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重活记 > 重活记_第14节

重活记_第14节

作者:唐观水 发表时间:2018-10-28 13:44:16 更新时间:2022-04-10 04:19:36
    


    “你看看你,我就那么一说,就那么多长篇大论,果然不愧是大记者,搞笔杆子的。”欧红旗笑了笑,接着点点头,“嗯,动静是有点大,因为调音的协调器坏了,接触不良,我打算明天回去弄个新的协调器的换上。至于音不准,那是因为磁头太脏了,我明天弄点酒精清洗清洗就好了。对了,老唐,你这会儿来是找我喝酒?怎么不早说,我饭都快吃完了……玉琴,再上副碗筷,还有拿个酒盅再剥两头蒜。”



    “现在来也不迟。”唐振国一屁股坐在马扎上,一点也不客气,“老欧啊,喝酒先不急,今次我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



    “嗯?看你说的。”欧红旗笑了笑,“两家没几步路,什么三宝殿,说,啥事啊?”



    “老欧啊,今次我可不是找你,而是找你们家玉琴,”唐振国笑了笑。



    “玉琴,她怎么了?”欧红旗满脸疑惑。



    “怎么了?”唐振国摇摇头,“哎,你说你们家玉琴教我家儿子学音乐也不跟我说声,怎么,准备给我个惊喜?还是你以为我会不让我们家儿子跟你学音乐?来个先斩后奏?”



    “啊?这,这说的什么?”欧红旗满脸疑惑,“我怎么听着糊涂啊。”



    “还跟我装,我都知道了。”说完,唐振国就开始把小高老师对自己说的那些跟欧红旗说了起来。

    

第二十二章、家访后的小震惊(2)

同~志~们,冲~榜~了!

    为了革命,向我开票!就让您的推荐票猛烈地向我砸来吧!

………………

在唐振国跟欧红旗聊天的时候,唐欢没有在旁边听,他这时候正一脸坏笑的看着厨房门口那个正张大着嘴巴,手中还拿着一块梅花蛋糕的张志坚。

    



    “我我……”张志坚迅速把嘴里的半块儿蛋糕咽下,接着又把手中的蛋糕放到背后,“啊,唐欢,你也来了,呵呵,那个,我本来要去叫你的,我,我不是故意不叫你的,这个,那个,这不是我以为你还在家吃饭么。”



    “哦……”唐欢笑着点了点头。

其实唐欢一点也没在意他叫不叫自己来吃蛋糕,他只是单纯喜欢看到别人在自己面前尴尬的样子,哪怕他是个孩子……很坏的恶趣味。

    



    “那,你吃吧。”张志坚尴尬的把后面的蛋糕伸过来,“这个我还没吃,刚出来的,还热呢。”



    “嘿嘿……”唐欢没有接,依旧在笑。



    “我,我……”看到他这样,张志坚更尴尬,忽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先是鬼鬼祟祟的来回看了看,发现没什么人注意这边,这才凑近唐欢小声道,“啊,那什么,我跟林大庆他们约好了,等下天再黑点,咱们就去后院点火玩,本来打算过会儿等你吃完饭去叫你的,这下正好。嗯,还有,我那里还有几个地瓜,正好咱可以烧地瓜吃。”



    “哦哦?”唐欢的眼珠转了转,说实话,他有点心动了。

点火烤地瓜,多么怀念的活动啊。

    

所谓的后院前院,实际上就是以广播局主体办公楼为分界线,办公楼以南,也就是正面,就是前院或者大院,而办公楼北面的地界,自然就是后院了。

    

1983年的时候,各地机关都开始搞建设扩充规模,广播局那时候因为刚从广播站升级为广播局,因此要建设自己的锅炉房、澡堂之类机关大院规范化的东西,再加上那时候单位扩充了大量人员,所以为了解决后续职工住宿问题,就打算在后院的大片空地多盖一座筒子楼。

    

那时候建大楼不像后来的21世纪,还把建筑工地围起来,不让外人进去,避免危3ǔωω.cōm险。

    80年代的时候,搞建筑都是开放式的,水泥沙子跟砖头都是随便摆,所以那些施工的工地就是孩子们的乐园之一。

    当时的小孩儿经常去那边玩转头跟沙子,当然还有捉迷藏。

所谓点火,就是指去广播局那块建筑工地上随便拿点砖头跟沙子,然后在工地里垒一个简易灶台,再去单位的仓库里偷一些过冬的木头松球之类的东西在里面烧火玩。

    当然这种点火通常不会白烧,一般都会烧一些东西,比如地瓜、栗子、花生、糖果之类的东西,反正有什么烧什么,有时候没东西了,甚至连蚂蚁虫子什么的也拿来烧。

    

最常见的玩火方式,就是事先在地上挖个坑,然后在这个坑的基础上用砖头做好灶台,之后放进木头等易燃物品,接着点火。

    如果有东西烧,比如把地瓜,那么就会在烧火之前,先把地瓜放进那个坑里,然后上面再放柴火烧,埋进去,之后在上面烧火,用这个方式把地瓜闷熟,有的时候忘了或者来不及,就把地瓜扔进火堆直接烧。

    

不可否认,玩这种活动比较危3ǔωω.cōm险,特别是小孩子,不过那时候谁在乎那个,哎呀呀,回忆啊,甜蜜啊……



    “红的白的?”唐欢又悄声问。



    “红的红的。”张志坚笑了笑,“都是红地瓜,不是白的,甘甜甘甜的干活。”

就在唐欢点点头,准备跟张志坚再说什么的时候,老爹叫他了:“欢欢,过来!”



    “咳,你爹叫你呢。”张志坚连忙催促,说完,他似乎还怕唐欢回过问他,转头撒腿就往大门口跑。

    



    “我说你怕啥,喂!”唐欢冲着他的背影笑了笑,“别忘了啊!去后院等着我,我等下就过去!”

……

当唐欢过来的时候,发现欧红旗以及他老婆李玉琴都在,而他们脸上都有一丝疑惑。

    



    “欢欢。”过来后,李玉琴先开口了,她指了指唐欢的那个作业本道,“告诉阿姨,我什么时候教你音乐了?还有五线谱,我没教过你啊,你是不是撒谎了?这可不对,你可是少先队员。”

哇列,又是少先队员,怎么动不动都用这个来唬人啊……听到这里,唐欢暗自摇摇头,这才笑着道:“没有别人,就是你教我的啊。”



    “我?”李玉琴指指自己,“我教你我怎么不知道?”



    “对啊。”欧红旗也在一边帮腔纳闷中,“你来我们家都磨蹭我给你做蛋糕,没见你去找你李阿姨学什么东西啊。”



    “哦,这个么,是我听的。”唐欢眨了眨眼,“你们家墙太薄了,每次来你家吃蛋糕,欧兰姐姐总在学琴,而李阿姨也在说这个说那个,我听多了,自然也就会了。”

听到唐欢这么说,李玉琴等人都呆呆的张大了嘴巴。

    



    “嗯,很好,就是这个表情!哼哼。”唐欢暗自窃喜中。



    “呼……”终于,李玉琴最先合上了嘴巴,摇了摇头,接着对唐振国道,“唐科长,看来你们家孩子啊,还真,真是个天才,自己听听就懂了,估计那莫扎特也就这样了。哎,哪跟我们芳芳似的,不是那块料,教那么多次都……这人跟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咳咳,这个么,哎呀,也不能这么说。”唐振国压抑住暗自的窃喜,故作谦虚道,“小孩子么,对这个感兴趣而已,再说会音乐也没啥……哦,对了对了,小李啊,你给弹一弹,看看好听不,我就看着歌词不错。”



    “嗯,好,保证好听。”李玉琴一边拿着作业本走向钢琴,一边道,“我一看就知道了,这曲子肯定好。”

很快的,曲子在李玉琴的手中弹了出来,而李玉琴也是这首歌在这个世界上的第二个演奏者。

    

当曲子流出来的时候,大家都开始静了下来,连在里屋做作业的欧兰欧芳也出来了,静静的听她们的母亲弹琴,弹奏那首著名的《明天会更好》。

    

一曲终了后,大家都呼出了一口气。



    “这是我家欢欢做的?”听完后,唐振国再次感到不可思议了,他一开始只以为词很不错,至于曲子么,一个孩子作的,能听得过去就不错了,没想到却是这么好听。

    



    “不是我是谁。”唐欢耸了耸肩膀。



    “唐欢哥哥。”这是忽然蹦出来的欧芳,“刚才那首歌,真的是你自己作的?”



    “是啊。”唐欢再次笑了笑,“怎么,你有意见?”

听到唐欢这么问,欧芳摇了摇头:“没有,就是觉得你很厉害,会自己作曲,而且这么好听,我知道,作曲要很难的。”



    “哦,这个么,难易也要看情况了。”唐欢眨眨眼,然后故作嚣张的一笑,“对我这样的天才,就不难,啊哈哈哈……哎哟!”

最后那声哎哟,是唐振国看不过他那个德行,在他头上敲了一下。

    



    “这孩子。”唐振国打完后,才笑着对欧红旗道,“得意便猖狂,太容易骄傲了,得回去好好收拾他。”



    “别的。”欧红旗也笑着摇摇头,“小孩子么,有点成绩想让别人知道也没啥,别挫伤了他的积极性。嗯,老唐啊,看来你们家还真出了个贝多芬啊。”



    “啥贝多芬啊。”唐振国再次一笑,“我倒宁可出个爱因斯坦,爱迪生什么的,呵呵。算了,那什么,我来就是想求证这个事情,既然都明白了,我先回去了就。”



    “别的。”看着唐振国要带着唐欢走,李玉琴先不干了,“别走,唐科长,难得来一次,哦,还有,你们家欢欢这么有才华,只是听听就会,我想,以后干脆我真的教他,让他在音乐的殿堂走的更顺畅,起码,我可以教他弹钢琴。”



    “这样不好吧。”唐振国看了看站在一边瞪着一双大眼睛的欧芳,“你还要教自己的孩子,这……”



    “她?”李玉琴看了看欧芳,气恼的摇了摇头,“兰兰要考试了,功课重,再说她年纪大了,不适合学这个。芳芳呢,我倒是想教她,可她没这个天赋啊。听音不准,手指也笨,算了,我是不抱希望了,音乐这东西没天赋就是没天赋,再怎么努力也成绩有限,我啊,还是下功夫教你们家孩子吧……怎么,唐科长是不是看不起俺,认为俺不配教你家孩子啊?”



    “呵呵,瞧您说的,我哪能那样想。”唐振国摇摇头,“那行,打今儿起,我们家欢欢就是您徒弟了。”

说到这里,他叫过唐欢:“欢欢,快,鞠躬,叫老师。”



    “老师。”唐欢听话的鞠了一躬。



    “好好。”李玉琴满脸微笑,“算了,都邻里邻居的,别那么多客套,那什么,欢欢,要不咱们现在就学?我先教你钢琴的基本……”



    “别的。”唐欢眨眨眼,“这个,我今天状态不好,再说也没心理准备,嗯,不如改天?改天再学如何?”



    “嗯?状态不好?”听到这里,唐振国疑惑起来,“学弹琴你有什么状态不好?你知道不,你李阿姨的钢琴水平,别说咱县里,就是市里也是数的着的,你……”



    “算了唐大哥。”看到唐振国要继续训斥,李玉琴连忙阻止了他,然后对唐欢笑着道,“欢欢,对阿姨说,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还是别的原因?”



    “哦,我约好了跟张志坚他们玩,他们现在都等着了,你没看张志坚早都跑开了?”唐欢眼珠一转,笑了笑道,“爸爸总跟我说,说男人么,就必须千金一诺,说好了就必须算话,我是男人,所以我就得去找他们啊,你们说是不是?”

第二十三章、心急吃不了热地瓜

求推荐票……

…………………………

等唐欢从欧红旗家出来后,立刻轻轻的呼了一口气。

    



    “可算出来了。”唐欢当时想,“靠,现在就让我学弹钢琴,拜托了,我都陪着女儿练了六年,那可不是一般的难跟苦,跟吉他没法比,才不要学了,我有的是东西抄袭,再说音乐不过是我发财的敲门砖罢了,又不打算一辈子搞这个。”



    “唐欢,唐欢,这里!”听声音就知道是张志坚。

匆匆走到广播局的后院,果然,张志坚就在那里,当然除了他之外,还有另外的两个小男孩儿。

    

他记得,那个最矮的跟瘦皮猴一样的孩子叫林大庆,十岁,上四年级,他父亲是个普通科员,跟他的父亲在一个科室,也就是唐振国手下的兵;那个比他高点的,脸色有些发黑的男孩儿叫赵兴国,十一岁,五年级,但跟唐欢张志坚不是一个班,他父亲是单位唯一那辆吉普车的司机,按照后世的话,就是给领导开车的那种人。

    

他们都是广播局大院的孩子。



    “怎么才出来?”张志坚拉着唐欢走到已经搭好的红砖灶台前,“等你半天了,就等你过来点火呢。”



    “嗯嗯,这不大人问话耽搁了么。”唐欢耸了耸肩膀,“地瓜呢,放了么?”



    “放了。”说话的是赵兴国,“在里头,都是红的,我还去车库偷了点汽油,等下点火容易。”



    “那还等什么。”唐欢立刻过来蹲下,“速度点的放油……”



    “速度点?”问话的是林大庆。



    “就是快点的意思。”唐欢没好气的说了一声,“笨蛋,这都不懂,不会联想啊?火柴呢?给我。”

当在那一堆木柴上淋上汽油之后,唐欢亲自划亮了第一根火柴。

    

当火柴与淋了汽油的木柴接触后,呼的一下,火焰立刻升腾了起来。

    

看到火点起来了,大家都很兴奋。

其实,烧地瓜倒在其次,吃也不重要,关键是这种玩火的感觉,其实有时候就算干烧火也一样。

    

要不说火改造了人类呢,看来这人对火啊,还真是天生的喜爱,小孩子没几个不爱玩火的。

    



    “我还从家里拿了点生栗子。”看到火点起来了,林大庆从两个衣兜里掏出两把栗子,“咱烤栗子吃。”

说完,他就准备把栗子往火里扔。

    



    “慢着!”看到他这个样子,唐欢立刻跳起来,一下抢过去按住他的手,“我靠,找刺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重活记】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