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田园小酒师 > 田园小酒师_第3节

田园小酒师_第3节

作者:蓝牛 发表时间:2018-10-29 15:17:43 更新时间:2022-04-10 04:19:46
奎,“爹!?”

    窦占奎也没想到,一巴掌打下去,把窦清幽打死过去了。

    杨里正吓了一跳,杜家摆明了要这窦四娘,刚从河里捞上来,人就是个半死的,要是再打死了,可就坏事了,赶紧叫郎中救她。

    郎中急忙又把脉施救,说是没大碍,撑不住昏过去了,“这还是个小娃儿,要再折腾一下,就真没命了!”

    “我可怜的闺女啊!四娘你可不能死啊!你可不能吓娘啊!”梁氏号着就哭了起来。

    “又没真死了,号啥丧!给我闭嘴!”窦占奎叫骂。

    梁氏看他喝骂,哭的更大声了,“老天爷啊!我咋那么命苦啊!到了八辈子血霉摊上这样的人家啊!我的四娘啊!你差点被打死啊!你咋命苦,摊上这样的爷爷啊!你要是死了,把娘也带走吧!娘没法活了!娘跟你一块死了吧!”

    窦传家脑袋嗡嗡的,无奈的喝止她,“你别吵吵了!”

    杨里正也让她别号了,“四娘不是没有大碍,哭都让你哭晦气了!你就别哭了,我们商量这事儿咋办!”

    梁氏不好再号,“玉佩反正不是我闺女打坏的,谁打坏的谁自己赔!要卖我闺女,没门!”

    窦二娘一听这话,就幽幽转醒过来,“玉佩是我和四娘一块打坏的,是她喜欢杜少爷,又听杜少爷和雷小姐定亲了,才拉着去我镇上,和雷小姐起了冲突。”

    窦传家脸色僵硬的看着她。

    窦二娘害怕的看他一眼,“她真喜欢杜少爷!给杜少爷送过东西,你们不信去问杜少爷!要不然杜少爷也不会说要四娘了!”

    “你个小贱人!你少诬赖我闺女!信不信我打死你个不要脸的小贱货!”梁氏指着她咬牙叫骂。

    窦二娘吓的缩进刁氏怀里。

    “别骂了!现在再骂有啥用,商量看咋办吧!”刁氏说着,让窦传家把其他村人赶出来,他们一家人商量事。

    窦三郎看这架势,趴在窦小郎耳边低语两句。

    窦小郎看了眼,急忙混在人堆里溜出门,就往村外面跑去。

    窦清幽被抱进厢房的床板上,由梁氏给她换衣裳。

    堂屋里,杨里正再次讲了一遍利害关系,说的窦占奎和刁氏都连连点头。

    “咱们家就是一土坑抛食儿的,哪斗得过地主乡绅!?哪斗得过官府!?赔上一个四娘,保住了咱们全家啊!”刁氏哭着跟窦传家道。

    窦传家抿着嘴不说话,“我不能卖闺女啊!”

    “真要跟了杜少爷,也算完成四娘的愿望了!”窦二娘接话。

    窦传家朝她看过去。

    窦二娘立马就缩着脖子,靠着刁氏不说话了。

    杨里正看窦传家其实松动了的,就又加了一把火,“传家!我知道你顾忌别人说嘴,可要是四娘吃香喝辣,过的比他们都强,还能拉拔你们家,还能帮着你家大郎科考,这可是天大的好事!这欠的银子,你们要不多久也能估摸着能还上!到时候家里富裕了,你家三郎和小郎都能念书了!你要是不愿意,告到官府,可不止五十两银子,那打坏的玉佩是传家宝,到时候肯定给你们一百二百两银子,你们全家上下都搭进去了!”

    刁氏哭着过来拉住窦传家,“儿啊!娘给你跪下了!娘给你磕头了!不能因为这个,就毁了整个老窦家啊!”

    窦占奎也老泪纵横,“传家!咱们家,要完了!你不能因为一个丫头片子,就让咱们整个家都赔进去啊!我和你娘当初收养你,还供养你念书赶考,不指望你能光耀门楣,就指着你传承咱们老窦家!要是咱们老窦家都因为她一个丫头片子赔进去,我和你娘死不瞑目!你到了地下,也没脸见你爷爷啊!”

    窦传家听他说起爷爷,低下头。窦老头是老窦家最后一滴血脉,抱养了窦占奎,又眼看着窦占奎和刁氏生不出娃儿,收养了窦传家,给他起的名字叫传家,知道窦家要绝了,临死拉着窦传家,让他一定要把老窦家的姓氏传下去。

    而窦老头的死,也是拖的,家里银钱都给窦传家当初拿去赶考了,他却还没有考中。

    沉默了半晌,屋里只有低低的哭泣声和叹气声。

    窦传家仰头忍住眼眶里的泪,“我同意……”

    ------题外话------

    终于全部整改完了,亲爱的们实在抱歉了!

 第五章娘家

    窦清幽再次醒来,是因为梁氏一声凄厉的叫骂,“你们哪个贱人要卖我闺女,我跟她拼命!我掐死她!”

    “秀芬……”窦传家愧疚的看着她。

    “玉佩就是窦二娘那个该死的小贱人打坏的!是她打坏的,就该她赔偿!休想卖我闺女!休想!谁要卖我闺女,我就是死,也要掐死她!”梁氏厉声哭骂着。她看窦传家被拉了过去,卖身契都写好了,签字画押了,看事情没有回转的余地了,就撒泼大闹起来。

    窦清幽睁开眼,砸在脸上的是一张粗纸,她伸手拿下来,这些繁体字认不全,却也看清楚了是卖身契。她被卖了!

    “你就算撕了那张,还能再写十张!”窦占奎恶狠狠的看着她,满眼嫌恶。

    刁氏神情戒备,防备着窦清幽说出啥话来,“你爹也是不得已的,四娘你就乖乖听话吧!咱们家穷,也不能跟杜家比!你去了杜家,杜少爷也肯定会对你好的!以后吃香喝辣,别忘了你爹娘,别忘了你兄弟就行!”

    窦清幽没有撕,扶着床帮坐起来,把卖身契递给窦传家,“念一念都写了啥,我不识几个字,看不懂。”

    窦传家哭道,“四娘!爹对不起你啊!”

    刁氏看窦清幽竟然不乖乖听话,像变了一个人,就拧着眉又劝她,“四娘!你说那话,就得罪雷员外和杜老爷家了!要是得罪了他们两大家,咱们一家人就都活不成了!你爷爷当初没有银子治病抓药,都是因为给你爹赶考了,你爹没考中,你爷爷也被拖的病死了。他临终的遗愿,就是传承老窦家。要是你得罪了他们两家,咱们整个老窦家就都毁在你手里了!”说的窦清幽要不愿意,就成了老窦家的千古罪人。

    “那也不怨我四娘!是二娘那小贱人!那个该死的小贱人,她闯祸,凭啥要卖我闺女!?”梁氏坚决不同意。

    窦二娘看搞定卖身契,就躲在屋里不敢出来了。

    刁氏气的脸色发紫,可梁氏捏死了窦二娘打坏玉佩的事,她就是有话也骂不出。但心里也更加厌恶梁氏这个儿媳妇。

    窦传家三十多的汉子,却一下子老了好几岁,“四娘!你就先……先去,爹一定会把你赎回来的!”

    看他祈求愧疚的眼神,窦清幽冷冷看着,毫不为动。求她求错人了,她从来都是奸恶阴险的!

    外面的大门被敲响,随之而来的是樊氏的叫骂声,“快开门!刁氏你个老货,赶紧给我开门!我看谁敢卖我外孙女!?”

    刁氏被一**的事冲击的根本没有多想别的,这会听梁家的人来了,顿时一惊,才发现从刚才就没见到窦小郎。

    窦占奎脸色也更加难看。

    窦传家面色白了白,却也只能去开门。

    梁氏看娘家人来了,已经跟娘家人哭了起来,“爹啊!娘啊!你们要是再来晚一会,你们的外孙女就要被打死,不被打死也要被卖给人家为奴为婢了!连卖身契都写好了啊!”

    梁老头梁贵和樊氏老两口打头,后面跟着梁大智和马氏,梁二智和黄氏,梁三智和赵氏,除了家里的小辈,三房人全部都过来了。

    “咋回事儿啊,老亲家?咋突然要把好好的娃儿给卖了?”梁贵看了眼梁氏,直接过来找窦占奎。

    窦传家上来见礼,“岳父……是…是因为……”

    梁贵看他难以启齿的样子,直接越过他,“老亲家,这到底咋回事儿啊?”就找窦占奎问,看他给个啥说法。

    樊氏进来,就直接到西厢来看窦清幽,看她小脸苍白苍白的,头发还湿着没干,过来伸手就摸她的头,摸着两个凸起来的包,顿时大怒,“头上这俩包谁打的!?”

    看她一来就摸窦清幽的头,厉声怒问谁打的,刁氏脸色就是一白。

    屋里躲着不敢出来的窦二娘吓的浑身颤抖,死死抵着门。

    梁氏一听头上还有俩包,立马也过来摸了摸,就一口咬住窦二娘,“是那个小贱人打的!肯定是她打的四娘!该死的小贱人!自己闯祸,还敢诬赖给我四娘!你们还要卖了我闺女,给她个小贱人还债赔偿,我今儿个不打死她个小贱人,我就不姓梁!”

    梁贵看着她皱皱眉,“你先别说的。”又看窦占奎,“先解释解释吧!”

    窦占奎有些怕他,见又来那么多人,就抿着嘴道,“二娘跟着四娘去镇上,打坏了雷家小姐定亲的玉佩,人家让赔偿五十两银子,让四娘去杜家做工,就不再追究!不过我们也是没办法的事,杜家看上了四娘,是杜家要求让她去的!”立马把罪名推的干净。打玉佩的人也给模糊过去了。

    梁氏听他不说是窦二娘,张嘴就想接话。

    梁贵瞥她一眼制止了,又接着问,“那玉佩是谁打坏的?”

    窦占奎不说。

    樊氏盯着刁氏,两眼冒火。抱养个儿子就抱养,却抱养了她娘家侄儿的。完了不满意,还又抱养了她闺女家的。这个刁氏,眼里只有侄孙和外孙女,倒是把她外孙女快害死了,还敢卖人!

    “是二娘打坏的咋地?要不是因为四娘喜欢杜家的少爷,跟那雷小姐冲突,二娘也不会打坏了雷小姐的玉佩!家里已经欠了五十两银子的巨债,再说要四娘的是杜家!又不怨我们!”窦占奎准备抓着这一点抵赖到底。

    窦清幽危险的眯起眼,“是谁说的四娘喜欢杜家的少爷?窦二娘吗?让她出来跟我说个试试!”

    刁氏急忙道,“你听错了,二娘没说过这话!是别人说的!”

    “我亲耳听见,就是她个不要脸的小贱人说的,婆婆还跟她狡辩!?还不光是我,杨里正也听的一清二楚!还有其他人听见的!”梁氏不容她抵赖。

    刁氏脸色铁青,“那你们去找杜家闹吧!看杜家同不同意!”这个狐媚子小贱人勾引了杜少爷,得偿所愿了,还有啥不愿意的!

    樊氏看她那嘴脸,上来就想打烂她的脸。

    马氏和黄氏几个赶紧拦住了她。

    窦传家也别闹,“现在说别的都没用,关键的,杜家非得要四娘去!”

    说到这个,就连梁贵也说不出别的了。症结在杜家,他们是借着机会,非要强买窦四娘。

    窦清幽也知道这个,“叫杜启轩!叫他过来,我跟他说!”

    ------题外话------

    终于赶上事儿了,新设定,自觉合理了不少,啊哈哈~

 第六章谈判

    要买窦四娘的是杜家,提出这个的肯定是杜启轩,他们在这再争执,也没用。

    只是梁贵看向这个才九岁的小外孙女,皱了皱眉,“你跟他说个啥?”大人的事,让她一个小娃儿说,能说啥!?

    “我来跟他说!”窦清幽不找那个杜启轩说,其他人也根本说不成。

    杜启轩不喜欢念书,又游手好闲,到清水湾钓鱼的时候见过一次窦四娘,就调戏过她,说让她到杜家去给他做丫鬟。现在有个机会摆在面前,更不会放过了。

    “你一个小娃儿你说啥说!不管说啥,玉佩是那个小贱人打坏的,就让她自己赔!谁敢卖你,你姥爷姥姥,你三个舅舅妗子都在,谁也不敢!”梁氏给她撑腰的架势。

    “去叫杜启轩过来,这事必须得我跟他谈!”窦清幽皱眉。

    看她坚持,梁贵也皱了皱眉,看向窦三郎,“杜家的人还在村里吗?去请那个杜少爷来一趟吧!”

    窦三郎张了张嘴,只好应了。

    梁大智也抬脚,“我跟三郎一块!”

    杜家的人还没有走,还在杨里正家坐着。一听窦清幽要找他谈话,杜启轩忍不住嘴角就扬了扬。

    杜老爷可宝贝这个小儿子的很,听梁家来了不少人,怕他们穷凶极恶,伤了儿子。

    梁大智笑着道,“杜老爷放心吧!我外甥女是刚从阎王爷那拉回来,这会坐都坐不稳,这才请杜少爷屈尊过去。杜老爷要不放心,可以多带俩人。”

    杜启轩想想也是,就多带了俩汉子和他的小厮跟着。

    村人看他唇红齿白的一俊俏公子哥儿,竟然看上窦四娘,现在要买窦四娘人不愿意,还跑去窦家,都交头议论窦四娘长的妖儿,勾住了杜启轩。

    梁二智上来开门,“杜少爷快请进吧!”

    窦清幽穿上鞋,让梁氏搬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田园小酒师】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