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医后难逃:暴君锁爱 > 医后难逃:暴君锁爱_第3节

医后难逃:暴君锁爱_第3节

作者:浮生 如梦 发表时间:2018-10-29 15:13:11 更新时间:2022-04-10 04:19:45
    

而就在她抽离之际,轩辕无道身上的紫光立即消失不见,下一秒轩辕无道双眉紧皱,一口气血压制不住,吐了上官琪一身。

    

轩辕无道怒目瞪着上官琪,然后快速封住她的Xue道,这才调整自己的内息。

    

上官琪想动却动不了,只能冲他干瞪眼,心里却把轩辕无道祖宗十八代统统问候了一遍。

    

大约半个时辰过去,轩辕无道这才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四目接触,轩辕无道的眼神却阴郁得让人害怕,就像猛兽一般死死的盯着自己的猎物。

    



    “干嘛那么看着我,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上官琪此时虚弱得说话也没什么力气,却强自镇定,不让自己有一丝一毫的颤抖。

    

轩辕无道起身下床,不紧不慢的穿衣服,这个过程,对上官琪来说却无比煎熬,他的不理不睬,甚至比直接杀了她还让她感到恐惧。

    

轩辕无道穿好衣服后,转身饶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上官琪莫名的皱了皱眉,终于松了口气,可是他为什么不杀她呢?

    

上官琪糊涂了。

黑暗之中,上官琪再也支撑不住,缓缓的倒了下去。

    

三日后

凤来宫中,轩辕无道看着一直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人儿,微微皱了皱眉。

    



    “皇上你的【玄阴】已经炼至第八层,身体有什么变化吗?”江名奕关心的问道。

    

这【玄阴】功法据说是上古流传下来的绝密功法,整套功法共九层,每一层都相当的难练,所练之人必须是百年难遇的练武奇才,而且还必须从小开始修炼,最重要的是修炼之人要是阳年阳月阳日阳时出生。

    

《命术》有云:四阳鼎聚,天佑之命。

轩辕无道当时听说自己是阳年阳月阳日阳时出生,不管这功法到底有多诡异,竟不顾一切开始修炼。

    

如今他三十岁,已经炼至第八层,每上升一层,就要吸食女子的精血。

    洞房那晚轩辕无道吸食了上官琪处子精血,让他突破了第八层,刚进入新的一层,体内的真气还有点收不住,昨晚他和她,他居然没控制好,差点就害死她,所幸关键时刻她推开了他。

    那个女人倒是果断,却害他气行逆血,差点丢了小命。



    “朕感觉还不错,体内好似有用不完的力量。”轩辕无道感觉这玄阴每练一层,他的的功力就增加了不少。

    

江名奕点点头,没事就好。



    “皇上,臣不懂,您为何要留她Xing命?”江名奕收拾好药箱,当他大半夜被急昭进宫为这个女人诊治,他心里就一直有这个疑问。

    

这个女人分明一点利用价值都没有,也不知道皇上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江名奕发现,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皇上,他是越来越不了解了。

    

轩辕无道只是皱了皱眉,却并没有要作任何解释的打算。

江名奕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上官琪,眸中闪现出一丝杀机,却很快掩藏起来,没有被轩辕无道发现。

    



    “臣还有事,先行告退。”

轩辕无道点点头,转过身背对着他负手而立。

    

到底为何要留她Xing命,他自己也说不上来。

上官琪迷迷糊糊睁开双眼,远处有一个背影遗世而独立,是那么的寂寞,孤冷。

    她以为自己眼花看见鬼了,于是忍不住使劲揉了揉眼睛。

而就在这时,那个背影却突然转过身面对着她。

    

上官琪惊惧的皱了皱眉,这个男人不是想要她命么?原来她还没死。

    



    “我...”



    “你好好休息。”轩辕无道见上官琪已经苏醒,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就往外走。

    



    “等一等。”上官琪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坐起身来。

轩辕无道皱了皱眉,停下脚步,略有不耐的看着她道:“有事?”



    “我能不能离开这里?”

正文第六章贵妃玉兰

轩辕无道双眸一眯,双手紧握成拳,他没想到她醒来的第一件事居然还是想逃。

    

天下哪个女人不想住进这富丽堂皇的皇宫,做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

    而她却不屑。

难道她就没想过一旦把他惹怒了,遭殃的可是她们东篱国的百姓么?

    



    “做梦。”轩辕无道从嘴里冷冷的逼出这两个字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晚膳是紫衣命人送来的,上官琪看着一桌子还算丰盛的晚餐,却一点食欲都没有。

    



    “皇后娘娘,你多吃一点吧,这样身子才好得快。”紫衣笑着为上官琪的碗里盛了一碗汤。

    



    “谢谢。”上官琪扬起苍白的小脸,道了一声谢。

一连几日,轩辕无道再也没有来过凤来宫,每日三餐有固定的宫人送来,御医江名奕每天会来给上官琪把脉。

    

可他每次来,都没有好脸色给上官琪,上官琪只当没看见。

这日晚膳后,上官琪服了药,准备休息,突然一阵头晕目眩。

    

在晕过去的那一瞬间,上官琪轻扯了下嘴角,该来的始终要来,她终究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

丽颜宫,正如它的名字一般,是这个皇宫里最华丽的一座宫殿,也是后宫最有权势的一座宫殿,它的主人是轩辕国皇帝最宠爱的妃子兰贵妃。

    

兰贵妃的闺名唤杨玉兰,乃当今丞相的嫡女,十六岁进宫,自今荣宠不衰,如今她年芳二十四,乃后宫最有权势的女人。

    



    “皇上,兰儿...呜呜....”兰贵妃涨红了小脸,被动的按照轩辕无道教的方法,伺候着。

    

也不知道皇上今晚上发什么疯,居然会提出这般要求。

想她地位如此尊贵的贵妃,居然会像狗一般跪在他面前,去做那些下贱女才做的事情。

    

兰贵妃心里百般不是滋味。



    “爱妃,委屈你了。”轩辕无道得到纾解,浑身舒坦了不少,看着脚下的人儿不停的咳嗽,连眼泪都流了出来,着实有点不忍,轻拍了一下她的背脊。

    



    “皇上喜欢,臣妾不委屈。”兰贵妃缓过劲,站起身,故作不在意的笑笑,十指却在慢慢的收紧。

    



    “皇上,凤来宫出事了。”寝宫外,值班的太监小声的敲响了那紧闭的宫门。

    

轩辕无道将兰贵妃的反应都看在眼底,却不动声色的开口,“朕先去凤来宫,一会儿再回来补偿爱妃可好?”

兰贵妃的脸色微微变了变,却没表现出多大的不满,只是点了点头。

    

等到轩辕无道离开后,她这才发作,将寝宫里所有能摔的东西都往地上摔,噼里啪啦不停的作响。

    



    “贵妃娘娘息怒...”



    “贵妃娘娘息怒...”

寝宫内的地上跪了一地的太监宫女,一个个低埋着头,如履薄冰。

    



    “敢坏本宫的好事,本宫绝不会善罢甘休。”兰贵妃恨得咬牙切齿,眸中隐隐闪过一丝杀机。

    

......

凤来宫,轩辕无道踏着月色而来,为这寂静而又冷清的宫殿增添了一丝生气。

    



    “怎么回事?”轩辕无道一来就质问刚替上官琪把了脉的江名奕。

江名奕暗自皱了皱眉,继而回道:“没什么大碍,吃几幅药就没事了。”

轩辕无道听他这么轻描淡写的回答,暗自放心不少。

    

江名奕的医术他是信得过的,他说没事就一定没事。

很快药就端了上来,紫衣服侍着上官琪喝药,没一会儿,上官琪便悠悠的转醒。

    

果真是药到病除,医术精湛的御医果真是有些本事。

上官琪看了一眼寝宫内的众人,最后把视线落在远远矗立着的轩辕无道身上。

    



    “这不是你想看到的结果吗?为何多此一举救我?”上官琪说话的语气有点冷,她搞不懂这个男人一边想要要她的命,一边又要救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轩辕无道大皱起眉,不太明白上官琪为何如此刻薄的看着自己,难道他留她一条Xing命,就如此不值得她感恩戴德?

    

如此,他真不该留她Xing命。



    “你想死,朕成全你。”轩辕无道上前掐着她的脖子,冷漠的看着她。

正文第七章血契交易

上官琪也不惧,就这么迎上他的眸子。

    

世间有千万种死法,如果能以最漂亮,最有尊严的死法死在他面前,她上官琪不恨他。

    



    “在我...死...之前,能不能...将我的东西...还给我?”上官琪感觉自己的就快要断气了,艰难的祈求。

    

轩辕无道愣了愣,死到临头了,还想着一件毫无价值的东西,而不是哭着求他,她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紫衣,去将朕放在御书房暗格里的东西带来。”



    “皇上,不可。”江名奕挡住紫衣,对轩辕无道摇了摇头。东篱七想要回手环,那只是一只普通的手环,但直觉告诉他,临死还惦记着,一定不那么简单。

    



    “去取。”轩辕无道语气一沉,带着一丝不易让人察觉的威严。

紫衣惊慌的跑出了寝宫,没一会儿就带着一个紧致的盒子回来。

    



    “皇上,您要的东西。”紫衣双手呈上。



    “打开。”

紫衣哦了一声,打开盒子。



    “你要的是它吗?”轩辕无道看向上官琪。

上官琪点点头,伸出右手,“紫衣麻烦你了。”



    “皇上...”江名奕担心上官琪耍什么花招,硬生生的拽住紫衣的手,将那小巧精致的手环夺了回来。

    



    “没想到江御医也喜欢我这手环?”上官琪冷冷的看着抢了她手环的江名奕。

    



    “名奕给她。”她想要这只手环陪葬,他没有理由拒绝。

轩辕无道就是轩辕无道,就算明知道这个手环有可能是她的武器,他也不怕。

    

江名奕无奈只好将手环还给紫衣,让紫衣将其戴上,而他自是暗自戒备起来。

    

上官琪嘴角轻扬,苍白的小脸染上一抹浅笑,让原本就容颜秀丽的她更加的美了,可不知道为何?

    那美却让近在咫尺的轩辕无道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眨眼间,轩辕无道双眉紧皱,手一扬,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上官琪的脸上。

    

上官琪顾不得脸颊上传来的痛感,继续向一旁意识到出状况的江名奕出击。

    

江名奕只感觉浑身一麻,全身瘫软,就算有内力也使不上来。

    

这个女人果真不简单,临死还要做垂死挣扎。



    “麻醉...”江名奕蹲在地上,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也会被暗算,他明明没看到她是怎么出手的。

    



    “娘娘你这是?”紫衣看着轩辕无道趴在床上,江大夫又蹲在地上,难以置信的看向上官琪。

    



    “闭嘴,难道你想和他们一样吗?”上官琪捂着发疼的脸颊,缓缓的坐起身。

    

紫衣不敢走开,又不敢叫人,她怕自己一个小小的动作惹怒上官琪,从而连累皇上,所以只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盯着上官琪。

    



    “江御医果真有些本事。”上官琪看也不看轩辕无道杀人的目光,转而撇向江名奕。

    

两根强效麻醉针,任你武功再好,内力再强,也逃不出她上官琪的手掌心。

    



    “女人你够狠,朕记住了。”轩辕无道暗自调动内力逼出体内的麻醉针。

    

这是他第二次中了这个女人的暗算,轩辕无道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这女人明明不会武功,但放暗器的本事道不小。



    “卑鄙。”江名奕看着一眼得意的上官琪,席地盘腿开始运功逼毒。



    “卑鄙?”上官琪盈盈一笑,走到江名奕面前蹲下身子,“和江御医比,小女子光明磊落多了。”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江名奕把脸转到一边,不去看她。

这个女人的眼神太可怕了,似乎要把他看穿。

    

上官琪冷笑一声,“真的不懂吗?”

江名奕不理会,暗自运功。

    

上官琪看着轩辕无道和江名奕两人额头上沾满了汗珠,忍不住笑了,“皇上,江御医你们都别白费力气了,我这种强效麻醉针,没十二个时辰是解不了的。”

轩辕无道看了她一眼,没话说,继续运功逼毒。

    

上官琪也不生气,走到轩辕无道的面前,不顾他杀人的眼神,掰开他的嘴巴,塞了一粒东西到他嘴里,同样的,她也喂江名奕吃了一粒。

    



    “你给我和皇上吃了什么?”江名奕脸色大变。



    “毒药。”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医后难逃:暴君锁爱】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