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田园小酒师 > 田园小酒师_第1节

田园小酒师_第1节

作者:蓝牛 发表时间:2018-10-29 15:17:37 更新时间:2022-04-10 04:19:46



《田园小酒师》作者:蓝牛

    窦家三代绝种,只能抱养儿子。
  到窦传家这代又抱养了一儿一女,才得了三个娃儿。
  窦大郎:我虽然是嗣子,但是长子,家里的作坊田产该由我继承!
  窦二娘:我是亲外孙女,是窦家的正经血脉,家当该给我陪嫁,我嫁的是秀才老爷!
  爷奶亲爹:好好好!
  窦三郎:我也想念书科考...
  啪——
  窦小郎:我也想吃白面,想吃肉...
  啪啪——
  窦四娘:.........
  啪啪啪——
  爷爷殴打,奶奶咒骂;还有那睁眼瞎的亲爹妈。
  看着脸上砸来的卖身契,窦清幽冷冷一笑,卷起袖子,酿酒师奋起!
  ————————
  办酒坊,开山地;黄酒,白酒,葡萄酒。
  买古井,建场地;绿酒,啤酒,水果酒。
  ————————
  刚收完家里的妖魔鬼怪,就再次被卖。
  某个大魔王冷笑:老子等了你几年,就让你几天下不了床!
  窦清幽:(⊙o⊙)…!!!
  
本书标签:种田 
==============

 第一章:投河

    窦清幽刚一睁开眼,就发现自己正在水里,正快速的往下沉。强烈的窒息感袭来,痛的胸口如闷捶在砸一样。本能的求生欲,她忙奋力往水面上游,却发现腿抽筋了,暗咒一声,憋住气,挥动胳膊拨开水。

    哗啦一声,窦清幽冲出水面,吐出一口水,大口大口的呼吸。

    岸上的窦二娘惊恐的瞪大眼,手里的长棍吓的掉在地上,“四四四……四…四娘?”

    看了眼一身古装碎花衣裙的窦二娘,窦清幽皱了皱眉,往岸边游过来。

    窦二娘又惊恐又慌乱,看她上来,下意识的忙拿起地上的长棍。

    那边下地的村民已经听到刚才的动静跑过来,“快快快!这娃儿没啥事儿吧!?赶紧赶紧!赶紧的拉上来!”

    两个妇女就小心的过来,把窦清幽拽上岸。

    已经完全力竭的窦清幽看着自己缩小了几倍的小手,再看同样的腿,分明是个几岁稚童的身体,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哎呀!不会拽上岸,人又死了吧?”

    “快看看还有气没!”

    “有气!有气!还有点气!”

    “这是谁家的娃儿啊?赶紧的找她爹娘,送回家吧!”

    窦二娘僵白着小脸,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话都说不出来了。

    一通折腾下来,窦二娘带着人,背着窦清幽回到了村里。

    村东头的老窦家一下子炸开了锅,哭声,骂声,叫嚷声乱成了一片。

    窦三郎看着快没气的妹妹,拔腿就跑出去,拉了邻村的郎中过来。

    等郎中把了脉,给窦清幽控了水,又开了药。

    这边窦二娘也哭着把事情来龙去脉解释了一遍。

    窦四娘前几天去姥姥家走亲戚了,梁老头刚卖了两缸酒,心里高兴,就给了窦四娘两文钱。樊氏偏疼外孙女,又偷偷多给了两文,让她回家买吃的给哥哥和小弟一块吃。

    拿到钱的窦四娘回家没找哥哥和小弟,拉着窦二娘就去了镇上买吃的。

    结果碰见了雷家的小姐显摆定亲的玉佩,窦四娘气不过和雷小姐发生了争执,打坏了雷小姐的定亲玉佩,要赔偿五十两两银子。

    窦四娘吓的赶紧跑,却是跑到了洺河边,投河自杀了。

    “我吓坏了!拿了棍拉她,她抓不住又掉了,幸亏喊来的人,才把四娘救上来!呜呜呜!”窦二娘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两个眼红肿红肿的。

    刁氏赶紧搂着她哭着安慰,“二娘不哭!这事儿不怨你!你当姐的已经救了她了!”、

    窦占奎气的青筋直冒,铁青着脸指着门板上的窦四娘咬着牙骂,“丧门星!该死的丧门星!给家里闯了这么大的祸!直接死了她吧!”那样子,要不是还有人在场,已经克制不住要上来掐死窦四娘。

    梁氏完全没有了主意,但本能的叫喊,“四娘一向就乖巧听话,咋会贸贸然的就打坏雷小姐的玉佩!肯定是这个贱丫头!是她打坏,赖给四娘的!就是你这个小贱人!自己闯的祸,还敢赖给我闺女!你个小贱人才是丧门星!”指着窦二娘,就把罪名都按她头上。这事肯定不能认,认下就完了。五十两银子,根本还不起!

    可她却完全没想,窦二娘也是老窦家的娃儿,按给窦二娘,一样得还这个银子。

    她话音落,一旁的窦传家上来,啪的一巴掌狠狠打在她脸上,“你给我闭嘴!你闺女闯的祸,还敢胡乱攀扯!?”

    梁氏嗷一声,“窦传家你还敢打我!?你还咋知道就是四娘干的!?自己闺女不相信,非的相信别人生的!?就不是我闺女干的!就不是!就是那个小贱人干的!是她干了诬赖给四娘的!”

    刁氏搂着窦二娘就哭起来,“都怪姥姥啊!是姥姥当初同意了他们把你抱养来给他们招儿招女的,才让你离开亲爹娘,在这受了这么多委屈啊!姥姥该死啊!”

    “姥姥……”窦二娘也扑在她怀里痛哭起来。

    围观的村人都指指点点的,有人当即指责梁氏这个后娘磋磨打骂窦二娘,就因为窦二娘是抱养的,而窦四娘兄妹仨是她亲生的,就偏着自己生的,也不睁开眼要不是抱养了大儿子和闺女,她和窦传家也生不出来。

    窦传家气的胸口起伏,看梁氏强硬狡辩的样子,上来抓住她啪啪又狠狠打了几个嘴巴子。

    梁氏疼的嗷嗷叫。

    窦清幽猛地睁开眼,“住手!”

    可是气急愤恼的窦传家根本没听见她虚弱的喝喊,大耳巴子往梁氏身上打。

    梁氏也不甘示弱,伸手往他身上抓,拧,掐。

    窦清幽眼中闪过厉色,伸手一把抓住窦传家的胳膊,大声喝,“我说住手!”

    窦传家却一下把她甩开,又摔在门板上,疼的窦清幽小脸又是一白,皱紧了眉毛。

    “四妹醒了!四妹醒了!”窦三郎赶紧扑上来,把她拉起来,靠在自己身上。

    窦传家和梁氏这才听见旁人也都说闺女醒了,停了手。

    梁氏左右两边脸都被打红肿了起来,头发也蓬乱了,看窦清幽醒过来,转身扑过来,号了起来,“我苦命的闺女啊!你终于活过来了!你被人害惨了啊!那个小贱人又害你,这下咱们娘几个都活不成了啊!五十两银子,杀了咱们也赔不起啊!”

    窦清幽被她搂的胸腔一疼,嘶了口气,“再不松开手,我就被你搂死了。”

    “娘快松开手!”窦三郎连忙道。

    梁氏这才连忙松开,又打量她。

    老窦家是三代绝种,只能抱养儿子传承个姓氏。到了窦传家这一代,就又抱养窦大郎和窦二娘,梁氏这才一口气生了三个娃儿。三个娃儿中,就窦四娘一个闺女,长了一双窦传家的桃花眼,又像梁氏的白面皮,在村里是出了名的标致。

    这会她小脸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头发还湿漉漉的,破布单子包着她才九岁的小身板,更显得虚弱。梁氏又哭了起来,“我的闺女啊!你被人害惨了!”

    躲在刁氏怀里的窦二娘,面无血色,比窦清幽的小脸更加惨白,满眼惊慌恐惧。

    窦清幽看着围观的村人各种或同情或鄙弃或看热闹的眼神,把目光落在窦二娘身上。

    刁氏看她幽冷的目光仿佛实质般,顿时惊了一跳,“咋着?你这死丫头也想把罪名往二娘身上推!?”

    窦占奎又指着窦清幽骂起来,“该死的丧门星!你自己闯的祸,还有脸赖在二娘身上?你咋不去死了!”

    窦清幽垂了下眼,再抬眼看窦传家,“是谁打坏的,一会雷家来人就知道了。”

    窦传家一向觉的这个闺女被梁氏惯坏,教坏了,仗着自己小的,就欺负二娘。这次又是她闯了祸,赖给二娘。可这会看她幽冷的目光,心里顿时有些莫名的感觉。难道不是四娘?可又咋会是二娘?

    刁氏见他眼神看过来,就又哭起来,“多少回干的事,闯了祸,都是二娘顶着。你自己闺女把天捅个窟窿,天塌了,也要赖给二娘顶着,啊!?”

    窦传家自然说不出话来。梁氏不省事,几个娃儿也都不懂事,村里经常说他和梁氏苛待抱养的大儿子和二闺女。要是四娘闯的祸,是更不能让二娘去顶着的。再一个,不管是二娘还是四娘,都是老窦家的娃儿,都是他的闺女,这个五十两银子都要赔给人家。

    想通这个,窦传家肩膀顿时耸拉了下来。五十两啊!还是雷家小姐定亲的玉佩!

    村人正议论着,那边雷家的人已经找来了村里,直接点名就找窦传家。

    见雷家来人,村人急忙让出地方。

    “窦传家!你闺女打坏了我家小姐定亲的玉佩,赶紧出来给我雷家和杜家一个交代!”打头的管事气势汹汹的进门叫喊。

    村里的窦老赖跟进来,指着窦传家,“雷员外!就是他!他就是窦传家!就是他闺女打坏雷小姐玉佩的!”

    跟进来的雷员外圆胖的脸满是凶煞。

    窦传家两腿有些发软,怒恨的看了眼窦清幽,白着脸上前拱手,“雷员外……我闺女打坏了玉佩……我……我们赔!我们一定赔!”

    “赔?你们赔得起吗?那玉佩是杜家下聘的聘礼,是传家的玉佩,你们咋赔!?”管事立马喝嚷。

    窦传家握了握拳,艰难的开口,“雷员外说咋赔,我们就咋赔!”

    雷员外哼了一声,“你们赔不起!”

    刁氏搂着窦二娘哭,“赔不起,难道要把四娘打死了赔给你们吗!?”

    窦清幽冷眸瞥她一眼,看向跟着一块过来的小丫鬟,“是谁打了雷小姐的玉佩?”

    那小丫鬟是跟着雷小姐伺候的,听窦清幽问,立马认出她,伸手就指着她,“就是你们!你们说我家小姐的玉佩不是杜少爷的聘礼!骂我家小姐不要脸,乱显摆!”

    窦二娘狠狠松了口气,扭头露出哭红的小脸,哭着道,“是我妹妹四娘打坏了你家小姐的玉佩,我妹妹已经吓的投河自尽了!”

    小丫鬟睁了睁眼,看向湿透的窦清幽。

    雷员外几个也都看向窦清幽。

    窦清幽呵了一声,“先不说我失足掉进河里的事,雷小姐的玉佩是谁伸手打坏的?”

    小丫鬟刚才没看见窦二娘的脸,这会可看清了,她认识窦二娘和窦四娘,当即指着窦二娘,“是她!是她伸手打的玉佩!”

    ------题外话------

    休息一个月,真的休息傻了~

 第二章诬赖

    一听小丫鬟的话,众人眼神立马就看向了窦二娘。

    窦二娘小脸刷的一下,煞白煞白,“不是我!不是我!是窦四娘!是她打坏的!是她打坏的!”

    刁氏也赶紧搂住她,就哭着喝骂,“凭啥诬赖我家二娘!玉佩不是二娘打的!”又恨怒的瞪着窦清幽,“该死的贱丫头!自己闯祸赖给当姐姐的!你咋这么恶毒下作!明明就是你自己闯了祸,你二姐给你顶了多少罪名,挨了多少打骂,自己打坏了玉佩,闯了大祸,还想诬赖给二娘!”

    窦清幽嘲讽的抿着嘴看着她。

    梁氏一听不是自己闺女,是窦二娘,腰杆子立马硬了,底气也立马上来了,张嘴就跟刁氏顶了上去,“啥诬赖!就是二娘她个小贱人干的,诬赖给我们四娘!婆婆是耳朵聋了!眼睛瞎了!人家雷家的都说话了,就是她个小贱人打坏人家玉佩,婆婆还骂我们诬赖,想诬赖给我们四娘,没门!”

    窦占奎看着,老脸一阵扭曲,上来一步,恨不得直接伸手打儿媳妇,打死窦四娘。

    窦小郎不满的小声道,“不是我四姐干的!”

    窦传家看看窦清幽又看看窦二娘和刁氏,也不知道该信谁了。

    雷家的小丫鬟就指认窦二娘,“是她们两姐妹去的,是她打坏小姐玉佩的!”窦二娘缠着杜少爷,她们小姐可是知道的。

    窦二娘看雷小姐的丫鬟咬死了她,白眼一翻,昏死了过去。

    刁氏大哭,“二娘!二娘!?我的乖儿啊!我们娘俩死了算了!这是逼死我们啊!逼死我们了啊!”

    “别说的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田园小酒师】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返回列表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