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田园小酒师 > 田园小酒师_第6节

田园小酒师_第6节

作者:蓝牛 发表时间:2018-10-29 15:17:53 更新时间:2022-04-10 04:19:46
    
这个时机正是该种棉花的时候,村里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已经都不少人起来准备开始一天的忙活。

    

窦翠玲见有人朝这边看过来,就跟其中一个婶子打招呼。



    “翠玲来了啊!你要今儿个不来,你大哥大嫂估计今儿也要去的!”杨婶子跟她招呼说话。

    话里话外的意思,都偏帮着窦翠玲,说梁氏和窦传家要去找事。

窦翠玲眼泪突突就落下来,“一听说出了这么大的事,我真是天都塌下来了!赶紧翻了家里所有的银子,又借了一圈子,连我值钱的陪嫁都拿过来了!看要不行了,我和成志就回家卖地!”



    “哎呦!卖地咋行啊!不说你家也没几亩地,你们又没分家,你公婆弟弟媳妇儿也不会让卖地的。昨儿个你娘都已经还了二十两银子了!”杨婶子把自己知道的消息赶紧说给她。

    

窦翠玲哭起来,“那也没有办法啊!雷家小姐的玉佩……是二娘跟四娘打坏的,二娘她是大的,她……”



    “虽说二娘是你生的,可她进了老窦家,那就是老窦家的闺女,你大哥大嫂是爹娘的,这事儿你们能帮一点是一点,还是该他们做爹娘撑场子才是!”杨婶子立马表达。

    

窦翠玲见她站在自己这边,站在窦二娘这边,微微放心,“我先不跟婶子说了,我先回去看看二娘,还不知道她咋样了!还有我爹我娘,他们老两口都不能气,不能急的!”



    “好好!你快进去吧!”杨婶子摆着手让她赶紧回家。

窦翠玲还不忘拉着窦清幽,“四娘我们回家,我和你小姑父筹了银子来了!”

窦清幽抽出手,看了眼那杨婶子又看看村口其他人,没多说,和窦小郎也进了门。

    

窦翠玲先进了门,哭着就喊,“爹!娘啊!”

正在厨屋里看着饭的刁氏一听她的声音,“翠玲啊!”哭着就出来了。

    

母女抱头痛哭。

窦二娘这才敢出屋门,两眼红肿的看着刁氏和窦翠玲。

    

窦翠玲两眼含泪的唤她,“二娘……”

窦二娘也哭着过来,三人哭成了一团。

    

梁氏脸色阴沉难看的盯着,张嘴就想骂。窦翠玲这个贱人,嘴上说着二娘给她就是她的闺女,她绝不会再认回去咋咋的。

    却明着暗着挑拨,贱人!

窦清幽一把抓住她,低声道,“我们啥都不说,看他们咋说咋办。你一吭声,一骂,反倒是怨我们了。”

梁氏根本不听她的,觉的她是娘窦清幽是闺女,还才十岁。

    

窦三郎有些诧异的看了眼窦清幽,从四妹掉进水里,好像一下子长大了,变了一个人。

    不过他也拉了拉梁氏,摇头,不让她嚷骂。

看大儿子和闺女都不让她吭声,梁氏看看窦翠玲几个,想骂,还是憋住了。

    

窦翠玲就等着她怒恨叫骂再过来给她赔罪,要是挨了打,就出去有的说了,结果等半天却见她没动作。

    还是哭着过来扑通一下跪在了梁氏跟前,“大嫂!都是我的错!二娘还是娃儿,还啥都不懂,大嫂要是生气,就打我,骂我吧!二娘虽是大嫂教的,可是我生的,都怪我,是我没有把她生好啊!”

梁氏张嘴,感觉衣裳又被拉住了,扭头看窦清幽。

    

窦清幽把梁氏拉开窦翠玲前面,“打坏玉佩的是二娘,又不是小姑,我娘除了听说我被推下河,家里又要卖我抵债,心疼气急说了两句,可也没说啥生气的话。也签字画押,立了借据。你现在一跪,倒好像我娘咋着了一样,不是让我娘难做!”这话窦传家不会帮梁氏说,他也说不出。

    梁氏是不会说,那就只能由她来说了。

窦翠玲脸色顿时僵住难看,“不是的!不是的!我不是让大嫂难做,是给大嫂赔罪的!”



    “小姑是有啥赔罪的?”窦清幽问。

窦翠玲哪太过防备她,“替二娘给你娘赔罪……”说完就觉的这话不太对。

    

可话已经出口了,窦清幽逮着话茬,“这话就说的不应该了!二娘是爹娘的闺女,家里娃儿犯了错,说骂几句,还是爹娘帮着顶事儿擦屁股的。”

窦翠玲说不出话来了。

    

赵成志赶紧把她拉了起来,“你看你,就算愧疚难受,也不该吓的见了大嫂就跪下了,倒是你不对了!”

窦清幽呵了声,这两口子都很会说话啊!

    说窦翠玲见了梁氏就吓的跪下,那梁氏是有多可怕!?看梁氏还气沉沉怒愤的样子,她虽然平常骂的可劲儿,估计也不太清楚,名声尽毁是咋回事儿。

    

第十一章交锋

窦翠玲艾艾的擦擦眼泪看着梁氏,“大嫂,对不起!我们已经借了银子,我还把陪嫁的首饰也都拿来了,看能还多少。家里的地,大嫂说,我和成志也回家商量卖,卖了银子来帮大嫂还债。”说着拿出一个小银锭子,一堆铜钱,另一对白玉耳环,一只青玉手镯,两个银簪子,“全部都在这了,大嫂要觉的不够,我和成志就回家卖地!”

梁氏一句当然不够,刚到嘴边,就被窦清幽截住,“奶奶常说,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老窦家遭逢大难,小姑是赵家人,本来也没打算找小姑借钱,既然你们心好主动送来,银子我们就收下,这些陪嫁首饰还是拿回去吧!”

听她这样说,梁氏扭头伸手就像拧她,这死妮子咋说的话!

    那个小贱人是窦翠玲生的,她闯的祸,让窦翠玲赔点钱也应该的!再说赵家当初家境就好,肯定不止这么点!

    真要拿,二十两银子都有富裕,拿这三两银子打发谁呢!?

窦清幽拉住她,让她今儿个别说话,看窦翠玲和赵成志不是脸色难看了。

    

梁氏看着她有些狐疑,她也觉的闺女有些不一样了,就看窦翠玲。

    

窦翠玲可以说是惊诧的,他们已经预料到,说哪些话会引起梁氏的怒愤,让她说出骂人更加难听的话,到时候爹骂一顿,娘哭一通,窦传家自然会压制住梁氏。

    说不定气急还会打梁氏一顿,村里知道梁氏的品行,也不会说怪他们。

    

可她万万没想到,窦清幽能说这样的话,又想到她在门外说的,窦翠玲看着窦清幽眼神阴了下。

    一个才九岁的丫头片子,竟然会呛话了?是和她没脑子的娘一样,误打误撞了?

    

赵成志和她对视一眼,叹气的跟窦传家道,“大哥!我家啥日子大哥也知道,家里养着七八个娃儿,外加大人十几口子,只有那几亩地。大哥要是不嫌,我们回家就卖地!出了这样的大事,就咱们亲姊妹的,肯定得互帮互助的!”

窦传家忙说,“不能卖地!不能卖地!能凑来一点是一点,谁家都不能卖地!也不能拿翠玲的陪嫁首饰!我跟你们大嫂也说了的。这债咱慢慢还就是了。”

窦清幽听他一句‘咱慢慢’,脸色就冷了冷。

    窦传家的意思绝不是让窦翠玲他们帮着一块还,而是把老窦家当成是他们一家子。

    

窦翠玲拿着银子钱和首饰都过来塞给梁氏,“大嫂!我现在也只能筹借这些了,你先拿着,我回家再想办法。”

这个钱和首饰,梁氏要是接了,用不了两天,村里就都能知道。

    梁氏劈头盖脸骂了窦翠玲和赵成志一顿,拿了银子还不算,还搜刮了窦翠玲的陪嫁首饰。

    



    “家里又不是我娘当家,这个钱小姑还是给爷奶拿着吧!陪嫁首饰就算了,别回头村里传出大哥大嫂逼的妹子拿了陪嫁来给自家还债。几十两银子,辛苦些时候也就换上了。没得落个恶名声。”窦清幽呵呵,拉着梁氏不让接。

    

梁氏也哼了声,“家里我从来没见过钱,管过钱。这个钱你还是给婆婆去吧!”这么一点,连五两都没有,她也看不上!

    

窦翠玲脸色僵硬难看了一会,看了眼都清幽,扭头嗔怪刁氏和窦占奎,“爹!娘!你们也年纪大了,这家里也实话交给大哥大嫂当家了的!”



    “家里银子掏空了,欠了一屁股债又让我当家了!?”梁氏很不忿,立马最快的呛上了。

    

窦清幽没拦着,就看着窦翠玲。

窦翠玲脸色更是难看,撇着嘴就又掉起眼泪,“大嫂!你这还是怪我了!二娘她真不是故意的!我也给大嫂跪下赔罪了!我……”



    “我娘没那意思,小姑你别哭了。”窦三郎眉头蹙着道。

窦翠玲却越哭越凶,好像梁氏怎么着她了一样。

    

拉了把气恨异常的梁氏,窦清幽也撇了撇嘴,眼眶中挤出水光,“娘!你为啥不会哭呢!昨儿个玉佩不是我打坏的,却诬赖我,我脸上这巴掌还肿的老高。我被推下河,头上还被敲了两个包,那么冷的水,我差点就死了!我难道不是娘亲生的吗?”



    “四娘……”窦传家出声阻拦,不让她说出来。

这话可心疼死梁氏了,立马搂着她,两眼就红了,“你是被推下河的?是谁推你的!?头上哪来两个包?你这个死丫头,你昨儿个咋不说啊!”伸手摸她头顶,两个包虽然消退点了,却依旧没下去。

    想到昨儿个人家背回没气的闺女,差一点点就死了,顿时一阵后怕。扭头恨毒的盯住窦二娘,“是你这个小贱人要害死我闺女!”

窦清幽说出来的时候,窦二娘的小脸就刷的一下煞白煞白。

    她心里也是有些畏怕梁氏的,怕她无所顾忌的叫骂,上手掐打。

窦翠玲和赵成志也都脸色僵住了,有些不敢相信。

    

刁氏气急,“二娘她都上吊了……”



    “娘!我头好疼,好昏!”窦清幽高声叫一声。

梁氏看她站不稳要倒,吓的急忙搂紧她,“四娘!”

窦传家也吓的变了脸,急忙上前来,要抱窦四娘回屋。

    她昨儿个才捡回一条命,今儿个一大早就起来转悠。

窦清幽却看看他,直接冷漠的甩开,抓住窦三郎,“哥!扶我回屋。”

窦传家惊愣了下,看着被甩开的手,又看窦清幽,心里刺啦一下。

    四娘怨恨他这个爹了?

窦三郎忙和梁氏搀着她送回西间屋里。

    

窦小郎也抬脚跟上。

谁也没想到窦清幽昨儿个几次没说,梁家来人看她没大碍也没有深究,她自己今儿个却当着窦翠玲和赵成志说了出来。

    

看窦二娘面无血色,又惊慌怨恨的样子,窦翠玲胸口起伏,上来就伸手就朝她脸上打,“你个死丫头!你是中邪了!还是掉魂了你!你姥姥和姥爷费了多少心血教养你,你竟然闯这样的戳天的祸啊你!”



    “啊…啊……”窦二娘被打的疼的叫。

屋里的窦三郎听着外面打起来,拧起眉毛。

    

窦清幽却躺在床上没多管,四娘已经淹死了,昨儿个窦传家和梁氏都没有动她一指头,刁氏和窦占奎护着,梁家来人连个重话都没有。

    这一顿就让她亲娘好好的打,也替死去的四娘偿还一点点!

第十二章脑子

窦传家也不会看着窦二娘被那么打,刁氏不拦,他已经上去拦着窦翠玲,拉开她,“二娘还小,本来就吓坏了,你快别打她了!”

窦翠玲顺势被拉开,还哭着指着窦二娘骂着。

    

刁氏哭着搂着窦二娘,“二娘昨儿个已经上吊,差点就死了!你们这是再逼一次,非得把二娘逼死才罢休啊!”

窦二娘也大哭。

    

窦占奎开始骂梁氏和窦四娘,搅家精,惹祸精,老窦家就败坏在她们手里了。

    

梁氏要出去对骂,窦清幽拉住她,“这个债我们已经认了,也还了,事情我们也顶下来了,再说抱怨的话,反倒我们吃亏还落个恶名声。让她们一家几口子先闹去,你就别骂,学学人家装可怜。再说我们也真的是可怜。”

窦三郎看了看她,心里疑惑妹妹咋突然变聪明了,不过他很赞同这话,“娘最好别骂。”

嫁进这个家里,梁氏唯一没有受屈的地方就是成亲几年没娃儿,没有人怨怪她。

    可过了这么多年,她越来越嫌恶他们一家几口子,被一带一激怒,又哪里能说出好听的话来。

    



    “娘!?”窦小郎摇摇她的胳膊。

梁氏拧着眉头,愤懑又带着狐疑的看着闺女和儿子,“是他们恶人先告状,那个该死的小贱人还要害死你!”想起这个,她就恨不得过去掐死窦二娘。

    

所以窦清幽才及时的喊头疼头昏,把她招进屋里来。



    “所以不骂她们,咱们赢一次。”窦清幽看梁氏还不懂,只知道不吃亏,强横的骂,叫,忍不住皱了下眉。

    一味强横不用脑子,会吃亏吃死的。



    “本来我们就占着理……”梁氏是没理也能赖三分的。但往往,会显的她强横欺人。

    即使占着理了,也成了赖理。

见闺女儿子都赞同,梁氏听着外面还在哭,大门外还有人过来问情况,就恨怒的咬牙,“可八十两银子,指望啥还!?又凭啥都让我们替那个该死的小贱人还!”



    “我有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田园小酒师】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