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田园小酒师 > 田园小酒师_第5节

田园小酒师_第5节

作者:蓝牛 发表时间:2018-10-29 15:17:50 更新时间:2022-04-10 04:19:46
窦翠玲却连生了俩闺女。窦传家和梁氏却等不及了,梁家也担心这个,闺女辛苦一辈子给其他人做了嫁衣,又换宅子又迁移坟地,实在不行,催着抱养别人的娃儿。

    最后看别不过,刁氏虽然在村里明示暗示了多少次是梁氏不下蛋,但老窦家这情况,人家还是说老窦家,不说梁氏。刁氏这才从娘家侄儿那抱养来了一个男娃儿。

    可刁氏还是恨不过,又说凑成一个好字,儿子有了,闺女也要有,又逼着窦传家抱养了窦翠玲的二闺女,就是窦二娘。

    那是亲外孙女,刁氏和窦占奎都疼到心坎儿里的。

    刁氏哭的满脸老泪,窦占奎也心疼不已。

    “我闺女淹的差点就死了,却还挨骂挨打。”梁氏怒恨的小声咒骂。

    樊氏让她别说了,这窦二娘也受到了教训,以后再也不敢了。看她真的上吊,奄奄一息的样子,今儿个抓到这个把柄在手里已经够了,总不能以后不在窦家过日子了。

    窦二娘咳嗽了半天,才稍稍缓过气,虚弱的给窦清幽道歉,“四娘!我对不起你!本来就吓坏了,看你掉进河里更吓傻了,我是想让你拉着棍上来,我不是有意的!你要是不原谅我,我就以死谢罪!”说着眼泪大颗大颗突突流下来。

    窦清幽没说话,梁贵就看了眼樊氏。

    这个时候指望梁氏能说出一句谅解的话,那是不可能,她那刻薄的嘴,不再骂一顿就行了。

    樊氏叹口气,“既然二娘赔了罪,那就算了。都是亲姊妹,就算不是一个爹娘生的,那也是亲一家人,同一个爹娘的!现在紧要的,就是欠的那六十两银子了。”

    说到这个,樊氏就不想再待下去了。也打了那么多年交道,她是知道刁氏是个啥样的人,窦占奎更不是个好东西。能让刁氏拿出那二十两银子都不容易,剩下的这六十两,肯定会打他们家的主意。

    梁贵自然也知道,“大郎还念着书,欠的银子杜少爷也说了,能缓两年,却也不能一直拖延,不然惹怒了告到衙门,吃亏的是你们。家里……就多佃二亩地种棉花吧!花苗不够的,几个村子寻摸着先买回来。”

    刁氏却还是讲话说了出来,“咱们两家可是亲家,你们总不能看着我们砸锅卖铁,日子要过不下去吧!老亲家,我知道你们家酿着酒,卖了不少钱,就帮帮我们吧!我们要是卖了地,苦的也是他们娘几个啊!”

    就算今儿个梁家人不来,出了这个事儿,刁氏也会让窦传家和梁氏去借钱的。

    只是今儿个这事儿却是窦二娘闯出来的,刁氏还有脸开口借钱,梁氏立马就呛回去了,“要不是二娘打坏人家玉佩,会闯了这样的祸,欠那么多银子!?还跟我娘家拿钱,我娘家哪有钱!要借钱也该找翠玲去借!”

    一听找闺女借钱,刁氏眼神就阴了阴,不过她立马就哭的更厉害了,“翠玲家都快穷的揭不开锅了!婆婆刁难,妯娌欺压,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光给人家打白工,哪里还有银子啊!”

    “那我娘家就有钱了!我娘家一大家子几十口人吃饭都吃不饱呢!”梁氏接话很快,立马又呛了。

    樊氏皱眉拉了她一把,让她别说话没脑子,对婆婆那么明着呛,没得好处,还落个顶撞婆婆不敬婆婆的名声。

    刁氏已经哭哑了嗓子,“借!认识的,亲戚的,肯定要借!翠玲她就是还有口水喝,都会凑钱来的!可这六十两银子,根本就还不起啊!”

    黄氏小声嘀咕,“家里娃儿要念书,还娶媳妇儿,哪有多的银子。”很是不满刁氏借钱。

    这个钱梁贵却决定要借,不然这亲家遭逢了这样的灾祸,梁家要是不管不问不借钱,也会被人戳脊梁骨,“你们先到处借借,我们也回家筹一筹。”然后就说天晚了,先回家去。

    窦传家连忙留他们在家吃饭。

    梁贵摆摆手,“天不早了,回去晚了天黑了不好走道儿。”

    樊氏伸手搂着窦清幽,“四娘就跟姥姥家去吧!姥姥给你补补!”

    窦清幽看了眼梁氏和窦三郎,窦小郎,还是摇了头,“等我休养几天再去吧!姥姥!”

    梁家也不宽裕,但窦四娘兄妹每次去,都有鸡蛋吃。但出了这样的事,不论刁氏还是窦占奎,还是窦二娘,都不会善罢甘休。

    樊氏又哄她,见哄不去,也只好作罢,让梁氏好好给她煎药,吃点好的补补,这才一家人离开。

    送走了娘家人,梁氏转过身看看刁氏和窦二娘,怒哼一声,进了厨屋做饭,“四娘等着!娘给你炒鸡蛋!”

    家里的鸡蛋都是刁氏把持着的。

    ------题外话------

    俺也想吃炒鸡蛋~家里没鸡蛋,外面下大雪~┭┮﹏┭┮~

 第九章来人

    梁氏找鸡蛋,刁氏这会却没敢拦着,四娘被人从河里捞上来送到家里可快没气了,她一向喜欢做好儿,要不给俩鸡蛋吃,梁氏肯定出去到村里骂。

    四个鸡蛋拿出来,刁氏心疼的眉毛直抽,“家里半两银子没有了,还有六十两银子巨债……”

    “婆婆快别说这话了!巨债又不怨我们!要不是二娘贱丫头打坏人家玉佩,能有这事儿!?还害我们四娘差点淹死!这八十两银子也没让她个贱丫头还,是家里还,是我们帮着还的!”梁氏口气很是不善。

    “好了,都别说了!”窦传家提高声音道。看刁氏低头擦眼泪,梁氏也不吭声,重重叹了口气,难过道,“先想办法筹钱吧!”

    梁氏拉着脸不善的哼了声,拿着鸡蛋到厨屋里做饭,给窦清幽炒鸡蛋。

    窦三郎已经帮着烧火,小炉子上煎的药他已经快煎好了。

    窦小郎趴在窦清幽身旁,灵动的两眼打量着她,爬到床板上,“四姐!我也摸摸你的头吧!”

    窦清幽看着他,没有阻拦。

    窦小郎在头顶摸了摸,摸到两个包,小脸变了变,“四姐我给你揉揉,很快就好了!”说着,轻轻在她头顶上揉。

    窦清幽心中慢慢滑过一股暖流,从她母亲去世,她已经很少能感受到这样的亲情温暖。

    厨房里又传来梁氏嚷骂的声音,刁氏要给窦二娘也吃鸡蛋,梁氏不让吃,“又不是她被推到河里差点淹死!还打坏人家的玉佩,回来装模作样用绳子吊一回,还想吃好的补!?不看自己都快肥成猪了!不看几十两银子欠债还不上啊!”

    “二娘身子不好,就吃一个……”刁氏哭着道。

    窦二娘经常身子不好,大多时候都是在农忙的时候,或者干活儿的时候。

    “骗鬼去!我们四娘才是真的身子不好!她好吃好喝养了一身膘!”梁氏之前就极为看不惯刁氏和窦占奎都宠着窦二娘,动不动就打骂她的三个娃儿。现在发生了欠债的事,就更厌烦恨怒了。

    “你少说两句,吃就吃一个吧!二娘身子骨弱。”窦传家无奈的声音。

    梁氏又骂骂咧咧了一堆,刁氏还是给窦二娘炖了个鸡蛋。

    饭做好,窦三郎也把药煎好了,倒出来一碗黑乎乎的晾着,先吃饭。

    梁氏把炒鸡蛋直接都铲到碗里,用大碗装了一碗玉米高粱面窝窝,又加半碗炒白菜,几棵小葱。窦三郎和窦小郎端了玉米糁糊糊来。

    她又不打算去堂屋吃饭了。

    这样的事以前梁氏就经常干,村里也经常有梁氏做个好吃的,就把好的挑出来,端到西厢房里娘几个吃独食的闲言碎语。

    窦清幽看了眼梁氏的脸色,听话的坐起来吃饭。

    要说梁氏还有一个不讨喜的地方,就是好吃嘴。不过炒了一碗鸡蛋她也没心思吃了,“六十两银子,不吃不喝,也得还十年!”

    窦清幽听她叹气,就道,“用不了。等过几天我就去姥姥家,跟姥爷学酿酒。”

    她爹酿酒卖几个钱,梁氏哪能不知道个大概,“不说好卖不好卖,就是常年不停的有酒出,也卖不几个钱。”

    梁贵酿的是洺流子酒,乡村土家的自酿粮食酒,卖的也都是十里八村的百姓,很是便宜。

    “等种完了棉花,我就跟爹一块去给人做工干活儿!”窦三郎稚嫩的脸上带着坚毅。他一定要挣到钱!不光为了还这个债,三年后,杜启轩肯定还打妹妹的主意。

    “我也去!我一天挣五文钱,一百天就一吊钱了!”窦小郎也忙道。

    窦清幽看看俩人,一个十三,一个不到八岁。摇摇头,“种完了棉花商量一下,看做个啥生意。”真要来钱快,还是得做生意,给别人干,是啥时候都发不了家的!

    “能做啥生意,也只有跟你姥爷一块酿酒了!哦,你大妗子娘家还会生豆芽,让她也交给咱!”梁氏说起大嫂娘家会的营生,要的理所当然。

    窦清幽嘴角实在忍不住抽了抽。她这样的性子在婆家不讨喜,在娘家也绝对是招人厌的。今儿个梁家三妯娌跟着一块来了,却没帮着说两句话就能看出。

    窦三郎也觉的有些不太好,不过没说啥,给窦清幽夹菜吃饭,“等会还得喝药呢!”

    吃了饭,药也晾差不多了,窦清幽闻着那个味儿,就皱起小脸,闭上眼一口全喝完。又赶紧漱了几遍口,才压下那股子草药味儿。

    “抓药谁拿的钱?”梁氏突然问。

    窦三郎回道,“和诊费都欠着呢!说是明天再送去不晚。”

    梁氏脸色就阴了下来,出门去找刁氏要诊费药钱。

    窦清幽听她叨叨着拿了一串钱出来,脑子有些昏沉,就躺倒在床上,迷迷糊糊睡了。

    四娘是和窦二娘一个屋住着的,梁氏直接把她抱进了自己和窦传家的屋。

    都拾掇好,喂了猪,窦传家又在堂屋跟窦占奎刁氏商量了半天,才回屋来睡觉。油灯照着四闺女苍白的小脸,他叹了口气,摸摸她的额头,把被子拉好,他睡旁边门板上。床窄,不够挤三个人。

    次一天,窦清幽是被一阵阵悦耳的鸟鸣声给叫醒的,窦传家和梁氏都已经不在屋里了,外面传来猪哼哼鸡咯咯还有锅铲子炒菜的声音。

    拿过旁边的衣裳起来穿上。因为梁氏也是个强横,会抢会要,所以窦清幽的衣裳没有打补丁,粉红碎花斜襟褂子,下面深红色裤子,倒是没有裙子累赘,穿起来很利落。

    昨儿个没有好好看,她出来打量,老窦家的屋子因为刚建不久,也才住了十多年,所以还看得过去。

    搬石块半青砖的四间堂屋,盖的青瓦,窦占奎和刁氏住在东间,东次间住着窦大郎,平常锁着门。窦传家和梁氏住的西间。

    西厢房也一样,两间给窦二娘和窦四娘住一间,窦三郎和窦小郎住一间。

    东厢是厨房和杂物间。靠着杂物间是猪圈和鸡窝,对面是板车棚子。

    院子不算小,也挺规整。出了院子,东厢房后面还围了一块小菜园子,已经撒上了菜种子,有青芽长出来了。

    放眼整个清水湾村,都是差不多的青砖房和土坯房,青山环绕,清水溪正弯过村子。

    晨雾还没散去,一阵阵的清新泥土芳香夹杂着春的凉意吹来。

    窦清幽看着路上赶来的三个人,目光骤冷。

 第十章小姑

    听到消息的赵翠玲和赵成志两口子赶天不亮就过来了,怕窦二娘有啥事,虽然她爹娘护着,可梁氏个心狠手辣的,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听说梁家的人也都来了。另一个就是怕窦传家和梁氏去借钱。

    窦清幽站在院门口,等着两口子带着十岁的赵天赐过里。

    窦翠玲看她和窦小郎在大门外,眼神闪了下,忙快步过来,两个眼圈已经红了,“四娘!四娘没事吧!听说你掉进洺河里,被人捞上来就没气了,吓死小姑了!”上来就拉住窦清幽,仿佛窦清幽才是她亲闺女一样,上下摸一遍,“吓死小姑了!看到你没事儿,我这心就落进肚子里了!身上没有哪个地方伤着吧!?”

    窦清幽嘲讽的看着她道,“身上没事儿,就是脑袋两个包。昨儿个二姐诬赖是我打坏的玉佩,我没顶下来,爷爷一巴掌把我打昏了。”窦四娘皮肤像梁氏,格外的粉白,她又是几岁的小娃儿,更显娇嫩。昨儿个窦占奎那一巴掌下了全力,如今她脸上还肿着,很明显一个巴掌印。

    赵翠玲脸色难堪,她想了好几种可能,就是没想到会先碰见了窦四娘,她还来了这么一说。脸上的巴掌印,她总不能说没看到。动了下嘴,就心疼的捧着她的小脸,“你爷爷真是的,那急脾气一辈子也改不了,就算孙女犯了错,也不该就打这么重。你又向来生的白,瞧这小脸上的印子可怪显!”张嘴就把窦占奎打她说成了是她犯错才挨打,脸上的印子因为白才显眼。

    窦清幽眼中冷嘲更甚。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田园小酒师】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