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极度刺激 > 极度刺激_第29节

极度刺激_第29节

作者:无名浪 发表时间:2018-10-29 15:29:59 更新时间:2022-04-10 04:19:47
是十分沉闷。

所有人都百般无聊地坐着,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等待?等什么?等着叛徒自己站出来?等着国王杀过来?还是其他的杀手向国王动手?

对他们不利的是,他们不可能这样无限地等待下去,而国王却这没个烦恼,这里本来就是他的王国,无论等多久他都无所谓。

到了夜里,他们再也坐不住,决定展开第二次行动。行动还是由闪电手策划,每个人都坐着,等着他说话。

闪电手目光却只盯在杀手风身上,说:“昨晚你受了伤,这次的行动,我看你还是不要参加了。”

杀手风满不在乎地说:“一点小伤,我不放在眼里。”

闪电手沉下脸说:“小伤也会要命的!”

闪电手话中有话,他这句话无疑告诉杀手风你被除名了。

“你们还在怀疑我?”杀手风有些愤愤不平,有些激动。

刀疤说:“对不起,这次行动非常重要,我们不能冒任何风险。”

黑寡妇把门打开,示意杀手风离开,杀手风极不情愿又无可奈何地走了出去。黑寡妇又出去看着他,看到他走进自己房间之后,才重新回到屋子。

--------------------------------------------------------------------------------

古老的方法

闪电手开始说出了他的计划,因为刺杀多明失败,赌场很可能加强了戒备,所以今晚的目标是哨塔。哨塔是沙镇最高点,其战略意义自不必说,一旦端掉哨塔,就等于弄瞎了对方的一只眼睛。如果能够活捉或者杀死班卡,对国王将会造成巨大的心理威慑。

所以这次决定全部出动,集中火力一举拿下哨塔。

讨论所有的细节之后,闪电手说:“好了,大家回去睡一觉,凌晨三点出发。”

其他人都走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阿寂、黑寡妇和刀疤三人。

阿寂向黑寡妇使了个眼色,黑寡妇便从床底拿出一根绳子,他自己拿着一头,让阿寂拿住另一头,然后他打开窗户,一边松开绳子,一边沿着墙壁滑下去。整个过程悄无声息,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借着夜色的掩护,黑寡妇潜伏在一处黑暗的角落里,拿着望远镜目不转睛地盯着酒吧后面。

他像一个丰富的猎人,静静地守候着,等着猎物送上门来。

酒吧饭店孤独地矗立在黑暗之中,冷冷清清,安安静静,就好像一座坟墓。这坟墓也不知埋葬了多少人的青春,多少人的生命。

黑寡妇几乎不敢眨眼,生怕错过了重要的东西。他终于等来了,有个黑影从酒吧里飞出,速度极快,但还是被望远镜捕捉到了。

阿吉睡得正沉,突然被急速的敲门声惊醒。他生气地叫说:“大半夜的,吵什么呀,想好好睡个觉都不成。”

他睁着睡眼惺松的眼睛,打着哈欠开了门,不禁吓了一跳——门口站着好几个人。

阿吉很快又镇定下来,问:“出了什么事?”

阿寂没有说话,直接闯进阿吉的房间,阿吉想拦已经来不及。

房间里那只鹰已不见,只剩下一条空空的链子。

用鹰来传递消息虽然古老,但在没有现代通迅设备的沙镇却显得十分有效,而且非常高明——只是阿寂他们没有想到。

“你的鹰呢?”阿寂冷冷地问。

“不知跑哪去了,今晚没见它。”阿吉依然很镇定,果然是临危不乱。

阿寂却知道这只不过是他装出来的,其实他心里恐慌得要命。

“跑了?可是晚上十一点的时候我还看见它在你房里。”

阿吉汗如雨下,镇定的表情完全破碎。

他们相议行动的房间地板是木制的,并不隔音,房间下面是空的,但阿吉的房间就在隔壁,所以阿吉偷听他们的谈话并不困难。阿吉才是国王的内线!

阿吉被推进酒吧大厅内,准备接受审讯。

面对着周围都是冰冷的面孔,阿吉害怕得身体微微颤抖。

黑乌鸦突然一手抓住阿吉的脖子,喝道:“你这里还有哪些同党,都从实招来。”说着他瞟了闪电手一眼,似乎已认定闪电手就是阿吉的同党。

“没,没有,就我一个人。”阿吉的声音在颤抖。

“你说不说?”黑乌鸦手上加大了力气,阿吉顿时觉得呼吸困难,满脸涨得通红,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只有不停地摇头。

--------------------------------------------------------------------------------

谁是谁非

黑乌鸦放开了手,阿吉大口地呼吸着,胸口起伏,脸色由红转白。

黑乌鸦拔出枪,拉上了膛,恶狠狠地说:“你不说,我就杀了你。”

阿吉眼中充满了恐惧,他知道像黑乌鸦这种杀人不眨眼的杀手,他说要杀你时绝不会是跟你开玩笑,杀人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

阿吉吓得牙齿打颤,“不……不要杀……我。”

黑乌鸦说:“我从五数到一,你不说就让你头上长个洞。”

阿吉两腿发软,跪在地上,眼泪鼻涕都流了出来,他抱着闪电手的腿,哀求说:“求求你,别让他杀我。”

闪电手表情冷漠,动也没有动。

“五。”黑乌鸦开始倒数。

阿吉又爬过去,抱住黑寡妇的腿,苦苦哀求,黑寡妇跟闪电手一样冷漠。

“四。”

阿吉又去求刀疤,结果也是一样。

“三。”

“不要杀他。”一个女人的声音,除了方姨还有谁。

方姨走了进来,说:“我才是国王真正的内线,阿吉只不过是替我办事的。”

阿吉哑声说:“方姐,你……”

每个人都盯着方姨,带着惊疑与不信,好像第一次见到这个女人。最吃惊的莫过于阿寂,他不管怀疑多少人,也从来没有怀疑到方姨身上。

方姨神情自若,说:“你们就放过阿吉,要杀就杀我吧。”

阿吉也来了勇气,站起来说:“方姐,这件事根本与你无关,你为什么要揽祸上身?”

方姨怜惜地看着他,说:“阿吉,是姐连累了你,真对不起。”

“方姐,根本不是你做的,你干吗要承认?!”阿吉大叫起来,“这都是我一个人做的!因为我不想一直做一个打杂的伙计,我想要权势地位,国王他能给我想要的一切!”

“唉,”方姨叹息一声,说:“毕竟还是个孩子,连撒谎都不会。”

“不是的!你们不要听方姐的话,是我一个人做的!”阿吉急得快要哭了。

“阿吉,我知道你是为姐好,姐心领了。”方姨安慰阿吉,“但这件事确实是我的责任,如果你真想为姐好的话,就不要再说了,好吗?”

阿吉眼圈一红,眼泪就忍不住掉了下来。

众人看看阿吉,又看看方姨,不知道谁说的是真,谁说的是假。

阿寂也疑惑地看着方姨,问:“真是你?”他心里还存着一丝希望,认为方姨是想替阿吉背黑锅。

“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一直以来我都在为国王做事。”方姨的话粉碎了他心中那丝希望。

“真是个婊子!”黑乌鸦骂了一句,“一定跟国王睡了不少觉了吧?”

“难道跟你这头蠢猪睡?”方姨毫不示弱地回敬。

“你说什么?你个婊子,有种再说一次。”黑乌鸦已经被激怒。

“蠢猪!”方姨毫无(炫)畏(书)惧(网)地再骂了一句。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受侮辱,黑乌鸦感到脸上挂不住了,他愤怒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扑过去,嘴里还大声喊着:“臭婊子!”

坐在黑乌鸦旁边的黑寡妇和金牛见状赶忙跑过去,一左一右地架住怒火中烧的黑乌鸦。

黑乌鸦因过分的激动而涨得满脸通红,他一边挣扎着,一边对着方姨怒吼:“臭婊子,看我不杀了你!”

将计就计

“你给我闭嘴!”阿寂显得十分恼怒,雪山一样冰冷的目光真射在黑乌鸦脸上,黑乌鸦心中颤栗了一下,安静了下来。

阿寂用带着怒意的目光盯着方姨,“上次你救我们又是什么回事?”

方姨说:“那只不过是我演的一场戏,目的是要取得你们的信任罢了。国王就是想看看会不会有人来帮你们,要不你们早就死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为国王做事?”阿寂平面平静,心中却很痛苦。他这一生中好像时时刻刻都会被人出卖,而且出卖他的都是他很信任的人,这是为什么?

“像我这样一个女人,无依无靠,在这种地方竟然也能拥有这么大的一间酒吧,你不觉得奇怪吗?”方姨苦笑着,继续说下去,“这里的每一切都是属于国王的,当然也包括这酒吧,我只不过帮他经营而以。国王答应我,只要我帮他对付你们,我就能拥有这间酒吧的所有归属权。”

“为了一间酒吧,你就要我们所有人的命?”阿寂发出一声冷笑。

“外面的世界我不想再回去了,我只想呆在这里,但我在这里什么也没有,除了这间酒吧,它是我在这里的根本,没有它,我根本活不下去!”方姨笑得很凄惨。

黑乌鸦又叫嚷起来:“别听她废话这么多,一枪崩了她!”

K说:“这个女人留不得。”

闪电手也说:“红颜是祸水。”

阿寂说:“我不同意。”

K问:“为什么?”

阿寂还未回答,黑乌鸦就刻薄地说:“你不会是看上这婊子了吧?”

阿寂问:“杀了她又有什么好处?”

黑乌鸦说:“杀了她是没好处,但留着她却只有坏处。”

“杀了她!”K已把方姨当成他的仇人。

阿寂咬着牙,沉默着,内心在激烈挣扎,过了几秒钟,他摇摇头说:“我还是不同意。”

黑乌鸦冷哼一声:“你说不杀就不杀?我就是要杀呢?”

阿寂比他更冷:“你要是敢杀了她,我保证你活不了!”

黑乌鸦一向心狠手辣,从不惧怕任何人,但不知为什么,此刻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寒意袭来。他口气不禁软了下来,问:“要是出了问题怎么办?”

阿寂毫不犹豫地说:“出了问题我负责!”

黑乌鸦说:“好,到时别怪我的枪不长眼!”

看到阿寂为了保全她不惜与众杀手作对,方姨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不知是什么滋味。

好{炫&书&网}久不说话的黑寡妇说:“我倒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国王现在还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一定把人手都调到了哨塔那边,我们不如将计就计,佯攻哨塔,实攻赌场。”

闪电手赞成:“这主意不错,只是赌场里的枪手不少,要杀进去不是很容易。”

“我们不用杀进去。”刀疤做了一个手势,大家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用炸药。

--------------------------------------------------------------------------------

方姨的故事

阿吉被关一间房内,方姨被关进另一间,阿寂亲自拿绳子绑住她的双手和双脚,然后再将她绑在一张椅子上。

方姨失望地看着他,问:“真的要这样?”

阿寂说:“我也没办法。”

方姨冷笑:“想不到大名鼎鼎的寂寞杀手也会有没办法的时候。”

阿寂不说话。方姨又说:“刚才你为什么救我?你是不是喜欢我?”

阿寂冷笑:“救了你就是喜欢你?我以前救过一只猫,你是不是要说我喜欢那只猫?”

方姨不甘心地又问:“你一点都不喜欢我?”

“我为什么要喜欢你?”阿寂反问。

“你撒谎!”方姨大声说,“他们要杀阿吉的时候,你一点表示都没有,可是他们要杀我的时候,你却很着急!”

阿寂将绳子用力一扯,打了个结。方姨痛得大叫:“你就不能轻点?”

阿寂一言不语,朝门口走了出去。方姨突然间觉得有一种失落感,轻声说:“你……能不能……能不能留下来陪我?”

阿寂停住了脚步。方姨又低声说:“我很怕,你能不能陪我说话?”

阿寂转头去看她,发觉她好像变了另一个人,变得那么哀伤、孤独、无助。

她的内心也许并没有她表面看起来那么坚强,有人说女人就像个核桃,冰冷坚硬的外壳包含的却是一颗柔软脆弱的心。

阿寂走到她面前,拉张椅子坐下来,静静地看着她。

方姨沉默了一会,说:“你想知道我为什么要来沙镇吗?”

不管阿寂想不想知道,她已经开始向他讲述了她的故事…..

“很久以前,我还是二十二岁的时候,我在城市里一家公司上班,工作很轻松,待遇也不错。那时公司里有个男的追求我,他高大英俊,很会哄女孩子开心。工作上有什么困难,他总会帮助我,下班后,他都在公司门口等我,送我回去,不管风吹雨打,从不间断,我被他的诚意打动,嫁给了他。我们曾经有过一段美好的时光,后来他因为挪用公款被发现,公司把他辞了。因为我跟他的关系,我也离开了公司。我们不停找工作,但屡屡碰壁。他的性格开始变了,整天抽烟喝酒,无端地发脾气。后来,他甚至逼我做妓女,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极度刺激】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