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笑看世间几多愁 > 笑看世间几多愁_第4节

笑看世间几多愁_第4节

作者:苑筱 发表时间:2018-10-26 09:14:48 更新时间:2022-04-10 04:19:01
!”靠!我也太~倒霉了吧!
“抬起头回话。”
我应声抬头,对上赵怀仁一双美目。
“有点面生,新来的吗?谁带的?”
他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罢了~我乡村野外一届草“姑”,相貌平平,不记得也是应该。“回少爷,奴婢是翠儿姐带的。”
瞥见刚反应过来的翠儿,她怕是连肠子都悔青了,小跑过来道:“翠儿知错了!回去一定好好教训她!”说后半句时她把牙齿磨的咯咯作响,[炫*书*网-整*理*提*供]瞪着我的眼珠子差点就蹦出来,好像我破坏了她拼命在赵怀仁面前树立的良好形象。
“这事可不能就这么算了!”赵怀仁双手背后,怒目而视,“堂堂太师府岂能容得如此粗野的丫头!刘婆是怎么挑人的!?”
“翠儿不敢了!求少爷原谅!翠儿当真再也不敢了!”翠儿像是带着哭腔,一个踉跄就跪下了,整个人几乎趴在地上。
姑奶奶你怎么不跟我商量就跪啦?我不想跪啊~~而且就因为这么点事……那赵怀仁不会是存心找碴吧?在我正犹豫的时候,他又发话了。
“哼~怎么今儿个不着急跪了?”言语里透着一抹轻佻。
妈的!原来他记得我!?之前本来还觉得没什么,这一下却慌了手脚,我倒吸一口凉气,痛快地跪下,还是一个特大号的稽首:“奴~婢~不~敢~啊~!”
“哦呵呵呵呵~”一记长笑过后,我和翠儿面面相觑——这赵怀仁不是患了失心疯吧?
忽然背后一阵凉风,是赵琢踢着袍子飘来了。他面带潮红,恭敬地递给赵怀仁一纸书信,然后窥了我一眼。同志你想笑就笑吧!我刚才的动作确实有点夸张。
接过那纸,赵怀仁脸色一暗,冲赵琢点点头。
“都起来吧!”不知道是不是对我们说的,我和翠儿谁都没敢起。“今天饶了你们,下次别再让我撞见!”语罢便和赵琢一前一后甩袖离开了。
待两人走远,我们才敢站起来。掸着膝上的土,翠儿开口了:“幸好遇见的不是刘婆!”她痴痴地望着“赵美人”离开的方向,嗫嚅道:“少爷果然菩萨心肠!”
一听这话我嘴差点咧到脸上去,错了~是我嘴差点咧到耳朵上去。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女痴如此岂N载之思!
男儿膝下有黄金,我膝下也有啊!我揉着发疼的膝盖,这几天都跪他两次了,就盼着有口踏实饭吃,能不能别吓着我玩啊?
晚膳时分,待府里都收拾停当后,今天的主角们终于出现了。
“看见没有?老爷不回府则以,一回就带了个年轻男子!”厨房里一个丫鬟边往灶里添火,边小声嗔道。
“可不是!我亲眼所见,那公子仪表堂堂、举手投足间透着一股子英气,跟咱家大少爷不相伯仲!”旁边一个丫鬟搭着腔。
“乱说话!他怎么可能比咱们大少爷还美?”第一个显然有点急了,一副衷心护主的模样,只是眼里多了两颗桃心。
“是是是~大少爷最美了。”明显是敷衍的话,“自从夫人过世,就没见老爷再娶妻纳妾……”她顿了一下,咬着旁边人的耳朵,“倒是净见他带些俊俏公子回来,莫不是……”她又将声音压得更低:“莫不是老爷有龙阳之好?”
“嘘——”听的人忙捂住她的嘴巴,“不要乱说话,小心隔墙有耳。”
呵呵~我可不是故意偷听,只不过我在这窗根底下洗菜你们没发现而已。不一会儿,里头两个人鱼贯而出,见到门外的我显然吃了一惊。
“小……小波你怎么在这?”“你跟这多长时间了?”
哎哎!你们一个一个问好不?我懒懒地应道:“你们要我先回答哪个问题?”
沉默半晌,其中一个开口:“算了,料你也没那个胆子乱说。”眼珠斜到眼角瞪着我,哼道:“你叫二少爷到西北院用膳吧!”然后两人结伴离开,估计去请她们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大少爷了。
我也不敢闲着,扔下菜起身就将湿手往裙子上一抹,屁颠屁颠的找赵琢去也。
东南院里没什么家丁,想必这一府的人都去准备今天的晚膳。真是兴师动众,那么多人还嫌不够差遣,连我都被拉壮丁地补到了厨房。
“那天的任务为何会失败?”刚进正院的园子,赵怀仁一把引人酥麻的美声就从紧里面的隔间飘出来,沉默了一会儿就听他拍案而起:“你是说有内鬼!?”接着一个杯子破碎的声音,“杨政这个老狐狸!”
我不是听到什么不该听的东西吧?怎么今天人们都爱当着我面说悄悄话?
正准备离开,忽然想起还没叫二少爷吃饭,踌躇中,一抹绿色的身影窜了出来:“哟~小波!你怎么还在这儿呢?”
相信我当时的脸色一定比翠儿葱绿色的襦裙还要青上几分,姑奶奶我真TMD想掐死你!
屋里的人顿时破门而出,又不确定他们的对话究竟被我听了多少,也不敢轻易试探。倒是有一个不识相的人先开口了:“原来少爷在这儿呢!让翠儿好找……”
赵怀仁一个抬手憋回翠儿后半句话,转而看向我,刚要开口。
“二少爷~~”我吊高了嗓子使出浑身解数,“晚膳已吃好~~可以做啦~~”我一紧张,说错了都不知道,不过也确实达到了转移大家注意力的目的。
赵怀仁先是一愣,而后背过身去,肩膀不停抽动着;赵琢仍旧想憋着笑,只是掩着嘴别过头去,不时发出“Fu~Fu~Fu~”的声音;听着赵琢的怪笑,我嘴角一阵猛抽,哑巴果然连笑声都跟一般人不同;翠儿也笑了,却是满脸轻蔑,她大概没想到我这个低级错误竟能博得“二赵”捧腹。
“瞧小波这丫头傻的~!”翠儿咬牙切齿地赔笑,“两位少爷再不走怕该迟了,让翠儿带路吧!”随即把我挤到一边,生怕我抢了她的风头。
一路无话。
来到西北院大堂,饭桌上已经摆好了各式各样的菜肴:黄金鸡、桶子鸡、套四宝、玉灌肺、神仙富贵饼、清汤东坡肉……看得我眼花缭乱,不禁吸了吸挂在嘴边的口水。
“二赵”落座,我则站在刘氏座位后面“待命”,见她旁边有一位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少女,心想这大概就是那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贤良淑德规矩守礼的赵大小姐。过了这么些天才能一探芳泽,姑娘果然是人中龙凤,只是略显小气了点。
“大人过奖了!”门外忽然响起一阵爽朗的笑声,那声音虽大,却不够真诚,透着一股子冷傲。
循声望去,两个男子鱼贯登场。
走在前面的人约摸五十上下,一袭茶褐色大襟右衽交领单襦袍,头戴软脚幞头,腰束革带,足蹬皂靴,蚕眉,小眼,阔鼻,薄唇,虽两鬓花白却仍满眼精明,捋着青须,举手投足间一派大将风范;随其后而入的是一位翩翩公子,年龄与赵琢相仿。此人身穿曲领窄袖窄身青布袍,外罩凉衫,气宇轩昂,目若朗星,好不俊逸潇洒!
这便是太师大人和被疑与他有断袖之癖的公子吧?待屋内人全部落座,堂下顿起一片寒暄之声。

第五章 惊爆!大婚!?

赵刘氏与赵怀仁结婚近三年仍然膝下无子,因为担心犯了“七出”之罪遭丈夫休弃,这一年里赵刘氏没少补身体,立志要为相公生个儿子,同时保住正室的地位。
她会这般仇视我,想是以为那赵怀仁嫌自己多年无所出,准备纳妾了。
-------------------------------看累了看我分割线-------------------------------
整个用膳过程我都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伺候赵刘氏,不知道她是给自己公公面子,还是因为赵怀仁已经同她解释清楚,总之就是没有再找我麻烦。
另外那位公子,样貌虽不及赵怀仁般软玉温香,却也是个美人胚子,言语间透着不拘。倒是他那双凤眼似曾相识。
“沈让见过赵姑娘!”他拱手一揖,“如今能一睹姑娘芳容实乃沈某三生有幸。”赵小姐忙羞红着脸答礼道:“宁宁无才无德,让公子见笑了。”喂~喂~听说过有句话叫“谦虚过度就是骄傲”么?
“哈哈哈~!好啊~好啊!”赵老爷子似是很开心,“沈公子不必多礼,就把这当作自家。”接着他昵了眼赵宁宁,“宁儿,沈公子来府小住这几日就由你多多关照吧!”咦?古代不是讲究男女授受不亲嘛?噢——看到赵宁宁与沈让之间暗暗的秋波,原来公子的目标不是老爷,而是小姐呀!似乎已经把未来的岳父大人降服了。
已近戌时,赵宁宁抗不住先去歇了,只留下几个大男人和赵刘氏在厅里饮着茶。也不知是谁提到的栗子,赵刘氏就硬是叫我去园子里摘。
今天刚立秋,栗子还不太熟,望着满树半黄不绿的毛刺球,我只得硬着头皮用杆子打。有时候果球正好掉在脑袋上,就扎得头顶一片生疼。
“在下面怎么摘?上去!”夜叉出来监工了……看来赵怀仁是什么都没跟你说呀!我不敢造次,小声埋怨着爬上树,避开一条条“辣虫”,双腿夹紧盘坐在一棵树叉上。
正当我专注于手头一颗果球时,一阵秋风吹过,不知从哪儿飘来一条“辣虫”,不偏不倚正好落在我嘴巴上。
“嗯~~”我不敢张嘴,又不敢伸手掸,只是猛摇头,全身的感应神经都集中在嘴上,脚下一个不稳就栽了下去。
“嗯~~”又一声惊叫,老子也太可怜了!眼中泛着泪花,模糊中瞥见一抹高瘦的身影刚从厅里出来——仙人!救救我!
虽然赵琢没动,我却掉进了另一个结实的怀抱,五根青葱玉指帮我摘掉了嘴上的“辣虫”。“呵呵~姑娘太不小心了!”带着一抹轻佻,一抹戏谑,柔柔的笑声从头顶荡开。
仰起头望向来人,我终于知道赵宁宁为什么第一眼就被他吸引了。一湾剪水双瞳,柔情四溢,幽幽深潭不见底——嗬!好一副勾魂摄魄的眸子!只可惜……
我从沈让怀里挣脱出来,正色道:“多谢公子搭救,小波感激不尽。”许是不太适应我态度上的180度大转变,沈让竟愣在当场。不用怀疑你自己的魅力,只是不巧碰到的是我。你的眼睛很美,可惜太像“他”了……
不再多礼,我忽略赵刘氏一副没看成好戏的遗憾表情,提了一篮栗子准备回去。经过赵琢身边时,瞥见他眸子里一闪而逝的复杂神色,无心推敲,便绕过他进了大厅。
“谁是于小波啊?”正赶着主位上的赵太师发问。看见旁边赵怀仁一阵猛挤眼,我不情愿的上前一步道:“奴婢就是于小波。”赵“坏人”你又有什么阴谋诡计啊?非要把我整出太师府不成!?“嗯~长得还算端正。”赵老爷像看儿媳妇似的细细打量我,惹得我浑身不自在。
外面的人都陆续回座,赵刘氏以为我正被老爷骂,一脸得意的扭到赵怀仁身旁,以示她的地位。当听到老爷后面一句话时,顿时粉脸煞白。
“既然吾儿喜欢,便择了日子早些成婚吧!”
你说什么!?顾不得老幼尊卑,我瞪上赵敦赵老爷子,嘴巴张成了一个大大的O型。
-------------------------------看累了看我分割线-------------------------------
我保证我当时吃惊的程度绝对不亚于赵刘氏,而且我保证比她更不爽!!!
“结婚?跟谁结婚?”我眼神有些游离,在赵怀仁和赵敦之间闪烁,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这句话究竟问的是谁。
“当然是跟琢儿!他很中意你。”赵敦语气中透出不可违逆的意思,似是对我的无礼发问很不满意。
“赵琢!?”哦呵呵!这是今天第二个惊爆的消息,“他什么时候喜欢我了?”好你个赵琢!之前见你还假装男女授受不亲,如今却要强婚了不成!?你喜欢我咱们可以先谈谈恋爱拉拉手,不用那么着急结婚吧?我于是瞪着他,见他也是一脸错愕的看向赵怀仁,两人一颦一顿的交换着什么讯息。
“于小波!”见我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赵敦强压怒火,“难道我家琢儿配你不起?”
“小波不敢!”一定是赵怀仁趁方才我不在,跟他爸说了什么。你们欺负我平日里唯唯诺诺,老子就偏不让你们如愿!“是小波配不上二少爷。”
“哼~这是你的福气!何况又不是让你做正室。”
突~突~突,我额头上三条青筋暴露,咬着嘴唇半骂道:“若是侍妾,那小波更是万万不能答应!”
赵怀仁似乎没想到我敢跟老爷顶嘴,一张脸时青时白,微眯的眼睛里尽是让人琢磨不透的情绪,可想而知他的胸中又是怎样的翻江倒海。
其实我最气的是赵琢!明明我们两个都是受害者,他怎么就能任凭兄长如此安排自己的终身大事!?
最后瞥见站在一旁的赵刘氏——幸灾乐祸如她。心肠这么坏,活该你生不出孩子!今儿个要是让我嫁给赵怀仁,说不定我为了气死你也会答应!
“混账!一个身份不明的丫鬟还想做正室?”由于我语气决绝,引得赵敦拍案而起,。
“老爷误会了,小波并非此意。”我抿了抿嘴,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情愫,温和道:“而且小波不是身份不明的人!只是小波的家乡太远,恐怕今生都回不去了……”话至此,我也无法继续。
赵敦算是个君子,见勾起了我的思乡之情,口气也软了下去:“不知姑娘家住哪里?待姑娘和琢儿成亲之后,老夫可以差人将姑娘的父母接来……”估计这已经是赵太师最后的让步。
“老爷不必麻烦了,家母还有弟弟照顾。”我没有弟弟,只是想到了大咪,“弟弟孝顺疼人,定会常伴母亲左右。”我减缓了语速编着,由衷的佩服起自己的想象力,“小波离家本是为了抵债,谁想债主又用小波抵了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笑看世间几多愁】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