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重活记 > 重活记_第43节

重活记_第43节

作者:唐观水 发表时间:2018-10-29 12:24:55 更新时间:2022-04-10 04:19:42
音忽然又开口了,“我现在好困,浑身没力,手也越来越沉,我,我坚持不住了。”

说到这里,她的手再也捂不住伤口,一滑,落到了地上。

“啊?坚持住!”看到她这个样子,唐欢下意识的一紧环绕的手臂,接着,迅速通过殷音的袖子伸出右手,拿起染血的手绢,又带着殷音那沉重的胳膊一起,要重新捂上殷音头上的伤口,不过就在他要捂的时候,忽然发现,原来头顶的伤口此刻已经不再流血了,也就是说,没有必要再捂伤口了,而且捂住的话还不如这样好的更快。换句话说,殷音此刻并不用担心流血而亡,需要担心的,是她此刻由于失血过多导致身体极度虚弱,周围气温又低,最关键的是,她自己要坚强,不能放弃自己。

看到是这个情况,唐欢随手把手绢一扔:“已经坚持到这个地步了,只要再过一会儿,只要一会儿医生就来了。不要怕,姐姐,伤口已经不流血了,没事了,来,放松呼吸,你一定能坚持住的!”

“我,我不行了,好,好难受。”殷音忽然哭了起来,只是哭的声音很小,有气无力的,“让我睡吧,死了也好,反正我死了也没什么。”

“怎么会没什么呢?”唐欢立刻安慰,“不说别的,如果你死了,你父母难道不会伤心么?”

“她们不会的。”没想到听到唐欢这么安慰,殷音的哭泣却没有止住,“她们根本不关心我,什么都是我一个人,我一个人!”

“唉……”听到她这么说,唐欢微微叹了口气,“不会的,不管怎么样,父母都是关心儿女的,他们只是,可能只是工作忙,或者还不太懂得怎么关心吧。姐姐,等你长大了,你会明白这一切的。”

“我明白,我都明白。”没想到殷音此刻却激动起来,“爸爸就知道他的飞机,妈妈呢,整天去外地演出,一个月见不到一两次面,我,我……呜呜呜”

“没事的,没事的。”唐欢的眉头一皱,知道殷音此刻是因为身体的虚弱导致精神上的有些恍惚,“他们其实关心你的,只是一时间工作忙而已。再说,你还有同学跟朋友啊。”

“他们,他们……他们也巴不得我早死。”没想到殷音又哼了一下,“反正我死了,大家都会很开心,很轻松……你懂什么,你根本什么都不懂!”

听到她这么说,唐欢没有回答,心里却叹了口气:“谁说,我不懂?”

是啊,每个人,在青少年时期,都有过反叛的时候,区别只在与反叛的烈度强弱而已。

当年的唐欢,就跟许许多多问题家庭的子女一样,由于父母整天吵架,对家的感觉并不明显,反而整天跟一帮耍孩子混在一起,如果不是胆子没那么大,还知道点好歹的话,恐怕就真会沦落为不良少年了。

上了大学,玩音乐,成了支撑他对迷茫生活的支柱,那时候,他只是想当一个音乐人,站在舞台上让众人都认识他,甚至为此辍学。

最终,当现实把这个梦想击碎,加上一件突如其来的重要事件为引子,他就放弃了这种漂泊的歌手生涯,重新回到学校读书。再然后,学业有成,到了一家学校教书,又通过相亲认识了自己的老婆,组建家庭,生了女儿……对了,老婆。

想到这里,他悚然一惊,一个面容十分温柔的,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女人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

她叫安静,一个普通,但又不普通的名字,自己前生的另一半,曾经想过一起慢慢变老的人。

重生这么久了,他忽然觉得,自己似乎从来没有专门的想过老婆跟孩子,也没有想过,如果没有了自己,自己的老婆女儿会怎样,只是在童年里尽情的挥洒着时间,也放肆的享受着重生的乐趣,似乎重生了,过往一切的一切,都可以光明正大的抛弃。

“难道,我骨子里真的这么不负责任么?真的是有些冷漠么?”唐欢忽然暗自对自己问了一句,可就在这时,他忽然一笑,微微摇了摇头,“呵呵,我大概又胡思乱想了,我怎么会忘了她们,又怎么会不记得他们呢。

没有错,我对他们太熟悉了,熟悉到我的一言一行,都已经有了她们的影子。也正因为太熟悉,我才了解她,正如她了解我。是的,刚认识她的时候,她就是个很独立,很坚强的女人,她不会因为我出车祸的事情而颓废,不会就此毁掉自己以后的人生。在那个世界里,如果没有了我,她依然会知道如何很好的过下去,依然会照顾好我们的孩子,或许,伤心一阵的话,会找到新的归宿,组建新的家庭。对了,还有我的女儿婷婷,从小看她长大,我也十分的了解她。她会任性,她会撒娇,但她骨子里是一个个性十分好强的主,相信没有了我,她会伤心一段时间,但很快就能够适应过来,继续过的很好、很好。其实,他们俩都比我要坚强,都比我要有主见,他们知道,生活,总是要往前走……唉,在这一点上,我,不如他们。”

“你,你怎么不说话了?”殷音这时候忽然又出声了,“是,是我的语气太重了么?不好意思,我,我只是,只是……”

“不要胡思乱想了,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唐欢微微一笑,用手紧了紧环抱殷音的腰肢,“殷音姐,现在的你,可能觉得什么都对你不好,什么都欠了你的,不过很多事情未必是你现在看到的这样。这些,我现在跟你说,你可能也听不进去,也不会明白,但等你大了,经历过许多事情之后,你就会一切都明白的。现在,你只需要活着,只有活着,你才能看清事情的真相,明白人生的意义,才能不辜负你来这世上一遭。”

“哼,说的好像你多懂似的,不就是个小屁孩儿么。”殷音忽然又冷哼了一下,但声音听起来却有些绵软无力。

“你还是别说话了。”在她背后的唐欢立刻发现她说话的异样,“如果你觉得闷的话,要不,我给你唱首歌吧,我唱的应该还不错,起码招不来狼。”

“呵呵。”听到唐欢这么说,她忽然又笑了起来,接着又轻轻的“嗯”了一声,算是同意。

“唱什么呢?”唐欢先是一皱眉,接着眉头一翘,“有了,姐姐,你听着啊。”

说完,他清了清嗓子,然后就清唱了起来:

每一次都在徘徊孤单中坚强

每一次就算很受伤也不闪泪光

我知道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

带我飞飞过绝望

不去想他们拥有美丽的太阳

我看见每天的夕阳也会有变化

我知道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

带我飞给我希望

我终于看到所有梦想都开花

追逐的年轻歌声多嘹亮

我终于翱翔用心凝望不害怕

哪里会有风就飞多远吧

不去想他们拥有美丽的太阳

我看见每天的夕阳也会有变化

我知道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

带我飞给我希望

我终于看到所有梦想都开花

追逐的年轻歌声多嘹亮

我终于翱翔用心凝望不害怕

哪里会有风就飞多远吧

隐形的翅膀让梦恒久比天长

留一个愿望让自己想象

……

第七十四章 隐形的翅膀(2)修

 场地里静谧的环境,让唐欢那清脆的童音更显嘹亮,而那种舒缓的曲风以及带着一种坚定的歌词,也让殷音感到有种说不出的温暖,似乎身体里突然涌现了一股暖流,各种因为失血过多产生的困乏、寒冷、晕眩等难受的感觉,也变得不再那么忍受不住了。

忽然的,殷音感觉到,唐欢抱着自己的手臂,变得越来越灼热起来,似乎真的成了一双护翼自己的翅膀。与此同时,她开始感到呼吸不畅兼有些口干舌燥,并且下身还有种酥酥麻麻想要尿尿的感觉,而全身也由单纯的痛苦,变成了另外一种感觉,那是一种说不出的,不知道是难受还是兴奋的感觉,很享受,也很难受。那种感觉如此强烈,以至于让皮肤都颤抖了起来,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如果非要具体的说一下殷音现在的感受,那就只有五个字:痛并快乐着。

她的这种异样,胸膛贴在她背后的唐欢立刻就发觉了。

“你怎么了?”唐欢立刻轻声的问,“很难受么?你身上都是鸡皮疙瘩。”

“嗯,没,没事,只是,只是有点冷罢了。”殷音微微回答,等唐欢听到后又把抱着自己小肚子的手紧了紧之后,又开始用比蚊子大不了多少的声音道,“嗯,对了,这,这首歌叫什么名?以前没有听过。”

“歌名叫《隐形的翅膀》。”唐欢轻轻的道,“这个么,是,是我自己新写的,你没听过正常。怎么样,还好听么?不至于把狼招来吧?”

“《隐形的翅膀》,真不错。”她顿了顿,又轻声的微微问道,“那么,这首歌,是,我是第一个听到的么?”

“呃,没错,这首歌写好之后,在这个世界上,你是第一个听众。”

“嗯……”

“怎么了?还有问题么?”

“没有。”

“哦。”

……

“现在还难受么?”

“没有,好多了。就是,就是……”

“就是什么?”

“没有,还好了……”

“嗯,那就好。”

……

“你,你能对我说说你的事情么?”

“我?我有什么可说的,调皮捣蛋小学生一个,整天不是玩弹弓就是打弹子,要不就是揪女同学辫子。”

“呵呵,没有了,我觉得你挺好,很,很成熟……对了,你多大?”

“我啊,十一周岁。”

“哦,那就是虚岁十二了……我,我十五岁,比,只比你大三岁……我妈就比我爸爸大三岁呢。”

“哦……”

……

“我,我对你说说我的事情吧。”

“嗯?你身体能行么?会不会辛苦难受?”

“没事的,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身体,忽然有点力气了,如果不说话,我恐怕会更辛苦,更难受。”

“好吧,那你就说吧,不要太累了。”

“嗯,其实,其实我的故事很简单……”

……

时间很快就这样过去了,尽管一开始,他们还能听到远处有偶尔的狗叫声,但等了这么久,这个早已经空下来的迪斯科舞厅,却一直没有人来。整个偌大的、黑暗的迪斯科舞厅,只有他们两个人,就着越烧越短的蜡烛,被抱的人跟抱人的人,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说着。

蜡烛很快就烧的只剩下短短的一小段,恐怕再过不久,就会完全烧光了。

在这种你来我往的聊天中,由于唐欢的应付,殷音并没有了解更多点唐欢的情况,但殷音的身世却被唐欢套,不对,应该是她自己给说了出来。

原来,这殷音今年15岁,上高一,跟高霞是同学,都在北城第一中学的高中部上学。而在她自己的述说中,唐欢也明白了,这个女孩子还真是个高干子女,也就是说,记忆中前生,或者说异时空那个死去的高干子女,应该就是她。

她父亲殷高远是附近驻防空军的飞行团团长,北城县附近驻防空军部队的一把手,因为这里只驻防有一个飞行团,也就是说,殷音是飞机场的人,并且由于飞机场离市中心比较远,是住校的。

别看她父亲只是个团长,但空军的团长跟陆军团长还不一样,虽然现在还没有实行军衔制,但空军团长明显比陆军团长的级别要高,起码待遇就好很多,要知道空军现在可是军队的宝贝疙瘩,是优先发展的军种之一。

当然了,如果只是这样,这殷音顶多算是个小干子女,之所以说是高干,关键还在她母亲。

这个殷音的母亲叫陈晓丽,虽然现在只是空军政治部歌舞团的普通团员,但这陈晓丽的父亲,也就是殷音的姥爷却是个将军,是本省驻防空军的总司令员,一把手。如果回复军衔制度,按照他的这个职位,唐欢估计起码是个中将甚至是上将,甚至还可能得是军委委员,反正是超级牛逼的人物。所以,这么层层下来,只这一个老爷子外公,就已经奠定了殷音高干子女的身份了。

据她说,她从没有告诉过别人自己有这样一个姥爷,别人顶多知道她有个当团长的爹跟在歌舞团上班的娘而已,在这北城县,唐欢是第一个知道这件事情的外人,就连平时对她多有关照的大哥宋平安,也只是知道自己是飞机场团长的女儿,而不知道她还有个这么牛逼的外公。

说到这里,唐欢也终于明白了,为啥刚才她可以那么嚣张的打人,原来宋平安是她认的大哥。至于为什么又跟高霞掺和在一起,则是因为高霞跟她是同桌,少有的要好同学。

当她说到这里的时候,尽管殷音看起来还挺清醒,精神也挺不错,但唐欢的心,却一直在往下沉。原因没有别的,因为在背后紧紧靠着她的他很明显的感觉到,她的体温又开始下降了,变得越来越凉,自己都冻得有点打哆嗦了。

这意味着,殷音的生命之火越来越淡,她只是在强撑着。

“该死的!”唐欢在后面悄悄的皱了皱眉,“救护车怎么还不来?”

就在他还在暗自腹诽,而殷音再次有些睁不开眼睛的时候,他们终于听到了救护车的鸣笛声。

这声音让两人同时一振,因为这就意味着,殷音的性命能够保住了。

………………

第七十六章 你没有问题,但她有问题

早在这周星期一的时候,唐欢就专门去邮局寄出去三封信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重活记】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