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极度刺激 > 极度刺激_第5节

极度刺激_第5节

作者:无名浪 发表时间:2018-10-26 12:34:29 更新时间:2022-04-10 04:19:07
。”

明明是一个男人,却叫黑寡妇,一个人怎么可能有这么奇怪的名字?阿寂当然知道这只不过是他的外号,绝不会是他的真名。但也没有追问,他从来没有打听别人身世来历的习惯,因为他也不喜欢别人打听自己的身世来历。

他只是淡淡地说:“名字不错。”

黑寡妇诡异地一笑,说:“你也不用担心,我不会吃了你的。”

--------------------------------------------------------------------------------

疯子

天色已越来越晚,黑暗茏罩了整片森林,黑暗中的森林显得更阴森可怕,到处都隐藏着看不见的危 3ǔωω.cōm险,每一种危 3ǔωω.cōm险都足以致命。

路越来越难走了,甚至连路都快要看不清了。

黑寡妇说:“先在这里过夜吧,明天早上再走。”

他们找了一块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

阿寂身体还很虚弱,拿起水瓶喝了几口。

阿寂不说话,黑寡妇却闲不住,说:“你为什么不问我以前是做什么的?”

阿寂说:“我为什么要问?”

黑寡妇怔了一下,找不到话反驳,只好自嘲了一下,才说:“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我曾经是特种部队成员,精英中的精英。我们在各种艰苦的环镜中训练,你绝对想像不到那些环镜有多么苛刻,那只能用残酷来形容。有一次我们被要求在一片原始森林呆两个月,身上只有一把匕首,和一个紧急救信号发射器,没有其它装备,没有食物,没有水。”

他看了看阿寂,发现他在听,才继续说说:“我们一共三十个人,结果有一个人摔断了腿,两个人误食野果中毒,三个人被野兽咬伤,一个人被毒蛇咬死,十六个人中途退出,只有七个人顺利通过,我就是其中一个。”

他接着说:“没有通过的人就会被淘汰,这就像是黑寡妇,只有强者才能生存。”

他偷偷地瞄了阿寂一眼,以为阿寂会对他露出惊讶赞赏的表情,但是令他失望得很,阿寂一点表情都没有,他只是在慢慢的嚼着手中的饼干。

黑寡妇故意做出一副很惊讶的样子说:“你竟然吃个?”

阿寂抬头看着他,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黑寡妇说:“别吃这种拉圾了,走,我带你去吃野味。”

阿寂只好跟他走。

天上明月升起,月光透进森林,林中也明亮了一些,依稀看得到几米远的地方。

黑寡妇说:“在外面,你也许很强,可是在这里,你只是个白痴。”

“而我,”他得意地说,“我是森林之王!”

好狂妄的家伙!

他又接着说:“你知道在原始森林里,什么最重要?是经验。没有经验,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阿寂只有承认,他对森林确实了解得很少,要他分辨出哪种哪种果有毒哪种没毒,他根本做不到。

黑寡妇停了下来,说:“狩猎时刻到了。”

他像狼一样嚎叫起来,声音悲恸,如同一匹孤独的狼在呼唤自己的同类。

远处也传来了一声同样悲恸的嚎叫,是狼的回应。声音在这寂静的夜晚听来,令人有些不寒而栗。

黑寡妇又叫了一声。

十分钟后,他们的前面出现了一匹狼。

蓝色的眼睛在黑暗中灼灼发光,直勾勾地盯着黑寡妇,它一定是饿了好几天了。可是它也不敢过来,它对黑寡妇充满警惕。

它一动不动,跟黑寡妇保持着距离——它在等待机会。

黑寡妇用匕首在手臂上划了一刀,鲜红的血立刻流了出来,沿着手指一滴一滴的落下去,他兴奋地叫着:“来吧,来吧,小宝贝!”

闻到血腥味,狼变得狂躁起来,血的诱惑力对它实在太大。

它凌空跃起,张开嘴朝黑寡妇的喉咙咬下去,尖尖的狼牙闪着森冷的寒芒!

刀光一闪,一声惨叫,狼被弹了出去,跌在地上,抽动了一下,再也没有动静。

它的喉咙已被割破,血正不断地流出。

阿寂在后面看着这惊心动魄的场面,忍不住说:“真是个疯子!”

黑寡妇哈哈大笑:“已经好几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刺激!”

--------------------------------------------------------------------------------

我爱她

篝火在燃烧着,阿寂和黑寡妇就坐在篝火旁,火光映着他们的脸。

一个寂寞的人,一个豪放的人,两个性格完全相反的人现在却走到一起。

狼肉被烤得冒了油,散发出阵阵肉香。黑寡妇从烧煮的狼身上撕下一块狼腿递给阿寂。

这是阿寂第一次吃狼肉,有种说不出的奇怪的感觉。

黑寡妇咬了块狼肉,漫不经心地说:“我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

阿寂说:“叫我阿寂。”

“垃圾?”黑寡妇假装没听明白。

“阿寂。”阿寂纠正道。

“阿鸡?”

“阿寂,寂寞的寂。”阿寂不厌其烦地解释。

“阿寂?寂寞?”黑寡妇又念了一遍,若有所思。突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一下子呆住了,脸色也变了。

“寂寞杀手!”他脱口而口。

阿寂奇怪地看着他,说:“叫阿寂的人就一定是寂寞杀手?”

“你一定是寂寞杀手。”黑寡妇一口咬定,“其实我早该想到的,在你第一次拿枪指着我的时候,我就应该想到是你。除了你,谁还有这么③üww.сōm快的枪法!”

阿寂淡淡说:“你倒是很了解我。”

他说这句话,无疑已经承认了自己就是寂寞杀手。

黑寡妇说:“我并不了解你。只是你太有名了,世界杀手联盟网上连续三年排名第一,我想不知道你都很难。”

“听说你杀人的效率很高,你是不是很喜欢杀人?”他盯着阿寂,好奇地问。

阿寂躺了下来,望着天上,天上有明月,明月映在他眼中,他的眼睛又变得空洞弥漫。

“我杀人,只是因为我寂寞。”他悠悠地说着,声音好像来自遥远的天边。

“我跟你不一样,我寂寞的时候我会去找女人。”黑寡妇哈哈大笑,“不过我已经很久没有找女人了。”

阿寂问他为什么。

黑寡妇说:“当你真正爱上一个女人之后,你就不会去找别的女人了,因为在你的心目中,她已经是世上最好的女人。”

他无限温柔地望着远方,远方是否也有一个美丽的女孩正含情脉脉地看着他?

“我爱她!”他很坚决地说道,“因为她,我放弃了我的军人生涯。本来我是特种部队中的王牌,可是自从我见到她之后,我变了,变得怕死了。每次执行任务的时候,我都魂不守舍,因为我害怕再也看不到她。这种感觉真的很奇怪。”

他从背包里取出一张照片递给阿寂,照片上是一个穿着军装手握冲锋枪英姿勃发的女兵。

阿寂接过来看了看,将照片还给黑寡妇,冷冷地说:“你爱她就不应该到这里来,更不应该去杀卡雷西。”

黑寡妇说:“因为我爱她,我才要到这里来,才要去杀卡雷西。”

阿寂不懂。

黑寡妇说:“因为我需要钱。”

没有钱就不能养家糊口,更不能留住女人的心,这个理由确实很充分。

阿寂说:“有些东西是钱买不到的。”

他这句话的意思是说爱情是钱买不到的,两个人如果真的相爱,就不会在乎对方是不是有钱,因为你爱的是他的心,而不是他的钱。

黑寡妇说:“钱至少可以救人的命。”

阿寂又不懂了。

黑寡妇眉头紧皱,痛苦又无奈地说:“她得了一种罕见的病,已经活不长了,也许不会超过一年的时间。有个很有权威的专家告诉我,做手术的话还有四分之一的希望,只是这个手术难度极大,需要一笔很大的钱。”

现在阿寂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沉默。

“你可知道来杀卡雷西的有多少个人?”他自己问又自己回答,“至少有三十个,全是世界一流杀手。有几个人你一定听说过,北美的‘野狼’,荷兰的‘郁金香’,日本的宫本泰,中东的……”

阿寂突然失声:“宫本泰?!”

黑寡妇莫名其妙地看着他,说:“宫本泰在杀手排行榜上排名十六而以,你用不着这么夸张吧?”

阿寂也觉得自己有点失态,叉开话题,问:“怎么来了这么多人?”

黑寡妇说:“一亿!金钱的魅力太大了,它真的能令人疯狂!”

阿寂觉得很疲倦,心灵的疲倦比身体的疲倦还要强烈,他说:“很晚了我要睡了。”

黑寡妇还想再说话,但阿寂已经闭上了眼睛,他也只好找个地方躺下

--------------------------------------------------------------------------------

没有血色的手

第二天,当第一缕阳光射进森林的时候,他们又起程了。

虽然睡了一夜了,阿寂还是觉得很虚,头还是有些晕,被毒蜘蛛咬的伤口还是觉得有些痛。

黑寡妇拿出一个针筒,吸了药液后,注射到阿寂的静脉,并告诉他被毒蜘蛛咬伤,大概需要两天的时候才能完全恢复。

“哗啦啦……”

在他们前面出现了一条河,水流端急,浑浊的水面上还漂浮着枯叶枯树枝,还有动物的尸体。

河面上横跨着一道二十多米长的独木桥,这道独木桥距水面有两米多,是一棵大树倒下形成的。大树年深日久,历经日晒雨淋,表面已明显腐烂,树皮上还长出了绿色的苔藓。

独木桥一次只能通过一个人,黑寡妇先试着走过去,到了对面,才叫阿寂过来。

阿寂走在上面,身体摇摇晃晃,似倒非倒。突然他脚下一滑,一块老树皮掉进水里,马上被激流吞噬!阿寂没有倒下去,但却感觉到头脑一阵眩晕。

黑寡妇开玩笑说:“要是你倒下去就好玩咯,河里不但腭鱼还有食人鱼。你可不要指望我会救你,我可不想被食人鱼吃得只剩下骨头。”

他的话刚说完,阿寂真的倒了下去,倒进奔腾的河流。

黑寡妇大惊,把包丢到地下,纵身跳进了河里。

阿寂被水卷得忽上忽下,他只觉得天旋地转,天昏地暗,他伸出手想抓住什么东西,可是什么也抓不到。

又腥又臭的河水灌进耳鼻眼喉中,实在是难以忍受。没被蜘蛛咬死,难道要被河水淹死吗?

黑寡妇奋力地向阿寂游去,大声喊说:“把包扔掉!”

阿寂依稀听到了黑寡妇的话,奋力把包甩了,身体也感觉轻松了不少。

黑寡妇的手终于抓到了阿寂的衣服,松了一口气,说:“你还没死吧?没死就往岸边游。”

阿寂想游过去,怎奈浑身软弱无力,根本就游不动。

黑寡妇拉着他十分吃力,加上水流又急,也无法游到岸边。

两个人就这样被急速的水流冲往下游,各种树枝和腥臭的动物尸体不时冲到他们身上。

天地浩瀚,水波滔滔,不知何处是尽头?

突然,阿寂感觉撞到了什么东西,身体骤然停止。

原来是一棵树倒在河里,半截树枝还露出水面。阿寂立刻抓住了树枝,稳住身体。

“大难不死的感觉还不错吧?”黑寡妇大笑。

“还好。”阿寂的声音十分虚弱。

“我救了你两次,你至少也应该说个谢字吧。”

“我们之间还需要说谢谢吗?”

黑寡妇怔了一下,然后才慢慢回味阿寂的话。

我们之间还需要说谢谢吗?是的,朋友之间是不需要说谢的。

阿寂的心中突然涌起了一种复杂的难以名状的感觉。他从来没有朋友,一个朋友都没有,一直以为他会寂寞到死,想不到如今他却有了个朋友。

有个朋友的感觉似乎还不错。

这时黑寡妇感觉到他碰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好像是一条鱼,哈,今天有烤鱼吃了。”说着,他的手往下一摸,等抓上来一看,竟赫然是一只手,苍白的手,毫无血色!

--------------------------------------------------------------------------------

弯刀惊魂

突然看到一只人手伸出水面,黑寡妇惊骇得头皮发麻,发出恐怖的叫声!但他很快镇静下来,双手向水中摸去,他摸到了一具尸体。尸体被卡在两根树丫之间,以致没被水冲走。

黑寡妇把尸体拖上岸,尸体被水冲得发白,两个眼球突出,舌头长长的从嘴里伸出来。

尸体脸上带着极度恐惧的表情,一定是在死前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事。

尸体的脖子左侧上有一道伤口,长约四厘米。

阿寂翻开伤口查看,然后说:“是刀,弯刀。”

黑寡妇不可置信地问:“你真的看出他是被一把弯刀杀死的?”

阿寂指着伤口说:“伤口中间深,两边尖,呈月牙形,只有弯刀才能造成这样的伤口。”

黑寡妇笑:“难道是传说中的圆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极度刺激】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