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极度刺激 > 极度刺激_第4节

极度刺激_第4节

作者:无名浪 发表时间:2018-10-26 12:34:27 更新时间:2022-04-10 04:19:07
开了,里面放着一叠又一叠的钱,堆得像一座小山。

“我这辈子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眼镜蛇一边兴奋地说着,一边把钱扔进袋子里。

烈鸟看着保险柜里的钱一叠一叠地减少,恨得牙庠庠,那可是他多钱的心血,是他的生命,他的灵魂。

钱少一叠,他心里的难受就多一分,保险柜快要变成空的时候,他简单快要发狂了。

“我的钱!这是我的钱!”他像条疯狗似地扑上来。

“他妈的别碍手碍脚!”眼镜蛇一脚就把烈鸟踢倒在地。

保险柜里的钱都被装进了袋子,一张也没有剩下,眼镜蛇提起鼓鼓的钱袋准备走出去。

烈鸟紧紧地抱着他的腿,苦苦哀求:“求求你,给我留一点吧!”

眼镜蛇右腿一用力,脚尖踢中烈鸟中巴,烈鸟就惨叫着仰面翻了出去。

“唉。”眼镜蛇走到烈鸟旁边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看在上帝的份上。”

他抽出一张百元钞票,丢下来。

钞票轻飘飘落下,落在烈鸟眼前。

如今,他唯一拥有的就是这一张一百元钞票了。

阿寂再次见谷先生的时候,还是在那间封闭的房间里。

谷先生和蔼地微笑着,说:“那么……”

阿寂打断他,说:“我不会帮你杀卡雷西。”

谷先生脸色立刻变了。

阿寂说:“我帮别人杀他。”

谷先生又松了一口气。

他说:“不管你是帮谁,我都会尽力你帮你,你有需要什么尽管说。”

阿寂说:“有个叫梅子的女人,是阿强的老婆,我希望你能给她一笔生活费。”

“阿强出卖我,我本不应该给他老婆一分钱,不过我还是答应你。”谷先生向阿寂投去询问的目光,问:“还有什么需要?比如武器?”

阿寂说:“不用,我自己有枪。”

谷先生开始切入正题:“卡雷西与阿强在行动之前,已经做了详细的计划,并安排了逃跑的路线。事后我们破解了阿强的电脑,找到一份地图。”

这时墙面上出现一张地图,上面几个地方画着标注。

谷先生说:“上面那些标注是什么意思我不清楚,可能是比较重要的地名,也可能是卡雷西的中继站,但他最终会到达一个叫沙镇的地方,什么时候到达这个就不得而知。”

他又补充说:“他带着我女儿,应该不会走得很快的。”

他拿出一张地图递给阿寂,说:“这是我们根据电脑里的资料绘制的地图,你照着这张地图上面标出的路线走,你能够找到沙镇。”

阿寂收起地图,问:“要是我杀了卡雷西,要如何证明呢?”

谷先生咬牙切齿地说:“把他的一只眼睛带回来,我们自然有办法证明。”

临走的时候,他又对阿寂说:“你得用心,这事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做,你知道一亿赏金并不算少。”

--------------------------------------------------------------------------------

吃人的森林

有雾。

迷雾。

白色的迷雾茏罩着一片巨大的原始森林,看不到它的源头在哪里,尽头又在哪里。

古树参天,杂草丛生,一辆摩托车在森林里飞奔,车上是一个孤独的人,背着一个包。

林中静悄悄的,除了摩托车发出的轰鸣外,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这里的路很难走,即使是徒步也十分困难,但他却开着摩托车冲了进来,而且已经冲了半个钟头,这简直是疯狂!

——他就是喜欢做别人认为很疯狂的事。

突然,车头一滑,他整个人从车头上飞出去,摔倒在地,脸上沾满了泥土和腐叶。他站起来,扶起车头,又开始狂奔……

路越来越难走,坡越来越陡。车轮摩擦着地面,卷起潮湿的泥土和腐败的落叶,却上不去了,他狠冲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他无奈地放弃了。摩托车躺在杂草里,他望着它,眼中带着难以割舍的依恋——在人的世界里,他没有朋友,唯一的朋友就是这辆车。

但现在,他却不得不抛弃它了。

阿寂徒步走了几个钟头了,他已经踏上了他的族途,杀人的旅途。

这条路就是卡雷西逃跑的路线,也是他追杀的路线。

也许是被杀。

不是我杀你,就是你杀我,没有人比他还了解这个道理。

他踏上的也许是一条不归路,死亡之路。

他一点都不在乎——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要勇敢地走下去。

这路倒底有多长,他不知道,他甚至无法知道自己是不是能走出这片原始森林。

他翻过了一个坡,继续往前走,然后他就看见了一个人。

这个人背靠着一棵大树,坐在地上。脚上穿着一双皮靴,身上穿着一件已洗得发白的牛仔服,外面还披着一件破旧的麻衣披风。在他旁边竟也放着一个包。

一个皮帽正盖在他的脸上,他并没有看到阿寂,却喃喃说:“又来个不要命的。”

阿寂好像没有看到这个人,也好像没有听到他说的话,他依然走他自己的路。

“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牛仔服大声喊道。

阿寂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

牛仔服自言自语:“原来是个聋子。”

阿寂嚓的停下脚步,说:“我不认识你。“

牛仔服终于摘下脸上的皮帽,露出出一张轮廓分明得英气逼人的脸,冲阿寂一笑,说:“我也不认识你,但我不希望你死。”

“哦?”阿寂对牛仔服的话产生了兴趣。

“这个森林会吃人,只有活得不耐烦的人才会到这里来。”牛仔服脸上闪过一丝诡异的笑容

阿寂仔细看了看这片森林,到处是大藤小藤纵横交错,一些老树形状怪异,像是面目狰狞的魔鬼,毒蛇从树上垂下身子,吐着血红的信子。这确是一个可怕的森林。

阿寂回过头,看着牛仔服说:“这么说你也活得不耐烦了?”

牛仔服耸耸肩,骄傲地说:“我死不了,我是高手。”

他又问:“为了一亿?”见阿寂不说话,他又说:“钱固然是好东西,但因为钱而丢了性命那就不应该了。”

牛仔服上下打量着阿寂,又说:“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你现在应该跟老婆在家洗鸳鸯浴,而不应该在这会吃人的森林。”

--------------------------------------------------------------------------------

地上的血

“我本来就是一个活得不耐烦的人。”阿寂迈开步子向前走去,再也不想听牛仔服说一句话。

“等一下。”牛仔服站了起来,提起他的包,追上阿寂,说:“不如这样,我做你保镖好了,保证你死不了。”

阿寂说:“我不喜欢有人跟着我。”他的确不喜欢。

牛仔服仍在试图打动阿寂,说:“一个人走会寂寞的。”

阿寂眼中又涌起了一种无可奈何的悲哀。

寂寞?

他早已习惯寂寞,他本身就是寂寞的化身。

牛仔服突然走上去了,拍他的肩膀。

阿寂吃了一惊,迅速地转过身,他的身体转过来的时候,手上已握着一把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指着牛仔服的脸。

牛仔服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着了,脸上表情僵硬,眼睛瞪得很大。

过了许久,他才开始放松下来,缓缓地吐出一口气,用一种不敢相信的语句说:“他妈的!真是快如闪电呀!”

他又笑了笑,说:“我知道你不会杀我的。”

阿寂说:“哦?”

牛仔服说:“因为我从你的眼睛里看不到敌意。”

阿寂把枪收起来,冷冷地说:“别再跟着我。”

牛仔服一脸很无辜的表情,眼中流动着一失落的伤感:“其实……其实我只不过想跟你交个朋友。”

阿寂不想再说话,转身走了出去。

突然他又转过身,手中的枪又再举起,黑洞洞的枪口又再对着牛仔服的脸。

“我说过别再跟着我!”他脸上布满冰霜,凶狠地说:“再跟着我,我真的会杀了你!”

牛仔服立刻收住了脚步,双手抱头,赔笑着说:“OK,OK!我不跟你就是了。你不要老拿枪来吓人嘛,会走火的。”

他真的再也不敢动了,呆呆地看着阿寂往森林深处走去,越走越远。

他大声喊起来:“小子,没有我,你一定会死在这里的,豺狼会把你的心挖出来。”

他开心的笑了起来,好像心被挖出来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阿寂整个身影都已消失在神秘的森林,仿佛已被可怕的树藤吞噬。

牛仔服喃喃自语:“真是一个奇怪的人。”

他突然对阿寂充满了好奇。

太阳已升到头顶,林中的的浓雾已散,一缕缕阳光从树叶的缝隙中射下来,森林中明亮了许多,但这缕缕阳光仍旧照不走这森林的神秘和诡异。

这森林倒底隐藏着什么可怕的东西?

阿寂不时拿出地图查看,又抬头看着天上的太阳,以辨别方向。

他又走了两个钟头,他越走越是森林深处,荆棘树藤也更多。

突然,他停下了脚步,因为他发现了一样特别的东西——地上郝然有一摊红色。他蹲下身闻了一下,是血。

他又用手捏了捏,发现这血虽已风干,但却未干透,还有点粘粘的感觉。他推断,这血最多有三四个小时的时间。

这是兽血还是人血?他自己都无法判断。

他想顺着血迹追寻下去,可是他再走了七八米就停下了,因为血迹没有了。

这些血也许是野兽被猎人捕杀时留下的,野兽受伤跑了七八米倒下,之后被猎人带走。这已经是一个很好的解释,炫#書*网收集整理阿寂也很满意自己的解释。

他不再关心地上的血迹,他现在只希望快点追上卡雷西,杀了他。他似乎已经看到了一颗火热的子弹射起了卡雷西的胸口,激起一片美丽的血花,炫丽如红玫瑰盛开。

要命的黑寡妇

他已经走了很久了,就算是铁打的人也该觉得累了,他现在不但累,而且饿。

他在一棵树下坐了下来,吃了几块肉卷,然后他闭上眼睛,靠着树休息。

这时他感觉到脖子上有个东西刺了一下,好像是被蚊虫叮了。

他手往后一抓,竟抓出了一条蜘蛛,蜘蛛在他手上挣扎,舞动着它的长脚,似乎还想再咬人。

阿寂手指一捏,可怜的蜘蛛立刻肠穿肚烂。

五分钟之后,伤口开始发热,隐隐作痛。

他并没有放在心上,一只小蜘蛛总是咬不死人的。

他又坐了一段时间,才起身。他走了几步,发觉越来越不对劲,脖子那里的疼痛愈来愈剧烈,而且浑身无力,冷汗淋漓。

最要命的是,他甚至觉得眩晕,走路变得摇摇晃晃,几乎要摔倒。

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难道我真的要死在这里?

他是个杀手,他杀人,无论多么可怕多么强大的人他都杀过,最后活下来的还是他。如今他却要被一只看起来不起眼的小蜘蛛杀死,这真是讽刺。

他是来杀人的,可是现在连要杀的人都没看见,却要死在这里,死后还要被豺狼吃掉。难道这就是寂寞杀手的结局?

他突然很渴望有个人在身边,就算救不了自己,也可以把自己埋葬,不至于葬身狼腹。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想法,因为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接近死亡。

他真的快要死了,胸口很闷,四周的景物变得越来越模糊,模糊得就像遥远的记忆……然后他倒了下去。

——小蜘蛛也是能咬死人的。

阿寂竟没有死,他开始有了知觉,但是头还是很晕。周围很暗,他只看到眼前有一个很模糊的东西,依稀认得出是一个人的脸。

这张脸渐渐清晰起来,终于看清楚了,是一张帅气逼人的脸——穿牛仔服的年轻人。

看到阿寂醒来,牛仔服说:“我都说这森林的会吃人的,不过你运气好碰到了我。”

阿寂嘴唇动了动,他很想对这个年轻人说两个字“谢谢”,但是他还是没有说出来,他从来没有对人说过“谢谢”,从来没有。

“你放心,你已经给你打了一针,你肯定死不了。”牛仔服说。

“那只蜘蛛真能咬死人?”阿寂感到十分诧异。

牛仔服手里拿起那只被阿寂捏烂的蜘蛛,说:“你知不知咬你的这只蜘蛛叫什么?”

阿寂摇头。

牛仔服洋洋得意地说:“这可是大名鼎鼎的黑寡妇,又叫红背蜘蛛,原产于澳大利亚,是世上最毒的蜘蛛之一。它身体为黑色,雄蜘蛛腹部有红色斑点。”

牛仔服一讲到黑寡妇似乎特别兴奋,继续说:“红背蜘蛛是典型的自食其类者,不但母蜘蛛在交配完后将其公蜘蛛吃掉,在生活条件艰难,缺少食物时,它们更是自食其类,有时一窝小蜘蛛中成长的蜘蛛完全是靠食其同伴而成长,最完美地表现其强者生存的动物优化能力。”

他兴奋得两眼发光,有些得意忘形。

“你很崇拜这种蜘蛛?”阿寂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是的,我崇拜它就像崇拜我自己。忘了告诉你了——”他诡异一笑,说:“我的名字就叫黑寡妇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极度刺激】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