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重活记 > 重活记_第53节

重活记_第53节

作者:唐观水 发表时间:2018-10-29 12:26:04 更新时间:2022-04-10 04:19:42
小时……他觉得这是在压榨小学生的自由意志……呃,算了,别说自由意志这么虚无缥缈的东东了,这时候就这样,只能心里腹诽一下了。

五天时间,转眼又过去了,两个香港人黎晓田跟黄博高早已经在星期一就坐车离开回香港了,当然他们并不是空手离开,而是各自都带着复杂的心情离开的。

黄博高自不必说,已经悄悄地被唐欢挖了墙角,成了唐欢的经理人,只不过为了唐欢,当然也是为了他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并没有宣布这个事情,也就是说,与他一起来自香港的黎晓田对这个事情还并不知情。

其实,此时的黄博高,十分的年轻,闯劲十足,热情也高。但还没有更多后世那些经历,也就是说经验并不太足,加上此前黄博高地一些轻率举动,以及这么容易就被自己给忽悠住,唐欢后来也想过,根据他目前的表现来看,现在就说他是香港的王牌经理人并不合适。

不过,名人之所以能成为名人,除了机缘巧合之外。也是要有一定本身的素质的,而这个黄博高。虽然目前看起来经验未必就能多么熟练,但优点也很明显。那就是脑子活,反应快,待人接物方面天生就容易给人好感,换句他自己曾经说过的话:“无他了,都是朋友给面子啦!”

在黄博高暗自的分析或者策划下,唐欢决定暂时跟华星唱片合作。并且他很快就在私下里跟黎晓田见了面,说经过考虑,他决定跟华星唱片合作,不过那个《吻别》的专辑不能让他们发,说主要是没有他认为合适的歌手唱。说完。他不等黎晓田发表意见,又拿出来两张专辑地歌,分别是后来梅艳芳的成名作《坏女孩儿》专辑地11首歌以及张国容后来的成名作《Monca》专辑地9首,又说不能让他白来一趟,特别奉上两张专辑的歌。

当然。他在交给黎晓田这两张专辑的同时,还明确的要求了,这两张专辑里的歌曲必须交给他们公司旗下的梅艳芳以及张国容唱歌,还对他们唱这些歌的台风也做了一些表述。对于这两张专辑,唐欢很有信心。毕竟梅艳芳奠定华星一姐的身份就是靠了《坏女孩》专辑。而张国容更是靠《Monca》才一炮而红,迅速走出低谷。成为香港风头最劲的歌手。

对于唐欢说的这一切,同是王牌音乐制作人,并且刚给张国容制作过《风继续吹》这张专辑地黎晓田自然是一点就透,对唐欢的说法频频点头。

唐欢给的这两张专辑,明确说明,是因为喜欢这两个歌星,特别量身定做。至于这两张专辑的报酬么,他说让华星唱片自己看着办,说他相信黎晓田叔叔,不会欺骗他一个小孩子。

说到这里的时候,黎晓田当时一阵苦笑,接着就问,这些歌曲地歌词到底是他写的还是他父亲,毕竟这两张专辑里阐述的东西,他怎么也不相信是一个小孩儿能写出来的。要说谱曲他还信,但说到歌词,他怎么也不信。

当黎晓田这么问的时候,唐欢有过一阵犹豫,他当时就想假借自己父亲地名义,也就是说,说明是自己父亲写地歌词,不过马上他又想到了,这样并不是好办法。

首先他父亲未必会同意这么做,早晚穿帮,其次,现在自己一家还在大陆,由于时代的缘故以及这两张专辑地歌词含义,如果是父亲的名义,很可能为他引来麻烦。就这样,唐欢毫不犹豫的选择继续硬撑,说明就是自己写的。

对于黎晓田接下来的疑惑,他只是不断强调,自己是天才,古时候甘罗12岁都能当宰相,自己跟他差不多大,写个歌词有什么稀罕。而当黎晓田接着问他懂不懂这些歌词里的含义的时候,唐欢也说得头头是道,后来说兴奋了,还把男女之情的事情也说了不少,这里面当然包括一些限制级话语。

末了,面对听得目瞪口呆的黎晓田,唐欢及时收口,然后耸了耸肩膀,说他虽然还没经历过,但可以看书,说前两年大陆这边黄书流行,他也跟别人看了几本。这种书看多了,自然也就都懂了,又说古代像他这个年龄,都已经结婚有小孩儿了,这有什么。反正,他说完这些好,让黎晓田只是不断的在原地摇头苦笑,当然,也最终打消了黎晓田的疑惑。

就这样,两个香港人的这一次旅途中,收获算是各不相同。

黎晓田是带着两张新专辑以及复杂的心情走了,而黄博高看似两手空空,却是带着一腔雄心壮志去了。自然了,走之前,他们都留下了他们公司的电话号码,也要了这边广播局的电话号码,说以后还要经常联系,自然都是他们打过来,电话费算他们的。

其实在那天,唐欢跟两个香港来人谈完回家,准备趁着打盹地劲头继续睡一觉的时候。还被刚刚睡醒的老爸,也就是唐振国盘问了一番。

唐振国的这个盘问,也是攒了很久才找到只有父子俩的时候才爆发,毕竟自己的孩子父母最清楚,特别是当孩子还在童年的时候。因此,他对儿子在这么短的日子里发生的一些变化,其实都能感觉到。

以前,这种变化还有点慢吞吞,不太明显。他只是在心里下意识地疑惑着,甚至觉得儿子可能是在音乐方面真有天赋。才被发现而已。可等那两个从香港来的人专门找自己儿子地时候,他就觉得不仅仅是这样了。这写信。歌词……还有天知道自己儿子怎么知道人家公司地址,又怎么知道写信给他们……最离谱的是,他写信还用地是全英文!

这可不仅仅是有才华就可以,而是需要一定的社会阅历才能做得出来的;再加上先前的蛋糕买卖,儿子看似玩闹,其实现在想一下,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自己老婆当局者迷,最近掉在钱眼里看不出来不要紧,但自己这个旁观者……他的儿子。可是连北城县都没出过的人,一个才五年级的小学生!对了,还有那个英文,那封信他看过了,自己一个大学生连看都看不太懂。他真不能想象,这封信居然是自己儿子写的。

唐振国曾经想过,他五年级,或者说十一岁的时候还在干嘛?答案很明显,还在跟人玩泥巴。过家家呢。

就这样。带着疑惑,唐振国开始对唐欢开始了父子间一次深入地交谈。或者说盘问。

对于父亲的疑惑,唐欢也是早有准备的,因此,虽然来得有那么点突兀,又是在自己刚跟人耗神忽悠人完毕,正是脑子有点不清醒想睡觉的时候,但还是拿出了自己造就准备的说辞。

其实这种解释无他,还是俩字,天才。

针对父亲地所有疑惑,唐欢都打起精神破解,比如蛋糕,他说在文化宫图书馆看过的一本科普杂志看到的,那是个苏联科幻小说,上面有蛋糕制作的介绍;比如香港那两家唱片公司公司的地址,他说是自己听别人说地,至于是谁,忘了,总之是别人在显摆有新磁带地时候自己在一边听的,而且他写信地时候,地址只是写着香港,然后还有公司名,他也只是尝试一下,没想到真就成了。再比如最关键的,就是怎么会用英文写,他也说得很简单,他说自己平时去张志坚家玩,听过他哥哥学英文,没事又爱翻他的书瞎看,看着看着就会了。

其他的说辞还好,但对于自己的儿子说自己看看就学会英文的事情,唐振国还是不能相信。当唐欢拿来字典,让自己老爸随便翻到几页给自己看,然后让他考自己,看看他记忆力的时候,这才让唐振国相信并动容。很简单,因为唐欢有一种过目不忘的能力,只要他匆匆看几眼,那么就很快记住了这里上面的内容,跟字典上的东西丝毫不差,就好像在照着字典读一样。

当字典随便翻了三十几页后,唐振国又找来一部大部头的线装《三国演义》给唐欢看,一样,只要给他看过一眼,无论多少页,都能丝毫不差的背诵下来。

好了,这个疑问解决了,不过唐振国接下来又有了一个疑惑,那就是自己儿子既然有这个能力,自己早先怎么没发现呢,然后就问唐欢,他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对于老爸的这个问题,唐欢干脆的耸了耸肩膀,然后说,他也是糊里糊涂,具体啥时候也不清楚,可能,这就是开窍了吧。

好了,疑惑被解答,唐振国终于长长的呼了口酒气,很满意,很感叹的点点头,然后,就趁唐欢不注意,一下抱起他来,乐呵呵的用他那没刷牙,还是满嘴救臭的大嘴狠狠的对唐欢的脸蛋亲了一口,末了还故意用自己的胡子去扎……就在这一刻,唐欢在咧嘴的同时忽然有了一个奇怪的想法:“怪不得我后来总爱用我性感的胡子去扎我闺女呢,原来是遗传啊。”

哦,除了这个,还有他拜的老师,那个传奇人物刘诗坤。他跟那个据说是霍洛维茨地同学张明远教授自从看过唐欢之后。第二天也匆匆离开了,说是要先回去处理一些琐事,等一切办好了就会过来,然后专门教授唐欢钢琴知识……

“精神点,都精神点!唐欢,嘿,说你哪,你这半眯着眼睛无精打采的像什么样子!”忽然一阵快速而清脆的童音在自己耳边响起,唐欢抬头一看。原来自己的班长王学勤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自己面前了。

“唐欢!”王学勤一摆手中的花束,直指着唐欢。表情也是一脸严肃,“出列!”

“出列?”唐欢一愣。看看对方指着自己的花束,皱了皱眉,“为什么要我出列?还有,我不喜欢别人拿东西指着我,花也不行。”

“你练习不认真,走神!”王学勤继续严肃的道,“你犯了纪律,我当然要你出列了。”

“靠!”唐欢撇撇嘴,斜着眼看了他一下,“你叫我出去就出去啊?凭什么听你的?”

“你。你!”看着其他同学看好戏的目光,王学勤脸色一红,“我是班长,还是大队长,你犯错了。自然要听我地!“切!”唐欢这次连看都懒得看了,直接在原地摇了摇手腕,“班长啊,大队长啊,好牛啊……哼哼。芝麻绿豆大的官。不对,根本说不上是官。就是个职务而已。再说了,你这些职务是干吗地?不都是为同学服务的么?可不是让你作威作福地。还有,我再说一遍,你最好把你那个花放下,别再指着我了,这是最后一次,否则别怪我不给面子了。”

“我,我……”看到唐欢这么嚣张,王学勤一时反应不过来,只是脸色越来越红,看了看周围的同学都在看着自己,手中的花束握了又握,终于还是放下了,不过鼻息越来越重,牙也开始咬紧了,眼睛都有点红了。

“喂,别那么紧张么。”看到他这样,唐欢忽然一阵心软,觉得自己口气有点重,这毕竟是个小学生,于是就转移了话题,“好了好了,我注意就是了,不过是练习,你那么紧张干吗?解放军叔叔这不还没来呢么?”

“练习不认真,等解放军叔叔真来了,我们怎么会做好?”大概唐欢转移话题了,王学勤也能下台阶了,于是就接口道,“我们是少先队员,我们胸前的红领巾是烈士的鲜血……”

“OK,服了你行吧?”唐欢立刻做举手装,“我说大班长,这欢迎仪式该练习的我们早就练习过了,不外乎就那么几句口号。你看我们站在这也三四个小时了,天这么冷,我们穿的衣服也不多,不如还是让大家自由活动活动吧,老这么喊,恐怕解放军叔叔来的时候,我们的嗓子已经哑了,那还欢迎个屁啊。”

“就是就是啊。”旁边的几个男同学也开始跟着起哄,“歇歇吧,你看其他班地同学,都在原地自由活动了呢。”

“不行!”王学勤一摆手,“别班是别班,我们二班不行。老师走之前,没有说要解散,也没有说要停下练习,所以,我们不能解散,也不能停下。”

“喂,你太死板了吧。”唐欢摇摇头,“我们的老师是去上厕所,而厕所离这里比较远,这路上人又多,所以耽搁点时间也是正常。你没看么,别班早已经自由活动了,就咱班,还跟一群傻鸟一样杵在这里瞎喊。”

“对啊对啊,唐欢说的对。”

“就是,我的腿好疼,手也好酸。”

“我要去尿尿!”

“我也要!”

“好了好了,都别说了!”面对同学的责难,王学勤双手一摇,“总之,老师没来之前,我不能……”

“怎么回事这是?”就在王学勤还要说什么地时候,背后突然传来秦老师的声音。“秦老师。”听到这个声音,王学勤立刻回头打起了报告,特别指了指唐欢,“老师,你走后,他们不听我的,要闹着自由活动。特别是唐欢,他刚才练习不认真,没精打采的走神,我说他,他还带头捣乱,他还说……”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会处理的。”秦老师摇摇头,打断了他地话,给了一个安抚,接着对唐欢皱了皱眉,“唐欢,你怎么回事,又在搞什么?虽然校长临走前特别关照过你,但这不能成为……”

咚咚锵、咚咚锵……

就在秦老师还要继续教训唐欢地时候,忽然锣鼓开始敲响了,接着就看到路边的欢迎队伍一个接着一个好像波浪一样地站起来排好队,而在这时候,只见一个穿军装的年轻人一边在路上骑自行车,一边吆喝:“来了,队伍来了!来了,队伍来了……”

“全体都有!”听到这些噪杂的声音,秦老师不再对唐欢说教,而是站在原地大喝一下,“站好队,拿好花,这次是真的了,大家都要打起精神来,为前线归来的解放军叔叔们展现出你们新一代少先队员的风采,不要给学校以及你们自己丢脸。好了,各就各位,预备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重活记】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