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遭遇史前文明 > 遭遇史前文明_第6节

遭遇史前文明_第6节

作者:往事 发表时间:2018-10-26 09:16:21 更新时间:2022-04-10 04:19:02
,会不会就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想着想着不知不觉趴在桌子上竟然睡着了。

第二天因为有早自习,所以六点不到我就吃过饭了,小雪还在村小学读最后一年,八点钟才上课,可是她还是一早就起床了,此刻正在我房里给我收拾书包呢。

一会儿功夫,小雪提着我的书包,从房间出来了,对我说:“哥(我妈在跟前呢,她只好叫哥),给你书包,记得别忘了还给人家东西哟,”说着特意拍了拍我的书包,我知道小雪肯定把那块手帕洗净晾干了,放到我书包里。

我接过书包说道:“忘不了,放心吧,妈,我上学了,”说完就要出去找大发到棍子家集合。

小雪望着我快要走出院门,像想起一件重要的事说:“哥,你忘了带中午饭了,都怪我,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

这时候妈妈也想起来,他儿子要到五里外的学校读书,中午已经不能再回家来吃饭了。两人一阵手忙脚乱,总算给我包好了干粮,我看都没有看塞进书包,跑出去找大发了。

今天是星期四,昨天我和大发都没有抄课程表,进了教室只好跑到讲台边贴课程表的地方,把今天的课程先抄下来,早自习是政治。

我的同位已经座在自己位子上开始翻政治书了,她在做课前预习吧,这个习惯挺好的。我从同位身边轻轻走进里边我的位子,一座稳就抬头望了一下晓雨的位子,没有人,可能时间还早,没有来吧。

刚要低头看自己的书,眼睛余光扫过教室门口,一个人走了进来,不是晓雨是谁,她今天换了一件短袖小衬衫,下身穿合身牛仔裤,我心想莫不是因为怕再让人钻裙底,班长不再穿裙子了,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只是这蛇比喻的似乎不恰当,这指的可是我。

我正瞅着她呢,她的眼光向我这边飘过来,吓得我赶紧低下了头。

不大功夫,自习铃响了,一个精细的小老头走进来,应该是我们政治老师吧。

“我姓宋,今后教你们班的政治。好了下面请同学们拿出政治书,给你们十分钟的时间,自己先把第一章预习一遍。”宋老师只做了一句简短的自我介绍,便开始了上课。

我翻开书,从第一页开始看起,几分钟的功夫翻了几十页吧,心里正在暗爽呢,同桌突然用原珠笔轻轻碰了一下我胳膊,我一看,一个折得像只小燕子似的纸条正放在我胳膊旁,上面写着几个小字“请转交西北角的周天翔同学——谢谢”

“什么东西,”我心中暗自揣测,看样子同桌也是接到别人转过来的。拿起来,我瞅了一眼讲台正自己翻书的政治老师,拆开纸条。

周天翔同学:

非常感谢昨天下午的救护之恩;对于昨天上午发生的事情,我不会再追究;好自为知。

晓雨

看完上面的字句,我心头松了一口气,晓雨终于将昨天上午的事揭过了,我不用再担心受到什么报复,不过这最后一句“好自为知”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她怕我以后还犯,这算是警告。

看了看晓雨,正认真的看着政治书呢。行了,我正打算找个什么借口跟她解释一番,看起来省了。我把纸条随手往政治书中一夹,又开始了翻书。

第十章 一起吃饭

十分钟到过之后,政治老师开始了说教,反正政治老师的课还尚未讲完,整本政治书我已经从头翻了个遍,超级记忆力已经将书的内容一字不漏的替我记了下来。真是舒服,从来没有觉得学习会如此容易。

上午的正式第一节课是语文课,语文老师是一个刚毕业的年轻女老师个子不高;第二节课是几何,一位四十多岁的男老师,这两门课程对于现在有超级记忆力的我来说都不是问题。

对于我翻了半上午的书,我的同桌是百思不解,同桌名字叫陈绍霞,课间休息她上厕所时,我看到桌面笔记本上写着名字。几何课上她终于忍不住,轻轻地问了一声正在忙着翻书的我,“你,在干什么呢?”

“嘿嘿,看书呢。”我没有敢多解释,这种事怕是想解释也解释不清楚,不过还好同桌不是那种打破沙锅问到底的人,没有追问下去。

最有问题的是英语,三四节课都是英语,英语老师是一位胖胖的中年妇女,姓曹。因为教学条件的限制,上初中以前我还没有接触过英语,今天我是第一次接触‘英格拉斯’。按着我上几堂课的经验,本来要把整本书背下来的。不过我发觉就算照葫芦画瓢地照书背下来也没有用。因为我根本不会念那些单词,让我本来一爽再爽的心情郁闷了两节课。只得认真地跟着曹老师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的从头学起,累啊。

“老二,拿的什么饭,”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了,大发问我。

我想肯定是黑面馒头,“今天早上,我妈把我中午要带饭的事给忘了,走的时候随便拿了个馒头。”

“行,我这里还有两块大咸菜,咱俩将就一下吧,”大发说。他同位住在镇上,已经回家吃饭了。我拿着馒头到大发桌上,两人开吃。

这时候坐在前面几排的一个瘦小的女同学走了过来,还拿着饭盒,对我说:“周天翔同学,借你的位子吃顿饭行不。”

看样子她应该和我同桌陈绍霞是朋友,“行,没有问题,自己招呼自己,不用客气啊。”

女孩子放下饭盒,冲我伸出一枝白白小手,“我叫吴小莲,跟绍霞一个村的,嘻,你可别欺负绍霞,她这个人太老实了,吃亏都当福。”

她的举动让我有点受宠若惊了,第一回跟女孩行这么大礼,握手噢。“不会不会的,我像那种人吗?”

“坏人可是不是脸上都贴着签的呀。”这个小女娃子,肯定是知道我昨天上午的壮举,所以才有此一说。

吴小莲见我不说话,便说:“大家一起吃吧,我们有菜哟。”她到不是那种羞羞答答的女孩,看样子性格应该挺活泼的。

我还未出声拒绝呢,大发说话了:“好呀好呀,我去给你们打杯开水。”中午学校在食堂有免费开水供应,不过需要自己去打。

大发这么说了,我也不便再说什么,虽然有点害怕自己的黑面馒头羞于见人,但我们镇上不是家家户户,天天都有白面馒头吃的,基本上的生活水平都差得不大。

吴小莲打开自己带的饭盒,里面有一个小小的混合面馒头,还有大半盒早上做好的炒菜。陈绍霞也拿出了自己的饭盒,也是一个馒头半盒菜。

只有两双筷子,吴小莲出主意,两个男的一双,两个女的一双。吃饭时吴小莲不再提让我难堪的话,只是给我和大发讲一些她和陈绍霞在小学的趣事。我的同桌只是偶尔的笑几下,并未多说话,还真是个老实的女孩子。

吃过午饭,我偷偷跑到棍子班找棍子,“陈富贵,陈富贵,你出来下。”

棍子正在班里不知对一帮子男生讲什么,正讲到兴头上被我叫了出来。“什么事儿老二。”

我看了看周围没有别人,对棍子说:“秦梅在不在,”棍子跟我说过秦梅也在二班,是学习委员。

“干嘛,”棍子警惕地问我。

“还手帕给人家啊,你紧张个啥,她又不是你媳妇。”这个家伙重色轻友啊。

“哦,她回家吃饭去了,还没有回来了,要不我帮你捎给她,”棍子试着问我。

“哼,这个家伙肯定又陷入自恋中了,”我暗自想道。

“不用,她回来后你过去叫我一声,怎么着,我也得当面谢人家一声吧。”我说。

“行,不过不用我叫,你看你们班的晓雨回去后就过来吧。她俩都在镇府大院家属区住,走的时候一起走,来的时候肯定一起来。”棍子对我说。

“行啊棍子,调查得这么清楚,是不是对人家有什么企图?”我问。

棍子一脸沮丧:“行了老二,就我这水平能入人家眼,别拿我开玩笑了。好了,我得回去给那帮小子上课了。”

没再说什么,我回自己的教室去了。

大发不知跑到哪里疯去了,班里同学我又不认识几个,没有事儿可做,我只能再看书。

一抬头却见陈绍霞一脸的钦佩正望着我呢,我这抬头一看,让她觉得不好意思了,红着脸低下了头,低声对我说:“周天翔,你真努力。”

呵呵,这可是第一次听别人在学习上表扬我,让我惭愧啊。“不是,我没有事可做,瞎翻呢。”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了一会儿话,我见到晓雨从外面走进教室,就起身到二班去。

第十一章 再见秦梅

又把棍子叫了出来,“帮我叫一下秦梅行吧,老大。”

“行,看老二说的,这有什么难。”棍子转身就进去叫人。

“你找我,”甜甜的一声,秦梅走出了教室,她并未认出我是昨天用她手帕的那位。

“对不起,把你手帕弄脏了,不过我已经洗干净,谢谢你。”说完,我就把手帕递给了她。

“嘻,原来是你啊。”秦梅认出了这个把她叫出教室的男孩。

“不用,我还有,送给你吧。”说着,她从口袋里掏了一块手帕让我看,跟我这块一模一样。

“不过,这怎么好意思呢,”我还要推辞,其实不是我不想要啊,是怕小雪知道我未还给人家又会有其它想法。

“一个大男人怎么还婆婆妈妈的,”秦梅一脸娇笑的对我说。“谢谢你。”

“什么,谢谢我。”我脑子有点乱了。

“是啊,你昨天救了晓雨,我说谢谢你啊。”秦梅一脸认真的对我说“你很勇敢,真的,你是我遇到的第一个这么勇敢的男孩子。”

男人最经起女人的表扬,更何况是这么清纯可人的女孩子。这让我很不好意思,红着脸低下了头。心中想“这顿砸能换来这几句赞扬还真值了。”

客气还是要的,“没什么的,那个时候换作别人也会救她。”

“晓雨她有点任性,虽然心里感激你,可是你昨天上午的事儿,她还生着气呢,你不要怪她,好不好?”秦梅跟晓雨肯定是好朋友,要不不会这么替她说话的。

“不怪不怪,只要她不怪我就行了。昨天上午的事儿,我真不是有意的,你也看见了当时的情景,那时我确实身不由已,有机会帮我跟她解释一下吧。”

“行,不过不用我帮你解释了,你今天傍晚自己跟她解释吧。”秦梅说。

我不明白她说的话:“什么?”

“本来你不来找我,我也打算要去找你的,晓伯伯知道你救人的伟大壮举,决定今天晚上宴请英雄你,以示谢意,这送请帖的事就由我来做了。”秦梅笑盈盈地对我说。

“别,事情没有你们想像的那么重,我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不必这么麻烦。你转告晓雨,只要她不怪我就行了,至于吃饭的事我看就算了。”我可不想去,本想已经要把事摆平了,我怕再起什么事端。

“你们俩个还真是天生一对啊,本来你俩一个班,什么事儿自己说去,非要我在中间转来转去。真有意思,不过你不去也不行,是不是非要让晓镇长亲自来请你啊,”秦梅说。

“什么晓镇长,”我有些不解。

“晓雨她爸,咱们一镇之长,来请你不委屈你吧。”秦梅小嘴一撇,假装生气地说。

“呀,那我更不能去了,我怕见官。”我说。

秦梅一听笑着要来打我,“你真逗啊,不行,傍晚放学后,你到校门口等我们。说死了,不准偷着跑了,哼,跑了和尚也跑不了庙。”

说着秦梅转身回教室,也不再和我多说。我脑子里想法千万,一时还没有适应出事情的突然变化。拿着那块手帕,在人家教室门口站了好一会儿。直到几个小子一脸不友好的态度,好似要扁我的样子要从教室里出来。多半是秦梅的‘护花者’之类吧。我才赶紧离开人家门口,回到自己教室。

一进教室我不由自主的将眼睛看向晓雨,却不曾想晓雨也正看向我呢,一见我看到了她,这两天里好像从不曾扭捏过的班长,脸红了。

下午一节历史,一节地理,我啥也没有听进去,脑子里光想如何应对晚上的事儿了。最后我想:要彻底解决后患,今晚必须去。

一旦做了决定心也放了下来,赶紧抓时间把历史和地理书背了一遍。嗯这两课特简单,完全符合我现在的要求,只需要将书里的知识死记硬背就行。

下午的第三节是音乐课,在想像里怎么的音乐老师也得是个女的吧,就算不年轻也起码有个差不离。结果是大跌眼镜,我们的音乐老师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小伙子,样子特精神,脾气特暴,上课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把几个多嘴的小子拎出了教室。第一节课,并未多讲什么,但是有一件事让我们挺兴奋的,就是为了提高我们的音乐水平,全班(全初一五个班都是一个音乐老师,要求一样)人人要求配一样乐器。钱自付,有赞成的也有不赞成的,赞成的是为了好玩,不赞成的大部分怕跟家长要钱有困难。大发问我选什么,想了想,我选了二胡,大发选了小号。乐器钱要求大家下次上音乐课前交上,乐器下次上课时便可以发到手,吵吵闹闹的各个小组将名单报了上去(全班按着座位四排分四个小组,每小组各有一名小组长)。

一节音乐课下来,同学们有叫苦的,有高兴的,叫苦的是这个老师太厉害;高兴的是大伙从来没有玩过乐器,这下好了,终于有得玩了。大部分同学选的是笛子,有横笛和竖笛,女生选竖笛的多。原因是价格便宜。至于我为什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遭遇史前文明】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