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未来特警 > 未来特警_第3节

未来特警_第3节

作者:谢邪 发表时间:2018-10-30 14:01:26 更新时间:2022-04-10 04:19:48
舍,这也给了他大量的时间用来锻炼身体。至少到目前为止,可以说叶空的警校生活一直十分平淡,但正像叶空担心的那样,这种平淡的生活很快便因为女人结束了。

“阿空,你的枪法不错啊,敢不敢比一下?”这天的枪械课刚刚结束,便有人凑了上来。

挑衅的家伙叫陈伟良,经常跟人吹嘘自己枪法好,据他自己说在一个手枪俱乐部当过教练,曾经得过几次射击比赛的冠军。几周以来,这家伙一直在疯狂的追求符美仪,可是女督察根本就没拿正眼看过他,反倒频频找机会接近叶空,让他十分嫉妒。今天见叶空的枪法虽然不错,却跟自己还有些差距,有心让他出丑,便拉了几个平时关系不错的学警过来找叶空的麻烦。

“我比不过你。”叶空没心情跟这种人斗气。

“怎么?不敢啊?”陈伟良见叶空示弱,更加嚣张,怪笑着说道:“要是不敢比,就叫我一声师傅听听。”

“无聊。”叶空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转身便走。

两个人的对话吸引了不少学警,见叶空很不给面子,围观的众学警顿时一阵哄笑。

陈伟良被人笑得下不来台,不由得恼羞成怒,破口骂道:“就知道你这废柴不敢比,快滚回家吃奶去好了。”

叶空皱了皱眉,停下脚步。不惹事不是怕事,今天要是不压压这家伙的气焰,以后只会更加猖狂。

“怎么比?”叶空淡淡的问道。

“六发子弹,六秒打完。”陈伟良注意过叶空训练,觉得他打固定靶的成绩很稳定,没有必胜把握,因此提出了时间限制。

“输的主动退出警校。”叶空的声音很冷,眼睛盯着陈伟良,直看得他心头发毛。

“好……就这么说定了。”陈伟良被叶空无所谓的态度弄得心中发虚,嘴角一阵抽搐,犹豫了好一会儿才狠下心点头答应。

第四章 我不是随便的人

叶空见陈伟良点头,也不说话,走到射击位,举枪就射。左轮手枪的射速受结构的限制,根本快不起来,所以很多人为了加快射速喜欢用另一只手去拨击锤,以此来提高射速。可是众人只见叶空单手举枪,却眨眼间便打完了六发子弹,射速高得不可思议。

陈伟良被叶空这一手吓得脸色苍白,看都不看瞬间打完六发子弹,若不是胸有成竹,谁敢这么做?难道说这个家伙一直都深藏不露?不对,这么③üww.сōm快就算枪神也不可能枪枪命中,这里肯定有问题。

在心里安慰着自己,陈伟良也举起枪,稳定一下心神,开始射击。叶空根本就不理他,扔下枪扬长而去,围观的众人本也不信叶空这样乱射一气能打出好成绩,见叶空如此,还以为他是有意放弃,不由得发出一阵阵失望的嘘声。

“快看靶!”陈伟良刚刚打完,就有跟他关系好的学警大呼小叫的要求看靶。

可能在这些人看来,虽然刚才露了一手满唬人,但叶空注定是要输的,如果不趁着围观的人还没散确定一下,万一那个家伙回头不承认,自己这边连个证人都没有。可是等拿到两个靶子,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陈伟良自认发挥的不错,六发子弹有五发正中靶心,只有一发稍稍偏了一点,但弹孔的绝大部分仍在靶心之内,勉强可以称得上是全中靶心。可再看叶空的靶子,不大的靶心上竟然被弹洞挖出了一朵五瓣的梅花。更加令人惊奇的是,不但花心位于靶心的正中央,就连每朵花瓣之间的距离都如同用尺量过一般的规整。

所有人都傻了,这真的是人打出来的?就算让自己站在靶子跟前也不见得能打出这样的效果。

“枪神啊!”一声惊呼终于唤醒了众学警,众人循声望去,原来是郑礼顺正在大呼小叫:“天啊,我竟然跟枪神住在一起,真是太幸福了。”

陈伟良已经彻底傻了,打从看到叶空靶心上那朵盛开的梅花,他的心里便成了一片空白。自己从十六岁开始摸枪,苦练十年,从自己枪里射出的子弹至少超过十万发,连枪都打废了七支,本以为可以登堂入室,结果到今天才知道自己距离真正的高手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巨大的心理落差让陈伟良如同傻了一半,呆呆的看着叶空的靶子,面无任何表情,甚至同他关系很好的学警拉他都没有反应。几个人无奈,只好把他强行架回宿舍,陈伟良也不挣扎,只知道痴痴的看着手里的靶纸。

其实陈伟良哪里知道,叶空在三十世纪曾经进行过大量的射击训练,而未来的射击技术无论是在理论上还是在训练上都远不是现在可比。更何况叶空通过这些日子使用自己制作的健身设备,全身的肌肉无论是力量还是控制都已经达到了极高的程度,因此不要说他打废了七支枪,就算是打废七百支也不可能达到叶空的水平。

这件事自然无法隐瞒,很快就被学院的高层得知,只是如何处理却一时间争执不下。有人认为学警中有一个这样的射击高手,无论是对于学院还是整个警察系统都是件好事,应该派人专门培养。也有人认为用学院训练用枪私下赌赛违反了学院纪律,应该处罚。可学院的领导却是另有隐情,真可谓有苦说不出。

原来这陈伟良的父亲正是现任警务处长,虽然陈伟良是凭借自身能力考取的警校,可毕竟来头太大。事情的起因都知道是陈伟良找叶空的麻烦,如果给叶空特殊待遇,陈伟良一个不痛快,搞不好学院的院长就要换人。可要是因此事处理叶空,责任更大的陈伟良也难逃处分,学院的领导再蠢也不敢得罪顶头上司的公子。可就算是装作不知道,以现在陈伟良痴傻的样子,估计警务处长也同样放不过自己。左右为难之下,学院院长干脆找来符美仪,打算先打打感情牌,看看这事能不能善了,让她跟叶空一起出面安慰安慰陈伟良。

符美仪得知此事后的第一个想法就是遇到了天才,而且是文武全能的天才,对叶空越发的好奇。她本就想多了解一下叶空,正好借这个机会找他谈谈,看看这个叶空到底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地方。

“对不起,我很忙。”叶空对这个给自己惹来麻烦的女人没什么好感,对她来找自己更是觉得厌烦。

“忙什么?睡觉?”符美仪很不开心,别的男人对自己就算不殷勤献媚也都礼貌有加,没想到这个叶空竟然对自己冷言冷语:“我是你的教官,见到我应该敬礼。”

这一点是叶空最烦的,学警的阶级最低,见到谁都要敬礼,让自由惯的叶空极不适应。

很随意的敬了个礼,叶空对这个装腔作势的女人越发讨厌:“对不起,符督察,这里是男学员宿舍,不方便接待您。”

“这样啊,不过我有事找你,那你跟我去我的宿舍好了。”符美仪也被叶空的轻视激怒了,口不择言道:“我的宿舍很方便。”

“对不起,符督察,我不是随便的人。”这要是换成别人,警校的第一美女如此邀请,非幸福的昏过去,可叶空却毫不给面子。

“你……”符美仪差点被气哭了,她还从没遇到过这样的男人:“无耻!”

“对不起,符督察,现在是您站在我的宿舍门口邀请我去您的宿舍,也是您自己说您的宿舍很方便。”叶空有心把这个女人气走,好彻底摆脱这个麻烦。

“我是说我的宿舍方便谈事情……”符美仪还想分辩,可随即发现要是再在这件事上纠缠下去,自己就是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

看看宿舍的走廊里已经聚集了很多学警在看着这边,符美仪真想一摔门就走,却又怕被人误会,干脆大声道:“叶空,我现在找你有事,立刻跟我去办公室。”

“对不起,符督察,请问您的办公室方便吗?”叶空一本正经的问道。

如同女神一样的教官被人这样戏弄,却无力反驳,这样的场景可是绝对罕见。走廊里的众学警一个个想笑,又怕被教官看到后找麻烦,一个个憋得满脸通红,却又舍不得错过好戏,那痛苦的样子实在令人同情。当然,出于种种目的同情符美仪的也有,可叶空不久前刚露了一手,余威犹存,倒也没人敢强出头。

“叶空!你太过分了!”符美仪终于无法忍受,掉头就走,在众学警的注视下,连头都不敢抬。

“符督察慢走,下次有事别忘了选个方便的时间。”叶空毫无礼貌的留下最后一句,关门进屋去了。

符美仪刚刚消失在电梯间,走廊里便传来一阵阵的大笑和一些小声的不满,可惜符美仪在电梯门关上的瞬间只听到了笑声,顿时气得脸上如同蒙了一层斗牛用的红布。

“叶空,我跟你没完。”女督察几乎疯掉,完全忘了这次来的目的,小拳头捏得紧紧的,若不是平时的教养好,可怜的电梯门就得挨上几脚。

“叶空!我跟你没完。”几乎与此同时,陈伟良奇迹般的从痴呆状态中恢复过来,只是看他的表情,兴奋竟然远远多过沮丧。

或许是受父亲的影响,陈伟良是个爱枪的人,从很小的时候就喜欢玩枪,长大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香港有名的枪手他几乎都请教过,可到了现在的水平,已经很难再有多大的提高,恰恰这时,叶空给他上了震憾无比的一堂课。

开始是震惊,然后是不愿相信,接下来就是沮丧甚至到了心灰意冷的地步,可最终他还是摆脱了这些负面的影响,因为他想到,这样一个真正的高手摆在面前,只要肯教自己几招,自己就算达不到同样的高度,至少也可以成为另一个枪手中的神话。

“叶空,无论如何我跟定你了。”陈伟良心中暗暗发誓。

叶空做梦也没想到刚刚气走了符美仪,紧跟着又来了个陈伟良。这个令人讨厌的家伙竟然赖在自己的宿舍,说什么也不肯走,最后更是不知动用了什么手段,跟郑礼顺换了宿舍。郑礼顺自然很不高兴,可被一个长官叫去谈了次话之后,便乐呵呵的搬了出去。这让叶空顿时心生警觉,知道陈伟良的后面肯定有个大有来头的人物。

“师傅,您喝水。”陈伟良已经从郑礼顺那里知道叶空只喜欢喝清水,殷勤的送上水杯。

“第一,我不是你师傅,我也从不收徒弟。”叶空很无奈,却又不想动粗,皱着眉头道:“第二,你已经答应要离开学院,所以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师傅,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我跟您敬水道歉。”陈伟良笑嘻嘻的端着水杯,没有丝毫脸红的样子:“您可能不知道,我的身分有点特殊,就算我想走,学院也不肯放人。所以不是我不守信,实在是没有办法。”

“你走不走跟我无关,但是我不喜欢你,希望你以后不要烦我。”叶空已经猜到这一点,就算陈伟良背后没有任何势力,他不想走叶空也不会逼他走,因为对别人失信的人别人也不会相信他,估计他以后也掀不起多大风浪。

第五章 我怕伤到你

“师傅,我保证不会烦您。”陈伟良很有一股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劲,对叶空直言不讳的反感仿佛根本就没听到,仍然乐呵呵的忙前忙后。

如果警务处长在这里,一定会对自己的儿子竟然也会照顾人感到惊奇。在家里,陈伟良向来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而且喜欢自作主张,若不是还算懂事,在外面从不依仗父亲的身份,搞不好会被他父亲送到国外去。

三十世纪无论是交通还是通讯都极为方便,人们已经习惯了分散居住,面对面的交流本就不多,叶空更是极少与其他人接触,因此忽然间多了个殷勤的陈伟良让他很不习惯。例如早晨起床准备刷牙,陈伟良却早已经把牙膏挤好摆在那里;想要洗澡,陈伟良会立刻把所有的浴品都准备好;甚至想看书,陈伟良都会把书翻好递过来。叶空感觉再这样下去,自己早晚会变懒惰,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除此之外,符美仪也频频找他的麻烦,同她文静的外表不同,叶空的戏弄没有吓跑她,反倒激起了她的怒火。更加刁钻的提问,鸡蛋里挑骨头似的测验,似乎叶空一夜之间就成了她不共戴天的仇人,就算没有错,也要时不时地在课堂上训斥他一通。叶空虽然不怕,可总被一个女人当着众学警的面前教训实在没意思,考虑到陈伟良已经不再找自己的麻烦,叶空决定同这个女人谈谈,看看能不能缓和一下矛盾。

“符督察,我有事想同您谈谈,不知道您是否方便。”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总之叶空的话成功勾起了女督察的怒火。

“对不起,我不是随便的人。”符美仪几乎想都没想便把叶空的原话照搬了出来,或许只有这样以牙还牙才能让她出口恶气。

“不好意思,符督察,原来您现在不方便。”叶空无奈的笑了笑,说道:“那么等您方便的时候我再找您好了。”

“你……”符美仪再次被气得满脸通红,没办法,在这样的话题上交锋,女人难免会吃点亏。

叶空虽然有些遗憾没能解决问题,却并不后悔再次得罪这个女人。无论如何,自己的成绩摆在那里,就算她找麻烦也不怕,总不能因为怕麻烦就被女人压在头上。更何况做警察本就是为了应付老叶,如果因此被开除,估计老头也不会怪自己,反倒是件好事。

接下来的日子里符美仪虽然更加痛恨叶空,却暂时没有更好的办法,怒气难平之下,其他的学警也受到不少牵连,一时间女教官失恋的传言沸沸扬扬。叶空本以为这件事最多发展到现在的地步,很快就能过去,没想到女督察的手段竟然并不仅仅是在课堂上找他的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未来特警】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