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田园小酒师 > 田园小酒师_第9节

田园小酒师_第9节

作者:蓝牛 发表时间:2018-10-29 15:18:03 更新时间:2022-04-10 04:19:46
这,这几天让郎中给你扎针。”

    窦清幽想了下又默默头上的包点了头,扭头跟梁氏和窦三郎道,“哥识字吧?那欠条上写了谁还的钱谁签字画押,你看着娘画押。”这笔钱是他们还上的,自然要留个证据。

    窦三郎很快明白了她的意思,笑着点头,“好!”摸摸她的头,“你乖乖在这扎针,过几天再来接你。”

    窦清幽应声。

    梁氏拿到银子就和窦三郎带着窦小郎一块回去。

    樊氏在后面叫,“小郎要不也留下吧?”

    窦小郎眼神转着,笑嘿嘿道,“不了!姥姥!四姐留这,我要回家了!”他要回家看着呢!

    梁贵不放心他们拿着银子,还让梁大智和梁二智送的他们,所以窦清幽倒是放心,有他们俩跟着,到时候还账肯定是梁氏签字画押的。

    几个人回到家,窦翠玲和赵成志一家三口还没走,见梁氏真从娘家借了二十两银子,脸色都僵的难看无比。窦翠玲捂着脸就想哭。

    梁氏听窦清幽的,没有理会他们。直接从家里拿上欠条,让窦传家跟着一块,到镇上杜家还了这二十两银子,重新换了一张四十两银子的欠条,下面写着一次还债窦传家画押,二次还债梁氏画押,并一张收据。

    再回来,窦翠玲一家已经不在窦家了。

    梁大智和梁二智招呼过就回了家。

    刁氏看窦清幽没有回来,刚才没有多问,还了二十两银子之后,就问窦传家,“四娘咋样了?咱家还有鸡蛋,实在不行杀只鸡。又留在她姥姥家了!?”说的梁氏和窦四娘嫌弃家里没好吃的,才留在了梁家。

    窦传家解释,“这几天要在梁家沟的郎中那扎针,家里要准备种棉花了,来回不方便,就住那了。”

    刁氏一听要扎针眼神闪了闪,不相信窦清幽真的这么严重,就算敲到了,也不过一个小鼓起来,两天还不就下去了!?又没啥大碍,瞎矫情!不过却没敢再接旁的话,说起多佃两亩地种棉花的事,“这几天就要种棉花了,这地还是赶紧的佃下来好。”

    窦传家应声,也跟梁氏说一声。家里本来是二亩半地的棉花,要是再佃两亩地,今年会忙很多。

    “欠那么多银子要还,不忙指望谁还!?”梁氏没好话。

    窦传家知道她这是怪窦翠玲没像梁家一样拿银子帮着还债,叹口气劝她,“翠玲家的日子很不好过,这银子……咱慢慢还。”

    “我又没说她,你这是觉得我在抱怨她了!?”梁氏不善的质问。

    窦传家看着她不善的样子,就不知道说她啥了。

    梁氏哼了声,扭身不再理他。

    窦清幽借二十两银子砸下来,换来了家里暂时的安静。

    村里人也都说梁氏有个富有的娘家,既然娘家有,帮衬一把也是应当的,欠这么多银子,真是天塌下来了,没有亲戚帮衬,除非卖地卖儿女了。

    窦翠玲和赵成志回到家,就放出了话,要卖两亩地,帮着娘家还债。

    窦清幽住在梁家,因为梁二郎被赶去了学堂。凤娘虽然因为借钱的事不太给好脸,其他人都还算友善,樊氏天天给她煮个鹅蛋,还杀了只鸡炖汤。虽然她没全喝,不过也喝了两三天。

    扎针加上汤药,她头上的包也很快的下去了。

    樊氏听郎中说的严重性,拘着她在家里待着。

    梁贵也又佃了二亩地种棉花,到处筹买了棉花苗回来。

    家里人都开始忙起来,樊氏让窦清幽在家里带五郎和六郎。

    梁五郎和窦四娘同年生,也是九岁,比窦四娘还大俩月。六郎今年也五岁了,是三房唯一的娃儿,被赵氏教的很懂事,根本不用她看。

    窦清幽看着就跟下地。她小的时候住过几年乡下,见过她们种棉花的。结果到地里一看,这里种的棉花并不是她想象的那样。虽然也育苗了,但却是直接预留了二亩地空地,一趟子一趟子把棉花苗移栽到地里。

    和后世更实用合理化的棉花种植并不一样,窦清幽想了下,也没有瞎指挥,过去帮忙搬棉花苗。

    樊氏让她坐地头玩,“别往溪边去啊!”

    梁家的地靠着清水溪,虽然不如清水湾那边水深,小娃儿摔进去也能淹死。她又是差点淹死在洺河里的。

    窦清幽应着,眼神却瞄向了不远处的山上。这个时节,山上应该长出不少东西了。扭头看梁五郎,“我们去山上玩会吧!”

    梁五郎看看她,跟梁贵樊氏和他爹梁二智说了声,领着她和六郎到山上去玩。

    “你想要看啥?奶奶说了,不让你乱跑!”梁五郎很是有些没耐心,他想自己去玩儿的,还得看着她,连带跟着六郎。

    窦清幽伸手指着山窝那边,“去那!”她看到了好东西。

    ------题外话------

    收藏啊~收藏啊~你快快上涨啊~

 第十七章春耕

    如果不是四娘掉河里差点淹死,还天天吃药扎针,梁五郎才不耐烦带着女娃儿一块玩。看她指着去哪,小小娃儿脸上带着无奈,“那边太远,去一下就回来。不然回家要挨打!”

    “好。”窦清幽应声,跟着他一块翻闪过去。

    等到了地方,窦清幽看了下这一片的山坡,长的一片片的野葡萄,笑起来,“这片野葡萄有人家吗?”

    梁五郎看了看,就道,“这个哪有人家,酸的不行。除了小娃儿过来玩,会摘些。你没看地上落了好多都烂了!”

    窦清幽已经看见了,还有些野山菌,弯腰采了,“在附近看看,哪还有这种野葡萄。顺便采些野山菌和野菜回家吃。”

    “别的山头还有,太远了,没法去。”梁五郎不想干,他愿意带着她和六郎出来山上玩儿就够好的了。

    梁六郎倒是乖巧,听话的跟着她采一样的野山菌。

    窦清幽又在附近逛了逛,采了一兜兜的野山菌和一捆的蕨菜。

    回到地里,已经快晌午了,今儿个轮到三房做饭,窦清幽就跟着一块回家帮忙烧火做饭。

    五花肉炒野山菌,蒜蓉蕨菜,又加一大盆子炒菠菜。

    赵氏见了樊氏就笑着夸赞,“这野山菌和蕨菜还是四娘和五郎在山上采的呢!六郎也跟着去,就只顾着玩儿。”

    樊氏看着菜笑起来,“六郎还小呢!”

    “做饭都是四娘帮着我做的,真想四娘是我闺女好了!”赵氏温柔的摸摸窦清幽的头。

    黄氏看她这么卖好儿,就忍不住接话,“秀芬可就这一个宝贝闺女,谁要是敢咋地四娘,秀芬可是会跟她拼命的!”眨眼都不眨眼的来娘家拿二十两银子,都不看他们家要办事,急着要用钱。

    樊氏也听出她语气里带着嘲讽,知道她因为借银子的事儿心里不满,并没有多说,笑着招呼窦清幽坐她旁边吃饭,“咱家的要赶紧种上,腾出人手来去给秀芬家种。”

    “再有两天也就种完了。”马氏笑着接话,给窦清幽夹了一块肉。

    窦清幽谢过,听着她们说话,吃了饭又帮着赵氏收拾碗筷。

    “四娘变懂事了。”梁大智笑呵呵道。

    马氏斜他一眼,说她之前不懂事,婆婆又要给脸色。

    樊氏也觉的外孙女变得懂事很多,倒是笑着没说话。

    又扎了两天针,窦清幽头上的包就下去了,梁家的棉花也种好了,梁贵樊氏,带着三个儿子和三个儿媳妇过来清水湾帮忙。

    窦传家和梁氏他们也正在种着,看梁贵拉来了棉花苗,就先栽挖好的棉花苗。

    梁氏算着娘家来人,特意割了二斤肉。刁氏也拿了攒的鸡蛋出来,面上一派大方。

    闺女家啥情况,梁贵和樊氏都清楚,来的时候就拿了一兜鸡蛋十个鹅蛋,还割了肉,拿两条鱼。

    窦清幽跟着梁氏回家做饭,把她昨儿个山上摘的香椿芽拾掇好,炒个鸡蛋,鱼都切成片拌上鸡蛋淀粉做了麻辣水煮鱼,笋子烧肉更是做了半锅。

    “娘你炒青菜,我来做南瓜粥。”窦清幽腾出手,就去大锅里捞蒸好的南瓜。

    “好!”梁氏看她动作利索的样儿,再看外面摘菜的窦二娘,暗哼一声,一股自豪油然而生。

    烧锅的窦小郎两个大眼看着窦清幽滴溜溜的转,闻着香味儿,时不时咽下口水,“四姐!啥时候吃饭啊?”

    窦清幽看他笑了下,“一会。”

    她做的南瓜粥不是直接煮南瓜,而是南瓜蒸过打成蓉,再加糯米粉煮成粥。不说窦家,梁家也没有糯米粉这种东西,她直接加了点白面淀粉,煮出来虽然差了点,不过卖相也非常不错。

    摘完菜就没事儿的窦二娘站外面看着她在锅台后忙活,眼神阴了又阴。这小贱人像变了个人一样,回到家连饭都会做了。她都主动找她搭腔了,竟然不理她。

    外面下地的人回来了,窦二娘立马低眉顺眼的打水给梁贵他们洗手洗脸。

    刁氏已经心疼坏了,梁氏割的二斤肉,连同梁贵拿的也有三四斤,全被窦四娘给一顿造败光了,还有鱼,一点都没留!鸡蛋造败十几个,还一口气又造败一个南瓜。所以见窦传家他们回来,就咧着嘴笑着道,“奏了大半锅的鱼,大半锅肉,鸡蛋也炒了一大盆子。罐子里的油都快用完了。又做啥南瓜粥,最大的那个南瓜一下砍光了。”

    樊氏哪还不知道她,当即假笑着回她,“老亲家快别忙了,让秀芬和四娘她们忙就行了!她们年轻的有力气,小的灵活跑得快!快上屋准备吃饭吧!”讽刺她啥也没干,反倒叫个才九岁的娃儿去干,还嫌做的多。东西都是他们拿来的!

    刁氏气的心里梗塞,也只能笑着把樊氏和马氏几个都往屋里让,“要不是你们来帮忙,还不知道得忙活几天呢!”

    “秀芬是我们亲妹子,二娘又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们来帮忙也是应该的!”马氏呵呵笑。

    刁氏瞥了她一眼,继续笑着把她们往屋里让。

    樊氏到屋里坐下,马氏和黄氏,赵氏妯娌到了厨屋里去端饭帮忙。

    窦占奎和窦传家也让着梁贵和梁大智爷几个坐了另一桌。

    所有菜都分两份端上来,还没上桌马氏就夸了起来,“这菜做的,比过年也比得过了!”

    几样菜吃过,两桌都响起称赞声,夸菜做的好吃。

    窦二娘低着头啃肉,不以为意。放这么多肉,这么多油,能不好吃!?

    等南瓜粥端上来,就连不喜欢吃甜食的梁贵都喝的笑眯了眼,“没牙口的喝这个好!”

    眼看着几样好菜都下去了,刁氏恨不得抢过来留下。

    梁氏一直让菜,吃了个干干净净。

    “剩下的今儿个一下午就种完了。”梁贵吃了饭,就催着又下地。

    人手多,干活儿也都麻利,不到傍晚,就全部种完,浇水浇一遍。

    窦传家和梁氏都留梁贵一众人吃饭,梁贵不愿意,带着儿子儿媳妇们回了家。

    晚饭梁氏随便做了点吃的,就把一家人都招到一块,“我准备出去摆个面摊,卖面条。”

    窦占奎一听就拉了脸,“摆啥的摊!妇女出去抛头露面!?”

    ------题外话------

    俺现在心里装着十五个桶~(⊙⊙)~

 第十八章低头

    窦四娘也时常去镇上赶集,镇上摆摊的也不全是男人,也有很多妇人出去营生糊口。现在窦占奎一听梁氏要出去摆面摊卖面条,立马点着就骂抛头露面。窦清幽冷冷看他一眼。

    刁氏没有像窦占奎一样立马反对,也皱着眉看梁氏,“你出去摆啥面摊?又挣不几个钱,还要搭进去本钱!”

    “那从我娘家拿,挣了钱也给我娘家吧!”梁氏说话也不好听,骂她抛头露面,她要不干,欠的几十两银子谁还!?就指望老不死和窦传家干杂活儿挣那点?

    刁氏一听这话就哭起来,“是我没有本事!没有给翠玲找个富贵的人家,要不然也不会要卖地帮我们还钱了啊!”

    梁氏张嘴就要呛回去,窦清幽悄悄拉了她一下,扭头看了眼闺女,梁氏抿了嘴,“谁也没说这个提这个,婆婆哭这个是啥意思?”

    “是我没本事!是翠玲没本事啊!不能帮着还钱,都快没有一点脸面了啊!”刁氏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

    窦清幽看着梁氏别呛她,都不吭声,就看着她在这哭。

    窦三郎和窦小郎几个也都直着眼睛看着刁氏。

    见梁氏娘几个都不说话看着她,刁氏也有些哭不下去,看向窦传家,让他赶紧上台阶。

    窦传家想说话,可小儿子在一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田园小酒师】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