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厨娘皇后 > 厨娘皇后_第6节

厨娘皇后_第6节

作者:安安 发表时间:2018-10-24 15:07:45 更新时间:2022-04-10 04:18:55
癞蛤蟆,牵连了我们不说,反倒还给我讲条件!我气愤地跟在后面,小家伙扯着我的衣襟跟在后头,抿着嘴笑,这主意没准儿他也有一份儿!我故意两个指头弯曲做了一个要挖他眼珠的动作,他赶忙严肃起来,露出‘他好怕怕’的表情。现在一行人中,最高兴的人估计是子鱼,一可跟着这只长相还不错的癞蛤蟆,二还可以品尝我亲手主厨的美味,美事都给她占全了!

[第一卷 我是厨娘我怕谁:第七章 卖身契与醉枫楼(上)]

这辈子我从来没有这么愤怒过。结实地赶了三天路,本以为看到池峰城高大的城门我就能脱离苦海,可癞蛤蟆手上的密密麻麻的写着不知是哪国语言的那张纸——四个人均异口同声说那是我的卖身契,身价仅是一两银子!那根本就不可能是我自愿签下的,肯定是这几个人串通好了陷害我,在迷迷糊糊的情况下强迫我按了手印。就算是签,我也不可能只签一两银子身价,月入几万人民币的身价跑到古代就缩水成三百块人民币,天大的冤枉!一天一块钱能做什么?养人都养不活。在我那个时代,连睡天桥下的流浪汉收入都比这多!

全部都是混蛋,搞什么嘛!一路上我侍候他们好吃好喝,半点好处都没记下,全都是吃里扒外的白眼儿狼。我气愤得五官扭曲,很想冲过去把癞蛤蟆给剁成肉酱。看看子鱼那一脸花痴形象,见色忘友的典型!

见我气得横眉竖眼,小家伙跑过来一个劲儿地晃着我肥滚滚的腰:“姐姐,不要生气了。以后你就可以和我们天天在一起了哦!”

“谁要跟你们天天在一起了,想得倒美!都是些没心没肺的家伙,太过份了。也不想想,是谁做好吃的给你吃!”我给了文喜一个响脆的爆粟,接着走到子鱼面前数落道,“还有你子鱼,早知道你这么没良心,见色忘友,真不该救你,让你嫁给张员外算了!”

“还有老爹你!让黑衣人杀了你算了。成事不足,竟然还把我给卖了,说得过去吗?”

也许是没见过我发飙,三个人被我劈头盖脸一骂,像霜打过的茄子一下就焉了,个个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

“癞蛤蟆,你用这么见不得光的卑鄙手段,算什么英雄好汉?”主谋脸上还是一贯让人讨厌的烂表情,气得我咬牙切齿。

“我有说过我是英雄和好汉吗?我从来都是小人,你不知道的吗?”果然是只不折不扣的癞蛤蟆,真是不要脸!

“总之,契约不能作数!根本就不是在我自愿的情况下签的,我凭什么要听你们的。”开什么玩笑,契约书上写着的时间是一辈子呢,一辈子是什么概念?就是我从现在开始一直到我死都要听他的,那我宁愿死。

“你可以不遵守契约。不过那样的话你下半辈子只能在牢里度过了。”什么?见官?在牢里过!官司我是打不过的了,那手印儿是我自己的啊,看他那样子肯定是早有预谋的。

“姐姐,跟我们一块儿吧,我求你了还不成吗?”小家伙不死心地扯着我的衣襟,我凶狠地瞪了他一眼。

“你考虑清楚!”癞蛤蟆丢下这句话转身就像城里走去,子鱼、老爹、小家伙很有默契地跟在他身后,完全不把我当回事。

天哪,哪有这么卑鄙的人!这回真是阴沟里翻船了,唉!真是倒了几十辈子的霉,碰到这么一群烂人。见他们已经走到百米开外,我只好万般不情愿地跟在后面,总不能真去把牢底坐穿吧!

晚饭是在一家很简朴的酒楼里用的,坐在窗边。我还处于极端的愤怒之中,除癞蛤蟆外的三个人惧于我的怒气仍然不敢和我说话。

“把契约念给我听,我要知道全部内容。”那种不知道什么文字的蝌蚪文我一个字都不识得。

“姐姐,我给你念吧。”

“快念,要是敢乱念小心我以后用菜刀劈了你们!”文喜和子鱼的脸均明显一黯。子鱼见过我拿菜刀凶人的样子,没准儿她认为我生气确实会砍人的。如果杀人不用偿命,我真的很想将眼前的四个人都剁了喂狗。

‘契约

甲方:文昕

乙方:木美美

今乙方自愿受雇于甲方,从事厨娘工作,月俸为一两银子。

暂时安排至醉枫楼工作,合约期限终身,如非获得甲方同意,不得擅自解除本合约。

乙方在一个月试用期内,月俸为半两银子,每月底准时发放,如通过则增至一两银子,如不通过延长试用期;

乙方在工作期间所花费的衣、食、住、行费用均需在月俸中扣除;

乙方在工作期间若有偷懒不作为行为,扣留当月月俸;

乙方在工作期间,不得擅自离开工作岗位,否则扣留当月月俸;

乙方在工作期间,不得做出有损醉枫楼名誉之事,否则扣留当年月俸;

如乙方能使醉枫楼月营业额达到五千两银子,乙方可以提出购买股份或分红;

如乙方能使醉枫楼月营业额达到一万两银子,乙方可获得赎身权。

以上为本契约全部内容,符合菲图皇朝一切法规法案。

甲方签字:文昕

乙方签字:木美美

公证人:张子鱼、文喜

监督人:张海沙(老爹)

立约地点:祥仁客栈(前两天投宿的一家客栈)

立约时间:菲图皇朝仁图三十一年九月十三日’

[第一卷 我是厨娘我怕谁:第七章  卖身契与醉枫楼(下)]

这古人立的契约和现代的黑心劳工合同倒是惊人地相似,全是站在资方立场说话,劳方除了遵从根本没有任何的条件可讲。我心里暗骂:癞蛤蟆,你真够狠的!一万两银子,就等于三百万人民币!我要做到这家叫‘醉枫楼’的酒楼月营业额三百万人民币才能有获得自由身的权力。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在万山村我要了那家开了十几年的面馆一百两都像是要了人家的命一样,在这里就算再怎么快,有钱人再多,也不可能一个月收入一万两银子。事已至此,我一定要想办法才行,没有自由那就等于笼中鸟,一辈子只能被别人掌握着自己的命运。

“姐姐,你没事吧。”见我沉思半天,小家伙轻轻地问。

“没事?你来试试看有没有事。一万两银子,你们菲图皇朝,有几家这么挣钱的酒楼?想整死我就直说,有必要这么拐弯抹角的吗?”后面这一句是对癞蛤蟆说的。

“我觉得你不是一头猪,你做得到!”癞蛤蟆肯定的语言让我觉得有些可怕,他看出我什么了吗?

“站着说话不腰疼。这合约明摆着欺压我,就一两银子月俸,还扣除衣、食、住、行费用!跟本就是强迫我做你们的苦力,还是免费的那种。公平吗?”我打心眼儿里愤怒,对着子鱼和老爹又是一阵撒气,“老爹,子鱼,这就是你们给我设的陷阱。有够可怕的,看我过永无翻身之日的生活,你们很开心了吗?从今天起,你们的一切与我毫不相干。我们恩断义绝。”

“还有你,文喜,小小年纪就学会这样算计,有什么出息。要整我就直接点,用这么下三滥的方法一点也不光明磊落。从今天开始,我没你这样的朋友。”

“至于你,癞蛤蟆,现在就带我去醉枫楼。我会让你看到月入一万两的,不过到时你要遵守契约的最后一条。”我气愤之极,摔了桌上的所有碗筷,完全不理会老爹和子鱼在身后的呼喊,饭也没吃就头也不回的走出客栈。我最痛恨这种出卖我的人,要根我斗就明着来,背后放暗箭算什么狗屁朋友!全是些混蛋,那契约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帮我立的吗?死癞蛤蟆,我会让你看到红火生意的,不过在我赎身之后,我肯定会第一时间整垮这间酒楼!等着看好了。

虽然我几乎把这辈子的气都一次性生完了,我还是决定达到他的要求。这当不上都上了,还能怎么样?只能硬着头皮去实现一万两,那我才可能还回自由之身。而且我不希望时间太长,因为我没有耐性等待。我急切地需要得到自由。

“这就是你要我经营的酒楼?”望着眼前残败的酒楼,我不敢置信它曾经就是池峰最好的酒楼。其破损的门面与这条繁华的大街形成强烈的对比,摇摇欲坠的梨木招牌在秋风中‘嘎吱嘎吱’响着,招牌上‘醉枫楼’三个字油漆斑驳,几扇又高又宽的大门虚掩着,在满天的霞光中更显凄凉。

“是啊,不像哦!”子鱼也出声。

“从前是最好的!”癞蛤蟆呆呆地望着在风中摇曳的招牌,神情感慨。我还是第一见他露出这么严肃的表情,不会这座酒楼原先是他的吧!这背后一定还有一串故事,眼前酒楼和他一定有着很密切的关系。

“文喜,我们进去。”他不理我,径直进去了。两扇门因为小家伙一推,晃了几晃,差点当场倒下。

我跟着进去。酒楼里缺胳膊少腿儿的桌椅堆得乱七八糟,堂内已经铺了一层厚厚的灰,精细的雕花窗上糊的纸已经烂得不成样子,秋风从四面八方吹进来,一阵‘瑟瑟’之声,又像谁在呜咽一般。墙上几幅笔触很美的淡墨山水歪歪斜斜地挂着,有的已经有些残了。堂中设有一座通天梯通向二楼。

就在我狐疑不止的时候,‘咚咚’的脚步声从楼梯后很有节奏地传来。

“您来了?”一个长相怪异地老人朝着癞蛤蟆弓了弓身。他估计有六十岁了,光着头,却留了一大把很长的白胡子,鼻头上红扑扑的,看起来有点可爱又有点说不出的怪,最重要的是他对癞蛤蟆的态度非常恭敬。

“杜老,我来晚了。我给你带来了一个人。”

“噢?能行吗?”老人朝我们几个看了看,转到子鱼面前问,“是她?”

“不是,是这位木美美小姐。”癞蛤蟆第一次叫我的名字,之前一直猪来猪去的,弄得我一直都很怀疑他根本不知道我有名字。

“你确定是她?”老人家对着我上上下下看了个遍,摇头。看来又是以貌取人!

“我请她重开醉枫楼,她办得到!这是契约。”他对着老人万分肯定地道,还将那张写满蝌蚪文的纸递给了老人。老人家看完契约,又一阵上下打量我,打量完了还莫名的笑了一笑,活像我是块案板上想割就割的猪肉一样。

“你真的决定重开醉枫楼吗?”老人家认真地问癞蛤蟆。

“开业需要的银两,我已经存在富贵银庄了。你可以直接去取,凡事都听木姑娘的去做,日后你就知道我的眼光是不会错的。我还有事须赶回皇城,这里一切拜托你了。好生安顿他们。”癞蛤蟆不容半点置疑地回答,又回转身看了我几眼,对着我们寒暄了几句,接着就带着小家伙一起离开了。

我根本就没听清他说了些什么。我还没咽得下关于契约的气,但看到这家破烂酒楼,我的好奇心被高高地吊起来了。脑子里正在好奇癞蛤蟆到底隐瞒了些什么?眼前的酒楼倒底和他什么关系?他到底是什么身份?那些黑衣人为什么追杀他?菲图皇朝又是怎样一个国家?

我要搞清楚这一系列的问题,那我只好乖乖地接受一两银子的身价和一万两的挑战。好在癞蛤蟆让这个白胡子老人都听从我的,我就利用这个机会好好秀上一把,当做是我穿越时空的第一站。同时,我也隐隐感觉到自己已被卷入了某种奇怪的圈子里,唯今之计也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既来之则安之了。

醉枫楼与我就这样因为癞蛤蟆的一纸黑契给联系在了一起。

---------------------------------------

就写到这多点了啊,大家多多支持!又凌晨了,好困!

[第一卷 我是厨娘我怕谁:第八章  双生姐妹花(上)]

我在醉枫楼隔街处租了一处像样的宅子,几个人都安顿好。我就开始张罗重开醉枫楼的事,第一件事就是要将其重新装修一新,否则这么破烂跟本就不可能吸引食客。

杜老头办事果然极有效率,不到三天功夫,就将工匠找齐了。三天时间我也没闲着,把池峰城里的大小酒楼看了个遍,把他们的菜单都记下了,还品尝了他们的招牌菜。正所谓知已知彼百战不殆,这一招运用在商场上还是百试百灵的。现在只等我一声令下,醉枫楼便可开始重新装修一新。

“木姑娘,这是老朽初步看过的装修图纸,你看看行不行?”他说话时白白的长胡须跟着一动一动,语气很恭敬。

我接过图纸一看,摇了摇头。唉,说他笨吧,还真是说对了。装修设计几基本上就和时下的酒楼一样,一点新意都没有,又土又俗。哪个食客会常去千篇一律的酒楼?何况我要开的可不是一般的酒楼,我要开的酒楼可是要月入一万两银子的超高档酒楼,就这图纸装出来能赚到一千两就已经不错了。

“我明早给你图纸,你按我说的去做。还有食材供应方面你要把好关,至于人手方面我会去想办法。”

“那好吧。”他应了应,又晕晕乎乎地去忙开了。

不用说,子鱼一直在做我的跟屁虫,前几天契约的事,我着实发了很大火儿。她到现在还不敢开口跟我讲话,只在身边默默跟着,有点儿像隐形人。

“去看看,那边为什么那么多人?”正准备去菜市看看时下的蔬菜品种以便准备开业后的食谱,远远地,我就看到一群人围着什么东西指指点点。子鱼仍是不作声,轻轻跟着。

“唉呀,真是可怜!”

“是啊,可怜的一对姐妹!”

“……”

我扒开人群,只见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厨娘皇后】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