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极度刺激 > 极度刺激_第28节

极度刺激_第28节

作者:无名浪 发表时间:2018-10-29 15:29:54 更新时间:2022-04-10 04:19:47
惜了。”他淫笑着,伸手想去扒黑冰的衣服。

黑冰眼中起了杀机,突然一只手切过来,横砍多明脖颈,力道十足。多明没料到这个女人是会功夫的,吓了一跳,但他毕竟跟随国王多年,经验丰富。他将头一偏,避开了黑冰的杀招,然后一拳击出!势大力沉的一拳击在黑冰胸口,黑冰娇小的身体经受不住这一击,整个人飞撞到墙壁上,又跌落下来。

她双手支撑着地面,张嘴“哇”地吐出一口鲜血——多明的这一拳已让她受了内伤。

她咬着牙还想冲过去,多明手里却已多了一张扑克牌,轻轻一甩,扑克牌便飞了出去,像刀片一样划过了黑冰的小腿,竟然划出了一道血线。

黑冰刚站起来的身体又倒了下去,她瞪着多明,已经想到了自己的结局。

“我先跟你好好地乐一乐,一下再给我的弟兄们也进来享受享受。”多明大笑着,一步步向黑冰逼近。

黑冰坐在地上,背靠着墙壁,冷冷地看着多明,然后她的嘴角流出了血,黑色的血,黑得像墨汁一样,空气中立刻弥漫了一股令人作呕的恶臭。

黑冰的眼睛还在冷冷地盯着多明,但她已经没有了生命。

多明怔住了,过了好{炫&书&网}久,才喃喃说:“原来是黑天使的杀手。”

黑天使有条规矩,杀手在每次行动前都配好毒药,一但行动失败无法脱身的话,就服毒自杀,绝不留下活口。

多明顿时觉得索然无味,穿上衣服,走出房间。

看到多明出现在赌场大厅,有好事之徒问:“怎么样,她好玩吗?”

“还不错,”多明做出一副回味无穷的样子,极其下流地说:“她活像条鱼儿一样左摇右摆…..”

看到出来的是多明而不是黑冰,杀手风和杀手雷心知不妙,互相使了个眼神,悄悄朝外面走出去。

喧闹的赌场却突然变得安静了,赌钱的人们纷纷将赌台掀开,从下面拿出冲锋枪……

房间里只有刀疤、阿寂和黑寡妇三人,刀疤打开窗户,看着窗外的夜色,说:“这根导火线点燃了,不知会有什么后果。”

“后果就是把他们屁股炸烂。”黑寡妇笑着说。

这时,远处的赌场传来了剧烈的枪声,枪声持续了几分钟才停止。

枪声把酒吧里正在睡觉的人都惊醒,他们全都起来,纷纷拿起武器跑过来,每个人面色凝重,如临大敌。

凌晨三点半的时候,杀手风回来了,脸色苍白,浑身是血。看见他,每个人都很惊讶。

“怎么回事?”黑乌鸦首先问。

“我们中了埋伏。”杀手风大口喘息。

“另外两个人呢?”黑乌鸦又问。

“死了。”杀手风恨声说,“他们好像知道我们的行动,我们到那里的时候,他们早就设好了埋伏。”

“你意思是说我们当中有国王的内线?”黑乌鸦惊问。

杀手风没有说话,但意思已经十分明确。

这里居然有国王的内线!每个人都吃了一惊,心情十分沉重。

黑乌鸦突然瞪着闪电手,说:“我早就怀疑你,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闪电手冷冷地看着他,说:“为什么我就是内线,你就不是?”

“我他妈的杀了你!”黑乌鸦叫嚷着,突然拔出枪对准了闪电手。

闪电手也拔出枪,虽然他的样子看起来醉薰薰,好像随时都会倒下去,但他拔枪的速度却是快得惊人,居然后发先至,这速度即使达不到快如闪电也差不多了。

两人枪口都指着对方,剑拔驽张!

--------------------------------------------------------------------------------

扑朔迷离

其他人都惊住了,还没能对付国王,自己人却起了内哄,事态的发展令他们始料不及。

阿寂看了看两人,说:“在没弄清情况之前,谁要敢乱来,我绝不放过!”

他的声音不大,却无比冷酷,而且带着一种令人不敢仰视的威严。黑乌鸦和闪电手虽然还不想罢手,但在阿寂目光逼视之下,不禁心里发冷,不由得同时收起了枪。

阿寂目光扫向房内的每个人,说:“我们的行动昨晚才开始计划的,昨夜你们是十二点回去睡觉的,在十二点到凌晨两点这期间,一定有人离开了酒吧把我们的计划告诉了国王。”

黑寡妇接着阿寂的话说:“昨夜,我和刀疤和阿寂在呆在这个房间里没有出去过,所以这个内线就是你们当中的一个。”

黑寡妇的目光落在闪电手身上,问:“昨晚你有没有出去过?”

“没有。”闪电手摇头。

“有没有人证明?”

“没有。”

黑寡妇转向黑乌鸦,问:“有没有人能证明你昨晚没有出去过?”

“没有。”

黑寡妇又转向K,“你呢?”

K说:“我也没有人证明。”

黑寡妇还没问,金牛就自己说:“不好意思,我也没人证明。”

黑寡妇苦笑,说:“四个人都没有人证,只能说明四个人都有嫌疑。”

黑乌鸦又对着闪电手叫嚷:“这里你的嫌疑最大!因为你以前是国王的人,说不定现在还是!”

闪电手反问:“我明知道我的嫌疑最大,我还要样这样做,你以为我是傻瓜吗?”

黑乌鸦说:“这也许正是你高明的地方。”

闪电手一脸不屑,“哼!你的嫌疑更大!”

“我有什么嫌疑,你说看,说不出来,我他妈一枪崩了你!”黑乌鸦大声叫嚣着。

“出去的三个杀手跟你都是黑天使的,你想借国王的手把他们三个杀掉,这样以后就没人跟你抢功,你在黑天使中的地位也可以提高。”

闪电手的话一说出来,别人也觉得有些道理。

“你放屁!”黑乌鸦大怒,突然他想到了什么,问:“晚上在外面放哨的人是谁?”

刀疤说:“是小伟和小北,他们是我的手下,我敢保证绝不是他们。”

“你怎么保证?”黑乌鸦冷问。

“我用我的生命保证!”刀疤说得斩钉截铁,绝不容置疑。黑乌鸦见他说得这么坚决,也不好再说什么。

一点头绪都没有,似乎谁都有嫌弃,又似乎谁都没有嫌弃,他们已经陷入了死胡同。

“不如问一下小伟和小北。”阿寂提议。

小伟和小北被召进房间,两人都异口同声地说昨晚十二点之后除了那三个杀手,没有其他人从酒吧里出去过。

刀疤低头沉思着,突然抬起头,盯着杀手风,说:“是你!”

“我?”杀手风不禁吓了一跳。

“你们中了埋伏,另外两个人都死了,为什么你却没死?”

“难道我身上受的伤是假的吗?”杀手风大声问。

“这也许是你的苦肉计。”

“他妈的!”杀手风终于忍不住动怒,“我出生入死,只捡了半条命回来,你们却还要怀疑我!”

刀疤冷冷地盯着他,问:“真的不是你?”

杀手风说:“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有什么理由?”

不错,他确实是没有理由,而且他的眼睛里也没有半丝不安的神色,不像是说谎的人。

刀疤在屋子里不停地踱来踱去,他的鞋底踏在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啪啪声。

一直到天亮,他们也没能够找出谁是内鬼。难道,并没内鬼,只不过是多明对他们早有防范?这个解释并不太令人满意,每个人心里都罩上了一层阴影。

--------------------------------------------------------------------------------

逆我者亡

阿寂坐在酒吧里,还在想着昨晚的事情。

酒吧里并没有其他客人,为了避免节外生枝,酒吧外面已挂上暂停营业的牌子,方姨并不同意这样做,这样一来,她又少了很多收入。

“你们把这里当成什么!当成自己的家?在这里吃我的、住我的、用我的,你们还想干什么?!见到你们这些人,真是倒了八辈子霉!”她气哄哄地嚷嚷不停。

“他妈的,吵你妈啊!”黑乌鸦心中烦燥,脸一横,甚至想要动手去打方姨。

“打呀,有种你就打呀,你们男人除了会打女人还有别的本事么?”方姨昂首挺胸,与黑乌鸦针锋相对。

“妈的,臭婊子以为我不敢打你?”

“臭男人!”方姨大声回骂。

黑乌鸦气得快要吐血,扬起手来就要打下去,看到阿寂投过来的冰冷目光,他才停住了手。

方姨向阿寂投来感激的目光,嫣然说:“我就知道你对我好,柱我那天没白救你。”

阿寂突然从座椅上跳起来,跑到里面,他进了一间杂货室,那天方姨就是叫他们躲进这间房的地板下面。既然地板下有暗坑,说不定酒吧里也有秘道。

其他人也跟着跑了进去,他们翻开货物,掀开地板。方姨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们。

他们将杂货室翻了个遍,并没有看到什么秘道。他们又进厨房里翻,厨师在一旁咿咿呀呀地叫着,那难听的声音令人心中愈发烦燥。

厨房里也没找到,甚至整个酒吧里都被翻了个遍,也找不出半条秘道。

一点线索都没有,这令他们很沮丧。

“你们打算把我的酒吧变成垃圾场吗?”方姨冷言冷语的讽刺。

“你给我闭嘴!”黑乌鸦狂怒着,一脚踢飞一张椅子,椅子飞到墙壁上,撞得稀烂。方姨吓得不敢再说话。

太阳慢慢升起,空气的温度也渐渐升高。

街道上没有一个人影。只有一匹马正踏着碎步从远处走过来,马背上驮着两具尸体,正是昨晚刺杀多明的黑冰和杀手雷。

阿寂看着马走到酒吧前面,心里突然感觉像刀割一样。他推开门奔出去,把两具尸体卸下,黑冰的身上没有任何伤口,杀手雷的身上却千疮百孔,只不过血早已流干。

尸体上面还粘着一张纸条,上面写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阿寂将纸条放在桌面上。无论谁都看得出来,这张纸条传达了国王的两层意思:一层利诱,一层是威胁。无论是哪一种意思,都是不是他们愿意接受的。

没有人说话,几个人或喝着闷酒,或无聊的玩弄着手枪,黑寡妇把左枪手枪的子弹倒出来,再一颗颗地填进去,然后再倒出,再填进去,不知重复了多少次。酒吧异常安静,气氛十分沉闷。

阿寂决定把黑冰和杀手雷的尸体拿到沙漠里去埋葬,黑寡妇却不同意,说:“太危 3ǔωω.cōm险了。”

“难道就让他们在这里腐烂?”阿寂满腔的悲愤。

“可是国王的人……”

“他们来最好!”阿寂冷冷地打断了黑寡妇的话。

“好吧,我跟你去。”黑寡妇无奈地说。

当下,所有人都把武器拿出来,检查好弹药,以防意外。

--------------------------------------------------------------------------------

螳螂捕蝉

阿寂和黑寡妇分别抱起黑冰和杀手雷的尸体走出酒吧,向沙漠走去。

暗黄的流沙,凸起的沙中曲线,给人的感觉是那么的无措和压抑。

他们都没有说话,慢慢地踏着沙表前进,在身后留下了浅浅的脚印。风一吹,脚印就被沙子覆盖了,消失得那么轻意那么迅速,就像生命一样。

他们到了目的地,刚把尸体放下,立刻感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有人跟踪他们。

跟踪的是三个人,此刻正扒在远处的沙丘上。他们虽然很小心,但又怎能逃过阿寂那比狼还敏锐的嗅觉。

阿寂对黑寡妇使了个眼色,两人偷偷地拔出枪来。

这时,事情又起了惊人的变化——

那三个人的后面竟然有人在跟踪他们,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那三个人也感觉到了身后强烈的杀气,转过头来,惊恐的发现来的竟是宫本泰!

三个人同时举起枪对准了宫本泰,宫本泰手轻轻一扬,三枚银针破空而出,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诡异的光芒。

三枚银针以极快的速度刺入三个人握枪的手中,其中两个人痛得撒手把枪丢出,剩下的一个忍着剧痛开了枪,但已失了准星。

宫本泰在沙上狂奔,速度惊人!他好像脚底生风一般,所到之处,卷起滚滚沙尘。沙尘升腾弥漫,转瞬之间,已将人影掩沉。

沙雾翻腾、旋转,好像沸腾了一样。

沙尘渐渐消散之后,地上已躺了两具尸体。宫本泰的东洋刀已经出鞘,刀上挂着一个尸体,刀从喉咙刺入,从后颈穿出。血,正沿着刀刃慢慢地滴入沙漠之中。

宫本泰身上覆上了一层黄沙,看起来有些暗黄色,可是他的刀却红得灿烂!

刀抽出,人倒下!

宫本泰提着滴血的刀,站站沙丘上,远远地望着阿寂。

烈日如火,阿寂和黑寡妇却犹如置身千年冰窟之中。

宫本泰将刀插入鞘中,慢慢地走下去,消失在重重沙丘之中。

“他为什么要帮我们?”黑寡妇感到不解。

阿寂却脸色有些惨白,一句话也不说,默默地挖着尸坑……

他们回到酒吧之后,酒吧里的气氛依然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极度刺激】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