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重活记 > 重活记_第59节

重活记_第59节

作者:唐观水 发表时间:2018-10-29 12:28:14 更新时间:2022-04-10 04:19:42
婷看见是唐欢,也是一愣,不过很快就微微一笑,“呵呵,快放煤啊,你看看,火很旺了,再晚,木块而就烧光了。”

“哦,对,没错,是这样。”唐欢立刻点点头,拿起铲子铲了几块儿煤炭跟煤粉,呼的一下就放在炉子里,一阵火焰升腾后,他又把炉子盖盖上。

拍了拍手,唐欢转过身,发现林毓婷已经在自己的座位上做好,开始把课本什么的拿了出来。

“还是来的这么早啊。”唐欢对她微微一笑,“果然是好学生,我,我就……阿嚏!”

“啊,你感冒了吧?”看到唐欢打了一个大喷嚏,林毓婷再次一笑,接着拿出一个方格的布手绢,“给你,擦擦鼻子吧。”

“啊?”唐欢顺手接过手绢,看了看手绢,又看了看林毓婷,“你,给我擦鼻子?”

“是啊,快擦擦吧,你看看你的鼻子,多难看。”她点点头。

“呵呵,我可舍不得。”唐欢摇摇头,把手绢重新递给林毓婷,另外一只手掏出一张手纸擤了下鼻涕,“这么好的手绢擤鼻涕,太可惜了,呶,还给你吧,我有纸。”

“你先拿着吧。”林毓婷笑着摇摇头,“我还用不着,手纸太糙了,对皮肤不好,而且万一没了,多难受?你带在身边以防万一吧。”

“哦?是这样啊。”唐欢拿着手绢,仔细看了看林毓婷,终于收回手绢微微一笑,“那好,那我就……”

“唐欢!”忽然,又一阵响亮的女声响起,接着唐欢就看到杨爱玲风风火火的跑了过来,过来后,她先看了看林毓婷,又看了看唐欢手中的手绢,紧接着,她立刻伸出手,把唐欢手中的手绢抢了过来,一下扔给林毓婷,“唐欢是我……是我们组的,要手绢也用不着你的!”

说完,杨爱玲立刻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米黄色的手绢,一下递给唐欢:“呶,拿着,我也有,你用我的。”

“这……”手中拿着米黄色的手绢,唐欢看了看撅着嘴巴的杨爱玲,又看了看默默收起手绢不说话的林毓婷,苦笑了起来,“何必呢,何苦呢……”

“噢!下雪了,下雪了!”突然,外面爆发出一阵欢快的声音,唐欢一抬头,就看见窗外已经飘起了鹅毛大雪。

“呀,下雪了!”杨爱玲突然高兴的拉了拉唐欢的衣袖。

“下雪了……”林毓婷看了看窗外,眉头开始皱了起来。

“是啊,下雪了。”唐欢微微一笑,“1983年的第一场雪。”

第九十章 林毓婷的第一次生日(1)

“好了,刚才我已经把这个新歌《大海啊故乡》一句一句全部教给你们了,同学们,你们都会了么?”

“会了!”

“那好,那接下来我们来一个合唱如何?”

“好!”

“那好,同学们准备好,我要弹了……预备,起!”

“小时候妈妈对我讲,大海就是我故乡……”

已经是第三节课了,星期六了么,所以这节课照例是音乐课。

这1983年的第一场雪,来的虽然稍微晚了一点,但强度可不小,从早上一直下到现在,都快中午了,依然没有一丝要停下来的迹象。

由于音乐教室里没有炉子,所以,音乐课是在普通教室里上的,自然了,要出动几个男同学一起把大风琴抬过来,至于那台钢琴么,早就还给文化宫了。

教大家音乐课的,不再是高老师了,而是新来的一个叫阮秀玲的年轻女老师,据说刚刚从音乐师范毕业,才22岁,比高老师还要年轻。

至于原来的高老师,已经不在这里了,上个月就调动去了北海市的一家小学当老师,据说是她父亲升官了,调回北海市教委,于是顺便的,就把高虹也调动回了北海市,也算是人往高处走。

高老师临走的时候,大家都哭了,北城小学合唱团还一起为她合唱了一首《明天会更好》。让高老师当时就感动地眼泪哗哗的,差点就答应留下来。可最终,她还是选择了离去,不管是为了什么原因。

对了,说起高老师,不得不说一下高老师地妹妹高霞。

早在十月中旬的时候,高霞就去省城参加了那个所谓新秀歌唱比赛,凭借唐欢给她写的那首《阳光总在风雨后》的新曲加上她本来就不错的嗓音,一举夺得了第一名的桂冠。不过遗憾的是,由于她还是个高一生,因此接下来的日子里。依然还是要回学校念书,并没有因此成名,也没有被推荐去省城音乐学院就读。唯一让她感到欣慰的是,省城音乐学院的人已经跟她说好,只要她毕业后考他们地音乐学院,就会优先录取她,算是特招,就算成绩不够也没啥大关系。因此,这一次本来是她兴趣所致的行为,居然因为唐欢的介入而获得了巨大成功。起码,她不用担心学习成绩差而考不上大学了。

当然了,由于高老师全家都搬去北海市,高霞也在上个月调动去了北海市第一中学就读。不过,高霞调动之后,并没有忘记唐欢,还依然给唐欢写信。呃,不知道出于什么理由。反正是每周最少一封信,写的都是她在新学校的一些生活以及她搬新家之后的一些琐事。尽管唐欢从来没有给她回过信,但高霞依然是每周一封信,雷打不动。有时候唐欢总在想,估计这MM是把自己当作倾诉的垃圾桶了。

《阳光总在风雨后》这首歌曲,并没有因为高霞的回校念书而停止她的威力,事实上这首歌后来被录成了磁带,演唱者依然是高霞。而出版方则是省城的一家音像出版社,而这张专辑是一个杂锦,都是选录地1983年大陆最流行的歌曲,而这张专辑后来卖的很火,让《阳光总在风雨后》也跟着火了起来。到现在。基本上高中以及大学生们,都会哼这首《风雨后》了。就连高霞,也因为这个而出名,甚至影响了她以后的生涯,自然,那都是后话了。

但就这首歌的出版过程来说,高霞录完这首歌,只获得了二百块钱的所谓出版费,而这二百块钱,还是包括唐欢编曲的版权在内,自然了,唐欢在这个过程中是一个子都没有拿到,这不仅让唐欢对大陆此时流行音乐的不受重视而感到悲哀。也让他再一次看清了,在这个时候地大陆,想靠写歌赚大钱,基本没啥可能,连人家香港一个零头都不如。

铃铃铃……下课铃响了。

“好了,今天的课就到这里,”阮老师停下弹奏,站了起来,“下课。”

“起立!”班长大吼。

“老师再见!”同学们一起吼。

“同学们再见。”阮老师笑眯眯的点了点头,紧接着,随着这个过场走完后,他就点了几个同学,“你你你,来,帮老师把风琴抬到音乐教室去,哦,杨爱玲!”

“是!”杨爱玲立刻应了一声。

“来,你先帮老师把把教案拿回我的办公室,我,我先出去有点事。”阮老师说完,然后就匆匆忙忙小跑着离开了。

哄……大家忽然都笑了起来,因为看到阮老师这个样子,傻子都知道是为啥了----她要去上厕所,估计是憋尿憋太久了,难为她一直忍到现在。

一阵哄笑过后,接着同学们就是一阵兴奋的嗷嗷叫,然后都开始争先恐后的跑出去了,原因无他,因为下节课是体育课,而外面正下雪,正好,打雪仗啊堆雪人啊,总之是可以快活的干活了。

唐欢没有跟着跑,天这么冷,他才不想出去受冻,因此,他慢悠悠的跟体育课代表请了假,理由也很简单,自己感冒了。

对于唐欢,现在班里人可以说都知道是个特殊人物,毕竟他有校长罩着,学习成绩又好,因此也就拥有了很多特权,比如可以在课堂上睡觉……总之,体育课代表一来想及早出去玩,二来也不想多找麻烦,点点头就同意了,不过就是传个话地事情,反正他跟唐欢又不熟。

很快地。教室就变得空荡荡起来,只剩下了唐欢……不对。还有一个人,那就是林毓婷。

“咦?林毓婷,你怎么不去上体育课?”由于有人在,唐欢好奇了,干脆对依然坐在桌子上写什么东西的林毓婷问了起来。

“哦,没什么,我请假了。”林毓婷看了看唐欢,随口一应付,接着又低下头写了起来。

“喂,过来烤烤火吧。”唐欢这时候走到炉子旁边。加了几块煤,对林毓婷招招手,“这么场雪好是好,就是天怪冷地,让人难受。”

“哦,没事,我不冷。”林毓婷再次回了一句,继续写着自己的东西,“你玩吧,我还在忙呢。”

看到她这个样子。唐欢眨了眨眼,或许是感到有点无聊,就干脆走到她旁边,一屁股坐在桌子上,一下拿起她眼前地课本:“嘿,我说,别学了,你已经是班里第一了。还这么拼命干嘛啊?这学习是学不完地……咦?初中数学?我天,你在学初中的课程?”

“你快给我!”林毓婷立刻站起来,要抢唐欢手中地课本,不过唐欢立刻跳开来,没有让她拿到手。

“不给!”唐欢笑眯眯的把课本放在背后。“快给我的!”她再次伸出手要起来。

“不给不给就不给!”唐欢笑眯眯的摇摇头,那样子是要耍赖到底了。

“你,你……”林毓婷看到这个情况,眼圈一红。嘴唇一咬,一下就趴在桌子上哭起来了。

看到林毓婷哭了,唐欢立刻就慌了,迅速把课本放到她的桌子上,还在一边陪好话:“别哭别哭。哎呀。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地。我,我只是无聊,逗你玩而已。”

呜呜呜……林毓婷依然在哭,看样子没啥原谅的迹象。

唐欢苦笑了下,轻轻拿手指拽了拽她的胳膊:“别哭了,我,我真的错了,行不?”

呜呜呜……林毓婷随手一扬,打开唐欢的手,继续在那里哭。

“呃,别哭了好不好?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唐欢再次戳了戳林毓婷,“天这么冷,再哭的话,脸容易皴的,那可就不好了,就不漂亮了……我说好妹妹啊,表哭了吧,都是哥哥我的错,好不?来来来,哥哥我自己打自己嘴巴一下,要不,你来打我一下?”

说完,唐欢就拽了下林毓婷地袖子,要她用手打自己一下。

“谁是你妹妹!”看见唐欢这么无赖,林毓婷从桌子上抬起头,嗔了唐欢一下,接着用手背擦了擦眼睛,继续摆好课本,“我可比你大!”

“你怎么知道比我大?”

“哼,我七岁上学,你是六岁,现在我们一个班,我不是比你大是怎么的?好了,我不怪你,你快走开自己去玩吧,我要忙了。”

“呵呵,你不怪我就好。”唐欢笑嘻嘻的摇摇头,没有走开,而是又一屁股坐到了桌子上,顺手又捞起林毓婷的初中数学课本,“嗯,现在就看初中课本……林毓婷,你行啊,真能学,真能……”

说到这里,唐欢忽然说不出话了,因为一段记忆突然从脑海中跳了出来。

那是一段电视画面,是《实话实说》里介绍她的一段情况。

他还记得,当时女主持人问她为什么小时候跳那么多级的时候,那个艳光四射的林毓婷曾经是这么说的:“因为我那个时候想法很简单,就是想早点学完习,然后早点参加工作,这样,就会早点赚钱。而有了钱,就可以让奶奶更好地养病,让妈妈也不再那么辛苦。所以,我小学的时候就抽空学初中课程,初中又看高中课程,就是想早点完成学业,谁知道后来却……”

“喂,唐欢,你快给我课本,我还有几个题没算完呢。”林毓婷这时候又急了起来,而她的这番话,也打断了唐欢的思路。

“啊,这个么,不好意思。”唐欢立刻从桌子上跳下来,又把课本递给林毓婷,“给你,我不抢了……对了,林毓婷,问你个问题好不?”

“嗯?”她歪了歪头。看向唐欢。

“你这些课本,都是自学地么?有没有老师?比如高年级的同学之类地辅导你?”

“没有。”她摇摇头。“我都是照着课本自学的,是我……是我上次捡破烂地时候,问一个高年级同学收来的,我看还能用,就,就……”

“嗯……那么,你上面的题都会么?初中了,数学可不是这种简单的四则运算了,都是方程式,还有几何图形。而且还有物理化学了,没有老师教,没有别人辅导,单单靠你自己一个人学,不累么?”

“是有点累,很多东西做起来都不明白……不过没关系,多看看,然后多按照课本上面的定理之类做习题,总会慢慢明白地。”她微微一笑,又掏出手绢。仔仔细细地擦了擦自己的眼睛跟脸蛋。

“哦……”唐欢再次一点头,接着他又拉了拉林毓婷地胳膊,“走吧,去炉子边上写吧,那里暖和。”

“不用了。”她摇摇头,“这里就好,人家的座位……”

“这有啥,这是第四节课。马上就要放学了,没关系,听我的。”唐欢又拉,“去我那吧,我那正好靠着炉子,特暖和,走走走。”

等唐欢拉着林毓婷来到他的座位下坐好后,唐欢又在炉子里加了几块碳。让炉火更旺一些,这才拍了拍手,来到林毓婷旁边坐下:“怎么样,比你那暖和吧?”

“嗯。”她点了点头,接着又低下了头。脸忽然开始红起来了。

“我说。其实我对这个也了解一二。”唐欢这时候又拿起课本,“你有不明白的。可以问我,嘿嘿,真的,我不骗你,以后咱们可以多交流交流,这总比你一个人闷着啃书好。”

“嗯。”她又点了点头,手上拿着铅笔,却一个字也没有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重活记】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