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重活记 > 重活记_第45节

重活记_第45节

作者:唐观水 发表时间:2018-10-29 12:25:20 更新时间:2022-04-10 04:19:42
育的音乐教材里。

汇演结束后,省领导同志们与合唱团的所有团员以及老师都进行了亲切的会面,还一起合了影,把一起跟去的校长、高老师以及所有合唱组同学都乐的找不到北。

目前,合唱组的人员依然没有返校,据说是中央某歌舞团都被惊动了,要邀请他们去北京参加演出,也就是说,不出意外,他们这个合唱团,应该已经坐上了北上的火车。

当然了,这一切跟唐欢都没有直接的关系了,毕竟唐欢并没有参加合唱团,自然也就没有跟着去。不过,随着这首歌的迅速风靡,他这个作者“阿欢”的名字,也开始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熟知。

说起来,要不是他事先用了化名“阿欢”,又跟校长事先说明不想太冒头,不想让自己的真实姓名曝光,不想打扰自己生活的话,恐怕他现在早就被一大群记者给围住了。

不过,他的这所谓化名方法,还是瞒不住政府高官以及音乐界的前辈高人。就在唐欢不知道的情况下,几位对他感兴趣的音乐界老先生,已经开始启程往这里赶了。

下午放学的时候,当唐欢刚随着同学走到大门口,就看到老爸唐振国正推着一辆大金鹿自行车站在旁边。而看到唐欢之后,唐振国立刻对他招了招手:“欢欢,快过来,这边!”

“爸爸?”看到身穿一套崭新中山装的老爹,走过去的唐欢不禁一愣,“又不远,我自己走路回家就行了,不用来接我啊?”

“什么接你回家。”唐振国一下把唐欢抱上车子后座,“你忘了,今天礼拜五,你姥爷过生日,你不会忘了吧?”

“生日?姥爷?哦,对啊。”听到他这么说,唐欢(炫)恍(书)然(网)大悟,“对啊,今天是七号星期五,姥爷过生日啊!”

“昨晚就跟你说过了,也不知道你整天神神叨叨的想啥。”让唐欢坐好后,唐振国推着车子走了两步,然后就熟练的骑上了车子,“行了,坐稳,咱们走咯!”

顶铃铛,一阵自行车铃铛的声音后,自行车载着唐振国以及唐欢,平稳的移动了起来。

从自行车座的后面望着老爹那还算高大的背影,唐欢忽然又是微微一笑。

这,是重生以来,他第一次被老爹用车子带。

几乎,已经忘却了,忘却了被父亲骑车带着的感觉了。了?”看着被带到招待所,唐欢不禁疑惑的问了起来,“姥爷过生日,不是应该去姥爷家么?我还想吃姥爷家的无花果呢。”

“还不是你妈。”唐振国停下车子,又把唐欢抱下来,“自从你妈那蛋糕买卖赚了钱,就一直寻思要给你姥爷的生日来个大办,非要来招待所……所以啊,我只好找了你刘伯伯,给安排了下。怎么了,欢欢,你不喜欢来餐厅吃么?餐厅里有好多好多好吃的,还有好喝的汽水哦,无花果,嗯,这个招待所里也有,我让他们给你上一盘就是了。”

“哦。”听到老爹这么说,唐欢只好点点头。

“来,欢欢。”唐振国锁好车子,顺势拉起唐欢的手,“快跟我走,你妈他们应该都等着了。”

第七十八章 姥爷的寿宴(1)

在服务员的引导下,唐欢跟唐振国来到了餐厅专门的大包间,一打开门,就看见包间正中一张大圆桌上已经坐了三个人,而三人看到唐振国来了,也都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

“振国来了,呵呵,刚还跟慧琴念叨你呢。”首先说话的,是一个身穿灰色中山装,盘了个头,年龄大概三十刚出头,面色看起来很和善的女人。她正是唐欢的大姨,王慧琴的大姐,王慧芳。

“二姐夫。”接着说话的,是一个头戴鸭舌帽,身穿蓝色工人服,看起来相当精干的小伙子,年龄大概二十六七,这是唐欢的大舅舅,打过蛋糕模具,在第一机械厂工作的王忠孝。

“好好。”唐振国笑着回应之后,接着一皱眉,伸手拉了拉唐欢,“欢欢,愣着干嘛,叫人啊。”

“哦。”唐欢答应了一下,接着就对满桌的人叫了起来,“大姨好、大舅好。”

“好好,呵呵,欢欢又长高了啊。”王慧芳当先笑了笑,摸了摸唐欢的头。

“嘿嘿,欢欢又胖了啊!”王忠孝捏了捏唐欢的脸蛋,“看着小脸蛋,都是肉啊。”

“咳咳。”唐欢揉了揉被摸过的脸蛋,没说话,看样子就知道有点不爽。

“振国啊。”这时候,唐欢的老妈王慧琴了放下手中的瓜子,对唐振国埋怨起来,“怎么来这么早?还有,你怎么穿这么一身就出来了?也不多穿个外套,晚上冷,冻着咋办?”

“哦。今天单位没啥事。早出来了。”唐振国微微一笑,跟着入了席面,“下班后直接接了欢欢就过来了,也没来得及回家拿。没事,招待所跟家又不远,这么点子路冻不着。来来来,咱们别站着了,先都坐吧。”

等大家都坐下后,唐振国才忽然奇怪的道:“咦?爸呢?”

“嗨。我爸还不是老毛病,在厂里跟人倔上了,好像还在改什么东西,现在还没回来呢。”王慧琴又抓起瓜子嗑了起来,“我让慧芬去叫他了。嗨。爸也真是的,过生日还不消停,真是死脑筋。”

“别这么说么。”唐振国一笑,“他毕竟是你爸,对了,妈呢?”

“哦,我妈去厕所了,等下就过来。我……”王慧琴刚要继续说什么,忽然发现唐欢入席坐在椅子上了,立刻呵斥起来,“欢欢。你怎么上来了?这是大人的席面,小孩儿不能入,看了么,那边,去那边的那张桌子。明明跟莹莹他们也来了。现在去洗手了,等下就过来。他们都在那桌呢……对了,快先去洗手,洗手间在哪儿你知道。看到老娘下逐客令,唐欢这才想起来,这时候还讲究小孩不入大人桌,而是跟小孩儿一桌地习惯,特别是人口多地家庭,更是有这个讲究。

耸了耸肩,唐欢下了椅子,向门口走去。

来到洗手间后,发现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儿正在那里玩水,不用看了,这就是大姨王慧芳的两个孩子,10岁的表妹王光莹跟9岁的表弟王光明了。

看到唐欢过来了,当先那个梳着羊角辫的小女孩儿,也就是表妹王光莹笑了起来:“表哥,你来了,快过来啊,这里的水有热的呢,特好玩。”

“是啊是啊。”旁边那个个头有点矮的男孩儿王光明也点点头,“一个出热的,一个出冷地,而且还有香皂呢,你闻闻,喷香呢,比家里的肥皂好多了,真好玩。”

看着刚进来的一个男服务员在旁边嘿嘿笑,唐欢觉得这样子有点丢人,眼珠一转,这就故作没在意的道,“这有什么大惊好怪的。好了,别玩了,家人都等着呢,快回去吧。哎呀,忘了,我来地时候,好像看见咱们的桌子上有橘子汽水跟豌豆糕……”

“啊!”唐欢还没说完,弟弟王光明手也不擦了,转过头,撒丫子就跑了。

“啊!不许抢,我的!”紧接着,姐姐王光莹也反应过来,紧跟在王光明的后面跑开了。

“呃……”看到这个情况,唐欢一愣,接着又苦笑着摇了摇头,“果然,一听到有饮料,有点心,比什么都管用啊。”

在唐欢的记忆里,他的这俩表弟表妹可是一对活宝。

首先是这王光莹,她有个特点,那就是特别喜欢占便宜,要万一别人不让她占便宜或者她找事不顺心,就又哭又闹又告状,反正很麻烦。

至于这弟弟王光明,倒是不太爱占人家便宜,除了他坚决不让姐姐占便宜外,为人倒是天生就比较豪爽,对一些身外物看的不是很重。不过,他也有个毛病,那就是喜欢找事儿。

他平时书包里总是藏着弹弓,最喜欢在晚上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拿弹弓偷偷打路边地路灯,而要是谁家的孩子欺负了他,他就会半夜三更摸到人家家,用弹弓打他们家玻璃,反正睚眦必报,也不是啥善良之辈就是了。

总之,这王光莹跟王光明姐弟俩是半斤对八两,一向是麻烦的代名词,就算大了,也是这样。只可惜,小孩儿的时候这样还可以原谅,大了还这样,就未必能有什么出息。果不其然,长大后,这王光莹嫁了个普通工人,整天日子过地紧巴巴,人也抠门的紧,而王光明高中毕业后没考上大学,成了一个混子,到唐欢穿越来之前,都老大不小了,老婆也没有,依然在一个洗浴中心给人看场子。

洗手完毕,唐欢再次回到包间,刚走到小桌,就发现俩人已经因为汽水而爆发了战争,也就是吵了起来。

发现唐欢回来后,王光莹立刻过来拉住他的衣角:“哥。你来的正好。你来评评理,明明他抢了我的汽水,我要,他不给我,还咬我!”

“胡说!”听到王光莹这么说,王光明立刻也跳了过来,“表哥,别听她地,根本是她要抢我地汽水。我不让,她就抢,我自然不让,她抢不过我,所以倒打一耙。说我抢她地!哼,我地汽水,给谁都行,就是不给你!”

“胡说你!”

“你才胡说!”

“喂,好了。”看到两个小孩儿又开始斗嘴,唐欢皱了皱眉,“莹莹,明明。不管谁对谁错,也别这么吵啊?丢人不丢人?这可不是家里。至于谁抢了谁的绿豆糕,抢了就抢了,自己不够再问服务员要就是。反正这里是餐厅,还少得了点心?真是的,吵什么啊?还有,再有这种事别来找我,烦着呢。”

说完。唐欢不再理会他们。自己找了个位子坐下,然后安静的拿了块豌豆糕。又自顾自倒了点白水就着吃。至于那种玻璃瓶的碳酸橘子汽水,才不要喝,现在这玩意都是色素,比自己蛋糕上的奶油毒太多了。

就在唐欢开始慢悠悠喝水吃点心的时候,王光明跟王光莹又开始打闹了起来,然后王光莹毫无意外的哭了,之后跑去大桌找人告状了,再然后……

看着这吵吵闹闹地温馨场面,唐欢却笑着摇了摇头,不自禁又想起了自己母亲一家的情况。

与人丁单薄经历坎坷的父亲不同,唐欢的母亲王慧琴一家,算是个相对普通的新式大家族。

唐欢地姥爷名叫王庆林,本是上海人,在家排行老三,上面还有个哥哥叫王庆山,依然住在上海。

身为一个上海人的王庆林,之所以来到北方,到这小小的北城县落地生根,是因为工作的关系。

这王庆林本是上海某无线电厂的一个工程师,后来上海厂支援后进地区,他被下派到了北城县无线电二厂当了副总工程师,而也就在这个时候,他认识了从青岛棉纺厂下派到北城县棉纺厂支援的棉纺厂工人沈碧云,也就是唐欢的姥姥。

后来,王庆林跟沈碧云结婚组建家庭,那时候正是鼓励生育的时候,加上避孕措施跟意识普遍不完善,中国人地传统观念又一向是多子多孙,因此王庆林跟沈碧云生有许多子女。

简单的说,王庆林跟沈碧云生有二子三女,其中按年龄从大到小的排列分别是老大王慧芳、老二王慧琴、老三王忠孝、老四王忠国以及老五王慧芬。

其中,女儿名字都带着慧字,儿子名则都带着一个忠字,因此也比较好认。

王慧芳今年32岁,已婚,初中文化水平,生有一子一女,现今在北城县粮油站工作,现在的老公或者说唐欢地大姨夫叫王进勇,目前是粮油站的副站长。

跟王慧琴的泼辣不同,王慧芳是相当贤惠的一个人,可以说是跟唐欢的姥姥一样,吃苦耐劳而又温顺小心地典型,或者说是绝对地贤妻良母。

不过一般来说,这样过于温顺性格的女人生活都不会太好,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据说她地儿童时代没有什么真正轻松欢乐的童年,因为那时候正是受苦挨饿的年月,再加上她身为一个家中的长女,自然干活就比别人多,吃的却比别人少。后来她长大了,找了个老公,还生了孩子,可问题是她的第一任老公,也就是现在的那个副站长王进勇并不是好人。

那王进勇现在是一个粮油站副站长,在现在来说自然是个大肥差,可他爱贪便宜,又容易得罪人,结果后来由于受纳贿赂被人举报,早早进了监狱。

他进监狱后,王慧芳并没有因此嫌弃他,而是一边自己经营一家杂货铺一边等他出来,而他放出来后,刚开始还老实了点,跟着老婆一起经营杂货铺,可没几个月就开始偷钱去**、赌博,大姨说他两句,立刻就动手打老婆。也就是说,在监狱的那几年,他不但没有悔改。还跟一帮狐朋狗友学会了很多其他的不良嗜好。

那时候的王慧芳。就只会跑回家哭,

后来,幸亏王慧琴雇了几个壮汉打上门去,她女儿王光莹跟儿子王光明也劝着离婚,小姨王慧芬那时候在法院的老公也出动威胁,她这才跟那个人离开。

她第二任丈夫倒是人不错,是个小学老师,只可惜没多久就因为白血病死了,然后她就再也没找。一直到唐欢穿越之前,她也还是个单身。

老二王慧琴,也就是唐欢地老妈,肯定是已婚,今年三十岁。高中肄业,当年只上到高二就为了给家里减轻经济负担去上山下乡了。只有一子,也就是他唐欢本人,后来跟唐欢地姥姥一样,现也在棉纺二厂工作,她以后的经历么,不用说了,唐欢太熟悉了。

老三王忠孝。就是那个头戴鸭舌帽,嘴角带憨笑,眼睛经常眨阿眨,看起来很精明的主。他是唐欢的大舅舅。今年二十四岁,高中文化水平,目前在第一机械厂工作,平时有个爱好,那就是喜欢拍照摄影。记得后来。第一机械厂在93年破产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重活记】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