傻笑,(其实是微笑,不过杨爱玲认为就是傻笑。)杨爱玲扁了扁嘴,把头一仰,“我告诉你,我可不怕你报复!哼,我是实事求是,你测验不做题,就是不对,我没做错!警告你啊,你要敢报复,我就去告老师!”

“哈?”唐欢眨了眨眼,很奇怪对方的小脑袋到底在想什么,怎么这么一会儿就能想出这么多事情来。

对了对了,想起来了,他终于记起这个杨爱玲是何许人也了。

这杨爱玲家是干部家庭,他父亲正是此刻北城县的县委副书记,北城县的县长大人杨廷辉。

关于杨廷辉他就太有印象了,这家伙跟自己老爹唐振国还认识,自己父亲调到北海市之后,不过两年,他也调到北海市。不过跟父亲那种明升暗降不同,他可是实实在在的升官,直接从县委副书记变成了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半年后就转正。再后来,他一路官运亨通,在95年的时候就当上了北海市的市长,北海市市委副书记,市委常委。不过好景不长,02年的时候,也就是他在第二任市长即将期满,开始往上竞争市委书记的时候,他就因为经济问题被双规下马了。

但不管怎么说,杨廷辉都是北海市的风云人物,北海市电视台的本地新闻里经常出现他的身影。

至于这个杨爱玲么,虽然后来她也调到北海市,可以说大家在一个城市了,但彼此却并不在一个中学里,住的也远,两家来往也少,自然就没有多少交集。

可以这么说,他们除了小学在一起当过同学外,此后就从来都没再见过面。只是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不知道什么事情,老爹唐振国带着唐欢去杨廷辉家做客,唐欢看过他家的影集,其中就看到杨爱玲的一些成年时候的照片,那都是让人惊艳得很,绝对不次起很多大明星。也就在那个时候,他得知她后来出国了,成了个海归派。可出国之后她的情况又如何,这就不知道了。

总之,除去那些还没发生的事情外,单就现在来说,好像在记忆中,这个杨爱玲曾经算是当时这个班级里最漂亮,最出风头的女孩儿。

杨爱玲的确很漂亮这是没的说,毕竟唐欢看过她后来的照片,的确是很漂亮。不过么,杨爱玲漂亮归漂亮,但说她是全班第一美女也未必,因为这个班级貌似后来出了不少大美女。

别的先不说,就比如后头那个穿的破破烂烂,看起来平平常常,平时不爱说话,谁来求抄作业都给的老好人林毓婷,他感觉后来就长得比杨爱玲漂亮。乖乖,就是这个林毓婷,后来可是有名的博士模特来着,简称“博模”。

没错,不是塑料薄膜的“薄膜”,而是博士的博,模特的模。这博模啊,顾名思义,就是又是女博士,又是女名模,智慧与美貌并重的那种人。她后来还上过中央台的实话实说栏目,超级有名。

其实说起这个林毓婷,唐欢本来是没有印象的,毕竟只是在小学同学过,后来就再也没见过面。之所以对她有印象,那还是唐欢后来偶尔在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重活记】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