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田园小酒师 > 田园小酒师_第4节

田园小酒师_第4节

作者:蓝牛 发表时间:2018-10-29 15:17:46 更新时间:2022-04-10 04:19:46
了椅子,就坐在院子里。

    杜启轩进来,看她小脸苍白,半干的头发随意绾在头顶,更趁的虚弱惹人,过来,“四娘!你好点了没?”

    看到他,窦清幽目光骤冷。若不是他,也不会让窦二娘心生妒恨,害死了窦四娘。可除了她没人知道真的窦四娘已经死了,再看杜启轩有些轻浮的脸,她心中掠过一阵戾气。

    梁贵看她小小的一个娃儿,坐在椅子上更显的小,那目光和气势,却带着凛然之势,不由的有些晃眼。眼前的窦四娘,仿佛换了个人。

    樊氏几个看她坐着对持杜启轩这个少爷,却毫不输势,也都没有多说啥。

    “杜少爷!玉佩不是我打坏的,你为何非要买我不可?”窦清幽出声问。

    杜启轩脸上热了一瞬,不过也只一瞬,他笑了下,“本少爷挑人,自然是挑好的!”

    “我不愿意呢?”窦清幽再问。

    杜启轩看了眼窦占奎刁氏和窦传家几个,“你家的人都同意了,不是已经写好了卖身契?!”她总别不过家里的爷奶爹娘。

    窦清幽眼里闪过恼意,“你非要买我,也无非是看上我了。三年,三年后你追得上我,我就答应跟着你,为奴为妾随你意。如果你追不上我,就一笔勾销!”

    看她这么直白说他看上她了,杜启轩心里也一阵愠怒,不过听她说的三年追上她,“何意?”难不成让他追求她!?

    “你没猜错!三年你追得上我,我就答应跟你!我现在才九岁,你买我回家也没用处。或许只是买一具尸体!”窦清幽看着他。

    看她眼神里的蔑视,杜启轩脸色不好了,嗤笑了声,“本少爷追求你?你有啥资格?又凭啥说三年后的事?”

    “因为,三年后,你必不如我!”窦清幽笃定道。

    杜启轩笑起来。

    这话不说窦占奎和刁氏,就连梁贵樊氏也都不相信,梁氏也觉得闺女在说大话。

    窦清幽神色不变,目光不变的看着杜启轩。

    看了她好一会,杜启轩知道她是绝对认真的,思考她说的话。如果这个三年不给她,她就鱼死网破,到时候他们杜家还会落个强买民女,逼死民女的名声。就算给她三年,她也才十二,能翻出什么浪!?

    “好!本少爷答应你的三年之约!”杜启轩点头同意。

    “立字为据。”窦清幽也点头。

    梁氏伸手拉她,“你个死妮子!三年你指望啥……”

    窦清幽看她一眼制止她。

    窦传家也猜她这是不是权宜之计?

    杜启轩勾着嘴角,让一旁的小厮拿纸笔,亲手立下字据。

    窦清幽看了眼,连蒙带猜搞懂之后,扔给他,“重新写!写事实!”

    “你识多少字?”杜启轩挑眉问她。

    “连蒙带猜都不对。”窦清幽也说实话。

    杜启轩忍不住笑了下,“好!”又重新写了一份,她是因为窦二娘打坏杜家下聘的玉佩,被冤枉,迫不得已才立下三年之约的意思。

    窦清幽又看了看,提笔写下她的名字,“玉佩谁打坏的,你找谁!”

    杜启轩拿着字据一看她的字,有些潦草却比想象的好,“窦清幽?”

    “名字。”窦清幽回他。

    杜启轩点头,又看她,“好名字!”

    看他和窦清幽有来有往,窦占奎和刁氏都着急起来。刁氏直接道,“杜少爷!那玉佩也不光怨我家二娘一个的!”

    他想要的是窦四娘,至于窦二娘,不值得考虑,“看你家现在也赔不起,就让窦二娘出来立欠条吧!看在四娘的面子上,本少爷允许你们拖延些时候。”

    “不是我们,谁欠债谁还钱!婚前还不上,婚后还!”窦清幽提醒。

    杜启轩发现她变了,那个他调戏两句就满脸绯红的窦四娘,哪跟现在满身气势的窦四娘一样。而老窦家只是庄稼户,窦二娘也只是乡下的村姑,又不如窦四娘长得标志,要是背上五十两银子的巨债,没有人家会愿意娶她进门,她这辈子的亲事就彻底完了。

    刁氏看杜启轩竟然连这个也依着窦清幽,坐在地上就哭起来,“这是要把二娘逼死啊!你们直接把二娘害死算了!二娘没有活路了!”

    窦清幽抬手摸自己头上的两个包,“我倒是没去过衙门,很想去看看县太爷审案是啥样的!”

    刁氏脸色一白,就算她没有死,要是告窦二娘害她,窦二娘不坐牢,最轻也会打一顿板子,这辈子都完了!

    ------题外话------

    求收藏求收藏啊~预感这本文要扑~┭┮﹏┭┮~

 第七章百两

    窦占奎看窦清幽不依不饶,非揪着窦二娘出来还欠款,就气恨咬牙,“别忘了,抱养的你们也是爹娘!别忘了,要是没有二娘带来的子嗣运,也没有你们三个小贱种!”

    “不能把二娘毁了啊!不能把二娘逼死啊!二娘要是被逼死了,我也不活了!”刁氏坐在地上拍着腿哭。

    窦传家祈求的看着窦清幽,“四娘!二娘她还是个娃儿,要是……要是立字据,她的亲事就毁了!”

    窦清幽冷哼,“我也差点死了。”窦四娘已经死了!

    “四娘……”窦传家想劝得饶人处且饶人,“都是亲姊妹。”

    “你不是一点事儿没有!?咋着?还死死咬着二娘,要逼死她!?这个账你们不认,我认!把我这老骨头卖了,我给二娘还!”刁氏哭的与声泪下,她就不信,她认了这账,窦传家和梁氏能跑掉,不信他们还不上银子,梁家不帮忙。

    窦占奎也也揪着这一点,“要不是你二姐,你早淹死了!”他还认为是窦二娘救窦清幽上岸,“你二姐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却逼着她立借据,你咋这么狠心!你爹你娘用了二娘才引来你们仨,你们这么自私要逼死二娘,就不怕人戳脊梁骨!?”

    这一点的确要考虑,梁氏不太会维持人,生了自己儿子闺女之后,又生了小儿子,自觉腰杆子硬了,就看窦大郎和窦二娘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只要窦传家不在,窦占奎和刁氏一个错眼,就苛待他们俩。尤其窦二娘。

    刁氏会上眼药,窦传家因为这个没少打骂亲生的儿女,更没少喝骂梁氏。

    村里也经常会传上一通梁氏又咋苛待不亲生的儿子闺女了。

    梁氏每次听见,不会好言解释,都是气急了呛刁氏一通,反而落个不敬婆婆的名声。

    看她硬着脖子又要呛声,梁贵横了她一眼,让她闭嘴,“传家和秀芬都不是那狠心自私的人,二娘也是他们的闺女,这个债,也理应由他们帮着一块还。”又看了眼窦清幽,“二娘打坏了玉佩还推给四娘,她又落了水,差点把命搭进去,受了惊吓了。姊妹之间起了冲突,出来说和说和,道个歉,也就是了。亲姊妹哪有啥仇怨的!”

    话已经说了,这个债务窦传家和梁氏帮着一块还,但窦二娘有很大害窦四娘的嫌疑,必须得出来赔罪。

    刁氏自然也明白,但这会有外人在,梁家这些人又跟吃人一样,就哭着擦眼泪,“二娘多会已经昏过去了!先把欠条立好,其他等二娘醒了再说。”示意窦传家上去立字据。

    窦清幽要说话,一旁的黄氏拉了她一把,冲她摇摇头,不让她再咬着追究。

    杜启轩也看向窦清幽,“那玉佩是本少爷祖爷爷传下来的,雷家不认识,雷敏淑才说值五十两。”

    “你的意思,那玉佩不止五十两银子?”梁贵顿时皱眉。

    “那是块老物件,怎么也不会只值五十两。”杜家其他的家传之物也不少,杜启轩是不满意这门亲事,瞧不上那雷敏淑,才闹着杜太太只给了这个。

    “那你想要多少?”窦占奎已经吓住了,出口问的话就不客气了。

    杜启轩看了看窦清幽,“我们杜家不可能那一块几十两银子的玉佩作为传家玉佩,再拿去做聘礼。价值百两是最少的,如果不信,你们可以拿着碎了的几块去珠宝行鉴定。”

    窦占奎一听价值百两,两眼发黑,踉跄着站不稳,眼看着就要一头栽到地上。

    窦传家和一旁的梁大智连忙扶住了他。

    这会窦占奎还不忘骂窦四娘,“要不是你……二娘也不会跟你去镇上,还打坏了玉佩!”

    “是她听说我有四文钱,哄着我去镇上买糕点的。”窦清幽嘲讽道。

    “你……”窦占奎恨不得上来乎烂她的脸。

    刁氏这下真的痛哭起来,“完了!完了!一百两银子,这下一家子都没有活路了!全完了!”

    窦清幽怀疑杜启轩是坐地起价,“底价是多少?那块玉佩成色水头都不是太好,根本不值一百两!”

    “你也懂玉?”杜启轩挑眉。

    窦清幽好歹也见过,也是懂一点皮毛。但窦四娘不懂,她就说不出话来了。

    “黄金有价玉无价。若是你求我,本少爷就给你们免一部分。”杜启轩看着她笑道。

    窦传家和梁氏,刁氏窦占奎几个都看向窦清幽,樊氏几个都看着她,想让她说句话。这个巨债,窦传家和梁氏只要还在老窦家,就躲不掉。她只要说句话,求一求,就能免一些。

    窦清幽低下头,“我们家真赔不起,求求杜少爷大人大量,网开一面。”

    她放低放软的声音,一声求求,听的杜启轩得意的闪过笑意,“既然你求了本少爷,那就……八十两银子。多的就不跟你们要了,立上字据吧!”

    “不能再少了吗?”刁氏连忙问,示意窦清幽再求求。

    窦清幽不再开口,她求了,银子还少了,要是再求,杜启轩不知道什么心思,少的再多,窦占奎和刁氏势必恨她没有再多求一求,更少一点,或者干脆不追究不要赔偿更好。

    “你们不要蹬鼻子上脸,给脸不要脸!”跟来的汉子怒骂了一声。

    刁氏立马不敢再说话了,只低声绝望的哭起来。

    窦占奎不死心,“要是四娘她跟着杜少爷了……”

    “老亲家是想卖我外孙女?”梁贵面色沉冷,不悦的问他。

    窦占奎就是这个意思,如果卖了窦四娘给杜启轩,那这个事儿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要不是她死活不愿意,要不是梁氏招来了娘家的人,今儿个赔偿的就是五十两银子。就因为窦清幽不愿意,变成了八十两。

    结果错还是怨在窦清幽了。

    窦传家却觉的争取到不卖闺女已经很好了,至于欠的银子,只能咬牙苦干,慢慢的还了。

    刁氏回屋拿出攒下的二十两银子,又立下六十两的欠条,梁贵看着窦占奎和窦传家都签字画押才点头。

    杜启轩提醒一句,“四娘!本少爷等你三年后过来!”笑着离开。

    人都走了,就剩自家的人了,樊氏拉着窦清幽说,“没有别人了,就叫你家二娘出来,说说四娘是咋落水的,头上的俩包咋回事儿!”

    刁氏恨的咬牙,又怨怒窦二娘做事不长脑子。叫她出来给窦清幽赔罪。

 第八章赔罪

    窦清幽没有淹死,手里捏着她推窦四娘下河,又拿长棍敲她的把柄,玉佩也是她打坏的,因此家里掏空了存银,还背上了六十两银子的欠款。而梁家的人又气势汹汹的在这给窦清幽和梁氏撑腰。窦二娘更加不敢出来了。

    家里总共就那二十两银子,是为了给窦大郎念书赶考用的。若不是梁家在这撑着,又实在抵赖不掉,进了刁氏手里的银子,是咋地都抠不出来的。一下子落得这个下场,刁氏和窦占奎也快要气死了。

    窦二娘红肿着眼,看看房梁,拿起绳子扔了上去。

    屋里突然传出砰砰的一声响,是板凳落地的声音,外面等着她出来的人顿时都变了脸。

    刁氏哇了一声,“二娘!你可别想不开啊!”

    梁贵也怕真出了人命,急忙道,“快把门撞开!”

    有梁大智三兄弟,加上窦传家,老窦家的门板咣当一声就被撞掉了下来。

    屋里窦二娘正抓着脖子里的绳子死命的蹬着腿挣扎。

    “二娘……”窦传家吓的连忙上来抱住她的腿,也不顾她挣扎踢了自己几脚,往上一抽,把窦二娘从梁上解救下来。

    窦二娘的脖子已经被勒出了一道紫红的浴血印子,连连咳嗽。

    刁氏扑过来,一把抱着她,心肝啊儿啊的就哭,“……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姥姥也不活了!”

    刁氏和窦占奎虽然收养了窦传家,后来生了一个闺女窦翠玲,就再没有生。到窦传家,本想等窦翠玲生了儿子再抱养回来,这样老窦家的家产啥的就还是传给自己人手里。可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田园小酒师】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