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笑看世间几多愁 > 笑看世间几多愁_第10节

笑看世间几多愁_第10节

作者:苑筱 发表时间:2018-10-26 09:15:01 更新时间:2022-04-10 04:19:01
这次我一夜好眠,无梦——虽然醒来时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睡到了床上,颈上的伤口也经过细心处理——我也并没有想象般讶异。
就这样相安无事过了几天,直到我认为安全了,才终于敢在那天傍晚,上院子里溜溜……
风微凉,可是空气很清爽。我呆呆的坐在池塘边,望着升腾起的水雾和倒映在池里不太圆的月亮。
知道身边多了个人,我却不看他也不理他。待到他站烦了,会自动摇开扇子与我闲扯开来,“二少夫人好雅兴~在此观鱼赏月!”
“哪里!平日无所事事,出来透气罢了!”我与他寒暄几句,便不再搭话。谁想他不识趣,空站了好半晌竟又开口道:“夫人似有心结,不如说来与沈某听听?”
瞥见面前人一副认真想为我分忧的表情,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随便应付了几句,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就不假思索的问了出来:“沈公子轻功如何?可否教教小波?”如果学会轻功,也许我可以试着找找那座山。
“呃……”沈让一脸为难,“在下虽略懂一二,但谈到教人……”他缓缓露出职业微笑,与我打着商量:“不知二少夫人可有其它事在下能帮上忙的?”
“有~!”我闪着狡黠的目光,用下巴指着整座府邸,“带我离开太师府!”
本就是开玩笑的话,说出来却格外痛快!这种肆无忌惮的对话和毫不讲理的要求我已经很久没说过了,尤其是当看到沈让吃惊的面容,我更是从头爽到脚。
“开玩笑”三个字还没来得及出口,我就被沈让接下来的回答震住了,“好啊!”
“什么?”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嘴巴张得快能塞下一只60瓦的灯泡。
沈让含笑,用溢满柔情的双眼注视着我,轻轻吐出几个字:“我可以带你离开太师府。”
-------------------------------看累了看我分割线-------------------------------
“呃……”望着他逐渐欺近的身体,我脑子里突然蹦出两个成语——受宠若惊和雷厉风行——前面那个是形容我的,后面自然说的是沈让。“沈公子不用收拾行李吗?”
他轻笑着折起扇子,像抱琵琶一样抱起我就往墙头飞去,“恐怕在下来不及收拾了!”
跳过沈让的肩膀,我发现有人因为迟了一步正大剌剌的戳在院子中央,“赵琢!?”我轻唤出声。那人似乎听到了,猛一蹬地也向墙头飞来,[炫/书//网-整.理'-提=.供]还从袖口里甩出三个东西直逼沈让后腰。
被沈让一个旋身挥袖挡下,三枚铜钱应声落地。铜钱镖!?我直觉想笑,赵琢你太有喜感了!
感觉抱着我的两只手臂紧了紧,沈让回眸略带挑衅道:“‘无忧洞’!一个人来!”语罢纵身一跃,冲进了漆黑的街道。原来古人所谓的“略懂一二”就是“非常精通”啊!过山车又来了……- -b
两人这么一前一后跑了好{炫&书&网}久,看赵琢那个拼命的身影渐渐没入黑暗,我突然良心发现的大喊:“我是自愿的——”
我们在黑夜中穿梭,凉风削的脸有点疼,我把冰凉的手指贴近嘴巴,轻轻呵着气。又飞了一会儿,沈让终于选择落在接近城边的一个小客栈里。
细皮嫩肉的店小二出来迎接,他和沈让低声谈论着。我知道话题里肯定少不了自己,因为他们会不时地用目光“关照”我。
讨论的结果:我和沈让被安排在同一个房间。理由:客栈满员。
我这算被挟持么?真正的挟持?可赵琢会因为我去那个什么山洞吗?唉,不想了,杞人忧天!谁知道明天我会不会被个穿越过来的大卡车撞死~!翻了个白眼,我于是开始琢磨其它的问题——今儿晚上怎么睡呀?
单独坐在房间里,死一般的沉寂。我突然蹦起来摸向腰间,还好!它还在!我已经快忘记自己来自<炫>-<书>-<网>于现代,最早那身衣服也被赵怀仁以世俗难容为由拿去烧了,只有这个打火机,还被我偷偷藏着。
将它掖好,我踱到窗前,用手肘支撑着,尽情享受夜晚空气的清新。刚才吹过风,竟一点倦意也没有。不经意瞥见走廊尽头,两个交叠的身影。
沈让还在和刚才那个小白脸说话,看他们俩的表情,似有很深的交情。正打算关窗,一幕激情戏上演了——小白脸不知说到什么兴高采烈,踮脚对着沈让的正面就是一吻。因为沈让背对着我,所以没看清楚到底吻在哪儿,但是从角度判断,应该是……嘴巴上……
……
我缓缓地关上窗,缓缓地转过身,缓缓走到桌前,缓缓坐下,一口气被我深深吸进肺里又轻轻吐了出来。好半晌我才幽幽开口:“资源浪费了……”
为什么同性恋都长得那么好看呢?其实我并不反感同性恋者,喜欢谁是他们的自由,只不过刚好他们喜欢的人是个同性而已。现代人已经能渐渐接受了,至于古代……沈让啊,你还有很艰难的一段路要走哇!
门吱呀一声开了,沈让潇洒地走了进来。我注视着他,一副了然于心的模样,“方才你和那小……二……”差点说成“小白脸”,还好我改口得快!
他但笑不语,摇着扇子等待下文。
“算了,我理解,我明白,你不要有什么压力!”三步两步蹦到床边,拍着硬邦邦的床板,我冲他露齿一笑:“我睡里,你睡外。”顺便给我挡风~!
不等他回答,我自顾自的说完就翻身上床,窝到最里面寻了个舒服的位置,梦周公去也!

第十一章 女子月月有

那天回到太师府,已是半夜。我自认脚力不差,可为何轻功会输给沈让?最奇怪的是他竟然也会点穴!?那可是……
“琢儿!”心思被大哥唤了回来,我望着满地狼藉,这祠堂怕是保不住了。“把娘的牌位先拿到我房里供起来。” 我缓缓接过大哥手中的牌位,小心捧在怀里,白色绢布包裹得并不严实,若隐若现“亡妻张氏秋娘”一排几近焦黑的小字。
“赵”是皇帝赐给老爷的国姓,“张”才是本姓。一人受赐,举族为荣,均易其姓。可大哥好像对以此方法笼络人心很是不满,或者说他根本就对当朝皇帝不满。
大哥背手站在残垣断壁之前,肩上顶了片枯叶,却也不见他掸。他倔强的抿着干裂的嘴唇,那双略有失神的眼睛直直盯住地上被拉长的影子。
听说夫人在生小姐的时候难产,幸运的是孩子保住了,所以大哥对这唯一的妹妹也疼爱有加。当得知老爷要为小姐安排婚事,还特意命我去探了沈让的底。
沈让,除了知道他来自<炫>-<书>-<网>富商之家,其它什么也查不出来,疑点之多,在我调查的人名单里位居第二。所以我料定他的身份背景很不一般,否则也不会有能力掩埋所有线索。“富商”的头衔怕也只是为了行事方便,故意放出的口风。
当杨厦提议她中秋外出赏月之时,我便发觉此事另有蹊跷。他虽没明说,但凡明眼人都知道妻子外出必有丈夫陪伴,他这么做显然是想支开我。果不其然,当天他便派刺客夜袭太师府。
当时老爷也在府里,刺客却只袭击大哥,看来他已经把大哥视为劲敌,且威胁程度远胜于老爷。对于新旧党争,大哥虽没表示过立场,却也时常与杨政、杨厦二人作对;老爷就不同了,为利己,几次三番见风使舵,与二杨没有明显冲突。照此以往,当大哥坐稳“太师”这把交椅时,便不是他们能对付的角色了。
为了保护大哥,我求胜心切,出手尽是阴狠毒辣。我第一次庆幸自己幼年习武,学的都是使毒、暗器这些见不得人的招数,才能以最快的速度了结那场恶战。就算她被挟,我都能收剑静待刺客毒发。还好我提前在剑上喂毒,还好之前的厮杀中那刺客已经受伤,否则面对那样的场面,我是否还有能力保持头脑清醒……
最后她还是被挟持了,被那个轻功了得,身份如迷的沈让挟持了!中秋节那天为免打草惊蛇,我佯装没有看到他藏在月饼中的字条,早知该尽快调查,却因为大哥遇袭一事耽搁了。天呐!这究竟是怎样的疏漏!?当沈让怀抱她,扔下“无忧洞”三个字的时候,我的心顿时漏跳一拍。
“无忧洞”并非什么山洞,而是汴梁城里的下水道,藏匿了许多作奸犯科的人。那些人有时甚至强抢民女,然后拖到里面……这情形,即便是曾经的府尹包公也未能杜绝。
于是我拼了命的追,看到前面她的眼里竟透着一丝怜惜——是对我吗?还是对她自己?我直觉不能让她离开——为了保护她吗?还是为了我自己?
她的疑点比沈让还多,在我的名单里位居榜首!她既不是汴梁人,更不是大名府人士,没有出生日期,没有籍贯,没有父母,没有亲朋,甚至没有人认识……她从哪来,又要去哪?她只是一个过客吗?冷眼看待这一切。
她像极一池碧波,纵使清澈见底,却让你无论怎样也看不穿,看不透。以手掬起,待你以为抓住了,竟又被她调皮的顺指缝溜走……抓?难道我是想抓住她的吗?
看着前面的人影渐渐没入黑暗,我真希望自己能说话,能争辩。这样我就可以告诉那个愣愣的大喊“我是自愿”的人,其实那晚我没有……
------------------------------以下300字微H分割线------------------------------
两片湿软的唇瓣覆了上来,于小波缓缓睁开眼,看到的是一张陌生男人的脸,他眸子里闪动着掩不住的情欲,整个人蠢蠢欲动。小波愕然,既喊不出声,也使不上力。任他细长的手指缓缓伸入自己的前襟,肆意撩拨,滚烫的掌心带来一阵阵酥麻。
手下的动作未停,他再次俯身捉住了她的唇。一阵耳鬓厮磨过后,小波发觉身上的衣服已被褪去大半。
停止用舌头舔舐她的耳廓,那人一只手撑在床上,另一只手摸到下面轻轻分开她的腿,沿着臀部曲线,向深处更敏感的地方探去。
羞耻心敌不过一波一波的快感,她绷紧的身体逐渐随着愈发{炫}高{书}涨{网}的欲望而卸下防备。抬起潮红的脸,她抿着干涩的嘴唇,猛然对上一双细长的凤目——玩味、不屑,还有唇畔勾动的邪笑——沈让!???
两鬓间渗出的细小汗珠和几根贴在额头上湿漉漉的发丝,令沈让周身散发着淫靡的气息。发觉身上的人突然换成他,小波原本意乱情迷的眼睛顿时放大了三倍。
当那人扯开他自己的上衣时,原本潇洒的动作却因为那两个突现出来的球体给于小波的大脑造成了永久性损伤——沈让……你胸脯上挂的……是女人的乳房吗!!!?????
---------------------------------微H完毕分割线--------------------------------
“哎哟我的妈呀~~!”在精神上受到严重刺激时我反射性的踹向沈让,结果一脚踩空,整个人扑下了床。
听见屋里一声巨响,外面的人忙打开门。
“姑娘没事吧?”小白脸端着水盆冲进来,用脚带上门,看到我成一个“大”字形趴在地上,眼里透着讥讽。
“……没事。”我下意识看向身后,沈让并不在床上。原来是一场春梦!不过比起“春”,那个胸脯更让人记忆犹新,于是背后升起一阵恶寒。
“公子说让我跟门外候着,等姑娘醒了就把洗脸水送进来。”他“哐”地放下水盆,瞥了我一眼,“没想到姑娘这么能睡~!都过了巳时才起。”
听出了话里的抱怨,我不再多言,径自洗了脸,就蹦到楼下找吃的去了。
沈让出门办事,临走前吩咐小白脸好好照顾我,所以这太师府外的第一顿早饭+午饭虽然跟府里比还差点,可也算丰盛:什么王楼梅花包子啦~曹婆婆肉饼啦~薛家羊饭啦~梅花鹅鸭啦~石逢巴子肉啦~样样都是有名的小吃。
我感觉离开赵氏兄弟的监管后不光心情变好,食欲也大增!望着满桌子盘碗狼藉,我满意的打了个饱嗝,向小二讨了杯茶灌缝。
正惬意的对着大门外熙熙攘攘的人群发呆,突然感觉到一股热流在小腹中游走,紧接着便顺着两腿间的缝隙冲了出来。
完蛋了!……
我静静站在房间里面,不敢走动,更不敢坐下。方才匆忙奔上楼,也忘记招呼小白脸进来。我的丝薄,我的干爽网面,我的纤巧护翼,还有我的超长夜用……统统都没有啊!在二十一世纪享受惯了,突然让我改用沙子树叶这不是要人命嘛~!!!
正在危急时刻,沈让轻快的踱着步子进来。见我站着,他也没好意思坐下,摇开扇子淡淡地说:“听闻方才二少夫人食欲甚好,不知小店的菜色可对胃口?”
“嗯!”我胡乱答应着,不免想起那个春梦和胸……脯,看沈让的眼神也多了几分闪烁。他既然喜欢男人,那他应该能跟我算同性,那么同性间的话题也是可以谈的吧?
请原谅我的思维简单,主要事出突然,又实在找不到可以麻烦的人才出此下策!
“沈公子!”不敢看他的眼睛,我把脸转向窗外,“呃……你可以给我几张生宣纸吗?”
“这恐怕不好吧!”沈让眼中一抹精光闪过,“沈某如何知道二少夫人不会给太师府通风报信?”
听到那句话我真的有片刻绝望感,同时不得不佩服他的心思缜密。
“这宣纸我另有用处,而且我必须得要!”看他那个悠闲的样子我气就不打一处来。他也不接话,虚笑着等待一个有说服力的解释。于是我赏他一记白眼,没好气道:“我来例假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笑看世间几多愁】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