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恨相逢之战国之恋 > 恨相逢之战国之恋_第4节

恨相逢之战国之恋_第4节

作者:Vivibear 发表时间:2018-10-26 09:12:55 更新时间:2022-04-10 04:19:01
唇,剑眉微挑,一双长长的深黑色眼睛深不见底,气质高雅,要不是这套武士服和他眼底流露出来的桀傲不驯,我真以为是哪里的贵族公子呢。不过怎么看都是个大帅哥。我又犯了一见帅哥就紧张的毛病,赶紧把手从他身上拿开,支支吾吾道:“你爱买什么就买什么,当我没说。”

他的嘴角轻轻扬起一丝玩世不恭的微笑道:“听你的口音,不是本国人吧。”我一阵紧张,不是本国人难道要把我抓起来吗?

我只是机械的点了点头,只怪自己话太多,干吗去惹这些武士呢,被一刀杀了都不知道。

他的眼神中充满了兴趣和好奇,不要啊,万一看上我可怎么办啊。

看我紧张的样子,他笑意更浓,不可否认,这个男人笑起来更帅,不过我还是有点怕怕。

“怎么了,刚才的伶牙俐齿到哪里去了。”他的声音虽然很轻,却有一丝不容抗拒的威严。

“嗯,我只是随便说说,我要走了。”赶紧溜吧。我正要向门外走去,手上一痛,他的手已经牢牢抓住了我的。不是吧,光天化日想强抢民女吗?

“告诉我你的名字。”他不容抗拒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玛丽莲。梦露!”不好意思,梦露大姐,我脑子里忽然就崩出这个名字了。

趁他一分神,我挣脱了他的魔掌,拉起裙角,拔腿就跑。这可恶的和服,跑起来也特别慢!

正当我跑得气喘吁吁,忽然一头撞到了一个人的怀里。不会被追上了吧?

我惶惶的抬起头来,从来没觉得眼前这张脸是这么可爱!“小次!”我欣喜的叫着他的名字,“你怎么来了?”

“笨蛋!”他没好气的说。“跑的这么急干什么?”

我吁了一口气,正要说,忽然发现他的手还抱着我,“喂,先拿开你的手!”一边推开了他。他的脸上闪过一丝失望的神色。

“我差点被人杀了噢。”他脸色一变,“刚刚在店里有个男人拉着我,硬要问我的名字。”我一边说,一边觉得这好象更象被人调戏,说被杀好象严重了点。

果然,他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怒意,不过立刻又展开了他家特有的笑容道:“我猜那人一定有残疾。”

“为什么?”某人又傻傻的问。

“他是瞎子,你这样的长相也有兴趣。”他满脸嘲笑着说。

我怒视着他,从来没觉得眼前这张脸是那么可恶,真想狠狠打上一拳。我只能在想像中打他N遍!想着他鼻青脸肿的样子,忽然又笑了起来,呵呵,中国人的阿Q精神真是根深蒂固啊。

他看我又怒又笑,也不知道我在想什么,一下子也反映不过来了。

“先回武士宅区吧。”我笑着说。回到武士宅区,利家已经满脸怒容的在屋子等我了,他一见我劈头就问:“你到哪里去了?我担心你不知发生什么事了!”

又发脾气,我怕怕,唉,以前那个儒雅的前田利家到哪里去了。他忽然看见我身边的庆次,不由有些诧异,问道:“庆次,你怎么也来了?”庆次笑了笑道:“我在家里无所事事,就顺便来清洲城看看三叔。”

利家点了点头,他的面色也平静了下来,声音也放柔和了:“小格,我也忙完了,明日我就带你逛逛清洲城吧。”

啊,我已经不想逛了,我可不想再碰到奇奇怪怪的人了。我摇了摇头道:“我今天已经看了不少了,小次陪我逛的。”我怕说一个人他又要生气了。他有些奇怪的看了看庆次,随即又恢复了常有的温和笑容道:“那好,那我们明日就回荒子村吧。”他又转头问了问庆次道:“你呢?明日和我们一起回去吗?”庆次嘴角一扬道: “我坐不惯马车,我骑我的松风今天就回去。”

刚来就走吗?我不禁有些惊讶,我看了看他,他也看着我,他的眼神有些灼灼逼人。忽然他收回了目光,一笑,道:“三叔,我现在就告辞了”他又转过头,笑嘻嘻的对我说:“小格,你不送我吗?”我正想拒绝,却看见他的眼神里有一丝恳求的神色,便点了点头,跟了出去。

看他牵了松风,我不由问道:“你刚来就走吗?不累吗?”

他白了我一眼,道:“笨蛋!”

“可是你来了就走,那你过来做什么?”某人还在傻傻的问。

“傻瓜!”他又是一个白眼。

好了,够了吧,好心问你,被你骂了好几句了。

我心中一恼,正要转身回去,忽然身子被人一扯,转眼间已在庆次的怀中,他紧紧抱住了我。

“我要不是担心你这个笨蛋,怎么会赶十几个时辰的路过来看你!你真以为我来看三叔啊!”

听着他的话,我的脑袋一下子轰起来,他,他该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我实在没有任何思想准备和这里的任何人有什么情感纠葛,只能装傻了。

我一把推开他,笑道:“你又想来取笑我了,我说你才是个大笨蛋,赶十几个时辰路就是想来取笑我,我才不上当!”

他的眼神一下子黯淡下去,但很快又换上他那副放荡不羁的笑容,笑嘻嘻的说:“这次你变聪明了,这样都骗不了你。”

他转过身,一跃到马上,摆了摆手,故作潇洒的说:“明日见!”

对不起,小次,我还没有适应这个时代,所以我回应不了你的感情,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心底没来由的升出了一丝愁绪。

正文 强盗良之

回荒子城已经快十天了,一切似乎都没有改变,只是利家对我笑的更加温和,而庆次,他似乎已经忘了上次的事情,一点都没有减轻对我的虐待,每日不讽刺我几句就难受。不过我的心里反倒松了一口气,看来他也只是少年维特似的烦恼,他的喜欢只是因为我和他们有些不同吧,小孩子般的喜欢,想想他还比我小两岁呢。

倒是利家的笑容,里面似乎蕴含了太多我负担不起的东西。在他眼里,我已经不是个普通女子了。也是,在他们这个年代,女人都是一个样子,但如果我不是从现在而来的,也会变成其中的一员吧。

来了这个时代一个多月,我觉得自己明显比以前更多愁善感了。我真的不想改变,再这样下去,我会讨厌自己的。

这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就一直坐在厅边胡思乱想。真希望睁开眼睛,就看见爸爸妈妈在眼前了。想着想着,我就忽然睁开了眼睛。

“啊。”我一个激灵就站了起来,眼前居然站着一个我从没见过的男人!那男人也似乎被我的突然睁眼吓了一跳。他也后退了一步。

“喂,你是谁,怎么擅闯别人家!”我指着他恼怒的问。他也是满脸疑惑,他反问道:“你是谁?我怎么从没见过你!”

我俩就这么对视着,他的肤色白皙,嘴唇柔和,只是一双幽黑的眼睛冷冰冰的,倒也是个帅哥,看他穿着一套浅蓝底白色鹤状图案的武士服,应该也是个武士吧。

“再不回答,我不客气了。”他冷冷的说。不是吧,入室抢劫还这么神气,虽然我不是个男人,但是前田家对我这么好,怎么我也不能让他得逞,该死的利家和庆次都到哪里去了,紧要关头都找不到他们。

“嗯。。。我是--------”趁他分神的时候,我赶紧抓起手里的水盆朝他劈头盖脸的扔了过去,一边大喊:“抓贼啊!”

他一把打开水盆,但还是被淋成了落汤鸡,头发全耷拉在了一起,他的脸色一阵发青,嘴唇一阵发抖,忽然就冲了过来一把掐住我的喉咙,好大的力气,“救----救命!”我挣扎着喊着,难道今天就要命绝与此吗?

“良之,你在做什么,快放开小格!”是利家的声音,太好了,总算有人救我了,只觉喉头一松,赶紧贪婪的吸了几口空气,身子就软了下去。

“小格,你没事吧?”我一睁眼,已经在利家的怀里了,我看了一下旁边,庆次也满脸担忧的看着我,怎么要不不来,要来一起来。我摇了摇头,他抬头怒视那个男人道:“你是不是想杀了她!”

那男人也是一脸委屈道:“是她先动手的,她不问青红皂白,拿起水盆就砸我,我以为她是小偷。”

在利家询问的眼光下,我嗫嚅着说:“我以为他是---强盗。”

“哈哈哈!”庆次已经在一边笑的弯下了腰,利家控制着满脸的笑意,尽量平静的说:“原来这是误会,这是我的四弟,一直寄养在佐胁家的良之。”说完,他也笑出了声。

我看了看这个男人,刚才还玉树临风,可现在浑身湿答答,俊朗的脸上也都是水珠,还有一缕头发贴在了额头上,真的很搞笑,我不由也大笑起来。

他极其郁闷的看了看我们,转身就走:“我先去洗洗。”庆次还在那里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还指着我说:“小偷碰到强盗,哈哈!”白痴,小心笑得抽筋,这下他又多个笑柄了。倒是利家已经缓了过来,看我有点生气的样子,他拍了拍庆次的肩道:“好了,再笑小格真的生气了。”

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这个叫良之的男人又风度翩翩的坐在了饭桌边。他的脸绷得紧紧的,眼神比刚才更冷。不过看着他这么酷的样子,又想起他刚才的落汤鸡造型,我又忍不住想笑起来,一抬眼,看见他正盯着我看,好象感觉他的眼中有两团小小的怒的火花在跳动。可不要就这样和我结仇啊。偏偏这时,又有人不识相的说:“四叔,你别怪小格,她经常这样的。”好你个庆次,年纪和他们差不多大,还四叔四叔喊得这么亲热,轻骨头!这还不说,还煽风点火,我气恼的白了他一眼,就见他满脸不怀好意的笑。

他轻轻笑了一下,如果这是算笑的话,尽管我只看见他扯了一下嘴角,“我怎么会和一个女人一般见识。”

这话听着不大顺耳,我清了清嗓子,站了起来,对着他说:“今天的事的确是个误会,我的确有错,不过你也不是全对,至少我问你的时候你应该回答我,而不是反问我。今日我大人有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我按大明的风俗敬你一杯,今天的事全当忘了,一笔勾销!”说着我自己一饮而尽。我想我是武侠小说看多了。

不过我觉得自己说得不错,是我大人有大量,不和你计较,吼吼。

果然他愣在了那里,利家满脸欣赏的看着我,庆次还是笑嘻嘻的表情,前田利昌颇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笑道:“良之,你也要有容人之度量,今天小格已经和你道歉,你也要接受。以后也是一家人了。”

良之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我,他点了点头道:“是,父亲大人。”接着也一饮而尽。

前田利昌笑了笑又道:“小格虽然是个女子,却能说出这样豪气的话,又有容人之量,若是男子,必有所作为。”

我的脸一红,什么时候我变得这么伟大了,呵呵。

他又转头问良之:“今日怎么有空过来了?”

良之恭恭敬敬的回答道:“主公过几日会来荒子村,所以让我前来通报一声,你们也好有所准备。”

所有人俱是一喜,利昌笑道:“主公到来真是天大的荣幸啊。”

利家也笑着说:“那我们要好好准备一下了,过几日我去迎接主公。”

看这他们喜笑颜开的样子,我有点发晕,良之的主公是谁?难道也是织田信长?历史上没怎么说到佐胁良之,所以我对他几乎一无所知。

“你的主公也是织田信长吗?”我急急得问他,他脸色一变,何止是他,全家人的脸色都变了变。

“主公的名讳也是你能叫的吗?”良之瞪了我一眼,声音象冰一样。。

GOD,不会吧,他们的主公都是织田信长,大魔王就要来这里!不要啊----------

“小格,到时要辛苦你了,厨房的工作要拜托你和菊池了。”前田利昌的话好似一把大刀杀了过来。

我机械的点了点头。不是这么命苦吧,如果他不喜欢我做的菜,会不会当场凶性大发,把我喀嚓了。。。

“小格,你没事吧,脸色这么差”利家轻轻的问。

“我不大舒服,我想先回房了。”在得到允许后,我逃也似的回了房。我需要静一静,来消化这个“意外”。

过了一会儿,传来了敲门声。

“小格,你没事吧?好些了吗?”门外传来利家温柔的声音。“我没事,不用担心。”

“那你早点休息吧,我先走了。”不好意思,利家,但我现在实在没有心情和你聊。

半晌,门外又传来了敲门声,“我真的没事,不要吵啦”我提高了声音,不要烦我了。

传来的却是一阵轻笑,这个笑声我再熟悉不过了,我走到门口,猛的打开门,果然,庆次笑嘻嘻的站在门口。

“怎么,小格也有害怕的人吗?”我看着他那玩世不恭的笑容,他的眼神里却没有笑意,只是深深看着我,仿佛要把我全部看穿。

不知为什么,在他面前,我总是很难伪装,我转过了头。“我才不怕那个大魔王。”我脱口而出。

他的脸色忽然严肃起来,他扳过我的肩膀,让我的眼睛看着他,“听好,小格,我知道你平时口不遮拦,不过大魔王这三个字可不能再说。”

我点了点头,他又笑了起来,捏了捏我的鼻子道:“这才乖!”不是吧,我还比你大两岁呢!

他往外走去,忽然回头一笑道:“其实大魔王这个词还蛮有趣的,留着以后用吧。”

我想笑,却又笑不出来,只希望这个日子晚点到来。

正文 魔王信长

日子也太快了,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恨相逢之战国之恋】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