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极度刺激 > 极度刺激_第11节

极度刺激_第11节

作者:无名浪 发表时间:2018-10-28 16:53:44 更新时间:2022-04-10 04:19:40
-----------------

小可爱

日已西沉。

他们站在高高的沙山上,望着壮观的沙漠,望着日落的天边。

沙漠的黄昏美得令人心醉。

太阳沉入沙海之中,落日的余辉把天边染成一片红色,红得可爱,红得鲜艳,鲜艳得就像情人节的红玫瑰。云也在不断地变化,颜色在不断地变化。

黄色的沙漠连着红色的天空,红色的天空映着黄色的沙漠。

每个人都被自然的景色迷住了。

阿寂说:“这是我看到过的最美的黄昏。”

黑寡妇说:“沙漠虽残酷,但也有它温情的一面。”

美丽的黄昏使他们忘记了这一天的劳累。

“看,”金牛指着远处说:“那里好像有房子。”

极目远瞭,果然看见沙漠中有一个小点,像是房子,又像是石头。

黑寡妇说:“我们过去看看。”

那房子看起来并不算远,可他们走了半个钟头才到。

其实这也算不上是一个真正的房子,因为它早已破败不堪,只有几面墙壁在矗立着,墙壁上也已经出现了裂缝,沙粒落满其中。

它就在这沙漠孤独地矗立,也不知已经矗立了几百年还是几千年?

风沙和岁月侵蚀了它的身体,却侵蚀不了它的精神,它依然挺立着,它是沙漠中坚强的战士!

他们走进去,希望能找到什么东西,但什么东西也没有,除了地上的两具骷髅。

骷髅以痛苦而扭曲的姿势躺着,骨质已经风化,想必已经死了很久了。

“这地方还不错,至少可避避风,”黑寡妇说道,“我们就在这里过夜吧。”

“跟骷髅过夜?”水牛有点难以接受。

黑寡妇一脚对着骷髅踢过去,骷髅头被踢飞,撞到墙壁上,撞得支离破碎。他又再次抬起脚,对着剩下的另一具骷髅踏下去,另一个骷髅头立刻变成了粉末。

“哈哈!”黑寡妇开心地笑起来,“现在已经没有骷髅了。”。

每个人都怔怔地看着他。

“真是个疯子。”毒蜂忍不住说道。

“只有疯子才能带你们走出沙漠。哈。”黑寡妇意犹未尽。

“你会受到上帝的惩罚。”金牛说道。

“上帝在我眼中就是一垛屎。”黑寡妇竖起一只中指,以表示他对上帝的鄙视。

…….

每个人都靠着墙壁,坐在地上休息,谁也不动,谁也不说话。

黄昏之后的沙漠,温度下降了很多,变得异常的凉爽。

沙虫都从地上钻出来,一只蝎子也爬了进来。翘着它那令人望而生畏尾巴,四处走来走去。

每个人都静静地看着蝎子,一动也不动。

蝎子时不时停下来看看眼前这五个人,确定没有危 3ǔωω.cōm险后,它才慢慢停下来,它甚至开始爬到水牛的皮靴,然后沿着他的腿爬上去。

每个人都在看着这只悠闲自得的蝎子。

水牛慢慢地伸出手,一手捏住蝎子的尾巴,把它提起来。蝎子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住了,挣扎起来。

“多可爱的一只蝎子。”水牛笑道。

“这可是一只致命的毒蝎子。”黑寡妇警告他。

“快把它扔掉!”金牛着急的喊着。

“扔掉?”水牛摆摆手,“不不,这可是我的宠物。”

他拿出一个玻璃瓶,把蝎子放进去,盖上盖,又用刀在盖子上面捅了几个洞用来给蝎子透气。

“我该叫你什么呢?”他看了看瓶子中的蝎子说道,“就叫你小可爱吧。”

然后他满意地把玻璃瓶放进包里。

--------------------------------------------------------------------------------

打架

沙漠中的夜晚跟白天温差很大,半夜里阿寂被冻醒了。

他坐了起来,望着漆黑的四周,这是他在沙漠中的第一个夜晚,黑夜总会让他想起很多事,他感到孤独而沮丧。

黑寡妇也醒了,他爬起来,来到阿寂身边,低声说:“挤在一起睡,也许会暖和些。”

阿寂默默穿进黑寡妇的睡袋里,两人挤在一起,他突然间觉得温暖了好多,这种温暖不是来自身体,而是来自内心。

清晨,当阿寂醒来的时候,发现黑寡妇的一条腿跨在自己身上,他生气的把那条腿摔推开。

黑寡妇睁开眼,站起来伸了伸懒腰,说:“昨晚我做了个梦,梦见我骑在老婆身上,真他妈的爽!”说着他扭了扭腰,很舒服的样子。

水牛、金牛还有毒蜂被他逗得哈哈大笑,只有阿寂没有笑,他面无表情地向外面走去。他并不是一个喜欢开玩笑的人。

…….

骄阳如火。

连绵起伏的沙海,在黄昏看来,就似少女身体的线条,是那样的温柔,可是在现在看来,一座座的沙丘简直就似巨大的坟墓。微风从沙丘上抚过,吹起一些沙尘,使沙漠看来起来又像是一口冒着热气的锅。

人在沙漠中,有如在锅中烤。

汗水不断地从脸上冒出来,脸上看起来就像是涂了一层油。

“喝水时间到了。”黑寡妇说。

此时此刻,世上再没有什么语言比这句话更美丽更动听了。

黑寡妇喝了一点,把水袋交给下一位,阿寂、毒蜂和金牛也喝了些。少量多次,这是黑寡妇说的。

水袋到了水牛手中,水牛却像一头牛一样咕噜咕噜的猛灌,完全不顾其他人人惊讶的目光。

“够了够了!”黑寡妇喊道。

水牛还没有要停止的意思,黑寡妇冲过去,奋力把水袋从水牛手中夺回来。

水牛嘴角扬起笑容,很惬意地呼出一口气。

“妈的,照他这种喝法,迟早要喝死我们!”毒蜂眼中几乎喷出火来,指着水牛大声地骂着。

“叫个鸟!”水牛不服气地叫道,“这里我个子最大,我喝多点有什么关系,有本事你长得比我大啊!”

毒蜂冲过来,一个拳头狠狠地咂在水牛的下鄂,水牛硕大的身体竟被打得飞起来,身体在空中翻了一圈落在沙地上。

“他妈的!你这混蛋!”水牛狂叫着扑向毒蜂,两人扭打在一起。

水牛打毒蜂一拳,毒蜂回敬他一拳,水牛踢毒蜂一脚,毒蜂回敬他一脚。两个人就像是两条抢食的狗一样撕咬着。

水牛揪住毒蜂的衣服,两人从沙丘上滚了下去。他们全身都沾满了沙子,他们不在乎,爬起来又继续撕打。其他人叫他们停手,他们全然听不到。

水牛把毒蜂扳倒在地,扑上去,夹住他脖子。毒蜂拳头狠击水牛头部,又一脚踢在他胸口,水牛身体又倒飞出去。

其他人都冲下了山丘,黑寡妇抱住毒蜂,金牛抱住水牛。

两人还想冲过去,无奈身体被死死抱住,动弹不得,只得朝对方破口大骂。

“让我教训这头疯牛!”毒蜂骂道。

“他妈的!我要杀了你!”水牛吼道。

“要想活着走到沙镇,就不要再浪费体力了。”黑寡妇冷冷地道。

听了黑寡妇的话,两人才安静下来.。

--------------------------------------------------------------------------------

风暴

第六天。

“前面是什么东西?”

顺着阿寂指的方向看过去,居然看到在有个隆起的小沙堆里探出了一小片衣角。

他们走过去,动手挖起来,竟然挖出了一具尸体。尸体身上没有一处伤痕,只是嘴唇干裂发白,肌肉显出明显的脱水状。

“这人是渴死的。”黑寡妇低着头,面露痛苦之色。

每个人都沉默着,带着深深的忧虑。过了许久,毒蜂说:“我可不想变得跟他一样。”

谁想变得跟他一样?

这一天,他们遇到了沙暴。

沙暴来得异常猛烈,当感觉到好像有种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时,仅在几秒钟之内,天地就变成了黄色,裹着沙尘的狂风铺天盖地卷来。

沙漠变得疯狂!滚滚沙尘像百万大军一样浩浩荡荡杀过来,场面壮观得令人瞠目结舌。

看着沙尘越来越近,黑寡妇两只眼睛瞪大得两只鹅蛋,回过头对其他人说:“有人相信上帝吗?相信的话就赶快祈祷吧。”

跑命跑得最快的是水牛,他从骆驼上跳下来,狂奔到一个沙丘的背风坡躲起来。

“你这是干什么!”黑寡妇大声地说道。

水牛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在这里,你会被沙漠埋葬的。”黑寡妇冲过去,拉起他

一时之间,遮天蔽日,天昏地暗!狂风呼呼地吹着,几乎要把人吹得飞起来,沙子打在人身上就像砂纸一样打磨着每一寸皮肤。

黑寡妇拿出缰绳,叫其他人抓着缰绳,五个人连成一排,以免在沙暴中走失。

“大家狂奔吧,不要停下来!”

“怎么跑都跑不过沙暴的。”

“不跑的话会有被沙漠埋葬的危 3ǔωω.cōm险。”

天地一片昏暗,几米远之外的地方都已经看不清楚,风声很大,就算是在旁边大声嘶喊也很难听得清楚。

突然,水牛的缰绳掉了,他的骆驼脱离了队伍,其他骆驼还在跑着,一下就和水牛拉开了距离,水牛拼命地嘶喊着,可是没人听得到。

风沙弥漫,天地一片浑浊,周围什么景物都看不见,人也已消失,一种令人发疯的绝望迅速包围了水牛。

在这可怕的沙暴中,他已经被抛弃。

沙暴吹了二十几分钟才渐渐停下来,每个人身上都有一层黄沙,看起来像是兵马俑。抖掉身上的沙子后,他们才惊讶地发现少了一个人。

“刚才牵着水牛骆驼的人是你?”黑寡妇问毒蜂。

“是我。”毒蜂点点头,“不过风太大,我脱手了。”

“那你为什么不说?”黑寡妇沉下脸。

“我已经喊了,可是你们都听不到。”毒蜂极力地辨解

“我只剩下这么一个弟兄了,我不能失去他。”金牛焦急万分。

大家只有掉头回去找,可是茫茫沙海之中,哪有什么人影。而且时间过了这么久,他很可能被沙漠埋葬了。

“要是他死了,我要你陪埋葬!”金牛盯着毒蜂,狠狠地说。

“我……我也不想这样的。”毒蜂自知理亏。

又走了几分钟,他们惊喜地看见了水牛骑的骆驼,但水牛已经不见,难道真的已经被沙漠埋葬?

“水牛,你在哪?水牛……”金牛心中悲痛,声音带着哭腔。

“我在这,我在这!”水牛的声音传来,“他妈的快来救救我呀!”

水牛被埋在沙中,沙子已经没到胸口,沙暴再多刮几分钟,他就没命了。

“幸好这只是个小沙暴,如果是持续几天的大沙暴,你早就变成死牛了。”黑寡妇笑着对水牛说。

他们把水牛从沙子里拉出来,劫后余生的他,难抑心中激动,紧紧地抱住金牛,口齿不清地喊着:“大哥,我活着!我活着!我他妈的还活着!”

--------------------------------------------------------------------------------

迷魂幻境

第七天。

毒辣的阳光像个魔鬼一样肆虐地烘烤着沙漠,沙子热得可以煮鸡蛋。

如果人间真的有炼狱,那这里就是炼狱。

每个人都像蔫了似的,无精打采,麻木而机械地坐在骆驼上。

“他妈的!我快要死了。”水牛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有气无力地说。

“给我喝点吧。”他恳求。

“不行!我们大家都一样。”黑寡妇咬着干裂的嘴唇拒绝了水牛。

“给点吧。”水牛苦苦哀求。

“他妈的!就一点点。”他的眼中流露出痛苦和愤怒。

黑寡妇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阿寂,见阿寂点了点头,他才拿着水袋给水牛喂水。

毒蜂看得咬牙切齿,眼中似要喷出火来。

在休息的时候,黑寡妇拿出地图和GPS看了看,脸色变得很难看,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还走不到三分之一的路程,但只剩下一半的水。”黑寡妇表情冷峻。

“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我们会死在沙漠里?”毒蜂站起来吃惊地问。

黑寡妇没有回答他,只说:“以后我们要减少三分之一的饮水量。”

“他妈的!还要减?!”水牛跳了起来。

“除非我们能够找到水源。”黑寡妇很认真又很无奈地说。

茫茫沙漠,植物都难得一见,要找到水源谈何容易。

黑寡妇完全没有了刚进沙漠时的兴奋,变得有些沮丧,因为他发现自己严重低估了在沙漠中的困难。

但无论如何,路还是要继续走下去的。

在黄色的沙漠中,一点点的绿色都使人振奋,现在他们居然看到了绿洲,这实在是个奇迹!

先是看到远处有一团黑影子,其中还夹着一点青绿色。再走近,一个湖就慢慢地显现出来,虽然不是很清晰。

“绿洲!”毒蜂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沙漠中,绿洲的意义不仅仅是水源,它也包含了生命和希望。

每个人都兴奋起来,原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极度刺激】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