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恨相逢之战国之恋 > 恨相逢之战国之恋_第2节

恨相逢之战国之恋_第2节

作者:Vivibear 发表时间:2018-10-26 09:12:46 更新时间:2022-04-10 04:19:01
名叫菊池的女子答应着,看了我一眼,我好象感觉出她的眼神里有些疑惑。

他吩咐完,低下头笑了笑道:“今天你就早点休息,明天再让你见见我们家里人。”我扯了扯他的衣角,他又是一笑:“怎么,想到我那里睡吗?我不介意。”

我给了他一个白眼,低声道:“我想洗澡,也就是沐浴”我使劲搜索出这样一个单词,希望以前的日文洗澡也是这么说。

他的脸忽然红了红,又和菊池说了些什么,菊池有些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那你去房里吧,菊池会去帮你烧水,早点睡!”他也会有点不好意思啊,稀奇。

“小次,”我冲他甜甜笑了笑。“谢谢你!”

他摆摆手,飞也似的逃走了。小次,这声叫得我自己都有点打寒颤,何况他,呵呵。洗完澡,换了菊池给我拿来的衣服,有股熏衣草的香味,好舒服。

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好累,不管明天怎么样,今天先好好睡一觉吧。

正文 荒子村

一觉醒来,似乎身边还有那股熏衣草的香味,也多亏这香味,才让我在这个异时空的第一夜睡得这么好,不过似乎也应该感谢他,多亏他,不然自己还不知道怎么样呢,虽然他的嘴巴有点贱,不过也不是个坏人。

正想着,菊池端着一盆水推门进来了,她笑了笑道:“你先洗洗脸,再换了那套衣服。”“谢谢你!”我由衷的对她说。

洗过脸,更是舒服,我换了衣服,这件粉色和服款式还挺简单的,行动起来也方便点,我把头发一扎,就出了房门。

这个地主家的地方还蛮大的呢,有很多房间,院子也很大,到处都种了些花花草草,院子的一角种了很多金银花,藤藤蔓蔓,倒也挺别致的,二叔的院子也有很多这样的金银花,唉,昨天还在他的院子里,今天居然------------人同景不同了,我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喵--------------”哪里来的猫叫?我朝四周一看,这里居然有只小白猫,其实也不算小啦,它的身子很肥,圆圆的象头小猪。

我一把抱了它在怀里。揉了揉它的脑袋道:“小猪,你也在叹气吗?你吃的又白又胖,哪有那么惨,有谁比我惨呢。”

一声轻笑传来,就听见一个男子笑说:“姑娘,你有什么惨事呢?还有这只猫不叫小猪。”我回过了头,只觉一阵晕旋,那年轻男子站立在朝阳之下,身形修长,温润如玉的脸上含笑盈盈,一双深黑的眼睛里也满是温和的笑意,在金色阳光下,就像是一块色泽柔亮的美玉,好温柔的男人。

我咽了一下口水,正要回答。

“她是我昨日捡来的!”这种贱话只有那个坏蛋说得出,我飞快的把我的白眼送了过去。果然他斜斜的倚在柱子边,双手交叉,自以为很酷的笑着。

“她叫小格,是从大明来的,稀奇吧?”那混蛋又在开口了。那男子笑了笑,一笑倾人城啊,我呆呆看着,现在终于知道什么是春风拂过的感觉了。

“我是前田利家,他是我大哥利久的儿子。”他笑着说。

前田利家!这个名字好象更有名,因为善于舞枪,人称枪之又左,想不到他英勇善战,却是个儒雅的美男子,真是不可思议。那这么说那个坏蛋真的是前田庆次了?不可能这么凑巧吧?

也许是看我极度震惊的表情,他不由的笑了起来,“怎么?觉得我的名字很奇怪吗?”那边那个男人又开始插嘴了:“她就是这么呆,昨天听了我的名字也是这么副表情。不知道是不是个呆子。”

八格牙鲁!我心中又骂了他十几遍,难道我拿你没辄吗,哼!

我也笑了起来,道:“我知道,我还知道你的幼名叫犬千代呢。”利家的脸色稍稍变了变道:“你怎么知道?”

我贼贼的瞄到庆次身上,用手一指,大声道:“就是他告诉我的!”

利家盯了一眼庆次,有些生气,庆次在那里拼命辩解:“我没有,我没有!”

我又火上加油的添上一句:“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这里人!”

利家还是笑着,“庆次,你跟我来。”庆次的脸色变了,“我没有,真的!”

在他被利家带走前,他狠狠的看了我一眼,我回报给他一个极其灿烂的微笑。

他们家里人倒都不错,不过他们听说我是从大明来的,都非常好奇,拉着我问东问西。半天后,我才把他们家搞清楚。父亲是叫前田利昌,母亲叫阿辰,他们看上去也挺慈祥的,,大儿子利久看上去大概有三十几岁,挺憔悴的,不过还算俊朗。二儿子战死了,三儿子就是利家,听说还有个四儿子被佐胁家收养了。

不过我记得庆次不是利久的亲生儿子,是跟他妈妈一起改嫁过来的,不过今天没有见到他妈妈,据说是来自<炫>-<书>-<网>甲贺的忍者家族,好想见识一下。

“小格,你怎么会来日本呢?”阿辰夫人有些不解的问我。

我一愣,这该怎么说呢?“嗯------------我,我父亲是位商人,我随他一起出海经商,谁知坐的船遇到风暴,便漂泊到这里了,”唉,只能用这个最最俗套的借口了。

“那姑娘怎么能说我们这里的话呢?”

“嗯,因为要出海日本,所以父亲让人教了我一些。”

看着我声泪俱下的表情,阿辰夫人很是同情的说:“真是可怜的孩子啊,那现在你打算怎么样?不如在我们家里先住着吧。”

真是个大好人,我心中一喜,一抬眼,就看见庆次斜着身子,看着我贼贼的笑,一脸不相信的表情。

不管他了,至少前田家在战国历史上遭遇还是很不错的,大树底下好乘凉嘛。

我点了点头,甚是感激的说:“多谢夫人,不过我也不想白吃不住,我可以在这里帮忙做家务,做做饭。”我的烹调水平还不错的说。

“噢,你会做日本菜?”她有些吃惊。唉,我不知吃了多少次日本料理,因为喜欢,还特地缠着那厨师教我,自然不再话下。

我点点头道:“也会做些本国菜,和西洋菜。”

前田大人笑了起来道:“那我们可有口福了。”

我舒了一口气,这是我在战国年代活下去的第一步吗?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想活下去,至少命运对我也不薄,碰到了前田家这棵大树。很快,我就熟悉了这里的厨房,幸亏看多了电视,和中国古代的也差不多。

不过用木柴,真的有点麻烦,我一边加着柴,一边哀叹:“要是煤气灶就好了。”

“煤气灶是什么?”又是他!他靠在门边笑嘻嘻的看着我。

“小次,你过来!”他楞了楞,道:“你叫我什么?”

“小次呀”我笑着说,没叫你小刺猬不错了,我暗暗想。

他无奈的笑了笑,走了进来,蹲下来一边帮我把柴放进灶里。

“对了,什么是煤气灶?”他还是不死心的问,看他这样子,真是难以和天下第一倾奇者联想起来,可见什么都需要后天的培养。

我吞吞吐吐道:“嗯---------这个煤气呢就是一种气体,我们不用柴,就用这种气体烧饭,取暖。”

他不大相信的望着我:“怎么可能呢,光用气体烧饭?你们大明都用气体吗?”唉,你个400多年前的古人怎么能了解。

我点了点头:“对啊,我们都用这种气体烧饭。”看着我认真的样子,他很是感慨的说:“真是不能想象,大明居然可以用气体烧饭做菜,真想见识一下。”

我笑了笑,心想我们当然比你们小日本先进啦!这一天晚上,我见到了庆次的母亲阿常夫人,她容貌清秀,但是面色严肃,不苟言笑,让人觉得十分难以亲近,真是不懂这样的母亲怎会有个反差这么大的儿子。

就这样过了半个多月,我也有点习惯这里的生活了,以前听说过人是最有生存能力的动物,现在看来的确是这样。

前田家里的人对我都不错,对我的烹调技术也很满意,除了庆次时不时的来骚扰我一下,我的日子居然还过得不错,只是21世纪所学的在这里一点用处也没有,沦落到了做一个煮饭婆。

偶尔我也会帮着修剪修剪花草,对那株金银花更是百般呵护,也许因为这是唯一让我有点现代感觉的东西吧。也不知道老爸老妈现在怎么样了,他们一定很担心吧,不知道会不会报人口失踪呢?

“小格,在那里干什么?”一个温柔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索。

我回过了头,这么温柔的声音当然只能是利家这个美男子了。他的眼神温和的似一池春水,看着他的眼睛就会让你的心情平静起来。

“没什么,就是看看。”我嗫嚅着说。唉,怎么一看帅哥就有点紧张了,真没用。他笑着走了过来,道:“这花有什么特别吗?”

我顺手采了一朵道:“你尝尝!”看着他有些惊讶的眼神,我不由的笑起来,“这种花是可以吃的,真的。吸一下它的根部。”他半信半疑的接了过去,放进嘴里,忽然笑了起来:“真的是甜的!”他的眼神里忽然有种孩童般的纯真,所谓的武将,也有他可爱的一面呢。

“明日我就要回清洲城一趟,为主公办点事,可能要十几天后才能回来了。”他轻轻的说。

我笑了笑,心想你去哪里好象不关我的事噢。“那你自己保重啦。”

主公,他的主公是谁呢,厄---------我的心跳好象快了起来,前田利家的主公,当然是战国史上最为有名,有第六天魔王之称的暴君织田信长了!不过现在应该还只是尾张国的小诸侯吧。不管怎么样,可千万不要碰上他,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看我的脸色变幻不定,他轻轻拍了拍我的肩笑道:“你不用担心我,主公身体抱恙,所以有些事要处理。”

我笑了笑,我不是担心你,我是担心我自己的小命啊。

“小格,你该去做饭了!”又来了,少说一句会死吗。这个庆次还真把我当成他们家的佣人了,每天就是催着我做这做那,稍微偷会儿懒他就晃悠过来了。

他看了看利家还放在我肩上的手,笑容里似乎有点不悦,快步走了过来,一把拉起我的手道:“走了,我们的肚子也饿坏了!”

利家也把手收了回来,笑着说:“你就让她休息一下吧。”

庆次回了他一个大大的微笑,就忙不迭的拖着我走了。庆次还拉着我的手往前走,“停啦,手劲这么大,想死人啊。”我用力甩着他的手。他停了下来,放开手,看着我。问道:“你和我三叔在说什么?”

我也盯着他,今天他的眼睛好象特别深邃噢,而且似乎还带着一丝怒意。

“没什么,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不知为什么,就是想和他抬杠。

他看了看我,忽然又笑了起来道:“其实我也挺敬佩他的,他只比我大两岁,却已经是主公身边的得力家臣赤母衣众了,倒是我整日无所事事,荒废了时日。”

他的笑容里似乎多了一丝无奈。其实你以后也很厉害,名气一点也不比他小呢,我很想这样告诉他,可是不能这么说,而且我也不想给自己招来什么麻烦,不过看他平时嘻皮笑脸的样子看惯了,忽然对他的失意的样子有点同情起来,算了,安慰几句吧。

“嗯,其实你也很厉害啊,看上次你的枪法多好啊,又快又狠,如果上阵杀敌,一定不比别人差!”

他的眼神忽然明亮起来,有些不大相信的问我:“真的吗?你真的这么看?”

我诚意十足的点了点头,“你是很有前途的!”真的看不出他有一点第一倾奇者的样子,现在在我面前的似乎只是个有些失意的少年。

现在该有些后悔平时那么对我了吧,我暗暗偷笑。

“小格------”他深深的注视着我,忽然他的嘴角又浮上了那丝邪邪的笑容:“赶快去做饭!”

你,好啊,你个前田庆次,以后本姑娘再也不安慰你了,好心没好报!

我愤愤而去,只是没留意他眼底一丝特别的温柔。

今天晚饭我做的味噌汤大受好评,另外我还加做了一道拿手菜,牛肉片炒黄瓜,大家都吃得不亦乐乎,一扫而尽。

饭后,一家人就开始在厅里聊天。这时他们的每日家庭例事,不过通常都是男人们在聊,女人们都只是微笑着听,日本一直以来都是个男尊女卑的国家,不过现在的明朝,女子也没有什么可作为吧。

“父亲大人,明天我就会出发去清洲城。”利家开始汇报了。

前田利昌点了点头道:“我听说主公的弟弟信行大人也会来清洲城探望吧?”

利昌又道:“信行大人去年曾经发起叛乱,但主公已经饶过他们,这次他前来探望又不知道有什么用意,而且我听说他似乎还有反叛之心,你万事要多留意。”

历史上织田信长的这个弟弟好象很短命的,我也记得第一次叛乱织田信长饶了他们,不过第二次他好象又想发起叛乱,才被织田信长杀了。

“父亲大人,这次是主公特意让信行大人前来探病的。我想信行大人应该没有什么用意吧。”利家还在那里说着。

特意让信行过来?如果我没记错得话,这次好象就是织田信长装病诱骗信行过来,然后诛杀了他!

“啊!”我失声轻呼。大家的目光全都齐刷刷地的落在了我身上,我勉强的笑了笑道:“对-对不起,请继续。”

前田利昌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我又道:“那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恨相逢之战国之恋】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