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医后难逃:暴君锁爱 > 医后难逃:暴君锁爱_第10节

医后难逃:暴君锁爱_第10节

作者:浮生 如梦 发表时间:2018-10-29 15:13:42 更新时间:2022-04-10 04:19:46
自己打入冷宫。一想到前世看到电视剧里那些被打入冷宫孤寂度日的女子,上官琪心底一阵阵发寒。

    “你在担心?”轩辕无道探究的眸子紧紧的锁住面前的女子,她在担心自己有一天也会被打入冷宫?

    “放心吧,朕会好好待你的。”轩辕无道只是不想看到她担心的样子,安慰的话不经脱口而出。

    上官琪愣了半响,没说话。轩辕无道说要好好待她,是什么意思?她已没了心思去猜想,她只知道这皇宫不是她最终的归宿。

正文 第十九章 寿康宫见太后

    午膳,上官琪留在了乾祥宫陪轩辕无道一起用膳,上官琪一直怀有心思,没吃下去多少,轩辕无道也只是冷眼看着,没有多说。

    午膳后,轩辕无道在御书房里忙,上官琪闲得无事,去了御医院。

    刚回到御医院,就被御医院的御医们围在中间,各种恭维,巴结的话传进上官琪的耳里,上官琪只感觉头皮发麻,索Xing直接把自己关进了药房。

    这天,上官琪的光辉事迹传遍整个后宫,这天,全京都城的百姓都知道东篱国和亲来的‘痴傻公主’不仅医术了得,而且深受皇帝宠爱。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夕阳的余晖晒在金碧辉煌的宫殿上,灼灼生辉。上官琪从御医院出来,竟碰上刚从乾祥宫赶过来的轩辕无道。

    上官琪见轩辕无道出现在御医院门口,着实愣了愣。

    “忙完了?”轩辕无道背对着夕阳,笑着看向迎面走来的上官琪。

    上官琪半眯着眸,看不清被夕阳照射过来的他脸上是什么表情,但她知道他似乎心情很好。

    “皇上很闲?”上官琪走进了问。

    “太后想见见你。”轩辕无道笑着拉着她的小手道。

    上官琪被他握住手,知道挣扎也没用,索Xing就由着他,不知道为何,她越来越不排斥眼前这个男人的靠近。

    一路无话,上官琪就这么被轩辕无道牵着到了太后居住的寿康宫。寿康宫位于整个皇宫的东面,离御医院很近,但离上官琪居住的凤来宫却很远。

    进入大殿前,轩辕无道很自然的将手松开,上官琪一愣,感觉手心里少了点什么。

    不等她细想,已经跟着轩辕无道进了寿康宫正殿。

    “母后。”轩辕无道唤了一声,大殿中央最高处,端坐着一位宫装妇人,她就是当今皇帝的亲生母亲,如今的太后。

    后宫的女子都注重保养,这年过半百的太后也是,如果不细看她眼角的细纹,谁又能猜出来她已经不复年轻了呢。

    “见过太后。”上官琪微笑着打招呼。

    太后翻了翻眼皮,恩了一声,这才抬起眸子看向站在殿中的上官琪。

    好一个绝色女子,难怪她的儿子会舍不得杀她。这样的女子,注定祸国,太后看上官琪的眼神渐渐变得充满杀意。

    太后要杀她,上官琪莫名的后退了半步,她和太后无冤无仇,为何第一次见面,竟带着如此大的敌意?

    “你就是那个痴傻公主东篱七?”太后收敛了满带杀意的眼神,冷漠的逼问道。

    “有何不妥吗?”上官琪淡定的看向太后。

    太后眼角眯了眯,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和轩辕无道闲话家常了起来,坐在太后身边一直默不作声的公主轩辕无泪,见上官琪一个人局促,于是在太后耳边嘀咕了几句后,便拉着是上官琪出了大殿。

    寿康宫很大,有独立的花园,还有一个人造湖和假山瀑布,湖里都是碧绿的莲叶,湖水清澈见底,偶尔还能看到一群一群追逐嬉闹的锦鲤。

    “无泪,还在生我的气吗?”上官琪坐在廊下,欣赏着游到湖面上嬉戏的锦鲤。

    “这几日,我也想了很多,名奕哥哥如果真的对我没那份心,那我便是一厢情愿,又有何好生你的气呢?”轩辕无泪浅浅的笑了笑,眼底多了一丝哀伤。

    上官琪盯着无泪看了良久,眼前的女子是她所认识的无泪公主吗?才几日不见为何她觉得她似乎变了,变得沉稳了很多。

    晚膳是留在寿康宫陪着太后一起吃的,不过席间,太后并没什么胃口,吃得不多,早早的就离席了。

    对于上官琪这个儿媳妇,太后始终不冷不热,甚至曾动过要杀她的念头。上官琪心里明白,太后不喜欢她,不过这些对她来说都不重要,因为她的心已经不在这皇宫了。

    晚膳后,轩辕无道和轩辕无泪,上官琪一起离开的寿康宫,走到半路,轩辕无泪便和他们分开,偌大个皇宫,夜里静悄悄的。

    轩辕无道牵起上官琪的柔若无骨的小手,不知什么时候起,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牵着她的手两人并肩前行。

    两人没有回宫,而是往宫外的方向慢慢散步前行。上官琪也不询问,任由他带着自己。

    夜风拂来,夹杂着一丝凉意,轩辕无道立即向跟在身后不远处的宫人使了个眼色,很快披风就被拿了过来。

    “小心着凉。”轩辕无道亲手将披风披在上官琪的肩上,然后再次牵着她的手走向了东玄门城墙。

    轩辕国皇宫占到面积及其的宽广,整个皇宫分了东南西北四处,此刻他们就位于东面的东玄门。

    宫墙上,视野较为宽阔,站在上面,可以俯瞰整个皇宫,同时还能看到宫外的街景,上官琪不知道轩辕无道为何会带她来这里,但她也不多话,静静的站在他身边。

    其实除去初见他时的残暴,他待她还是极好的,可是这般好,却让上官琪感觉并不真实。

    自古帝王薄幸,他应该也如此吧。上官琪无奈的在心底叹了口气,“皇上,我们回去吧!”

    轩辕无道低下眸,目光深邃的看着她,好似要看进她的心底深处。

    “启禀皇上,皇后娘娘,寿康宫派人急传,太后在寝宫晕倒了。”正当轩辕无道牵着上官琪的手准备回凤来宫时,太监总管沈严急急忙忙的跑来禀报。

    轩辕无道一听太后晕倒,忍不住皱眉,“请御医了吗?”

    “寿康宫已经派人去请了江御医。”太监总管沈严说。

    一听有人晕倒,上官琪出于职业的反应,忍不住拉了拉轩辕无道的手,“皇上,天色这么暗,估计江御医进宫没那么快,我们先过去瞧瞧吧!”

    轩辕无道点点头,也不多言,牵着上官琪的手直奔寿康宫。

正文 第二十章 御书房密谋

    自晚膳后,太后身子便有点不适,强忍着不想动不动就请御医,却没想到准备就寝的时候,晕倒了。

    轩辕无道和上官琪匆匆赶来之时,太后已经被扶起来躺回了床上。

    上官琪走到太后的床塌边,见她的确是陷入昏迷,先是翻了翻她的眼皮,然后探了探脉搏,手用力掐了太后的人中。

    陷入昏迷的太后这才悠悠转醒,“哀家这是怎么了?”

    “母后,没事了。”轩辕无道站在一旁,向上官琪感激的投以一笑。

    太后的视线扫过轩辕无道,最后落在床边的上官琪身上,“你救了哀家?”

    上官琪点点头,“太后最近是不是经常食欲不振,每隔段时间就会出现头昏,腿脚发虚的症状。”刚刚晚膳的时候,她看到太后进食少,面色有点暗沉,隐隐感觉出了问题,刚刚给她把脉,她才正式确诊。

    太后微一挑眉,没有回答,但她脸上一闪而过的惊讶表情还是告诉上官琪她的诊断没有错。

    这时候,江名奕提着药箱急匆匆的赶来。

    “参加皇上,太后,皇后娘娘。”江名奕下跪行礼。

    “起来吧!”太后在宫女的搀扶下坐起身子,“哀家身子不适,劳烦江御医这么晚进宫,辛苦了。”

    “太后言重了,这原本就是臣的职责。”江名奕客套的回话,眼神不经意瞟向站到轩辕无道身后的上官琪。

    太后说这话,明显是不信任皇后,不过也不奇怪,像皇后这般惊采绝艳的女子,太后不喜欢不足为奇。

    “江御医既然来了,还是替哀家把把脉吧!”太后把脸转向一边,不看轩辕无道这边。

    上官琪暗自扯了扯轩辕无道的衣袖,轩辕无道回头看了她一眼,道:“母后,有名奕在朕就放心了,朕御书房还有奏折没看完,先回去了,明日再来向母后请安。”

    太后点点头,没说什么,只是不经意间恶毒的眼神瞟向上官琪,上官琪刚刚的小动作,她看得真切,于是在心底越加坚信这个女子不能再留在儿子身边。

    出了寿康宫,上官琪觉得空气都是新鲜的,忍不住闭上眼做了个深呼吸。

    “你有心事?”轩辕无道将上官琪所有的情绪变化都尽收眼底。

    “我心情很好啊。”上官琪懒懒一笑,继续往前走,轩辕无道在身后微微挑了挑眉,再没有逼问,两人一路向凤来宫的方向而去。

    寿康宫中,江名奕惯例给太后请脉,这一个多月来,江名奕经常来寿康宫,对太后的病情反反复复也渐渐有点力不从心。

    他医术了得,但是太后这病,不管他怎么换药,总是得不到彻底的根治。

    江名奕的眉头紧紧的撅着,半天不说话。

    “江御医,是不是哀家命不久矣?”太后在宫中几十年,看人那叫一个通透,只一眼,便能探知江名奕的为难。

    “太后,请恕臣直言,你这病臣只能控制,并没有把握治愈。”江名奕低着头,他这段时候也翻了不少医术,但是对于太后所得之症并没有治愈的记载,他也试着凭借自己多年的经验,给太后换了几次药,但效果却并没有想象中理想。

    “难道就没有办法吗?”太后微微叹气,脸上神色未变,这样的结果她早已预料,也不是不能接受。

    江名奕无奈的几番欲言又止,办法是有的,但是不知道太后会不会接受。

    “有话就直说,哀家最见不得你这副模样。”太后见江名奕几番欲言又止,不仅沉了脸色。

    江名奕想了想,道:“太后,臣有一个法子,只怕太后不接受。”

    “你说。”太后沉了脸色,略显得不耐烦。

    “皇后娘娘的医术不在臣之下,而且她的医术在臣看来特别的匪夷所思,或许她有办法医治好太后的病。”江名奕提议,想让上官琪来给太后诊治。

    “明知哀家不会接受,你还提?”太后瞬间不高兴了,如果她真的愿意让那个女人诊治,她还会赶她走吗?

    江名奕这不是明知她对那女人有看法,还要惹她不快吗?

    江名奕心里哀嚎,他这还不是被她逼的吗?

    “太后,身体要紧,你这病再拖下去恐怕会越来越严重。”江名奕实在是不想在太后面前危言耸听,但是作为一名大夫,他所做的诊断都要为病人负责。

    太后不说话,眼神沉溺,脑海中突然浮现刚刚苏醒过来的那一幕,那个女人一语道破了她的病症。但是要让她治,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不必再说了,哀家累了。”太后这时倒是固执,直接下令赶人。

    江名奕也不好再提,开了药方交给宫人去御药房抓药,他便提着药箱离开了。

    .....

    轩辕无道和上官琪回了凤来宫,天色已经很晚,为了不打扰她休息,轩辕无道并没有留下来,而是回了他的乾祥宫。

    今晚,他有正事要和忠勇大将军商讨,等他到了御书房,忠勇大将军上官云博已经早早的等候在此。

    “皇上。”上官云博体型高大,身形壮硕,人到中年却依然俊朗不凡,说话中气十足,这可能是跟他常年习武有关系。

    “让大将军久候了。”轩辕无道面容沉冷,说话间已走到了上官云博的面前。

    “臣也是刚到。”

    轩辕无道点点头,走到案桌上那一张羊皮卷展开放在面前。

    “十日之后,三年一度的三国峰会之期即将如期举行,朕这次要亲自前往。”轩辕无道抬手指着羊皮卷上被标注的地方,那里是一座边境城池。

    这座城池是轩辕国边境上的一个天然屏障,与东篱国和大燕国临界,而且最重要的是轩辕国的大军便囤积在此,这座城池叫边城。

    这里还是忠勇大将军的驻军之地,轩辕无道将三国峰会的地点选在此地,不得不让人深思他的目的。

    “东篱国和大燕国会同意吗?”上官云博不由担心,而他最担心的是皇上就不怕被其他两国发现他们的驻军吗?

    “这个问题大将军就不必担心了,你接下来应该担心的是怎么掩藏我们的实力驻军。”轩辕无道狡诈的看向上官云博。

    他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医后难逃:暴君锁爱】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