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恨相逢之战国之恋 > 恨相逢之战国之恋_第9节

恨相逢之战国之恋_第9节

作者:Vivibear 发表时间:2018-10-26 09:13:17 更新时间:2022-04-10 04:19:01
比阿市大十多岁,而且已经有个正室夫人。信长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妹妹做侧室,而且我知道她的丈夫也是另有其人。

看她笑得灿若朝霞,我却觉得心口堵得慌,这两年,信长就会把她嫁掉,想着她的初恋立刻就要破碎,不由难过起来。

她还是笑着问:“我都告诉你了,你也要告诉我你喜欢的人是不是庆次。反正我觉得庆次很喜欢你。”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我是不会喜欢这里的任何人的,而且庆次一点也不成熟,象个小孩子。”她呆了呆,“在说我根本也不属于这里”。我喃喃道。

忽然觉得这个问题很烦。。。。

“庆次,你什么时候来的?”阿市忽然喊道。我一回头,庆次正斜斜的倚在树边,嘴角还是那抹玩世不恭的微笑,只是眼神中似乎有丝失望。他什么时候来的?他有听到什么吗?我会不会又无意中伤害了别人?

他走了过来,忽然揉了揉我的头发道:“我怎么会喜欢这个笨蛋呢,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我白了他一眼道:“怎么,喜欢我就这么倒霉吗?”

他笑嘻嘻的道:“要是一直没人要你,我就委屈一下算了。”

我忽然觉得对他的内疚全都消失了。。。。

“要娶我的人多着呢。”

“有吗?”

“当然有!”

“要娶你的人一定很聪明。”

“为什么??”

“因为你是笨蛋。这样才能中和一下”

“滚。。。。。。。。”

“你觉得不对吗”

“你的脸是不是发痒了?”

“其实我还算聪明的,要不----------”

“滚!”砰!

“呀!”

真是气死我了,阿市在一边已经笑弯了腰,我更是生气,他是不是想大家都知道给我起的这个外号,自己才是笨蛋,还倒打一耙,真是岂有此理。什么时候他才能成熟一点!

--------------------------

今天的信长惹不得,今天的信长看起来很生气。他的脸色有点发青,眼中隐隐阵怒,脸臭臭的。恐怕马上要发作了。。。这是我这些天来得出的经验,我看了看手里这个茶杯,看来这个茶杯又要遭殃了。

信长恶狠狠的抓起茶杯,忽然看了我一眼,把杯里的茶一饮而尽,咦,今天怎么没有扔?还没等我想完,那个空茶杯已经直飞下面一个人的头上。唉,还是扔了。

底下的那个人诚惶诚恐,不停谢罪,我一看,怎么又是佐佐成政这个倒楣鬼,再这么下去,他得满头疤了。

“你说,你是怎么做事的!城墙怎么还没有修好,都拖了多少天了!”信长在那里吼。

佐佐成政满脸无奈的说:“那些工人生性散漫,罚又罚不得,只能催他们,但他们也不听。”

“那就全杀了他们!”信长又在发飙了。。。。

“不行啊,短时间根本找不到这么多工人。”柴田胜家急忙阻止。

信长气呼呼的说道:“如今清洲城四面临敌。东有今川义元和武田信玄,北有斋藤义龙和朝仓义景,西有浅井长政,南有松平氏康,都不是等闲之辈。若今日或明日,有敌军大举来攻,该怎么抵抗!”

成政在那里连连磕头道:“属下一定会尽力!”

“尽力,尽力,你根本是个蠢人!”信长还在骂骂咧咧,唉---------------------

好象在历史上有这件事,似乎后来是木下藤吉郎搞定的,不管他了。家臣全都散去,信长似乎余怒未息,我看他没注意我,还是赶紧闪吧,免得被当成出气筒。

“你到哪里去!”他怒气冲冲的喊住了我。老大,你怎么这么敏锐了,我的脚还没移动呢。

“我,我想给你再倒杯茶。。。”我想了个理由。

“今天的茶好象浓了点。”他一挑眉。有吗?他不是在生气的时候喝得吗?这也尝出味道了,要知道还不如连茶泼出去呢。

他抿了抿嘴道:“刚才还想不要浪费了你泡的茶,要知道这么浓,还不如倒了。”

我看了看他道:“好,那以后我泡的茶你都倒了吧!”

他的嘴角扬起一丝淡淡的笑意,道:“怎么,生气了?”

我往自己口袋摸摸索索了一阵,他蛮好奇的看着我,我拿出两个大小均一的沙包,说道:“这是我昨天做的,里面装得是沙子,以后你生气就拿这个扔吧!”

他接了过来,忽然笑了起来,说道:“这个新鲜。你倒有心。”

我白了他一眼道:“我不想你的家臣被你砸的出师未捷身先死,而且我也不是为你,是为了那些贵重的茶器。”

他大笑了起来,笑得甚是开心,“好个出师未捷身先死!”

笑了一会,他停了下来,双眼凝视着我,颇有深意,这样的气氛有些暧昧,我退了几步道:“我要先走了!”

不等他回答,我就赶紧走了出去。本以为可以一切太平,没想到庆次又闯了祸。

正文 修城之约

这几天,城墙的事还是没有解决,这藤吉郎怎么还没跳出来啊。信长的脸可是越来越臭了。正在发呆的时候,忽然看见良之跑了过来,他那一如既往的冷脸上有些紧张的神色,看见他这样,我的心一下子就抽了起来,他这样的表情似乎总没好事。

“小格,庆次他和别的武士打了起来,主公好象很生气。”我的头又开始轰了,前田庆次,你在做什么!而且刚好撞在枪口上,信长这几天心情极差,而且他平时对武士之间斗殴的现象是最为厌恶的!

“主公现在在哪里?”我拉着他问。

“刚才骂完以后就回去了,可能在想惩罚的方法吧。”良之皱着眉说。

我连想也没想,就往信长那里飞快跑去。

一到他门口,刚想推门而入,森兰丸忽然拦著了我,他冷冷的说道:“主公大人正在休息,谁也不许打扰。”

我恶狠狠的看着他,这个玻璃变态,不知道现在我正火着呢。我也冷声道:“滚开。”

他挑衅的看了我一眼,仍旧拦在我面前。我此时心急如焚,再不进去求情就晚了,要是也让庆次切腹之类的可怎么办!都是我害的庆次!

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趁他不备,一把抽出他身上的佩刀,迅速的架在了他脖子上,他大吃一惊,一下子倒也愣住了。

“让我进去。”我冷冷的说。

“除非杀了我。”他淡淡的说。

我冷笑一下道:“你以为我不敢吗?”

这时门突然开了,信长皱着眉站在门边道:“怎么了,要死要活的,小格你把刀放下。给我进来!”

我放下了刀,又瞪了森兰丸一眼,跟着信长进了房。

他的面色平静,就这么看着我,忽然嘴角扬起一丝略带嘲讽的微笑道:“怎么就这么大胆了,为了见我不惜杀人了。”

他虽是笑着,眼神里却没有丝毫笑意,反而有些许怒意。

我的胆子也不知跑那里去了,一接触他那有些怒意的眼神,一时就呆住了。

“说吧,你是不是又想多管闲事了。”他说道。

对阿,我是为了庆次而来,我点了点头道:“我知道前田庆次犯了错,不知道主公要罚他什么?”

他淡淡笑了笑道:“你对前田家还真是忠心耿耿,上次是利家,这次是庆次。你认为我会怎么罚他呢?”

我勉强笑了笑道:“主公英雄盖世,义薄云天,威风凛凛,仁心仁术。(唉,连偶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当然不会和他们一般见识了,再说庆次年纪尚轻,圣人都难免犯错,我想主公不会重责他吧?”

他看了看我,站了起来,面对着我说:“你这是在向我求情吗?”

我看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神已经恢复了平静,难辨喜怒,更似两潭冰水,我点了点头。

他哼了一声道:“你别忘了,我说过什么事情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那你要我怎么样!”我有些生气。

他又笑了起来,笑容下不知隐藏着什么,轻轻道:“你自己想,只要我觉得满意的,我就不重罚了。”

我的脑子又一阵飞转,这是什么意思?我要付出什么代价他才满意?我想应该不是要我死吧?好象不大象,以身相许?(怎么老想到这里去,),怎么办呢?对了,城墙不是还没修好吗?木下藤吉郎,不要怪我,为了小次,只能牺牲你了,反正你很快也能上位了,就让次给我吧。

“我可以保证,三天之内修好城墙。”我看着他的眼睛说。

他的脸上闪过一次惊讶的神情,不相信的又问了一遍:“你说什么?”

我靠近他的耳朵,大声说:“我说,我保证三天内修好城墙!”

他被我的声音震的退了一步,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我,忽然大笑起来,我一脸严肃的看着他。

他看着我,冷冷道:“这是你说的,到时如果没完成,前田庆次就要切腹谢罪。”他的眼睛霎时冷得象寒冰。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事后我也想过是不是我不去求情,结局倒没有那么差,三天修好城墙,我不知道历史书的记载有没有夸张了,也不知道藤吉郎的方法有没有效,可是就这样赌上了小次的性命,是不是太过分了。

我想见见小次。

在良之的帮助下,我见到了庆次,他被单独关在一个房间里,我只有一点点时间和他说话。

他还是挂着那丝玩世不恭的笑容,一见我来,眼中闪过一丝欣喜的神色。

“你疯了,怎么好端端的就和别人打架!你不知道这样很幼稚,很傻吗!”一见他,我就忍不住开始骂他,从没见过这么幼稚的小孩!

他还是笑着,虽然眼神有些黯淡下来,“我没事的,别担心了。”他轻轻说。

“我才不是担心你,我讨厌你这样幼稚,你什么时候才能成熟点!”我仍然怒气未消。

他的眼神愈加黯淡,只是笑容还在脸上。

忽然我的心就难受起来,我猛的抱住他,眼泪也不争气的流下来,:“我真是讨厌你-------我-----------不要你死-------我-------想救你,我------不知道怎么救你。。。。呜”

我感到他的身子有些颤抖,他伸出手摸着我的头发,轻声道:“笨蛋!”

我越发难受,一哭不可收拾,他用手托着我的脸柔声道:“好了,别哭了,我听说你要三天造好城墙救我啊,你一定行的,我不担心。”

我停了下来,抹了一把眼泪,泪眼迷糊的看见他明朗的笑容,是呀,我怎么这么软弱了,为了小次,我也一定要努力!

“小格你哭起来真难看。”

“你--------”

“难看的笨蛋。”

“我-------”

“不过我喜欢你为我哭。”

“才没有”

“那你哭什么?”

“不知道。”

“呵呵。果然是个笨蛋。”

算了,现在这种时刻,我就不和你计较了,等我把你救出来再海扁你!

在去城墙的路上,良之看了看我,似乎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就说吧。”我没好气的说。

他想了想,道:“其实,庆次和那个武士打架,是因为那个人说主公对你另眼相看,说你肯定已经是-----主公的人了,还说了你一些不堪的话,庆次自然忍不住就出手了。。。”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又是我的错,庆次的这次灾难又是因我而起,要是这次不能救他,我可真要以死谢罪了。城墙的工地上零零散散的有一些人在干活,工地上杂乱一片,我皱了皱眉,这种态度,怪不得这城墙修不好了。

我对良之说:“晚上你把所有的工头都叫来,我要请他们吃饭。”

良之有些惊讶的看了看我,点点头,转身而去。到了傍晚时分,所有的工头都到齐了,他们看我是个女人,自然更不把我放在眼里,随意的吃喝起来。

我只是笑了笑,说道:“这三天都要辛苦大家了,我这里就先干为尽,给大家鼓鼓气。”

他们只是心不在焉的应了几声,继续吃着。

酒过三旬,渐渐热闹起来,我朝良之打了个眼色。

良之点点头,他朝地上摔了一个碗,大家一愣,四周一下子就安静下来。

我清了清嗓子,大声说:“我不知道你们抱着什么想法来修筑城墙。但是,我希望你们知道,为了保护你们的家族、房子以及土地,这个城非修筑得坚固不可。如果城墙脆弱,一旦受敌军攻击而被攻陷,结果将如何呢?想想看,如果织田家灭亡了,城街、领土被敌军的铁蹄蹂躏,哭父叫母的孤儿,无处容身的老人,无力逃亡而惨被杀害的人……你们也必定上有父母,下有子女吧。你们忍心让家族遭受这种悲惨的境遇吗?当然不忍,那就得把本城修筑得有如铜墙铁壁,不论有几万大军来袭,都能屹立不动,稳如泰山。”我说了一大串,停了停,看见那些工头全都一个个都仔细倾听着。于是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与其先盖好自己的房子,不如先把城池修筑好,这样才能保护自己的生命财产。我知道你们看不起我,这一点我是不会计较的,但若因此而怠忽工事,那就大错特错了。城池既不是我的,也不是主公一个人的,而是全体百姓的。唇亡而齿寒,你们都懂这个道理吧。”

底下好一阵安静,我的心里也一阵紧张,如果他们不听我接下去该怎么办?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恨相逢之战国之恋】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