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兵王 > 兵王_第10节

兵王_第10节

作者:漠北狼 发表时间:2018-10-30 13:56:28 更新时间:2022-04-10 04:19:48
,你的不是,你们班长的也不是!军人服从命令为天职,这句话你听说过吗?”

鸿飞点点头,王军接着说道:“命令是上级对下级下达的,条令条例是纪律也是总部对全军下达的命令,作为军人必须完全、不讲条件的去遵守、执行。铁的纪律才能塑造出钢铁般坚强的部队,没有纪律约束的部队,永远都是一盘散沙!打个比方,你们今天”拔军姿“,我敢肯定你已经尽了全力!你是在无法坚持的情况下才稍微活动了一下,对不对?但是,你想过没有,如果全班都像你一样,坚持不住了活动一下,会是个什么样子?邱少云的故事你应该知道,烈火焚身的情况下他一声不吭!这就是英雄,宁可牺牲自己也要执行命令遵守纪律!你想象一下,如果邱少云也像你一样不遵守队列纪律,他能坚持下去吗?”

“我快要晕倒了……”

“晕倒了你就是新一班、新一连严格要求自己遵守队列纪律的模范!”王军打断鸿飞的话:“正反两面好坏之间就差一丁点!明白吗?”

“明白!可是他也不应该骂人呀!都是娘生父母养的!”

“说得不错!在这个问题上,你们班长绝对犯了一个不可原谅的错误!我会严肃的批评他,并且要求他向你道歉!”

鸿飞也骂了陈志军,听排长这么一说,他低下头不说话了。

王军拍拍鸿飞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还是刚才的那句话,‘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你现在已经是一名解放军战士了,要有起码的服从意识。部队是一个战斗的集体,要随时准备打仗的!每个人都不服从命令,怎么去打仗?班长命令你们去轰鸡你们去追狗,让你们上东你们上西,把这样的部队拉到前线上去,用不了三天日本鬼子就会蹲到你们家炕头上去!”

虽然王军这套大道理加小道理的理论颇让鸿飞不以为然,但他还是忍不住笑了,军人必须服从命令遵守纪律的道理他还是懂得!

王军趁热打铁:“鸿飞呀,你也有不对的地方!新一班十二名新兵加上你们副班长一共十三个人!十三个人十三种脾气十三种性格,但是班长只有一个无论谁来当这个班长,他只有一种管理办法,他不可能也不能一个人去适应你们十三个人,只能由你们来适应他!不理解、有意见都可以,但是上级的命令必须去执行,完成任务后再向上级陈述,这是对我也是对所有军人的要求!现在你知道错在那里了吗?”

鸿飞呲牙笑了,心说:绕了一个大圈子,原来是各打五十大板,然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王军你可真是一把和稀泥的好手,可是嘴上却说道:“我不应该顶撞班长,而且还要和班长打架!”

王军笑了,继续启发道:“你准备怎么办?”

鸿飞差点把心里话说出来:凉拌!他妈的陈志军要面子,我鸿飞还要面子呢!但是考虑到自己还是个新兵,而且王军一副息事宁人给他说了不少的好话,抬头说道:“我向班长道歉!”

“好!我要求你先向班长道歉!”

“是!”

“知错就改就是个好同志!你先回班里去,我和你们班长谈谈!”王军笑容满面的喊起来:“陈志军!”

“到!”飞跑进来的陈志军恶狠狠的瞪了鸿飞一眼,鸿飞装做没看见一样走了出去,随手把门带上。

“什么?让我向那个新兵蛋子道歉!我没砸死他……”

“你他妈的混蛋!现在是什么时候,你自己不知道……”

会客室里的声音低了下去,变成了低声交谈。

现在是个什么时候?已经走到班门口的鸿飞纳闷退来回来,把耳朵贴在门上偷听。

“政治处正在对你进行考察,你的事情有了眉目,你不知道?想不想提干了!今天这件事儿,明显的是你的错!谁让你在政治学习时间出小操的,竟然和一个新兵抡起了马扎你丢人不丢人!告诉你多少次了,改改你那个臭脾气,训练新兵要循序渐进不要急燥,你就是不听!现在倒好,新兵那两条腿上青那么大的一块,事情闹大了到了连部你怎么说?”

“反正不是我打得!”

“放屁!是我打得呀!这件事儿就这么过去了,以后对新兵们客气点!训练要讲究方法,他们才来部队十来天,你搞得像老兵一样训练他们,他们受得了吗?一个不留神,跑上一个,你提干,你提个屁!回家修理地球去吧你!”

“他们身上的钱,我已经全部收起来了!”

“你他妈的把脑子当饭吃了!”王军气的骂起来:“跑回家和跑出营区不是一样的结果!回去别他妈的拉着脸,就当今天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回来!在确认一下新兵身上还有没有钱,别留下死角!”

“是!”

“去吧!”

鸿飞像猫一样窜回新一班,咬牙切齿的嘟囔道:“我操!上当了,这俩孙子插圈唬弄我!”

第十节新一连一班(九)

午饭前,王军不放心的又把三个班的正副班长叫到一起,嘱咐他们缩小范围把打架事件消灭在萌芽状态。果然,上午发生的事情到了下午就变得无声无息了,就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陈志国得到了让他无比兴奋的准确情报,很快从怒火中烧变得喜气洋洋,不成器的新兵们在他眼里也变得顺眼多了。下午训练的时候,陈志军变得耐心了许多,细声细气的说话声让新兵们惊诧不已,不知内情的新兵们认定是鸿飞的马扎让班长转变了。

“同志们!今天下午的训练课目是行进的基本步法!”陈志军面带笑容的站在队前问道:“哪位同志可以告诉我,基本步法和辅助步法包括哪几种,分别是什么?”

“报告!”鸿飞第一喊起来。

陈志军略有些惊诧,随后又释然,一个新兵刚来部队人生地不熟的,能有多大的能量,班排长一起做工作还有不通的道理:“鸿飞回答!”

“报告班长:基本步法和辅助步法各有三种,分别是:齐步、正步、跑步和便步、踏步、移步!完毕!”

“完全正确,加10分!”心情季度愉悦的陈志军竟然在操场开起了玩笑。除了鸿飞剩下的新兵对陈志国的表现均摸不着头脑:班长不会是被鸿飞气糊涂了吧?

“副班长!”

“到!”

“去副连长那里拿器械!”

“是!”杨喜跑步前进,班长高兴他跟着也高兴。

陈志军接着说道:“同志们,刚才,鸿飞同志回答的非常好!下面我们将进行齐步动作的训练,首先从分解动作的摆臂(音:bei)练习开始开始!注意听摆臂(音:bei)的要领:两臂前后自然摆动,向前摆臂时,肘部伸直(注1),小臂自然向里合,手心向内稍向下,拇指根部对正衣扣线……”

百倍,还万倍呢!要求别人说普通话,自己说家乡话!鸿飞嘲笑着陈志军的山东味儿的普通话,眼睛不由自主的向老兵的训练场看去。老兵们戴着摩托头盔一样的防暴盔,拿着警棍、盾牌,跑来跑去的向想象中的目标穿插、分解、包围,就像是古代的武士在演练战阵,鸿飞不由看着了迷。

“鸿飞,走神了!是不是在想女朋友?”

“报告班长:没有!”

陈志军笑道:“是没有走神,还是没有想女朋友?”

“报告班长:都没有!”

“那好!你说一下,起步摆臂(音:bei)的动作要领!”

“是!”虽然现部队使用的是90年颁布的新条令,但队列条令还是大同小异的,鸿飞满怀自信的说道:“两臂前后自然摆动,向前摆臂时,肘部弯曲,小臂自然向里合……”

“错了一点!肘部伸直不是弯曲!训练时注意力要集中!”陈志军心里有些不解,这个兵对条令好像很熟悉,怪怪的眼神把鸿飞看得心里发毛。幸亏,杨喜抱着两个木制支架跑回来在队列前架好:“报告:器材准备完毕!”

“听口令,向前三步-走!”

新兵们走到在两个支架之间拉起的一条细绳前停住了。陈志军把排面整齐后喊道:“起步摆臂,1!低头看一下,拇指根对准你们作训服的第五个衣扣!”

陈志军和杨喜调整好细绳的高度,然后说道:“注意手形,要用手腕儿的力量打臂,细绳高度就是你们手停止的位置!下面自由动作,注意一点,打臂要快、猛,谁慢了谁挨打!开始!”

话音未落,武登屹“嗷”的怪叫一声抱着右手一个劲儿的吸凉气,陈志军呵呵的笑起来:“看见没有?这就是慢的结果!队列两肘之间间隔只有十公分,同时过不去两只手!”

有了武登屹的教训,新兵们打臂的速度全部加快,伴着不时出现的呼痛声,不一会的时间额头上就泌出了一层汗珠。陈志军满意的走来走去,时不时的纠正一下新兵的动作,一直等到新兵们头上开始冒热气的时候,才喊了声“停!”然后走到队前说道:“活动一下!擦擦汗,小心感冒!”

新兵们立刻放松下来,揉着发麻的胳膊和红肿双手一个劲儿的相互埋怨。鸿飞看陈志军在和二班长讨论着什么,悄悄的问杨喜:“副班长,我上学军训的时候,向前摆臂是弯曲的,怎么班长说?”

“这是我们卫戍区的专利,全军只有我们这样摆臂!”杨喜有些骄傲的问道:“知道三军仪仗队吗?”

“知道,今年我们沧州就有去三军仪仗队的,听说他们训练可严了,当三年兵要穿烂七双翻毛皮鞋,流一吨半的汗水!”

“没错!三军仪仗大队就是我们师的和我们是一家子!”杨喜指着细绳说道:“这个就是从他们那里取得经!”

鸿飞指着李永胜衣领上的别针:“那肯定也是了!”

“没错,还有好多呢!我们是首都警卫部队,我们的军人形象可关系到军威国威!哎!你不要翘手腕!”杨喜跑去纠正新兵的动作了,鸿飞抬手插了一下汗,扭头看见有不少其他班的新兵在走齐步的连续动作,索性来了个向后转,挺胸抬头的也走了起来。

“那个兵站住!”鸿飞刚走了十来步,听见喊声惊讶的回过头,看见连长刘新年急匆匆的向他跑过来,不由吓了一跳。

“鸿飞,你干什么了?”杨喜同样吓了一跳。

“没……”鸿飞话没说完,刘新年已经跑到他面前劈头喊道:“听我口令!向后-转!齐步-走!立定!全连集合!”

新一连的操场立刻充满了整队的口令声,以班为单位向连集合场跑去。鸿飞站在三十米以外的位置,彻底懵了!

“过来集合!”陈志国不知道鸿飞到底干了什么,惹的连长要全连集合,心里骂着“熊兵”,对着鸿飞一个劲儿的大吼:“快!快!婆婆妈妈的!你像个小脚老太太!”

全连集合完毕,刘新年站到指挥位置突然喊道:“鸿飞!”

“到!”

“向前五步-走!向左-转!”

新一连的兵们不知道连长把一个新兵叫到队前是为了什么,一百多双目光齐刷刷的落在鸿飞身上,陈志军的脸色有些发白了!

“鸿飞听口令!齐步-走!立定!向后-转!齐步-走!立定!向后-转!”

鸿飞在刘新年的口令指挥下,在连横队前走了一趟,脸上不由得冒汗了,他不明白刘新年为什么这样做,心跳的像擂鼓一样!

“同志们,走得好不好?”

“好!”

“不但要说好!而且要说非常好!”刘新年大声说道:“我还要说,这个入伍十几天的新战士,他的队列动作要比某些班长、副班长们还要好!同志们,给鸿飞同志呱击呱击!”

队列里立刻响起雷鸣般的掌声,陈志军兴奋的满脸通红用尽全身力气鼓掌,就好像连长表扬的是他一样。

鸿飞心里暗暗叫苦:太不小心了!这下子完蛋了,自己出名了,一定会成为班排连长的重点照顾对象!

刘新年看到鸿飞面对百十号人热烈的掌声,丝毫没有露怯,心里更加高兴了坚决的认定鸿飞是棵好苗子:“同志们,鸿飞同志的队列动作大家都看到了,我相信这其中没有什么窍门,只有付出更多的汗水才能做到!我希望新同志们向鸿飞同志学习,严格的要求自己早日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同志们有没有信心?”

“有!”新兵们的喊声中充满了不服气。

刘新年对鸿飞的表扬让陈志军的态度来了一个180度的大逆转,以至于大休息的时候他专门把鸿飞叫到一边鼓励了一番,并要求鸿飞要再接再厉继续为新一班争光!鸿飞对此不以为然,因为他从来就没想崭露头角,他只想舒舒服服的在部队混上三年。

接下来的操课时间,陈志军兴致极高的把鸿飞带到一边单兵教练。

“齐步-走!注意脚下的动作,‘脚跟先着地,脚腕稍用力’……”陈志军神采奕奕,一溜小碎步追着鸿飞纠正动作,他的嗓门故意亮的很大恨不得把操场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鸿飞身上来,还故意指挥着鸿飞向正在指挥老兵训练的团长附近凑。

新兵营的训练场地上,只有鸿飞一个人在不停的走来走去。他的队列动作过于优秀,其他的新兵班长们不甘心把自己的兵派出来充当“绿叶”!

陈志军的满怀期待的站在操场中间,看着鸿飞一步步向团长“逼近”,不用回头他也可以感觉到新训班长们射到他身上羡慕的目光。

陈志军你简直就是个天才!看着鸿飞已经逼近“目标的势力范围”,陈志军狠狠的夸奖了自己一句,抬腿追了上去。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兵王】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