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重活记 > 重活记_第39节

重活记_第39节

作者:唐观水 发表时间:2018-10-28 13:46:03 更新时间:2022-04-10 04:19:36
    


    “唉,真没意思。”张志坚一伸脚,把脚边的一块小石头踢飞,满脸的闷闷不乐,“我跟你不一样,你不用做作业,成绩又突然好起来,还会弹钢琴,你父母当然管你松了。可上次测验,我没考好,要回家的话,我妈肯定要让我学习,电视是肯定不让看了……对了,时间还早,要不咱再去点火玩?”



    “……还是算了吧。”唐欢皱了皱眉,“就咱俩,有什么意思,改天人多了再说吧,再说也没东西可烧,不如找林大庆他们?”



    “他们不行。”张志坚摇摇头,“我听说,他们上次测验考得比我还差,他们父母也都不让他们出门了。我这还是趁着老妈去邻居家串门,偷偷跑出来的,可要万一回去被碰上,那我就出不来了,我得等我爸爸回家的时候再回去,要不然我妈得揍我。”



    “呵呵,你啊。”唐欢笑着摇了摇头,心想,也是,这时候的北城县,还有点男主外女主内的思潮,也就是说男人大都一心扑在工作上,恨不得整天不回家,这样就容易评先进,得奖金,而家里的事自然大都靠女人把持。

    所以说,管教孩子的主要任务大半都压在母亲身上。反正别人唐欢不太清楚,至少广播局大院里的人目前都流行老娘揍孩子,老爹护孩子,所以这院子里的大多数孩子都害怕老妈不怕老爸,父亲往往就是孩子们的护身符,大靠山。

    



    “去点火吧。”张志坚拉着唐欢就往后院走,“没关系的,我这正好还有打火机跟几个栗子,你不是说过那什么糖炒栗子么,咱没有糖,也可以烤栗子啊,就上次你说的那法子,用瓦片当锅炒。嗯嗯,不错不错,就这样,走走走,点火点火。”

说完,他就掏出打火机递给唐欢:“呶,我有两个打火机,是我偷我老爸的,你一个,我一个,咱一起去点火,嘿嘿。”



    “这个,不好吧?”随手接过打火机的唐欢皱了皱眉,“其实我现在没有那个心……”

就在唐欢还要说什么的时候,张志坚突然竖起食指在嘴唇上一挡,然后又往唐欢背后一指:“嘘,小点声,你看!”

被张志坚这一下故弄玄虚的表演,唐欢立刻噤声,慢慢转过头。

    

张志坚指的方向正是后院,黑布隆冬的,唐欢本来啥也没看见,正打算问张志坚的时候,紧接着,他就发现在后院的黑布隆冬中,此刻正此起彼伏的闪着几个橘红色的小火点。

    

看到这一幕,唐欢眨了眨眼:“难道是……”



    “嗯。”张志坚点点头,小声道,“肯定是陈韶华他们,一定是他们躲在那里抽烟。嗯,这么多人,还鬼鬼祟祟的在黑影里,估计是商量什么事情吧。”



    “哦。”唐欢点点头。



    “走!”张志坚满脸兴奋,偷偷拉了一下唐欢的衣角,继续小声道,“咱过去,听听他们要干啥,哼哼,前几天我就觉得不对头,他们几个老是鬼鬼祟祟的碰头,一定有问题。走走,去听听,说不定有热闹好瞧。”



    “这……好吧。”唐欢随手把打火机放在自己的口袋里,然后点了点头,他其实也对这个很感兴趣。

    

当唐欢跟张志坚偷偷摸到后院的时候,果然听到里面有人在叽叽喳喳的小声说话,再往前走几步,声音就更清楚了,而在这个时候,唐欢跟张志坚多立刻靠边站在黑影里,以便让人不能发现。

    



    “都别吵吵了。”此时,忽然有一个比较沉的声音响起,“刘英豪,人都来齐了么?”



    “嗯,来齐了都。”此时另外一个男声响起,“华子,咱院儿初三以上的爷们儿一共有七人,除了张志高那书呆子临时害怕不敢来,都在这了,加你我一共六个。”



    “嗯,那就好。张志高么,不用理他,胆小鬼,少了他更好,还少了个累赘。”那个被称呼为华子的人再次道,“同志们,这次都知道干嘛不?家伙准备齐了么?”



    “齐了。”



    “齐了。”



    “放心吧华子,石灰板砖加菜刀,都备好了。”



    “对,我这还有自来水管!”



    “我还拿了汽油瓶子,嘿嘿,等下烧他娘的。”

零零散散的回音,听声音都是广播局大院年龄比较大的的孩子。

    



    “那就好!”华子继续道,“兄弟们,本来我们也不想这么做,不过宋平安那伙人太嚣张,太不是东西,对我们抢拿卡要不是一天两天了。以前,我们多少人被他们打过?啊?多少人被他们勒索过?啊?哼,别的就不说,就说那个在城边废弃小学教室的迪斯科场子吧,本来是我们大家公用的地盘,结果呢,宋平安他们仗着人多,不但霸占了那个地方,还把我们排除在外,不让我们去玩,要玩就得交钱,他们凭什么?”



    “就是,凭什么,操他宋平安个狗日的!”



    “对,对!”



    “嘘……静一静,都小点声!”华子再次加重了点语气,等大家都不说话了,他才继续道,“兄弟……不,同志们那,我们不是一伙人在战斗,记住,不是一伙,我们还有支援!哼,宋平安他们平日就看不起我们这些机关单位的人,那好,我们就给他来个狠的。我跟你们说,这次不但有我们,还有县政府大院,防疫站、党校、法院、甚至是棉纺厂大院的伙计,他们也都来了,这样我们加起来得有好几十人,也未必怕了他们第一机械厂跟锅炉二厂的家伙。再说我们在暗,他们在明,我们是攻,他们是守,所以,今晚我们胜算很大。总之一句话,今晚不能让他们安生!”



    “对,不能!”



    “就是,平日在学校就受够他们的气了!”



    “没错,废了他们!”



    “好了,事情就是这样。”华子最后总结,“总之,今晚那谈判我看是不成的,因此我认为最终还是要闹,要打。这不要紧,要闹就要闹大,闹大了,公安局的才好插手,而我们只要及时跑掉,只要现场抓不到我们,到时候出事的就是他们,公安局的肯定抓他们。哼哼,他们不是抢了场子么?哼,让他们知道,场子不是随便什么人就可以霸占的,也是得付出代价的,这叫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最后说一次,别的人咱不管,到时候开打的时候,咱就在一边扔东西,扔完东西了,别下场掺和,在一边看,看着不对立刻跑明白不?我们人少,又不能打,可没那个实力掺和。嗯,我估计啊,今晚绝对不会善了,棉纺厂那伙人听说要来狠得,可锅炉二厂跟机械一厂的那伙人也不好对付,要不也不会让宋平安这丫的嚣张到今天。因此,这次肯定来大的,我们这些小虾小鱼就不要凑了,沾点便宜跑就是了。我可告诉你们,现在全国严打,咱得千万小心,谁要是私自去逞英雄,自己倒霉了别赖我!”



    “放心吧华子。”这时候说话的是那个叫刘英豪的人,“咱们都准备一星期了,可说万事俱备,再说我们都知道轻重,打了就跑,绝对不拖泥带水。”



    “那好!”只见火光忽然掐灭了一个,同时传来华子的声音,“同志们,战争的号角已经吹响了,上车,出发!”

随着这一声,所有的烟火都被掐灭了,然后就响起了一阵自行车声,紧接着,唐欢两人就感觉眼前带起了阵风,大概是他们骑车路过时带起来的。

    

等人走了,张志坚在有点害怕的道:“唐欢,他,他们这是要干啥?”



    “他们是要闹事。”唐欢淡淡的道。



    “闹事?”张志坚一听,更害怕了,“他们,他们要打架?”



    “嗯。”唐欢点点头,接着就对张志坚道,“这样吧,张志坚,你先回去,这跟我们没关系。不过,别把今天听到的事情说出去,知道么?谁问也别说。”



    “好,我,我知道了。”张志坚点了点头,忽然打了个哆嗦,然后就哒哒哒的转身跑开了。

    

第六十七章冲突的记忆

看着张志坚跑走了,依然在黑暗中的唐欢陷入了沉思。

    

听了他们的一番话,唐欢忽然想起来陈韶华那伙人要干什么了,因为这个事情他有印象。

    他记得小时候,好像就在这段时间,听说北城县发生了一起特大的青少年暴力冲突,冲突中死了一个人,还有十几个人受伤。

    

事情的起因,听说好像是因为几个青少年团伙都想争得在城乡结合部的那个地下迪斯科舞厅的掌控权,可是互相都不服气,结果一来二去就爆发了冲突。

    

之所以死了一个无辜者,并且还有十几无辜者也受伤严重,据说是因为当时几波人打群仗的时间正好是舞厅最热闹的时候,由于事情来得突然,大部分去迪斯科玩的人因为慌张而引起了混乱,并最终导致了伤亡。

    至于真正开打的两伙人,受伤的人有,但却没有一个因为打斗而死的。

    

因为这起事件的发生正好处在全国严打期间,又情节特别严重,加上死者的家属貌似还是个高干家庭,所以这个案件被从重处理。

    

最后,闹事的人大都被关进监狱,而打斗双方带头的两人分别都被枪毙,也就是说为了这起事件,一共死了三个人。

    

记得那是一场灾难,打斗双方简单的来说,分别是以机械一厂为主力,联合锅炉二厂的防守方,对以棉纺一厂为主力,联合各机关大院孩子的攻击方。

    

或者可以这么说,防守方当时已经掌握了迪斯科舞厅的归属权,攻击方为了拿回迪斯科舞厅的归属权,就对他们发起了攻击,有点类似黑社会帮派火拼。

    

据说打斗双方当时都没想到最后会死人,也没想到会那么严重,只是闹到后来不受控制了,场面就混乱了,混乱中大家谁也顾不上,因此就酿成了惨剧,不过具体怎么样,唐欢就不清楚了,毕竟都是听说。

    

自己以前听到这个事情的时候,还是个不太懂事的孩子,因此没有直观印象,只是事后听说后唏嘘一番,当作上学后跟小同学小伙伴之间的谈资,可现在重新近距离的接触到这个事情之后,他却很清楚的知道这种事情多么严重,毕竟这是出人命的!

    



    “报告公安局?找派出所?”唐欢皱了皱眉,接着摇了摇头,继续开始自言自语,“不成,眼看他们就要开打了,可公安局的人现在大都下班了。这时候还没有24小时110报警电话,我只能去派出所报警。可问题是,我是个孩子,我如果去派出所报警,他们未必相信我说的话。

就算相信了,我记得这时候的派出所晚上值班的顶多有俩人,也就是说到时候只能派一个人跟我去,留下一个人留守,而他们派出所目前的交通工具只有自行车,且派出所在市中心,离那个在城乡结合部的迪斯科舞厅一样比较远,恐怕等他们层层审批完再出动警力的时候,黄花菜都凉了,人早打完走人了。再着说了,就算公安人员很神奇的及时插手介入了,阻止了事情的发生,那么这个打架事情也不是解决,而是暂时压制,等于给沸腾的热水添加凉水,让事情的发生押后。”

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因为身为后来穿越者的他很明白,这个打架斗殴事情,至少在这个时代,由于种种原因,是不可避免的。

    

其实这个事情表面看起来是机械一厂联合锅炉二厂大院的孩子跟其他几个大院之间孩子为争夺地下迪斯科舞厅的斗争,但根本原因则是以宋平安为首的青少年流氓团伙跟其他青少年团伙之间的权利斗争,或者说是利益斗争。

    

从大的方面来说,自从文革结束,自从恢复高考,自从改革开放之后,大量没有考上大学的青年就成了待业青年,并由此慢慢形成了一种新的社会问题。

    而原因就是这时候的改革开放刚起步,大的国有工厂企业数量有限,其他集体企业以及个体经营之类的方式还是星星之火,没有燎原,自然就不能提供足够的工作岗位。

    这样一种情况,就形成了一种中低学历岗位人员爆满,大学以上高学历的岗位却急剧空缺的情况。

    也就是说,此时的青年,如果考不上大学,又无法参军的话,基本就只能在家待业。

    

这些青年不能上学,又精力旺盛没事儿干,自然就开始了一种新的张扬个性的所谓流氓文化,打架斗殴自然就是必备课之一。

    后来发觉单个打没意思,就自然而然的凑堆,形成了许许多多的不良团伙,从个人战变成团伙战,也因为这样,许许多多的不良团伙纷纷在这个时期诞生。

    所谓中国八十年代的摇滚文化,其实也是从这种风气中诞生的,而崔健就是其中典型的代表。

    

这种情况,单靠力量单薄的公安局是无法全面禁止的,毕竟你能在明面上搞,人家就在底下下打。

    只有靠体制的进一步完善,靠工作岗位的进一步增多等多种方面来解决。

    

在1983年的时候,迪斯科舞厅还没有普遍化、公开化,所有的迪斯科都是私底下偷偷的开,且多在比较偏远的地方,北城县这个迪斯科舞厅也是这样。

    

其实北城县不过是个小县城,并不是北京上海等城市那样开放的比较早,这里本来是没有迪斯科舞厅,这个北城县第一个迪斯科舞厅的创办者,是一个跟随父亲工作调动,从北京过来的年轻人,而这个年轻人,正是目前北城县迪斯科舞厅的实际拥有者,第一机械厂耍孩子的现任团伙头目,宋平安。

    

北城县第一个迪斯科舞厅的前身,不过是城乡结合部一处废弃小学的教室。

    那个小学本来是个村办小学,只有一间教室,后来由于县城扩张,重新划分了城乡,结果那个村正好划分到城里,于是小学停办,大家都到城里其他小学就学,这个简陋的小学教室就空闲下来。

    

后来,这个教室由于地方挺大,没有人管,又远离市区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重活记】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