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医后难逃:暴君锁爱 > 医后难逃:暴君锁爱_第8节

医后难逃:暴君锁爱_第8节

作者:浮生 如梦 发表时间:2018-10-29 15:13:33 更新时间:2022-04-10 04:19:45
么安静的共处。

    “本宫累了,先回宫。”下了马车,上官琪没有回御医院,而是直接往凤来宫的方向而去。

    江名奕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上官琪的背影,直到她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他都没开口叫住她。

    乾祥宫御书房

    江名奕进来时,轩辕无道正在批阅奏折,头也未抬一下,只当他不存在。

    江名奕也不打扰他,只静静的坐在一旁喝茶,眼神时不时的看向埋首在奏折中忙碌的轩辕无道。

    “她又给你下毒了?”轩辕无邪突然开口,视线却一直没有离开过他手中的奏折,一目十行的看着,时不时在上面批注一下。

    “下毒?从何说起?”江名奕愣了一下,莫名其妙的盯着轩辕无道。

    “没下毒?”轩辕无邪抬看向他,“那你见了朕为什么一句话不说?这不像你。”

    江名奕一直对上官琪不友善,甚至还想除去她,而上官琪也不是善渣,总是给他苦头吃,两人现在简直势同水火。

    “睿王今日喜得一女,皇上不去贺喜?”江名奕转移话题问道。

    “朕已经派人道喜送礼去了王府。”轩辕无道说。

    “这么快?”江名奕皱了皱眉。

    “不快。”睿王府有他的人,任何风吹草动他都了如指掌,包括她给王妃接生。

    当探子回报说皇后要给王妃剖腹取子,他也着实吓了一条。

    原本担心会出意外,却没想到一切担心都是多余,他的皇后果真不简单,这一回她着实令他另眼相看。

正文 第十五章 江名奕的算计

    “皇上都知道了?”

    “知道什么?”轩辕无道又继续埋首在奏折中,之前因为担心,奏折都放在一边,这会儿他得抓紧时间批阅。

    “皇上不是明知故问。”江名奕简直肺都要气炸了,他就这么护着她么?

    “名奕,没事先回御医院,朕这会儿正忙着。”轩辕无道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江名奕怀着乱七八糟的心思出了御书房。

    他今天是怎么了?就因为那个女人比他强,他嫉妒了。

    江名奕啊江名奕,你难道连一点容人的肚量都没有了吗?你还在想怎么算计她,可是她的医术确实比他厉害。

    “江御医你在这里啊,刚好奴婢不用去御医院跑了一趟了。”一位宫女急急的叫住江名奕。

    “贾贵人今日胃疼,请江御医过去瞧瞧。”

    江名奕点点头,“走吧!”

    贾贵人居住在飞云宫,离这不远,不消片刻,江名奕便到了飞云宫。

    “贵人没什么大碍,只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吃两幅药就没事了。”江名奕诊断后,开了药方,让宫女去御医院抓药,然后准备离开。

    “江御医请留步。”贾贵人透过半透明的纱帐看见江名奕要走,突然拉开纱帐走了出来。

    贾贵人是那种小家碧玉型的美女,说话也特别的温和,脸上还总是带着笑。

    美人相留,江名奕只好停下脚步,转过身,“贵人有何吩咐?”

    贾贵人笑着示意一旁伺候的宫女下去,偌大个寝宫就只剩下贾贵人和江名奕两人。

    江名奕见贾贵人遣退了宫里人,忍不住暗自皱眉。

    贾贵人坐在一旁亲自泡了一壶茶,“江御医先坐下喝杯茶。”

    “微臣不渴,还请贵人明说。”江名奕始终未动,与贾贵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传出去不是好事,而且她还是皇上的女人。江名奕现在注意这些,却忘记之前他还和上官琪同坐一辆马车回宫,那距离更近。

    贾贵人只是笑笑,却不勉强。

    “江御医,说吩咐就严重了,谁不知道你现在可是皇上面前的红人。”贾贵人边喝茶,边低下头,故作腼腆的模样。

    “不知道江御医能否帮本宫一个小忙?”

    “贵人请讲?”江名奕说。

    贾贵人不紧不慢的放下手中的茶杯,这才站起身走向江名奕,恳请道:“江御医医术高明,不知道有没有一种吃了能尽快怀孕的药方?”

    江名奕挑了挑眉,这女人怀孕之事不是单单一副良药就能解决问题的,这贾贵人又不是糊涂人,怎么会有如此偏激的想法?

    “江御医莫不是不想帮本宫这个小忙?”贾贵人见江名奕一直沉默,心下不免焦急。

    江名奕并不擅长妇科,贾贵人这么说分明就是想要让他帮忙在皇上面前说好话,让皇上宠幸于她。

    他江名奕没那么无聊,后宫嫔妃的争斗他可不想被莫名其妙的卷进去。

    不过,上官琪那个女人不是很厉害吗?连剖腹取子她都敢做,何不让贾贵人去挫挫她的锐气?

    “微臣并不擅长妇科一脉,不过贵人如果真想怀上龙嗣,微臣倒可以给你介绍一位这方面的能手。”江名奕认真的说道。

    “真有这样的能人?是谁,快快告诉本宫。”贾贵人一听,激动的不得了。

    “御医院新进了一位上官御医,她的医术不在微臣之下,而且最重要的是她擅长妇科一脉,不过今日她有事不在,明日贵人可派人去请。”江名奕说。

    “上官御医?好,本宫记住了。”贾贵人暗自记下了江名奕说的上官御医,然后亲自送他离开。

    上官琪你不是医术了得么?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应付后宫的这群女人。江名奕贼贼的笑着,心里开始期待上官琪的表现了。

    七月的天,晌午时分日照最盛,热得人心里发慌,上官琪躺在贵妃榻上翻来覆去却怎么也睡不着,索Xing起身叫了宫女进来。

    宫中藏书很丰富,上官琪命宫女去拿了几本医书来,上官琪看了一个时辰,终是有点困,握着医书睡了过去。

    到了晚上,上官琪倒是没多少困意,将午膳后没有看完的内容看完。

    这古代的医术和现代还是有很大区别的,专业的知识虽没那么全面,但却胜在精细,让她得益匪浅,受益良多。

    “这么晚没睡,是在等朕吗?”轩辕无道低沉暗哑的嗓音从后面传进上官琪的耳里。

    上官琪抬起头,“皇上走路都不带声音吗?”幸好她心里素质强,如果是胆小之人,恐怕会被他吓死。

    轩辕无道一脸无辜道:“带了声音,只是你太专注了,眼里根本看不见朕。”

    上官琪搁下手中的医书,起身给他倒了杯茶,“这么晚有事?”

    “剖腹取子,皇后,你真的是东篱国的痴傻公主?”轩辕无道盯着上官琪,眼里多了一丝探究。

    洞房那夜,初见她时,她的确是呆傻的,他相信他当时并没有看错,可是她为什么突然变了一个人,而且还懂医术?

    潜伏在东篱国的探子带回的消息只说东篱郡的确是把他的傻女儿送来和亲了,她应该是如假包换的东篱七没错的。

    上官琪微微皱眉,“你在怀疑我?”

    轩辕无道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瞅着她。

    如果她告诉他,她来自未来,是借尸还魂,他肯定不相信,那她要怎么跟他解释?

    “夜深了露重,皇上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我累了。”解释不了,她索Xing就不解释,直接赶人。

    轩辕无道突然抓着上官琪的手,一拉便将她揽入怀中,“皇后很厌恶朕么?那么迫不及待的想赶朕走。”

    上官琪挣扎了几下,轩辕无道的手越抱得紧,耳边传来他温温热热的气息,扰得她心里麻麻的。

    她的味道一如既往的甜美,总让他无法自拔。

正文 第十六章 贾贵人求子

    “皇上,葵水。”

    轩辕无道的脸色阴沉的吓人,还带着一丝愤怒,转身,大手一挥,远处的方桌承受不了自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内力,碎了一地,桌上的琉璃盏花瓶也受到波及而被震得粉碎。

    上官琪吐吐舌头,这人真是喜怒无常,看来,她得找机会离开,不然那天自己的小命定会丢在这深宫之中。

    翌日,上官琪早早的起床,昨晚紫衣回来,说王妃情况良好,但她还是不放心,打算先去御医院,然后再出宫去睿王府。

    “请问,哪位是上官御医?”

    “你找我?”上官琪刚到,见御医院门口站着一宫女。

    宫女转身看向上官琪,一脸的惊讶,甚至还有点失神。这上官御医怎是位女子,而且还是一位容貌惊人的女子。

    上官琪摇了摇头,上前拉着她的手就往外走,“上官御医你这是?”宫女突然被人拉着走有点不习惯。

    “看病呀?”难道她来找她,不是为了看病?

    宫女点点头,在前面带路,途中,紫衣小声的提醒道,“主子,她是飞云宫的人。”

    飞云宫,贾贵人,前几日紫衣已经给她介绍过后宫的各宫主子,对这贾贵人她倒是没什么印象,不过没关系,她现在是大夫,她是病人,只要不跟她玩阴的,什么都好说。

    飞云宫中,贾贵人一早就遣退了身边伺候的宫女太监,上官琪进了正殿一个伺候的宫人都没见到,不由感觉奇怪。

    “贵人,上官御医来了。”贾贵人坐在妃塌上,单手撑着额头,看不清她的脸,只见她一身粉色的宫装,头上插了几根步摇。

    “宝月,你先下去。”贾贵人抬头笑着让带上官琪来的宫女退下,这才将视线转到上官琪身上。

    见到上官琪的一瞬间,贾贵人一愣,不由被她的美色惊到,没想到世间还有这等美得不像人类的女子,和她一比,自己简直就是那庸脂俗粉。

    “贵人好似没病?不知为何却故意称病呢?”上官琪走到一旁坐下,似笑非笑的盯着坐与对面的贾贵人。

    贾贵人面色红润,气息均匀,哪里像是有病之人,她根本就是装病。

    贾贵人面色一沉,“大胆,你一个御医居然妄自揣摩本宫心意,该当何罪?”就算在后宫她只是个贵人,那也不是一个小小的御医能得罪的,她居然敢胆大妄为的说她没病。

    上官琪勾了勾唇角,没说话,而她身后的紫衣却上前一步,“依奴婢看有罪的是贵人你吧,坐在你面前的可是皇后娘娘!”

    贾贵人脸色一变,愣神的盯着上官琪看,这不看还好,一看险先从椅子上摔下来。

    “臣妾不知是皇后娘娘凤驾,请娘娘恕罪。”贾贵人倒是激灵,顺势跪下,低头认错。

    上官琪站起身走过去扶起贾贵人,“所谓不知者不罪,贵人不知我是皇后,又何错之有呢?”

    “皇后娘娘真不怪罪?”贾贵人怯怯的抬起头,这东篱公主真那么好说话吗?

    “今日你是病人,我是大夫,就是不知道贾贵人明明没病又为何称病?”上官琪刚刚扶起贾贵人的时候,不经意间搭上她的脉,眼下她已经断定贾贵人是真的没病。

    贾贵人似有些难以启齿,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抬头看向上官琪身后的紫衣,又欲言又止。

    上官琪看向身后的紫衣,眼神示意她先出去,紫衣原本不肯,但接触到上官琪不悦的眼神,只好退了出去。

    偌大个大殿就只剩下上官琪和贾贵人两人,气氛有些诡异。

    良久,贾贵人突然跪在上官琪面前。

    “你这是作甚?”上官琪微微皱眉,不解贾贵人这一跪是为何?

    “皇后娘娘,嫔妾进宫已经有些年月,但奈何身子一直不争气,始终怀不上龙嗣,听闻娘娘是这方面的能手,不知能否赐一药方,让嫔妾怀上皇上的子嗣?”贾贵人说着说着,眼眶中不自觉的浸满了泪水,半是祈求半是哀怨的看着上官琪。

    上官琪面色有些难看,她什么时候居然能帮助别人怀孕了?怎么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真是荒谬。

    “江名奕告诉你的?”思来想去,上官琪只能想到传出这样的不实言论的人,估计也只有恨她入骨的江名奕了。

    “娘娘你医术了得,求娘娘成全。”

    上官琪很想开口骂这个没有脑子的女人,但是想想算了,人家也是对轩辕无道一片痴心,她又如何做得出那让人不齿的言行。

    “这事不是我能帮忙的,贵人恐怕是要失望了。”上官琪起身就往外走,世人都道后宫女子孤独寂寞,一生只依附一个男人,果然这话不假,贾贵人的现状,更加坚定了上官琪要离开皇宫的打算。

    贾贵人眼看着最后一丝希望就要落空,用力扑过来抓着上官琪的小腿。

    “娘娘,你真的见死不救?”贾贵人瞪着一双杏眼,不甘的盯着上官琪。

    上官琪无奈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医后难逃:暴君锁爱】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